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我想追你你别躲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我想追你你别躲-连载网

我想追你你别躲

小咩咩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1.16

    上架

  • 9.7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我想追你你别躲 小咩咩 4,001 2019.01.15 19:35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到原位,系好安全带……”

  贺然听着广播迷迷糊糊醒过来,伸着脖子打了哈欠,挤出了两滴眼泪。

  13个小时的飞机坐的他浑身发麻,再加上总有那么几道不容忽视的视线飘过来,让他觉得有点累。

  锤锤肩膀,活动一下快要生锈的手臂,咔咔的响了两声。

  “啊,我又活过来了!”

  他懒洋洋的睁开眼,把糊在脸上的帽子扣下来拍在脑袋上,对旁边睁着两绿油油的大眼眼睛聚光灯似的照了他一路的外国妹子笑了笑。

  “Greyson?”外国妹子捧着嘴,疑惑又惊喜的叫了一声,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you……”

  “亲爱的,别喊了,我都到家了。”没等那妹子接着说下去,贺然眼急手快跳起来,捂住她的嘴,还印了一手口红印。

  费了半天劲出了海关,贺然躲在角落直勾勾盯着传送带上花花绿绿的箱子。

  “天灵灵,地灵灵,大红箱子快显灵……”

  这么等了一会,他终于看见一个大红箱子被吐了出来。

  “哎!”他迅速闪过前面密实的人群,在旁边人都还没有看清这是个什么东西撞过来的情况下,就已经单手扛起他的行李箱冲了出去,跑出去好远之后他还能隐约感受到背后人群的视线。

  虽然是周末,但因为不是什么旅游高峰期,航站楼里的人不是很多。

  贺然拎着箱子避开人群,一路着急忙慌的连跑带崩冲到门口,却在快要出门的时候差点和一人撞上。

  哎,技术失误。

  那人正在低头打电话,好像正劝着什么人,不过似乎不怎么成功。

  他一脸平静的说着类似“先别着急”的话,脚步却不慢的往前走,完全没防备小炮弹一样撞过来的贺然。

  感觉到一阵风迎面而来的时候,那人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

  “唉,看路!”那人只来得及喊一声,手里举着的电话条件反射冲贺然发射出来。

  要完!

  贺然匆忙间闪过这一个念头。

  他连忙借着惯性一侧身,划着箱子单腿转了一周半,顺带手还扶了一把他挥过来的手机,把它急停在自己耳朵边。

  对面那人明显没反应过来,就那么瞪着贺然脱口来了一句:“好身手啊!”

  贺然愣了一下放开握着那人的手,一口气还没完全送出去,就听电话那头一道中气十足的吼声:“林大河,要你女朋友去机场跟小白脸跑了,特么你还能冷静吗!”

  “……”

  贺然瞟了对面那人一眼,嗯?林大河?女朋友还跟别人跑了?有点惨。

  大河,这名字起的挺好。

  大河啊,大河……贺然在心里唱了一句突然就停不下来,瞬间一串歌词在脑海中转着圈的闪过去。

  他‘啧’了一声,为了防止自己嘴巴一抽唱出声,只能强行打岔,道了个歉:“那个,不好意思啊。”

  那人从吼声中回过神来,冲贺然尴尬的笑了笑就要走,低头往前没两步就又转过身补充了一句“谢谢”,才接着把电话搁耳朵边上继续碎碎念。

  贺然看着他的背影,个挺高的,看着很酷,说话也很酷,就是名字……

  贺然小声嘀咕了一句:“不客气,大河兄弟”,说完自己就笑了。他趴在箱子上乐了好一会,骂了自己一句“有病”,才在别人把他当神经病赶出去之前转身走了。

  贺然提着箱子两大步迈下台阶,跑到机场南边人少的地方,转过身一屁股坐到了行李箱上。

  因为用力过猛,箱子被他撞的往后退了退,让他猛地踉跄了一下。他瞬间把手往后一伸,撑住箱子顶起腰,摆出了一个“n”才稳住了身体。

  “哎……”他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掌,感谢了一下自己的柔韧性,没刚一回国就让自己的屁股和祖国大地来一场亲密接触。

