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凰刺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凰刺-连载网

凰刺

从不沉默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9.21

    上架

  • 12.7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抢新娘1

凰刺 从不沉默 2,711 2019.09.21 20:52

  我坐在一辆JEEP牧马人的副驾驶位置,心急如焚,恨不得坐的是飞机,不,恨不得坐的是火箭才合适。

  “快快快,你就不能再快点?”我冲着开车的司机咆哮道,一点淑女的样子也无。

  “红姐,我开的已经是最快了,再快我怕……”司机一脸惶恐地说。

  “快,你这叫快?才多少码?”正说着,不远处的绿灯开始倒计时了,我命令道:“再加油门,冲过去……”

  JEEP牧马人顿时发出了一阵阵怒吼,跟前方绿灯倒计时的数字开始了赛跑,黄灯亮起,JEEP牧马人成功从路口呼啸而过。

  “您已超速,请注意,您已超速……”听到超速的播报,车速一下子又降了下来。

  “别管它,加速,快点……”我对着司机,继续下达命令。

  “红姐,我……”

  “别你你你的,王成,这可是你的女友要变成别人的新娘,就你这速度,赶到目的地,估计洞房都结束了……”

  听了我的话,车速一下子明显提升,但是我看了一下速度表,还是不满意,“他娘的,死一边去,让我来!”我爆粗口。

  等到车子“嘎吱”一声怪叫,停在了路边,我跟王成迅速调了个位置,上了主驾驶,油门到底,车子一下子窜了出去。

  看到我把城市SUV的JEEP牧马人当做赛车来开,王成这厮早就白了脸色。

  王成是我小妹沈春燕的男友,两人从上大学那会儿就王八对绿豆地卿卿我我的了,谈了七年,眼看着都开始商量着到民政局去领红本本了,沈春燕却被父母逼迫着要嫁给本市的一个富家公子,婚礼就在今天举行,手机微信上接到她SOS的求救信息,我想也没想,就借了一哥们的汽车,带着王成往如岗市最豪华的金鼎大酒店赶。

  微信上有沈春燕发的位置,我用高德地图选了最短的路程,但是却没料到路在翻修有些堵。喇叭按得震天响,一长龙的车队在慢慢地蠕动。

  我一看这样不行,连忙拐道上了另外的一条小路,此路只有不到一车宽的距离,路两边是大片大片的桑叶田,哥们的新SUV被路两边的桑树枝条刮得“哐哐”响,估计车上的漆被刮得一道道的了,不过此时此刻不是心疼车子的时候。

  过了翻修的路,终于不堵了,我一路驰骋,不理播报个不停的超速语音,终于抵达了金碧辉煌的金鼎大酒店。

  酒店门口的大停车场停满汽车,豪车云集,好些车上满是鲜花,估计这些婚车里面也有着沈春燕的一辆。

  我把车开进了停车场,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空位子停了下来。不理会收费大爷看“伤痕累累”SUV诧异的眼神,拔腿就往酒店大楼跑。

  王成这厮紧紧地跟在我后面,不过没我跑的快。

  酒店大门正中的电子滚动屏幕上,正一遍又一遍地打着“祝贺刘家成先生和沈春燕女士喜结连理”的字幕。

  我指着头顶上方的电子屏幕,对跟在我后面气喘吁吁的王成开口道:“你看,抢你老婆的人叫做刘家成……”

  话一说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刘家成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啊,貌似好像是个大佬,在如岗市是个排的上名号的。

  不过,此时此刻十万火急的我并没用脑子去思考对方是谁,只知道根据沈春燕的要求,赶紧将她带走才为上策。

  “王成,你知道她在哪一层?”我扭头问我后面的王成,不过我估计问了他也是白问。

  果然,他一脸迷茫地摇摇头,不清楚。

  沈春燕能够给我发信息求救,估计也是想方设法才成功的结果。

  对于此刻的王成而言,自从听到这个对于他来讲不亚于晴天霹雳的消息,早就方寸大乱,六神无主了。

  我的女友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电视剧里经常上演的这个狗血剧情,王成没有料到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看得出来,这厮不仅方寸大乱,而且心里还有愤怒和紧张。

