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护道山海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护道山海-连载网

护道山海

白衣墨 著

  • 仙侠

    类型

  • 2019.01.29

    上架

  • 2.80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风兰生

护道山海 白衣墨 3,232 2019.01.28 10:47

  轰然之间,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炸裂开来,大小不一的山石碎块冲天而去,烟尘弥漫之际,只见一道光影骤然而出,随后又有数道光影紧追其后。

  这些光影来得快,去的也快,若不是凭空少了一座山峰,量谁也不会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风道兮,交出至宝,饶你父子二人一命。”

  数千里之外,风道兮鲜血浸染衣衫,右手紧握一柄断剑,左手怀抱着襁褓。

  他瘫靠在碎石堆中,声音嘶哑。

  “绕我父子一命?你们六大宗门屠戮我风家满门,又何曾想过饶我风家一命。我风家历来隐世不出,又何曾招惹诸位。”风道兮言语之间,恨意滔天,眼角更是濒临撕裂边缘。

  对面,数百道衣着各样的人影神情冷漠的看着他。

  为首那人:“你风家占据至宝,就是原罪。”

  占据至宝就是原罪。

  风道兮身体微颤,心中信仰似是崩塌一般,眼中流出烛泪,抬头望着天,声音似是责问,又似是在怒叱:“先祖啊,你何曾想过你要庇护的人族已经如此不堪…”

  眼见形势似有变故,对面不知是谁突然喝道:“动手。”

  一声令下,数百道身影行动起来,势要擒下风道兮父子。

  “我风家至宝非我风家血脉不得动用,你们想要,我给你们。”

  下一刻,掌中断剑携带无可阻挡之势化为寒芒斩去。

  轰的一声炸响,刺眼的白光让众人陷入暂时的失明。

  片刻过后,睁眼再看。

  方圆数百里尽数沦为废墟,风道兮父子不见踪迹,只留下地上那柄沦为废铁的断剑,反观那些想要拿下风道兮父子的身影,如今也只剩下十几位而已。

  山海世界太玄天,不知何时出现一种谣言:太玄天隐世七族风家,有着能够打破极限,飞升太初天的神秘至宝。

  六大宗门联手,七百三十七位极道境强者,四千三百多位道罗境强者,持续数月的夺宝行动,非但没有得到至宝,反而参与行动的五千多位强者高手只剩下不足百名。

  纵使是太玄天实力最为强大的六家修炼宗门,也是伤筋动骨的消耗,甚至还会有着被其他圣地、门派取代的危险。

  想到如此,青云宗宗主青云子不由得叹息一声。

  ……

  终南山,山势险要,景色灵秀神奇。历来被道门称为太乙仙山,道门的圣地。

  走过山路蜿蜒陡立的山路就能看到享有‘天下武学正宗’的全真教。

  全真教,五绝之首中神通王重阳创立,备受江湖尊重。

  全真教背面的后山上一处清幽居所。

  一袭白衣的十五岁大小的少年,持剑闭目而立,秋天的缕缕清风拨弄着他那打理完好的黑色长发、稚嫩俊俏的面容,一双如同星空皓月般的灵秀双眸突然睁开。手中闪烁银光的长剑随着那道白色身影在空中舞动。

  加下与剑法配套的剑步,翻转挪移,手上剑招不断变化,风声、剑鸣相互和鸣。

  若是武学造诣极高的武林高手在旁边观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婉转婀娜的剑舞处处散发着凛冽寒芒,细听下来,亦会发现那声声剑鸣、破风声总是追不上长剑的影子。

  剑招飞舞,声音被甩在后面。

  若不考虑白衣少年的内力积攒,单纯的评价武功招式,江湖上能够达到如此臻化境的存在,只有一个,全真教开派祖师王重阳。

  这白衣少年,唤名风兰生,是个弃婴。

  十五年前,外出而归的全真教掌教丹阳子马钰,在山门口捡到的。

  当时,在襁褓之中只有三样东西,一封血书、巴掌大的鳞片吊坠,和一个冻得昏睡过去的弃婴。

  风兰生这个名字,也是按照那封血书所起的。

  十五年来,马钰成为了风兰生的师父,更是在风兰生的心里撑起了父亲的影子。

  突然,不知哪里冒出一个青色衣衫的少年,手中亦是提着一柄长剑,挥舞着同一套的剑法。

  这后冒出来的青衣少年,样貌同样不俗,青涩却又不失英武的面庞,清秀俊丽的双眉,双眼无时不透露着一股子洒脱与激灵。

  刹那之间,那青衣少年手中剑式一转,刺向风兰生,再一刹那,剑峰已然逼近,只差一步就能刺透风兰生胸口。

  却见,风兰生笑骂一句。

  “好你个杨过,找打。”

  手中长剑一挡,一分,一挑,竟然化去了那来势汹汹的一剑。

  杨过,也就是青色身影手中剑招依旧不依不饶,再度攻来,白衣身影全真剑步不断腾移躲避,手中长剑时而防守时而进攻。

  单轮剑法比斗,两人武艺竟然能够持平。

  杨过见到自己剑法终于能够和风兰生打个平手,脸上笑容绽放,声音之中带着难以抑制欣喜说道:“兰生,你不是首席弟子吗,怎么还打不过我这个学武一年的新弟子?”

