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浮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浮尘-连载网

浮尘

白玥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7.28

    上架

  • 11.0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林深不知处

浮尘 白玥 2,140 2019.07.28 15:58

  “浮生散尽,唯独剩了苍凉......”

  寂寥无声处,短短十个字从一老者口中轻缓地吐出,他左手敲击着青石的桌子,右手边的半盏茗茶还未饮尽,雾气袅袅,余香依旧。

  放眼望去,诺大的四合院中除去一棵世所罕见的大榕树之外,日日陪着他作伴的人,也不过是那鱼缸里的几尾锦鲤还有鸟笼子里的一只秀鸟,早在半年之前,他就已经归隐在这闹市之中,任这北京城外面车水马龙,他却只想青灯枯木,了此残生,此生做了太多的错事,得了很多,也丢了很多......

  半生浮尘,大彻大悟者能有几人?

  在大兴安岭的深处,常年风雪交加,因为交通的闭塞,这里也大多是原始森林,外围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村子安静地坐落着,这里的人多数都是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的,外面的世界虽不算遥远,但是多数人也都不愿意触及,老一辈的山里人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就是百十里地之外的省城,村子里的日子虽然恬静,却也异常凄苦。

  又到了年关岁末,凛冬风寒,夹杂着细密的雪花,半日便染白了天地,雪花夹杂着风霜,打在脸上便是一股细微的疼痛,原本林中苍翠的树木只剩了干枯的枝丫,干瘪的树皮裸露在外面,乌云蔽日,阴云之下,仿佛连那空气都带着冰寒,顺着脖子一股脑下到胸腔里,寒意刺骨。

  一个年方十八的小伙子裹着破旧的棉袄,脸颊早已经冻得彤红,双脚踩在半尺厚的雪地上拿着木棍在地上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时而缓,时而急,木棍的一头辗转腾挪之间,一行行文字笔走龙蛇般刻在了雪上,刚劲之中不乏洒脱,颇有些名人大家的影子。

  “阿虎,你这字是写的越来越好看了。”

  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在一边,蹲着一个壮硕的男人,戴着毡皮帽子,咧着嘴角露出一个笑容,黝黑的脸颊朝着被他叫做阿虎的青年一笑,双手抱在一起,虽然高大却总是透着一股憨憨傻傻的样子。

  “凑合吧,还是达不到老头子的标准,对了,富贵,我们下午去一趟山里,搞点东西,这几天雪下的大了些,野猪山麓的踪迹也好找些。”

  阿虎对着一旁的壮硕青年说到,收起了自己手上的竹竿瞧了瞧不远处的天空,似乎有着泛白的迹象,约莫着着天气估计要放晴,雪也下了有几天了,过几天一封山,想讨些吃食都难。

  这大兴安岭的山脉深处,处处埋伏着凶险和危机,不说山林之中遍布的积雪和暗坑,就是那长白山的熊瞎子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了的,再别说里面还有着数头东北虎,真正盘踞在山林中的霸主。

  “好,俺一会儿就去准备家伙事。”

  两兄弟自小就生活在一起,打小就面对着这茫茫的大山和贫穷的村庄,家徒四壁,除了打小见过几面的母亲和伴他们十五年的爷爷,就是一村子的乡亲,大都没见过什么世面,穷乡僻壤的,走两步就是一户人家,最有出息的应该也就数阿虎了,好歹还上了所高中,虽说没能上得了大学,但总算也说得上是是村子里面几十年都不出的文化人了。

  “对了,富贵,把阿索带上。”

  阿虎对着富贵说道,转身推开房门向着屋子里面走去,拿了两件皮袄出来,又顺便灌了一壶热水。

  “嗯,我这就去,阿虎,你这字别擦了去。”

  富贵笑着说道,看着挺大的个子却是一脸的憨傻,虽然受尽了村里人的嘲笑和指点,但他就是这个样子,见谁都是一副憨笑的表情,被人骂作傻子也毫不在意,村子里的人也都把他当作了傻子,当成了饭后的谈资和笑料。

  “我这字,离着当年爷爷教的水准还远了去了,不说这个了,走吧。”

  阿虎笑着摇了摇头,十几年来他也从没有叫过富贵一声哥,似乎也已经成为了习惯,阿虎把房间里拿来的皮袄给他递过去了一件,把水壶揣在了怀里,温热的感觉一下子就传到了心口里,舒服至极。

  “汪汪!”

  两声狗叫响起,一只通体黝黑的土狗跑过来摇着尾巴,翻在地上打了一会儿滚,又走到了阿虎的身边用自己脖子亲昵的摩擦着阿虎的腿,这条狗四肢修长,没有多余的哪怕一丝赘肉,虽然是土狗,眼中却蕴含着精光,毛发漆黑柔顺,俊逸无比。

  富贵在一边拿了他那长弓,背上背了箭矢,虽然也不过才比阿虎大了两岁,他的身高却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两米,健硕的身材被棉衣厚厚地包裹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铁塔一般,每一寸肌肉都蕴含着力量。

  “雪很快就不下了,若是运气好,今天估计能有所收获。”

  阿虎把柴刀塞到裤腰带上,搓了搓手呢喃道,他身高也就一米七五的样子,身材虽然不至于瘦弱,但是和富贵站在一起瞬间就像是一个矮子一般,两人一狗,朝着那长白山的深处走去,这个时节,大雪早已经封冻百里,一些经验老到的猎人也不敢轻易的闯入这已经真正属于熊瞎子的地界,索性这些村里人也都见怪不怪了,也没太多的新鲜感,在他们的眼中,这两兄弟就是异类一样的存在,不能当做常人来看。

  十三年前,在雪地上,两个孩子挨着坐在一起,两人约莫一般大的年纪,身材却是差异极大,看起来一个骨瘦如柴,看似疾病缠身,一个却是健硕如牛,那个身子骨单薄的小家伙虽然看着虚弱,一双眼睛却是分外明亮,虽然面色有些惨白,却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几行文字,看样子极为认真。

  “这,是辛弃疾的《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一个被厚厚的白雪压得严严实实的小茅草屋子子之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身穿一件破旧的皮袄,坐在一个破草席子上,一笔收手之后,端起了桌子上的一杯茶水,抿了一口说到,瞅了瞅两个孩子,微微一笑,闭着眼喃喃自语:“半生多如醉梦,似烟似雾,炘尧,富贵,你们两人当同心协力,记住,你们是兄弟。”

  那一年,两人初次相遇便做了一世的兄弟,一个五岁,一个六岁。

  阿虎,原名陈炘尧。

  富贵,原名陈富贵。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