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无神传说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第二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无神传说-连载网

无神传说

话本吃月狗 著

  • 科幻

    类型

  • 2019.07.27

    上架

  • 4,167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战争废墟

无神传说 话本吃月狗 2,040 2019.07.27 07:50

  浩瀚的宇宙中,大多数地方都是绝对寂静的。宇宙空间里中绝大多是属于真空的,声音无法传播。真空这个领域,没有空气,没有声音,几乎没有生物可以在真空中生存。

  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科技已经如同一头发疯的野兽,不断向前奔跑。

  飞船成了可以在真空中移动的交通工具,不管什么生物,都可以在飞船的帮助下,在宇宙中从一个星球到达另一个星球。

  但是也有飞船会出现问题,一些特殊的情况导致飞船在真空中被破坏,成为宇宙中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只能孤独地在宇宙里飘动。

  一个蓝色的机械大球,发着萤火虫般的光芒,在宇宙中静静地飞行,它没有任何动力来源,只是凭靠着自己的惯性在朝某个方向飞行。

  这个机械大球的表面全是划痕和弹孔。这个几乎可以定义为废品的机械大球,像一颗发着光芒的陨石,来到了地球附近,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飞向了这颗湛蓝色的星球。

  此时的地球上有个地方,在几个小时前还被称为森林,现在只剩下残木,断枝和夹杂硝烟的火焰。

  不久前的炮火洗礼并没有让这个森林浴火重生,而是彻底摧毁这个森林。留下的只有死亡和毁灭的足迹。

  卫绩走在这个还留有余温的战场上,能感受到这个地方的铁硝味。

  随着科技的进步,战场上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士兵,取而代之得是可以远程控制的飞机坦克大炮。

  在每次战争过后,战场很难找到死去士兵,取而代之的是高度破损的高科技武器随处可见。

  所以,很多流浪的人就会来到燃烧过战火的战场上,用他们的双手翻开炙热的废墟,寻找还可以使用的东西。

  地面被炮火洗礼得千疮百孔,炮弹的碎片如同恶魔的屠刀一样立在那里。

  卫绩抚摸着一个被战火削去一半的坦克,眼神有点伤感。

  他的父亲也曾是一名军人,拥有有远程控制三架重型坦克的权限。他小时候经常站在父亲的坦克上,像个小军官一样,手指前方,大喊着:“冲啊!”。每当这个时候,父亲总会笑着说:“别乱动,当心摔下来。”

  卫绩可不怕,一溜烟的跑到坦克的最高处,高兴的乱喊起来,口中模拟着各种枪炮声,就像真的是在战场上打仗一样。

  父亲总是会对别人说,儿子是遗传了我的天性,所以对坦克大炮这么热爱,激情炮火是男人的浪漫嘛,哈哈哈。

  的确,小时候的卫绩爱死了这些坦克,总想可以开一架坦克出去,不是远程控制的那种,而是自己可以坐在坦克里,就像与坦克融为一体,他会成为坦克的血肉,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后来的一场战争,被称为全面世界大战,所有的国家,组织,集团全部被乱入,整个世界都被洗牌,那是真正的末日战争,科技迅速发展,人口极具下降,地球离毁灭就只有一步之遥。

  那场战争打了有十年,从卫绩六岁那年打到了十六岁。

  他的父亲也参加了这场战斗,在父亲走的时候,抚摸着卫绩的头说:“这是你爷爷的配枪,他交给了我,我现在也把它交给你,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战士了,要负责保护妈妈,知道吗。”

  “嗯嗯,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保护好妈妈,成为一个英勇的战士。”

  卫绩接过那把复古式的漆黑手枪,它不同于任何款式的手枪,这把手枪上雕刻满老鹰的纹路,重量甚至相当于步枪。

  “这是一把独一无二的枪,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把,甚至连子弹也只剩十一发。其实原来有十五发的,被我打掉四发,剩下的十一发都在弹夹里,不能浪费啊。”

  卫绩看着父亲一脸心疼的样子,甚至有些怀疑父亲到底要不要把这把枪留给自己。

  那是卫绩最后一次感受到家庭团圆,父亲抱了抱他,然后和母亲吻别了。

  之后他再也没有听到父亲的任何消息。直到战争打响后的第五年,有个军人找到了他们母子俩,说有个炮弹落到了父亲所在的指挥所,整个指挥所都被摧毁了,无人生还。

  卫绩第一次见母亲哭的那么伤心,可他没办法让母亲不伤心。他只能陪在母亲身边,告诉母亲,他会永远保护她的,就像以前父亲做的那样。

  他也想成为一名军人,他也要把炮弹打到敌人的指挥所,他要把敌人的指挥所都移为平地。

  可是他没有到十八岁,不能加入军队。于是他和母亲带着父亲的遗物回到父亲的故乡。

  在战争的最后一年,敌人在失败前决定鱼死网破,将所有的导弹随机投放出去。

  那些有着反导弹系统的大城市躲过了一劫,可是像他们所在的小城市并没有反导弹系统,如果足够幸运,完全可以躲过轰炸。可卫绩不够幸运,有两颗导弹落在了他们城市,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城市里一半的生命都被抹去。

  他的母亲却在那个时候刚好外出了,导弹就落在离她不足一百米的地方。足够毁灭小半个城市的炮弹在地上留下了巨大的圆坑,震波,热浪,和巨响让他当时就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只感觉自己身处地狱。这里尸横遍野,遍地都是哀嚎。

  伏在死去亲人身上哭泣的,被炸毁半个身子在地上惨叫的,被困在倒塌建筑里呼救的……

  卫绩的身上全是血,不过他已经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了。周围都是死人,血浆因为爆炸的冲击溅得到处都是。

  他找了一天,终于找到了母亲,她睡在倒塌的楼房下,静默无声。他想着,母亲终于不再为父亲的死而终日悲伤,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那之后,战争在明面上被宣布结束了,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真正的战争的餐前助兴而已。

  两年过去了,卫绩只带着那把手枪,一直在艰难的活着。他给那把枪起名夜狐,让他像是朋友一样陪伴着自己。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