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 盼长堤,两处难寻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盼长堤,两处难寻-连载网

盼长堤,两处难寻

柏柒 著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9.06.13

    上架

  • 1.2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灭城之始

盼长堤,两处难寻 柏柒 3,249 2019.06.13 14:00

  繁华的寝殿内,燃着少许檀香,屡屡散散的青烟从熏炉中升起,那抹清丽的背影便更是显得格外窈窕。

  大红的锦袍松松夸夸的披在身上,刚洗的头发有几缕沁着湿气,有些调皮的贴附在女子的颈上。而金簪挽起的秀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身后。未干的发,点点水迹,顺着没入华服,洁白如玉的背部,大片大片的裸露在外,格外诱人。

  女子微微侧了侧头,那绝美的容貌,便只是侧脸,就让人不觉屏住呼吸,生怕惊的女子分毫。

  “霜儿。”

  女子开口轻轻唤道,可她的声音纵使清丽婉转,却始终让人觉得与她的容貌极其不合,让人总觉得差了些什么。这样的声音,配不上这样一副冠绝于世的美貌。

  妖媚中却又含着些许冷艳,微微上挑的眼尾终年都带着一点儿艳红,魅得像妖,却又傲的似仙。

  “霜儿?”女子的声音中微含的薄怒让敏霜微震,连忙拿了头巾过去。

  “娘娘。”

  敏霜微微服了服身子,轻轻的将女子的发簪取下,那如瀑的青丝,瞬间散下,敏霜轻轻的擦拭着,稍稍放缓了呼吸。

  “罗素那边如何?”“禀娘娘,皇后被囚禁了。”

  “囚禁?就只是囚禁?!”魅姬闻言眼睛微眯,一道怒火直串心间。

  “砰!”

  “娘娘息怒!”

  魅姬起身看着跪了一地的宫人,心中怒火不减反增。那个女人都那样了,他竟还舍不得?难道……

  “不可能!霜儿,本宫问你。罗素的脸好了?”

  敏霜闻言一愣,随即战战兢兢道:“奴婢前些日子去看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脸上无半分好地,全是大火留下的疤痕。而且双眼失明,极其丑陋。”

  “极其丑陋?极其丑陋那为何还舍不得杀她?!”魅姬有些声嘶力竭,不过又好似想到了什么,稍稍叹了口气,便平静了下来。

  微微移步,转正美人椅,那如玉的腿,交织在一片火红中极为魅人。眼神微沉,“那太子呢?”

  “仍在禁闭,不过前些日子得了风寒,奴婢让人耗着呢。现下还未全大好,再者太子殿下本就身中奇毒,命不久矣,娘娘放心。”

  “放心?呵——”魅姬侧了侧身,伸手勾起敏霜的下巴,淡淡道:“本宫去了尘天寺三天,却还未死一人……”

  “娘娘饶命!”敏霜咬了咬唇,双手在袖中颤抖不止。

  “滚!”

  “谢娘娘!”

  魅姬望着那逐渐消失在殿外的身影眼神微沉。不一会儿一抹黑影便走了进来,威严的面貌上带着喜悦,那双久经厮杀原本沉着的眼中满含着欲望,以及一丝痴狂。

  “皇上……”

  魅姬见来人缓缓一笑,本就妖媚自己的脸更加惑人。那抹身影缓缓一愣后便加快了步子,走至眼前,大手一挥,满地宫人便如水流般的溢出,瞬间退出。

  而魅姬此刻已被他抱至怀中,那双因常年练剑而带着薄茧的手,缓缓在那如玉般的肌肤上滑动,直到怀中的人儿娇喘连连。

  至重见状,眼中的欲望更甚,只是没了那抹固执痴狂。他低头吻着身下的人,唇沿着脖颈一路向下,大红的袍子瞬间化为飞灰,一室春光……

  “皇上?皇上?”魅姬看着已入眠的人轻轻一笑,眼中充满了爱慕。只是瞬间便又恢复了平静,那双眸子依旧沉寂如水。缓缓起身,素手一挥,那方挂于桁上的衣服,便顷刻间穿在了她的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也瞬间被掩。

  依旧是一身大红,只是外面多了件黑色的衣袍。那倾世之容,便被遮掩于帽檐之下。

  “看着皇上,任何人不得入内。”

  “是……”

  魅姬吩咐完后便让人退了下去,深深的望着那红帐中的人,像是坚定了什么,拿起一旁的灯笼,便向殿后的树林走去。

  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那被视为禁地的紫竹林才渐渐出现在眼前,迷烟缭绕。魅姬深深地吸了口气,等心中的恐惧稍稍好了些,才移步踏入了竹林深处。

  不稍一会儿,便有些断断续续的流水声传来,夹着女子如秀山碧林间鸣吟的黄鹂之声,如梦如幻。

  魅姬掩下眼中的恐惧,弓下身子,低着头道:“姑娘,魅姬求见。”

  女子的声音,随着魅姬的话音渐渐消失,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声音传出。

  “魅姬?呵——你来了?进来吧。”

