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飞龙在天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飞龙在天-连载网

飞龙在天

耕智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7.10

    上架

  • 3.0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被逼约架

飞龙在天 耕智 3,187 2019.07.10 16:14

  初夏,子时,一轮残月高高挂起,河西镇空旷无人的大街上,一个高瘦、英俊的少年慢慢悠悠的走来——侯飞龙。

  此时,他的头脑中一直在想着一道思考题目,转眼间,几个青少年从转角阴影处走来,其中一个皮肤白白的,头发还带点自然卷的就是他从小到大的死对头,以前还曾经是自己的小跟班,现在混好了,人称秦少,——秦时关。

  此时,距离高考也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侯飞龙心里盘算着眼不见心不烦,绕道而行,不想高考前有什么麻烦。一两年以前,父亲侯天虎带着巨额款项去龙城投资生意,没想到去龙城之后从此音迅全无,他也慢慢的学会了低调,曾经那个嚣张,玩世不恭,不可一世的龙少,也变成了低调做人的人。

  低调归低调,但是老对头秦时关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几个人,故意的快速的走到他想拐入的路口,堵住他的去路。秦时关慢慢的走到飞龙面前,轻蔑地说道:“哈哈,这不是侯大蛇吗?这是怎么啦,见到我这个好朋友,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呢?”其他几个人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侯飞龙稳定了下思绪,淡淡的深呼吸一口气,抬头望着秦时关,说道:“马上快要考试了,我要回家学习,麻烦秦大少爷给行个方便。”

  秦时关呵呵,冷笑一声,说道:“行个方便?老子给你行方便,谁给我行方便啊?原来你是龙少,我们这些兄弟就捧你当龙少,万万没想到啊,一转眼,你爹没了音信,你娘成了弃妇。哈哈。

  秦时关,开心的嘲笑着:没想到啊,你却变成我们后进生的榜样,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好处都让你一人得了,我们怎么办啊,啊,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侯飞龙火冒四丈却又无可奈何,眼睛斜视紧盯着秦时关,随后向周围几个人,环顾一下,狠狠地说道:“你们想干嘛?”

  秦时关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转身冲大伙道:“你们瞅瞅,就是这眼神,眼里全是仇富的小火苗!穷鬼一个!”秦时关故意把“穷”这词儿咬得很重,说完还摇摇头,发出一声故作老成的叹息,周围自然又是一阵轰笑。

  从小父亲就教育侯飞龙不要惹事,但决不怕事。

  此时,他愤怒于心,曾经的一群小弟,现在落魄了,就这样羞辱他。但是,他更清楚,为了还有一个月到来的高考,他不能冲动行事,这可是他目前唯一能改变现状,改变命运的机会。想到这,他把紧握着的拳头又放松了下来。

  于是,侯飞龙默不吭声,转身退后,他准备走到侧面的小路,但是更偏远的路回家,但是,飞龙刚转身想走两步,秦时关小子又带着几个跟屁虫又跟了上来,恶狠狠的说:“侯大蛇,我之前在你屁股后面跟了你三年,就算到现在还有人叫我龙少的狗腿,我现在告诉你,我很不开心,一群狗!但是,今天我给你个机会,如果你答应给我当小弟,时间一个月,我保证你高考之前一切平安。”

  侯飞龙心中早就知道他是心里不平衡,一直惦记着这事。看来,再淡定,也躲不掉这群人了。但是,要他去给秦时关当小弟,他是断然无法接受。侯飞龙想了一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他们今天故意找茬,也没必要当缩头乌龟了。他平静了一下心情:“既然你今天是故意来找茬的,咱们还是老规矩,生死决,你敢吗?”

  生死决是龙溪一带祖辈们流传下来的规矩:找一德高望重的公证人,双方徒手搏斗,结束后从此一笔勾销,生死各安天命。对他们来说,毕竟只是高中生,没有人当公证人,只不过是找个地儿,双方刀光剑影的干一架,能干架的就是趁机把对方狠揍一顿,也不担心报复,打完不管胜负如何,不会记仇,而且从来不会有人真将对方往死里整。

  秦时关稍微退缩了一下,沉默片刻,才说:“侯少确实血性方钢,是条汉子,不过,我又不是白痴,哈哈哈。我现在有兄弟。不如,咱们就在这里好好切磋一下,你一打四,打赢了他们,我就让你走,往事一笔勾销,如果你不小心真的打输了,那你就得通知大家,从此跟着我,做我的小弟,你看如何!”

