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多情醉剑之浪子消愁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多情醉剑之浪子消愁-连载网

多情醉剑之浪子消愁

不死玫瑰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11.16

    上架

  • 3,105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秋水有恨何人醒

多情醉剑之浪子消愁 不死玫瑰 3,105 2018.11.15 23:11

  “剑本是有情物,应是成双成对……”金色袖袍一挥,两把长剑泛着幽光,洞穿云层。划着两条曲线,逐渐分开,分走两路……

  巨大的青山环绕,绿意盎然。阳光轻轻的洒落,点缀这庞大的地面……

  树林间,阳光如繁星一般,碎成满地……

  “呼呼……”急促的喘气声响起,惹得黑鸦乱飞……

  “咦?哥哥呢?”那道身影渐渐地停了下来,一张俊俏的小脸回头一望,又失望的摇了摇头。

  捡起一块尖锐的石头在光滑的白桦树上刻了起来……

  一笔一画,刚劲有力。一笔笔的横竖叠加,一行秀丽小字渐渐成型……

  “哥哥又迟到了,自天不理你了”

  少年——江自天,嘴角上扬,看着自己写的小字,露出满意的笑容……

  江自天,一手轻抬,石头又在白桦上留下几道白痕……

  江水自天而来,归海而去。爹说过:这就是我和哥哥的名字来源……

  江自天,江归海。

  海字一收,结尾之时。江自天的耳朵悄然间竖了起来……

  “咻!”

  什么声音?

  江自天昂起白皙的脖子,瞳孔微缩,映入眼眸的却是一抹浅蓝……

  “啊!!!”

  江自天的叫声,惊起黑鸦一群,一柄浅蓝色的长剑,直驱而下……

  只留下一声低沉的轰鸣,与一面高达数米的尘幕……然而使得这里一片死寂……

  待到烟消云散时,一片凄惨……本有些凸起的地面,却陷下三分……本是黄尘,现在却成了一片焦黑……江自天的身体被那一柄长剑贯穿,鲜血顺着剑尖滴落在焦黑之中……

  江自天的手上一条条的血痕蔓延,粗糙的布衣,已是残破不堪……恰似那九尾白狐之尾……却是如此的凌乱……小腹之上,是那无情的剑柄……

  江自天的眼眸中一丝冷意,嘴唇翕动:“江水匆匆,命该如此?江不停,命不绝!”

  一口鲜血喷出,江自天眼眸中血丝密布,血沫在嘴角处,显得如此狰狞,一声吼道:“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

  “哧!”利剑出体,鲜血尽洒……一丝殷红从嘴角犹如小蛇一般,缓缓地流下……

  “咳咳,终究……还是一……死,呵呵……”江自天一笑,那稚嫩的脸上,却显现出,远超同龄人的成熟……

  那消瘦的身体,摇晃了几下,不堪负重,倒在了焦黑的泥土上……黑色的眼眸中,一丝迷惘,最终被水幕掩盖了……

  ……

  数百米之外,一栋不堪的木屋在风中静静地颤抖……野草无风自动,似乎预示着灾难的来临……

  “天浩!天浩!”一声呼唤从木屋中响起,继而一个女子慌忙跑出,看着外面愈加阴沉的天色,一丝惶恐,爬上眉头……

  一个壮硕的身影,挡在了女子面前。

  “天浩,那是……”女子静静地走到那名男子跟前,挽住他的手臂。颤颤出声,显然心底有掩盖不住的害怕……

  被称为“天浩”男子,脸色凝重,眼睛紧紧盯着天边,云山相接之处,静静出声:“她来了……”

  天边云翻雾涌,一丝素色闪过,只留下那一片风云……

  “江天浩,老朋友来了。也不迎接一下,真是越来越没有礼道了!”一个婉转的女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不远处,一个身着素色长裙的女子缓缓落下,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皮肤宛如羊脂一般雪白,青丝随风,荡漾着妖娆的姿色。

  “哈哈,堂堂秋水门门主,冷秋水。登门拜访,不知所谓何事?”江天浩面色阴沉,轻声道……

  冷秋水莲步轻移,来到江天浩面前,玉臂一展,朱唇轻启,道:“,我只要江天辰的下落。”

  “不给我的话……呵呵,我相信你应该清楚一代宗师的……实力。”

  “冷门主说笑了,天辰是修罗殿殿主。我等在此隐居数年,早已不理世事。我怎么会知道江天辰的下落呢?”江天浩满面堆笑地说道。

  一霎,天地间静的可怕。恐怖的压力从冷秋水的身上爆发……

  “说不说!”冷秋水的声音提高了,同时也夹杂着一丝丝愤怒……

  “我真的……不知……”江天浩在那压力下犹如野草一般悲催,柔弱……

  冷秋水没有让江天浩继续说下去,柔若无骨的玉手,生生地蒋江天浩擎起,“说不说!”

  “哈哈!”江天浩大笑出声,因为被冷秋水擎着,所以声音有点沙哑……“我江天浩虽然武功不济,但,咳咳……忠义之心还是有的!”