  贺然艰难的保持了一会平衡才挺着腰站起来,伸长手勾过箱子垮上去,猛的吸了一口空气。

  “咳咳……咳…哎!”他呛了一口,感觉肺里一阵发闷,捂着嘴咳嗽了几声才止住,嗓子却还是有点发痒。

  他一边清了清嗓子,一边感叹了一下:“这雾霾,真是……名不虚传啊…”

  空气不太好,环境不太干净,但就是觉得祖国的阳光照得人心里舒坦,连心情都莫名变得更好了。

  转学回国之前,他经纪人一边给他办手续,一般惋惜:“Greyson,你在美国发展这么好,现在回国,可惜了,真的挺可惜的……”

  可惜吗,不知道,他也不在乎。

  贺然从来没想过那么远,活得开心就好,他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纯粹的为自己开心了,真是对不起他费这么大劲吸进来的氧气。

  就是苦了他的经纪人,一脸自己孵出来小鸟扑腾翅膀飞了的心疼样。

  不过去美国本身就是为了他妈妈,现在他妈妈又找了个人男人把他一脚踹走,他总不能还死皮赖脸往上贴,太不是他风格了。

  想到这,心里一阵舒畅,感觉做了场乱七八糟的梦,现在终于醒过来了,那点莫名其妙的不对劲的感觉也被暂时镇压。

  “啊,我终于又回来了!”

  贺然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迎着阳光舒服的眯起眼睛,声音不高的吼了一嗓子。完了又像不过瘾似的哼唧了两声才伸着懒腰站起来。

  “舒坦!”

  抽完风,贺然晃晃当当的往前走了两步,正看见离他不远正看着他的一姑娘。

  小姑娘看着比他小一点,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头发不长,打扮的挺漂亮。

  贺然愣了一下,那小姑娘也不知道站那观摩了多久,这时候见贺然突然看过去,有点尴尬笑了笑。

  贺然只是顿了一下,没有一点被看到出丑的窘迫,往那边走了两步,和那红裙子打了个招呼。

  “Hi!Beauty,下午好。”贺然手撑在帽檐边,停在了离红裙子一米的位置,挑着眉笑了,“红裙子很漂亮,很衬你的气质。”

  “啊……”红裙子直到被阴影覆盖住才恍惚着回过神,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裙子,“谢谢。”

  “不用客气。”贺然嘴角带着笑,深邃立体的五官在阳光下显得十分迷人。

  对面姑娘脸一下就红了。

  贺然摆了摆手,还没等酝酿好情绪和人家告个别,就听见了一声十分熟悉的吼声。

  “孙贼,特么把你的手给我拿开!有种跟你爷爷正面刚,别怂!”

  贺然愣住了,迅速发动脑细胞检索自己的记忆库存,查了查自己在哪听到过这个声音。

  没等大脑系统运行完毕,就看见一头发都直通通竖着的男的正挥着拳头,怒气冲冲的向自己这边过来,他身后边跟着的正是刚夸自己“好身手”的林大河。

  “啊!”旁边的红裙子叫了一声,震得贺然的耳朵发麻,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阵风冲自己脸过来了。

  贺然连忙退了一步,拳头擦着自己鼻尖过去。

  这就是那丢女朋友的?啧啧。

  他沉默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歪着头一脸戏虐地看过去。

  那人被贺然看得火大:“你特么看什么看!”

  林大河同志在后面喊了一句什么没太听清,虽说是喊,但听着没太大起伏。

  贺然看了看房子默剧烈起伏的胸膛,咬着唇笑了笑,冲房子默竖起中指:“头发不错,很立体!”

  房子默怒了:“我操你...…”

  “别想了,我妈在美国,你达不成心愿了!”贺然一边甩着脖子,一边说道,“想打架吗?速战速决,我正好手痒。”

  莫名其妙被当成小白脸有点不爽,不过莫名其妙打一架还是挺舒服的,谁让自己安分太久了呢!

  “我看你是皮痒找抽!”房子默一点不犹豫,直接就往贺然脸上招呼。

  贺然偏了偏头,一把攥住了房子默的拳头,肉体撞击的闷响听着有点慎人。

  这一下震得贺然整个手臂都有点发麻,他呲了呲牙,打了声口哨:“Goodjob!”