  谈到紧张,我也有一点。

  不过,更多的是觉得刺-激。

  我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在婚礼上抢新娘子啊,这事想想就令人兴奋。

  我很同情王成,几年前就认识他了,非常好的一个帅小伙子,心地好,对待沈春燕更好,他俩的爱情我是双手赞成,全力支持的。

  所以,这是我听到沈春燕即将嫁作他人妇的时候,决定出手帮一帮他们的原因。

  问了门口的礼仪他们在几楼办婚宴之后,我们朝电梯方向走,发现酒店一角的休息区,有记者模样的人在逗留。

  电梯到了十层,婚宴大厅门口,有人坐在小桌子旁边记着什么。大厅里面,四周围,有一些戴着耳麦,一身黑色衣服的人员在维持秩序,应该是安保人员,不过,如果说是男方家的保镖也有可能。

  在这个地方,只有想办法混进去,硬闯是行不通的,看来,抢新娘子的任务有些艰巨啊。

  我咽了咽口水,远远望了一眼,然后扭头对王成说:“来参加婚礼,带钱了么?”

  红着眼睛的王成又是一愣,估计身无分文。

  他拿出手机,说卡里和微信以及余额宝里都有。

  我扬了扬手中的红包,开口道:“走,赶快过去,我有……”

  王成有些崇拜地看着我,估计没有想到我还有这一手,这个细节都能关注到。

  他却是不想想,这些有钱人家的婚礼,红包是包的越大越厚,参加的人越多越好。

  人家收人情份子钱,难不成还扫码付款?又不是超市买东西。

  戴眼镜的老学究透过厚厚地玻璃镜片看了我们一眼,开口问道:“姓名,跟新人什么关系?”

  “杨秋红,沈小姐我朋友”我回答道。

  “王成,沈小姐我女朋友,不,我朋友……”王成这厮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差点露了马脚。

  个bai痴,老学究问得是我,又没有问他。

  接过我递过去的红包数了一下,老学究在纸上写了贰仟元整。

  写仟字的时候,手明显地停顿了一下,估计是写万字写顺手了。

  我站在婚宴大厅门口朝里面四处张望,左右打量,并没有急着走进去,必须要熟悉四周围的情况,待会儿带着沈春燕逃跑的时候,不至于被人瓮中捉鳖。

  在我们这个小县城,沈春燕的这个婚礼很明显是中式的普通格调,长形的T台铺着红地毯,延伸至正在播放歌曲的台上,四周围都是鲜花的海洋,走进去绝对会给你置身于春天花海的感觉。

  王成跟在我后面探头探脑,我知道他应该在寻找沈春燕。

  没有看到沈春燕包括那个富二代刘家成,婚宴暂时还没有开始。

  我看到了沈春燕的父母,沈阿姨珠光宝气,雍容华贵,沈叔叔西装笔挺,红光满面,两人跟身边的来客谈笑风生,不住地点头。

  今天是女儿大喜的日子,老两口很开心。

  不过,这对靠卖衣服成为富翁的夫妇,估计开心也是因为女儿沈春燕这一次被他们卖给了好人家,卖了个好价钱。

  我心中不无恶意地揣测。

  虽然我小学至初中一直就是穿她家卖的衣服,跟老两口挺熟,但是估计这次我带着沈春燕逃跑破坏今天的婚礼现场,老两口把我剥皮抽筋的心都有。

  看看身边王成这厮的可怜样,我在心里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谁让我曾经是他们的带头大姐“红姐”呢?我不出头,谁替他们出头?

  估计这事之后,如岗市这个小县城,又会出现我杨秋红的光辉事迹,闻风而来的记者又有了大肆报道的素材,街头巷尾的百姓又可以增添无聊的谈资。

  唉,我不当大姐,已好多年。

  深吸了一口气,我看着婚宴大厅里黑压压的人头,来得都是一些亲朋好友,上百桌应该有。

  站在门口不进去,会特别显眼,只有置身于那些亲朋好友黑压压的人群当中,才不会引人注目。

  于是,我领着忐忑不安的王成,看似随便实则有意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了下来。

  新人没有来,婚宴没有开始,我只有等,等待时机。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