  “哦?不知忠义贵还是情意贵?”冷秋水一掌拍出,打在了江天浩的胸膛……

  “天浩!救我!”

  冷秋水将江天浩一掌拍飞,一手将江天浩的妻子——苏霄筱揽了过来,玉手横在苏霄筱的玉颈前……

  江天浩的身体溅起一层尘幕,但他很快爬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冷秋水,却不动分毫……

  “说!”冷秋水的声音缥缈轻荡,响在了江天浩的耳边……

  “不可能!”坚定有力的声音,一字一顿地从江天浩的口中吐出。

  “哦?是吗?”冷秋水玉手轻轻地压在苏霄筱的玉颈上,殷红色的指甲轻轻嵌入那羊脂色的玉颈中。

  苏霄筱面带笑容,双目中一丝怅然。天浩!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妻……

  脑海中浮现出,她与江天浩的一幕又一幕,泪顺着脸颊悄然间滑落。天浩,我正是喜欢上了你那重情重义,宁碎不屈的性格。望来生,我们依然可以在一起……

  “不要!我……我说……”

  一声怒吼打断了苏霄筱的幻想,打碎了她心底的那一面明镜……

  冷秋水脸上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两人轻笑一声……

  江天浩看着苏霄筱愣神的目光,一步步地向冷秋水走去……

  苏霄筱看着那一身尘土的身影,发疯一般的咆哮“不要!不要!天浩,我不许你违背诺言,我!不!许!”

  江天浩来到冷秋水的面前,看着冷秋水,拳头悄然无声地握紧,但他忍住了……

  江天浩深深地看了苏霄筱一眼,在冷秋水的耳边道:

  “那一刀,彻彻底底将你从他的心中抹去……”

  苏霄筱看着脸色渐渐阴沉的冷秋水也是一丝笑意布在脸庞。

  “哈哈哈!”江天浩仰头大笑,仿佛得天之畅欢一般欢乐……

  “江天浩,你找死!”冷秋水左手一翻,一柄银色的刀刃飞出,刺在了江天浩的胸膛。右手骤然发力,断了苏霄筱生的可能……

  “粉碎了……全没了……”江天浩的声音一直在冷秋水的耳边荡漾……扰其心神……

  “不是的,不!不是的!”冷秋水一丝惊恐爬上脸庞,最后大叫一声,轻功尽发。一瞬离开的无影无踪……

  “霄筱……霄筱。我们还是……在一起了……”江天浩一笑,那微微抬起的手,又忽然落下……

  柳下清溪鸳鸯雀,一终隐言冰上血……

  草丛中,一丝明光闪过,留下了不解的泪光……就消失了……

  ……

  时间如白驹过隙,眨眼间……太阳西斜,日暮降临。

  树下是一片焦黑,几只灰雀悄悄地向那幽蓝色的长剑跳去。

  “额~”一声轻唤将数只灰雀吓得各自分飞,不识方向……

  江自天抬起白皙的手掌,挡住那夕阳的余晖。

  光?我还活着?

  江自天想到此处,立刻翻身坐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记忆中那长达寸许的伤口荡然无存,只有微微的痛感告诉自己那并不是梦……

  江自天的头轻轻地抬起,看向那躺在地上的长剑……

  “神剑有灵,我本不死?”江自天喃喃自语,这也是唯一能解释清楚这一切的原因了……

  看着夕阳西下,已知时间近晚,江自天捡起长剑剑柄上,映着暮色……一列小字显现出来……

  醉梦情。

  “醉梦情?剑名?”江自天轻笑一声,在这条小路上只留下一到背影……

  ……

  山风吹着,野草轻轻摇曳着。原本破败的木屋仿佛又因主人的离去多了一种沧桑……

  屋前的黄沙地也因主人的离去多了一片殷红……

  弯弯曲曲的黄沙小路上,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的尽头,仿佛看到此处的残败,那道身影急忙向此处赶来……

  继而,一声悲伤,响彻天际……

  “爹!娘!”

  ……翌日。

  江自天轻轻地将江天浩的身体平放在土坑中,与苏霄筱一起……

  江自天向土坑叩下三声响头,然后将一根火把丢了进去……看着,渐渐被火焰吞食的父母……江自天的眼角又湿润了……

  “江水莫流,但苦情愁。思念成伤,梦夜披裘。只为君一笑回首。”

  “山高水远,只恋情缘。醉情皆眷,五味心悬。求君忘弱水三千。”

  “爹娘,这是你们教我的《为君情》。我背下来了。”一滴泪,划过脸颊……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为你们报仇!”

  “取《为君情》之意,我改名为江莫流,江自天从今天开始,陪父母去了,这世上只有江!莫!流!”江自天叹了一声,将那柄银色刀刃收起,这,是寻找仇人的唯一线索……

  日暮……

  江自天的身影被夕阳拉的好长,俊俏的脸庞,只是无尽的冰冷。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这世上再无江自天。只有寻仇的江莫流……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