  “啊,子默,你们别打了!”

  旁边的红裙子在旁边手足无措的跳脚,刚想上去拦,就被身后的林大河按住了:“让他们打吧,不打一顿玩不了。”

  大概是林大河的声音太平静,那姑娘真的不劝了。

  贺然听见林大河说话不屑地勾起了一侧的嘴角,不明所以的笑了笑。

  “笑屁呀!”房子默胳膊肘横了一下,另一只拳接着就上来了。

  贺然左手伸直巧妙地别了他一下,面对他的拳头也不躲,直接迎上去用右手狠狠往他脖子上打。

  林大河皱了皱眉,上前一步拦住了贺然的手,胳膊上挨了这一下瞬间就青了。

  贺然愣了愣,反映过来的时候房子默的拳头已经砸上了他嘴角。这一拳头对方显然没收着,他口腔里瞬间弥漫一股甜腥。

  “操!”贺然按了按嘴角,没防备林大河这么阴险来这一手:“林大河兄弟,您终于肯移驾过来偷袭了?”

  看林大河拧着眉揉着胳膊,贺然估计自己这一下也不轻。

  想着这两人都是直脾气,林大河正组织语言考虑待会儿怎么收场,听这话他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笑了:“这位外国兄弟,您还知道移驾什么意思呢?”

  “我特么在中国长大的,不是外国人。”贺然斜了他一眼,反应了两秒才啧了一声,“您中文不怎么样吧,这是重点吗!”

  林溪乐了一会停下来:“抱歉,你那一下我朋友脖子肯定得伤,这一下算我还你的。”

  “操!”贺然舔了舔嘴角,“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旁边站着的红裙子本来还挺担心的,这会也忍不住乐了:“什么逻辑,在中国长大的外国人也是外国人啊?”

  “我是有中国国籍的中美混血儿,”贺然彻底无语了,“我说你们抓重点的水平是不是遗留在娘胎里没拿出来,要不要回炉从造啊?”

  旁边两个人都憋不住笑了,弄的贺然一脑门黑线,跟他一直对瞪的房子默也一脸懵逼的表情,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一下被这一通笑给笑没了。

  房子默用一脸便秘的表情又看了贺然一会,实在忍不住了,扭头问林大河:“操,林溪,这货你朋友啊,那我特么这架是打还是不打,我气还没出完呢!”

  说着不解气似的还踢了一脚地上的灰:“操!真特么憋屈!”

  贺然啧了一声,把胳膊肘架在林溪的肩膀上,凑近他问:“这位大河兄,林溪是您小名吧,叫林大河多威武霸气啊。”

  林溪嘴角还有点上翘,明显在忍着笑。

  贺然拍着他的肩,叹了口气:“笑吧,我今天就下飞机这点事都能演一小品出来,还有您特别出演呢!”

  那两人又是一通乐,房子默最后憋不住了也想乐,又有点撇不开面子,团得五官都挤一块了。

  林溪吸了口气,抬了抬被贺然压着的肩膀:“没你这样的好身手,出门在外都不敢用大名,多丢人。”

  贺然已经不想叹气了,感觉就这一会叹出来的气都够吹气热气球了。

  “真是说不过你。”他直接拉过箱子向后挥了挥手,“我走了Beauty,别拿这招对付你男朋友了,又认真又小气一人。”

  “哎,你别跑呀,谁小气了?”房子默往前追了两步,被林溪给扽了回来,他只能喊,“你手上那口红怎么回事啊?”

  红裙子有点尴尬地往房子默身上甩了一巴掌:“人说你认真你怎么听不见呀,上赶着找骂。”

  贺然走出去老远突然回过头,抛了个飞吻过去:“Beauty,谢谢你的口红!”

  “我操你妈!”房子默眼睛一瞪就往前蹦,林溪直接来了一招锁喉:“哎哎哎,人家逗你你也信,你幼不幼稚。”

  “操!”房子默气不打一处来,“真特么骚,又染头发又带美瞳,看着就欠收拾。”

  林溪叹了口气:“人自己都说了那是混血儿。”

  想起贺然刚才的表情还有那一手口红印,林溪皱了皱眉:是挺欠收拾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