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双帝神尊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双帝神尊-连载网

双帝神尊

再见了我的宝贝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7.30

    上架

  • 4.0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序章一 你我的缘分

双帝神尊 再见了我的宝贝 2,694 2019.07.30 16:38

  无名山谷内,杂草丛生,这秋风也如昨日般寂寥。

  谷外众多金甲加身地战士,数千冷血无情地双眸此刻竟也是有了不该有的触动。

  “白姐姐…!”

  一个华衣地少女早就是轻掩面容,泣不成声。

  “婉儿!”只见一个也是满面泪容,凤冠霞帔地少女扶着劝道。

  “你们就留在这里吧!”

  无殇一袭白衣,面无悲喜,可心中却是翻江倒海,那满腔的情绪却在强力的压抑着。

  语毕。轻踏着残风落叶进了这荒谷之中。

  一处孤坟,破旧地墓碑早就被风腐蚀地一触即破。

  凝墓久视,看着周围杂草萋萋,无殇一脸平静,许久一叹。

  “白兄…我来了。你还好吗?”

  说完,他也不顾这身华衣,卷起袖子,摸着坟头地墓碑,满脸柔情,却眼神如那星河般璀璨神秘。

  唰!

  只见一点金芒竟然从无殇手尖中扩散而出。

  原本已经被腐蚀即将溃散地墓碑也是恍然如新,而那枯黄地杂草竟也重新焕发生机。

  孤碑可如新,荒草亦重命。奈何君逝去,愧对佳人心。

  “多少甲子了?白兄!你会不会怪我没有来看你呢?你要是能说,就怪我吧!”

  谷中的几许瑟风,是无殇能够得到的唯一回应。

  “白兄啊!你第一次女扮男装,其实我早就认出你来了!

  后来还和我拼酒,你也太好玩了。我每次就抿一口,你竟然直接一杯,把自己给趴下了,想想就觉得好笑呢!

  你这个傻瓜!还想听你爹的,想和我生米做成熟饭。

  当时我还说,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睡我!

  你问我待你长发及腰,后面是啥!我笑你一个大男人问我这个干嘛…

  那一夜!我喝多了,你也喝多了。”

  “话说和你当兄弟真好!这大半辈子都替我解决麻烦,替我出谋划策,替我砍人!甚至还帮我找妹子!你觉得本少这么帅,像是没妹子地人吗?”

  “五百年都他么过去了,你还是单身,我说了多少次了,又要人家貌比潘安,武艺盖世,智谋流传千古,还要此生对你一心,这样人千万年都不定有一个!你想得太美了,现在好了吧…

  诶!也不知道你自己一个人过得舒坦不舒坦。”

  说到这里,无殇双指一并,金芒一过,那如新地墓碑上赫然出现白兄之墓四个大字。

  “看!现在漂亮多了!这就是我们以前追求地力量啊!可惜你看不到了。你知道吗?拥有这力量的现在山谷外面有好几千呢!都是我收下”

  说到这里,无殇不由地露出一丝苦笑。

  可恨我手段通天,却还是无法救得了你,看你最后躺在我怀中沉睡,你知道大哥有多恨这贼老天吗?

  泪尽了,流血!可笑我一个大男人还会为你哭!

  我早就该想到的,哀莫大于心死,更何况你中了情毒…”

  说到这里,无殇一屁股坐下,望着天空,背倚着那墓碑。

  “你个傻瓜!真的笨死了!身为一个女人连化妆都不会。

  那夜你穿锦绣流仙裙,真是你最美的时候。

  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如此地小女儿态。

  那天你抿着唇,蹙着眉对我说,你想跳舞,可望着那胭脂粉盒竟然都不知道怎么用。

  竟然还是大哥帮你擦得粉,我还想你终于开窍,想做回女人了!

  我专心你帮你擦粉,你却止不住地流泪,看着你颤动地睫毛,还有被泪水弄花地面容。说实话,大哥内心触动了呢!

  你说,长这么大还没跳过舞,想试试!我笑着说给你伴奏!

  你可真蠢诶!我用手机放的音乐,你竟然真认为我是用笙吹的。

  那夜!你轻步曼舞,闲婉柔靡。而我,看着你在房内翩翩起舞,如痴如醉。

  大哥很幸运呢!竟然能看到你独自为我起舞,恐怕你亲哥都没有这样地待遇吧!”