  女子的声音与笑声有些不同,笑如银铃而现在却是少女独特的清脆中带着一丝迫人的妩媚,以及一丝冰冷。魅姬眼中闪过一丝妒忌,不过又瞬间消散。而随着女子的话音落下,魅姬身前的那片紫竹林突然抽动,空中渐渐出现了一些波纹。

  魅姬深吸了一口气后便走了进去,眼中景观突然变成一片瀑布绿树成荫之中,那抹碧绿的身影正坐在一块岩石之上。

  那双格外精致的脚,正轻轻拍打着水面,落花飘飘转转的围绕在她的脚边,似不愿离去。

  女子如瀑的青丝洒在身后,松松垮垮的系了一根同色的丝带在头上,携着一簇白色的簪花。

  脚颈上系着的银铃微响,女子已不知何时,站在了岩石上。居高临下,她望着那跪在地上的身影,眼光微深。那抹眼角下的红痣,闪动着妖治的光。

  “起身吧。”

  “多谢姑娘。”

  魅姬闻言笑了笑,抬头望向女子,不过在触及到那丝微红的瞳孔时,瞬间低头,背脊微湿。

  女子好似未曾见到魅姬这般,只是缓缓走了下来。她无鞋,竟是一步一花,步步生莲。只是那极尽如玉的白莲中带了一死丝极致的红,惑人心神。

  “好了?”

  “是……”

  “不错……”

  女子闻言笑了一下,拍了拍魅姬,在触及魅姬的脸时眼神微动。

  “我会记得你的。”

  女子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却被身后了的声音所阻,女子微微侧身,看着跪在身后的人眼神微暗。

  “何事?”

  “姑娘……”魅姬声音中有了一丝沙哑,“姑娘可否饶至重一命?”

  女子闻言柳眉微蹙,微微侧头,那如瀑般的青丝随风舞动,“为何?”

  “魅姬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提此要求,但是……”

  “即知自己没有资格,又何必多言?”女子说完,便准备离去。

  “姑娘,魅姬求你了!至重他……他……我……我舍不得……”魅姬说着擦了擦泪。

  女子闻言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眼中有些不耐。

  “这是天命,不可人为。”

  “不!这不是!姑娘,就算魅姬求你!放过他好吗?”

  “无聊。”

  女子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衣裳飘诀间便挥手离开,可却又猛的一顿。

  碧纱飞舞间魅姬瞬间被打到数十米之外,而女子手中则是多了一把匕首,女子身旁也多了一盏青灯。

  那灯盖是金色的,灯身则青莲是闭门半开之状的白玉所成,上面镶着古老的花纹。而上方却又散着几缕青烟,焚的竟是麝香。

  青光微闪,女子眼中的温度已降至冰点,话虽是对青灯所说,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魅姬,“行了,知道你乖。不过,这并不是你出来玩的理由。”

  那青灯仿佛听懂女子的话,在空中转了几圈,又在女子面前晃了晃,露出那被匕首化出的痕迹。好似诉说那匕首插在灯盏上的疼。‘嗡嗡’的似哭似泣。

  女子素手一挥,一道青光便像青灯打去,而那抹痕迹竟瞬间消失不见。只是女子眼中更加冰冷,她是知道神器不会被他物所伤,这是青灯在扮可怜,搏她的同情,可这个女人着实激怒了她。

  “就凭区区青阶俗物,你也想杀我?是不是太过自不量力了些?”

  魅姬见状脸色惨白,咬牙忍着身上的剧痛,她深知这样的疼是五脏六腑的重创,她……命不久矣,可是……

  “魅……姬知错……只望……姑娘饶……至重一命……”

  “现在……”女子微微一愣,侧身看了看她之前坐的岩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神色微正“你还真是不知死活……”

  青光浮动,魅姬察觉到脸上传来的剧痛,皮肉分离。这样的痛让她觉得比身上的痛来得更加彻底,眼中惊恐,“不要!求你不要!”

  “不要?”女子的声音中多了丝空灵,也多了丝妩媚,那与魅姬如出一辙,只是多了颗泪痣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

  “我救你于火海,给你新生。给你渴求之容,而你如今竟这般对我?这叫什么?”

  女子皱了皱眉,脸上有些疑惑有咬了咬食指,可爱至极的动作中带着些许惑人的灵动。

  “哦~我知道了!”女子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睛微微弯曲成了月牙,一字一句道:“这叫……忘——恩——负——义!”

  语毕,女子单手成爪,青光浮动间,那数十米之外的魅姬便瞬间飞至她的掌下。而那张倾国倾城之貌,竟如纸般在空中浮动。

  “啊——你……你……不得好死……”

  女子闻言眼中风暴聚集,可脸上的笑容却更加迷人,而声音也更加温柔,“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段轻松,至少现在你不会死……呵呵,乖,别怕……”

  女子顿了顿又道,“我倒是也佩服你的,竟爱上至重这样一个视貌之人,呵——且不说,我成不成全你的一片心。就算我不杀他,又当如何?你以为你和他真的能白头到老?当青春不再,容貌逝去,你的下场,不过是前日的罗皇后罢了。白首不相离?痴人说梦!这世间又怎会有真正爱情?”

  “不!不是的!他爱我!他爱我的!”

  “你还真是冥顽不灵!”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