  飞龙本来就生性豪爽,眼看这群人就是来打架的,不打也得打,再磨磨唧唧就不是侯飞龙了!索性干脆的答应道:“来吧,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

  侯飞龙父亲从小就刻意培养他,将身健体,同时他又在龙溪大摇大摆混过三年,在这些个小朋友们也算赫赫有名。他从小喜欢读书,书读得多,也经常打打架,解解闷,下手自然是又狠又黑,一会儿功夫便撩倒了三个,三个小伙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秦时关也不是省油的灯,明知侯飞龙能打,便带了一个厉害的小个子,只那小个子又黑又瘦,看上去,弱不禁风,可飞龙一接招就知道对方功力不浅,这才发现自己失算了,小个子速度惊人。

  黑瘦小子,拳拳刀肉,而且出拳速度极快,没过多久,侯飞龙就快要支撑不住了,几个快拳下来,侯飞龙被小个子给放倒在地。

  一看侯飞龙倒地不起,秦时关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侯大蛇,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哼,今天你是必须给我当狗腿了!但是当我的狗腿子,也没那么容易,小图,去那边的垃圾堆给他找块大骨头,一定要嫩的,让我这个新狗当着我的面,慢慢啃,啃的干干净净,嘿嘿!”其他几个人慢慢爬起来,然后整理整理自己便哈哈哈大笑起来。

  侯飞龙见秦时关居然如此欺人太甚,马上气血上涌,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狠狠地说道:“秦时关,胜负还未定呢!”说完,就冲着那个黑瘦小个子冲了过去。

  侯飞龙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这次一定要赢,就算拼了命。只见他以伤换伤,就算再痛也咬着牙让对方也尝到了苦头。终于小图有了顾忌,变得退缩起来,侯飞龙说时迟那时快,找到一个好机会,便揪住小图的衣服,拳头便雨点般地飞往对方身上,同时,小图也快速的还击,自然他身上又免不了多挨几下,但全被飞龙挡了回去,他现在只想把对方揍倒,不管自己有没有受伤,受了再多的伤也无所畏惧!

  不一会,飞龙和小图他们俩都已经有些迷糊了,飞龙一瞪眼便眼看胜利在望,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但是恰在此时,突然感觉后脑勺子有个重物袭来,眼睛瞬间模糊起来,回头努力看清阴自己的人:秦时关,刚才还说1打4,绝不出手的人。转眼间功夫,侯飞龙便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他觉得自己身子像是慢慢地飘了起来,但是头脑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醒。他清晰听到身边一个小伙说道:“完了,完了,完了,这小子好像没气了,他该不会死了吧?”

  另一个努力的镇定道:“怎么可能?不会这么不禁打吧?一板砖就玩玩了?这命咋说没就没了呢。”

  “哎哎哎。我说大伙,你们没听说过吗,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好,板砖撩倒,哈哈哈哈。”

  “我说你他妈的给我严肃点,这都快死人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秦少,这要是让警察知道,我们这辈子可就完蛋了。杀人啊。。。我女朋友咋办?”

  “我说你们慌什么,现在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就是多花点钱的事吗?老子有的是钱,更何况我爸和所长那是铁哥们。不过,咱们能省则省,最好别让他们知道。想办法把尸体清理了,神不知鬼不觉,到时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秦少要不这样你看行吗,我们把他扔到西山那个洞里去,我听别人说那洞非常深的,没人见过底。”一个小弟颤颤巍巍的说道。

  “行,就那个无底洞!”另一个赶紧补充道。

  秦时关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当即决定,抛尸!侯飞龙就只听到几个人细微的脚步声,侯飞龙想动,可是就像万吨巨石压在身上一样,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眼神迷糊着,更别说睁眼喊救命了,就这样只能听他们摆布!

  所谓西山,在龙溪镇的西面,山林耸立,树林茂密,绵延不断一直延续几十公里,更加让人生畏的是连着原始森林神龙架,甚至偶尔能听到老人说有大大小小的不知何物的出现在山林中,而秦时关几人提到的那个洞,侯飞龙也非常清楚,洞口的传言一直不断,洞的位置就在正对西山左手边两三公里的地方。

  此时的侯飞龙对时间也丧失了具体感知,一直处于昏厥状态。直到突然觉得周身猛的一震,这时他瞬间清醒,就像抖了个机灵一样。但是同时他才悲剧地发现,自己正在飞速地下沉,无可奈何花落去。

  此时的侯飞龙脑子里疯狂地想着一个人——秦时关,他模模糊糊的记得是他给了一板砖。他非常想痛骂:“秦时关,我死都不会放过你!”毕竟,此时的侯飞龙对秦时关那是一个恨字了得!说好的1打4,偷偷搬砖撂倒,居然还要把一个还没死透的人,也不检查一下,就当尸体抛了,要是谁谁不恨啊,天大的仇!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