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问道小书生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问道小书生-连载网

问道小书生

落风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7.13

    上架

  • 1.4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山村少年

问道小书生 落风 2,273 2019.07.13 13:12

  一抹晨曦打破沉沉黑夜,雄鸡的啼鸣将小山村唤醒,山村巨木环绕,藤蔓成林,宁静祥和。

  早起的猎人呼朋唤友结队进山狩猎,妇人们洗菜煮饭,孩子们撒丫子满村子乱跑。炊烟缓缓升起,不多时,饭香便弥漫了村子。

  村西靠近河水的地方,一座小木屋静静矗立着,河对面是村里种菜的土地,纤陌交错,绿意盎然。

  小木屋内少年缓缓睁开眼睛,再也无法入睡,肚子传来的饥饿感经空气中的饭香一刺激,变得更加剧烈。

  “谁家的饭这么香啊?”少年默默想到,他起身洗漱完,看了一眼简陋的木屋,拿起柴刀走出了木屋。

  少年名叫林放,是土生土长的林家村人,祖祖辈辈都靠打猎为生。

  林放本来应该和林家村大部分人一样,从小学习狩猎技巧,老老实实做一个猎人。

  可在他六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个老先生,老先生穷困潦倒,却能言善辩,通晓古今。

  林放的父亲见老先生无家可归便收留了他,后来不知到中了什么魔,让六岁的林放拜在老先生名下学习经书。

  就这样本来应该和同龄人一样学习打猎、种地的林放便成了不勤五体的读书人,更不巧的是,三年前老先生一命呜呼,离开了人世。

  父亲随村里的狩猎小队进山狩猎,遭遇一只长尾火狐,狩猎小队死伤惨重,父亲侥幸逃了回来却受了重伤,一年前便撒手而去。

  至于母亲,听村里的老人说,他父亲年轻时候给人做向导,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了几年,回来后带了一个婴儿,便是林放。

  每当林放问起母亲,老猎人总是抽上一口旱烟,眉头紧凑,一言不发。

  直到去世前才告诉他,原来父亲年轻时候做向导时,看上了雇主的女儿,后来队伍遭遇灵兽袭击跑散了。

  年轻力壮的他扛起雇主女儿便跑,途中干柴烈火两人沉溺爱情世界,于是便有了林放。

  后来雇主来了,于是便有了他抱着婴儿回村的一幕。

  过去的事情林放不想追究,当前最重要的事是填饱肚子,父亲受伤以后他便开始学习狩猎技巧,虽然有所长进,却还不足以填饱肚子。

  幸亏村里的大叔大妈偶尔接济他,他才不至于饿死。但今天,林放决定自己填饱肚子。

  他背上父亲用过的弓箭,提着柴刀朝着山上走去,他打算去试试运气,看能不能抓到只小动物填肚子,再不济也能拾点药草换粮食。

  出了村口,林放朝村口的守村大叔打了个招呼,守村大叔名叫林正,因为养了一只五味鸡而被任命为守村人。

  林正大叔的五味鸡属于一劫灵兽,还是只公鸡,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体型大小和小牛犊一样,喙尖锐锋利,林放曾亲眼看到它将一只不长眼的野狼生生啄死。

  林放出村的时候,五味鸡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完全无视他灼热的目光。

  “小林放啊!又进山吗?”林正笑呵呵的看着林放,林放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收回盯着五味鸡的灼热眼神。

  和守村大叔闲聊了几句便进了山,林正看着林放远去的身影,有些感慨和同情,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娘!

  “可他盯着我的五味鸡流口水是怎么回事?”林正摇了摇头,看着林放消失在树林里。

  此刻林放正在树林中,这是大山的外围,离村里也就十多分钟的脚程。

  他不敢往里走,山里可不安全,各种毒虫猛兽数不胜数,甚至还有强大的灵兽出没,运气不好可能就会交代在里面。

  只有经验丰富的老猎人,或者是习武之人才敢深入,林放只求能在外围逮只兔子或者野鸡,

  他可不想那么快就去见老爹。

  他在附近转了一圈,别说野鸡,鸡毛都没见到一根,无奈只好稍稍往里行进了约莫一百米左右。

  山上的碎石、荆棘到处都是,林放穿了一条鹿皮裤子倒是不惧,但眼睛和脸便遭殃了,才钻了一会儿,便已灰头土脸,狼狈不已。

  “要是能逮到一只五味鸡就好了。”林放又想起了守村大叔的五味鸡,口水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

  五味鸡之所以被称为五味鸡,正是因为五味鸡味到鲜美,胜过平常五味。

  普通的五味鸡除公鸡具有攻击性外,母鸡基本都是战五渣,但速度贼快,贼灵活,连经验老到的猎人都很难逮到。

  林放也只是想想,以他十四岁的小身板和稚嫩的狩猎技巧,五味鸡的鸡屁股他他都摸不到。

  正想着,左边的灌木动了动,林放眼睛一亮,迅速躬身弯腰。

  他将柴刀放在石头上,拔出弓箭瞄准灌木丛,缓缓挪动身子向灌木丛靠近。

  他的箭法很烂,太远的距离他射不准,十五米左右还好,过了就跟瞎射一样。

  当他靠近灌木丛二十米左右,他看清了,那是一只兔子,一只肥胖的兔子。

  他眼神变得灼热,肚子不争气的叫了叫,兔子一惊停止吃草,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

  林放立刻停下动作,待兔子继续吃草后又缓缓挪动身子。

  终于,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终于靠近了十五米的距离,再近兔子就会发现。

  这是他饿了多少顿,放跑了无数兔子才换回来的宝贵经验。

  引弓,放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小兔子还没来得及反应便一命呜呼。

  林放激动得差点哭出来,他已经好久好久没尝过兔子肉了啊,这几天吃的都是野菜,和村里大婶给的一点老腊肉。

  苍天有眼呐!他一把捡起兔子,背上弓箭柴刀便回了村里。

  不多时,一股烤肉的香味便从河边传来,林放一边哼着老先生唱哼的小曲,一边烤着野兔,一边还想着守村大叔的五味鸡。

  村口守村大叔的一劫灵兽五味鸡突然一阵恶寒,它朝四周看了看,并未发现有什么威胁,然后又接着埋头睡觉。

  它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村西的无良少年惦记上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先不说守村大叔愿不愿意,光是打林放也打不过五味鸡。

  好歹也是个一劫灵兽,普通的虎豹都不是它的对手,何况是自己这弱不禁风的小身板?

  但理想还是要有的,人没有了理想岂不是和这只野兔一样?不过,“真香啊!”

  吃完野兔后,林放将剩下的兔肉都挂到木屋下,晚饭还得靠他解决呢。

  此时已是正午,林放并没有老先生那样午睡的习惯,不过他也养成了看书的习惯,闲来无事,看看书打发时间也不错。

  天气正当夏日,万物萌发,生机勃勃,阳光有些炽热,林放用茅草做了个遮阳伞,躺在竹席上看起了书。

  不知不觉便进入梦乡,溪水汀淙,鸟语花香,要是老先生还活着,定然又要吟诗一首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