  “今缘梦相见,流水恨天高,重重兀行行!何苦记昨朝,花入它门此殇深…哪得一曲说无份!只因相守两不问,愿来世…愿来生…”

  曲终人散,只是一个踉跄,一缕鲜血溢出嘴边,全身无力坠向了地面……

  此刻,两行清泪竟是从无殇脸庞滑落在地上。

  “白兄!来喝酒!这可是我从那边世界带来的美酒好菜!

  可惜!你吃不到了,那只能大哥替你吃了,大哥没用…什么事情都要你替我分心…”

  无殇一挥衣袖,一桌酒菜豁然出现在面前。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以前喝酒地时候,你还笑我傻!天上可是有两轮月亮的?

  那乌云怎么可能盖得住!没办法,我只说明月朝朝有!”

  说着,无殇自顾地吃着酒菜,泪水流入杯中,尚不得知。

  “多好的酒啊!可惜你却喝不到了,我们再也无法一起对酒当歌了!昔日你为我起舞,今日大哥也要给你来舞一段。”

  “剑来!”

  话音刚落,距离此处不知多远地一处亭台楼阁内,一柄青色长剑竟刹那间划过了天际,飞到无殇手中。

  秋风起,百花落,一剑舞春香,再思佳人何将…

  荒谷之中,已是无殇一个人的舞台。

  荒草落叶随风而动,厮磨而声,不觉又给这山谷添了几分孤寂。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

  “大哥真的想知道,你在那里,过得好吗?”

  不知何时,夜色袭来,两轮明月已挂当空,余晖轻扰那枝头鸟儿,给这荒谷又添了一层孤寂地银白。

  花开花落几多愁,红叶春泥独黯秀。年年岁岁虽无常,但闻佳人秀眉皱。

  “白兄!如今相见,你却无法言语了!你不是想做回女人吗?大哥还没替你描眉呢!”

  “如今我来了!你人呢!出来啊!我帮你画眉!”

  或许无殇自己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沙哑。

  “对不起!我知道你一直都在等我,或许是因为我说过太主动地太廉价吧!我们都没开口。

  跟着我漂泊大半辈子,虽然在悠悠时间长河中,这时间很短暂,但是大哥记住你了呢!

  抱歉!我的心这么小,已经被塞满了,纵然我想爱也已经爱不起了…”

  “你没错!我也没错,错的或许是这天吧!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到了不敢说对的人!

  或许…或许我们早点遇到!可能就不会这样了吧!”

  “白兄!你在和我说一句话好不好,再给我一鄙视的眼神,你说我是不是欠呢!竟然想找你骂?”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可能这就是缘分吧!错过了眼前,却看到了未来,抓不住现在,却珍惜了以前,人生际遇总会阴差阳错的。

  我说会带你却看雪,看看我的家乡的雪会是什么样!

  可是我食言了!纵使我有神道手段,却也抵挡不住这天威啊!

  我答应你!每当雪花纷纷飘落地时候,我会来看你,把想起你当成我的一种习惯!大哥会永远记住那些美好回忆!

  若这世间是那一片苦海!我们都是这苦海中地鱼儿啊!无舟无帆,独自展翅远航!

  想要横渡这苦海到达彼岸!看那无暇地彼岸花,奈何彼岸路茫茫,纵有此意心彷徨…”

  话落!舞尽。酒空!

  “我会再来看你的!我保证!”

  语毕!无殇手中长剑直接插在了坟前。

  “以剑代人!陪着你!我也不想在你坟头哭,我好怕误了你进轮回的路。

  以后千万别在遇到我这样的人了,大哥不是好人!”

  说完,无殇转身,踏月而还,所过之路,星泪点点…

  “夫君!”

  谷外!两个少女看得是一清二楚,不禁哭红眼睛轻唤道。

  “婉儿!歆儿!我们回家!”

  无殇泪挂面容,却是轻笑着搂着两女说道。

  “嗯!”

  踏月而升,同风而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刹那间,三人已经是出现在千万里之外…

  “恭送!杜帅!”

  山谷外,数千道声音齐发,空谷传响,荡回久绝。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