首页> 灵异> 探异先生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探异先生-连载网

探异先生

昊仔OVO 著

  • 灵异

    类型

  • 2019.04.22

    上架

  • 2,008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鬼门关,不知何因落黄泉

探异先生 昊仔OVO 2,008 2019.04.22 10:17

  人之精神称魂魄,魂魄分了三魂七魄。

  ……

  睡过了去,渐沉了,睡熟了。

  哪知过了多久去?张树一只觉有六七人纵横与他杂卧一起。他不想呻吟,他们却呻吟。他想别过头静卧了去,他们又要摇醒他。

  这正是:熟卧渐沉不知醒,却感无人又有人。无人却便有所动,有人又便六七只。

  叽叽吱吱不胜其烦,原是人之三魂六魄。

  张树一的三魂六魄闹腾,本浓睡意也渐退了去。待到后来,这六七人皆不见了,竟跟无事发生过那般。

  睡意退却便醒转,迷糊睁眼坐起身。环顾四周皆雾气,只见两人近旁立。

  看那两人面目,杏子眼,鼻微塌,标准唇,配一瘦脸,头顶短平碎发。生得不帅不丑,普普通通,跟自己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模一样。

  三个“张树一”?

  张树一打量两人时,两人也观察着他。

  三人相看好滑稽,大眼蹬小眼。

  “胎光,我还说你睡死了去,眨眼就鲤鱼打挺坐起来了。”左边那“张树一”看着萎靡不振,吊儿郎当的样。说话间哈欠连连,似是很疲倦。歪歪头,挤细了眼睛看坐地上的他。

  “胎光?我不叫胎光啊……我叫张树一……还有,为什么你们两个跟我长得……”张树一话没说下去,右边那“张树一”便开口打住了他。

  “行了,你怎这么笨的。你我都是张树一,但咱们现在只是魂魄,”右“张树一”相反,毫无疲惫样子,倒看起来精明机敏许多。他顿上一顿,指指左“张树一”,又接口:“他是我们三魂七魄中,七魄的其一,叫伏矢,主管意识,咱们身体有何动,脑里有何思想,皆由意识控制,也就是他来管。”

  “对吧,我平常得管这么多,我好累。”说着,那“伏矢”萎靡不振间又打一哈欠。

  “至于我,我是我们三魂的其一,我是爽灵,我管咱们的思考。智力,反应能力,侦查力,判断力,逻辑能力统统归我管了。”右“张树一”接着介绍了自己。

  “而你,胎光,咱们三魂最主要的一魂,是主神,要是你丢了,咱们也便命不久矣。”

  “原……原来是这样。”张树一算是听明了了。可心头总也要犯些嘀咕,毕竟一觉醒来看两个“我”,还跟自己有说有笑,真是跟见了鬼一样。

  不过,从前也听过些人有三魂七魄的传说,倒也不算是太过惊奇。只是这些个传说真发生自己身上了,倒被吓了一大跳。

  “我说呢,睡着的时候老感觉有那么六七人在身旁,”张树一挠下头顶,俩眼四顾,有些疑惑:“既人有三魂七魄,咱仨占两魂一魄,那其余的呢?也不见他们啊。”

  “不清楚,大概是留在身体里了,只有咱们三个是离体。”爽灵接嘴,主管思考的他也便若有所思,不愧为机敏精明之魂,“真不知咱们是甚么缘由离体了,我竟一点沉睡前的记忆都没有。”

  “我也记不起。”一旁的伏矢附和。

  “这么巧……那看来咱们仨都不记得了。”他脑里也是空空如也。魂魄离体这事古往今来也不是没些个传说,张树一也便没多大反映。

  可这魂魄离体也算是件大事,如若回不去身里了,这人便不完整了。因此,当下之急,还得找个办法让哥仨返体去。

  想及此处,张树一才赶得及好生观察周遭环境。脚底是松软黄泥土,很有些潮湿。四周都是白雾遮了视线,看不清的远处总有些鸦雀悲鸣,甚是可怕。

  “说起来……你们知道这是哪么?”张树一感屁股有些湿了,立马站起身来。脚底用力,在那黄土上踩出两下软泡声。

  爽灵摇头:“我也是第一次离体,正一头雾水。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话说着,他冥思间两目又对上了张树一。

  “反正我就是个管人的,我也就只会管管其他那几个兄弟(其余魂魄)了,”伏矢揉揉眼,一副头疼样:“你俩来指挥,你们说做啥我就做。”

  话虽这么说,张树一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就别卖关子了。”张树一看爽灵那话讲一半欲说还休的样子,急得心头火直上窜。

  可爽灵又不愿说了,只招呼他俩:“别急,咱往雾外走试试。来,跟上了。”

  见他不说也没法了。爽灵带头,伏矢在尾,他作其中,三人一队离开原地。

  说是往雾外走,可身处白雾跟瞎子没两样,哪有那些里外方向之分?也便只认定那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了。

  ……

  也不知走多久了,身周环境也没个变换,白雾依浓,黄土仍潮。只那鸦雀鸣叫渐行渐远了去,最后也便再听不见。

  又行数十步,继鸦雀鸣声消失后,安静中又来一声声敲打声。

  那敲打很有些节奏。一下,隔会,再一下,似是有什么人在打更。

  白雾笼罩烟飘渺,恬静淡然打更声,恍如隔世。静谧中突来这打更声,配着这经久不散的浓白雾,确是很有些骇人了。张树一心头也跟着打起了鼓,合着这诡异景象,呼吸也更轻了许多,生怕惊动些个甚么。

  又行进,打更声更大了些。心知是离得越发近了,三人也便快了步伐。紧张间,那白雾中竟有个高大宏伟的黑影慢浮现于前,随三人走近越发看得清了。

  待哥仨近其跟前,终知黑影真面目,是种东域传统建筑——牌楼。

  木石牌楼高大恢弘,屋顶挺大,斗拱倒也看得清。只是有些破旧,想来其年份也是久了。其有柱,各分左右,两柱上各有句诗。

  左柱“关隘阴昏且森然”。

  右柱“黄泉碧落第一站”。

  中间有牌,牌上有字曰:“幽门黄泉鬼门关”。

  “这是……”张树一瞪大眼,有些不可思议。

  可爽灵却无丝毫惊讶,看来竟是中了他的猜想:“我果然没猜错,鬼门关鬼门关……咱们这是到阴间来了!”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