  好朋友杨过武艺越加精湛,风兰生脸上亦是带着笑容,声音温和清朗的说:“是啊,杨少侠很不错啊,我可在跟着师父修行了十五年哦!”

  风兰生的声音和煦温雅,提醒道:“杨过,小心了,这是全真教至为上乘的剑法,一炁化三清”

  提醒过后,风兰生立改全真剑法的下盘稳妥,手腕快速抖动,连刺十八剑,每一剑又分出两道剑芒,总共三道剑芒,刺剑过程,越来越快。

  杨过堪堪抵挡住第二剑,自知不敌,急忙退出风兰生的攻击范围,观看学习。

  知道杨过躲开后,风兰生也不再保留。

  下盘猛然发力,每一步的挪移闪避注重稳妥,手上剑招再次换成全真剑法。

  “全真剑法,凡是入门弟子都要研学的剑法。七剑七式,共七七四十九式,变化精微,稳重端严,剑式来去如风如电,讲究守中有攻,先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说完看向杨过。

  “这套剑法我早就学会了,然后呢?”杨过问着。

  风兰生脸上笑容依旧,手中剑式变得毫无章法,却又暗中负有形式,继续说道:“同归剑法,取自同归于尽之意,乃是护教弟子所学剑法。”

  话音停顿片刻,手中剑式愈加凶狠猛烈起来。

  “当敌人强过自己时,性命危急关头,抛去一切规矩束缚,死里求生的剑法。讲究招招攻敌要害,下手狠,招式毒辣,不要性命的打法。”

  说完,也正好是演示结束。

  风兰生倒提长剑,看着杨过说道:“这套剑法虽然也是上乘剑法,不过施展之时宛如山上遇见食物的饿虎,我不太喜欢。”

  杨过一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说着:“你这是没下过山,没见识过外面的世面。在外面啊,只要能让自己活着,谁还管别的,哪怕是像流氓泼皮耍无赖一样,也是好招。”

  “刚才的什么一炁化三清呢?”杨过继续问着。

  “一炁化三清,只有本门七位长老的亲传弟子,或者全真剑法达到臻化境才能学。”风兰生解释时,看着自己好朋友略显失望的神色又说道:“不过,以你的进步速度,想来很快就能学到了,我先来施展一次。”

  说着,再次演示起了一炁化三清剑法。

  一年前,杨过拜入到全真教三代弟子赵志敬门下。

  因为入门时招惹到赵志敬,所以遭到报复,只教全真道歌,不教武功。

  在某次杨过跑到后山偷骂赵志敬时,被风兰生碰见,得知事情原委后,决定教授杨过全真武功。

  也是这样,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成为了朋友,也促使杨过在入门一年后,武艺直线上升。

  “怎么样,看得懂吗?”风兰生收剑,笑问着杨过。

  “看得懂,就是不会。”杨过一脸的无奈,话题一转问道:“兰生,三天后的弟子弟子比武你参加吗?”

  说到弟子比武,风兰生脸上浮现出有些向往的表情,说:“师父已经允许我参加教内弟子的一切活动了。”

  “哟,你那严厉的掌教师父想通了?”杨过像是发现了新奇物种一般。

  风兰生微摇头解释着:“其实师父很好的,只是在人前要保持掌教的闻言而已,私下里真的很和蔼的。”

  杨过一副不信的语气说着:“你们那是父子情深,哪像我们这些后入门的弟子啊,要是碰到个我那样的师父,那还不哭死。”

  “所以说你可要好好感谢我,按辈分来说我是你师伯,还是你半个师父。”某个门派的首席弟子这样说着。

  “是吗?那按照交情来说我们还是好哥们呢,按照年龄来说,我还比你大上几个月呢。”某个曾在街头当过几年混混生涯的杨少侠这样反驳着。

  于是,我们的大弟子风兰生只是笑笑不说话。

  杨过姿态洒脱的坐在地上,长剑被随手放在一旁,招手示意着风兰生一同坐下。

  “兰生,你说我娘要是知道有一天他的儿子会有这么高的武功,还有一个这么好的兄弟,她在下面会不会很高兴啊?”杨过不知为何突然说到了这方面。

  一向温和平静的风兰生心情也不由得有些黯然,坐在一旁说:“也许吧,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突然想到风兰生的身世,杨过似是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急忙道歉:“抱歉啊,我这人,说话不经脑子,你别在意啊……”

  “没事!”风兰生收起刚刚的黯然神态,说道:“在我心里,师父就是养我的父亲,孙师叔不就是我娘吗?”

  两人都没有说话,静坐一会儿。

  杨过起身,拍打着尘土说:“行了,我先走了,要不该被人发现了。”

  说罢,收起长剑走向前山。

  只留下风兰生在那里轻喃一句:“爹娘,你们又在哪里……”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