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客途韶华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客途韶华-连载网

客途韶华

还梦书 著

  • 都市

    类型

  • 1970.01.01

    上架

  • 6.5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相迎相送凤凰花开

客途韶华 还梦书 5,858 2018.09.29 23:03

  六年后的某个黄昏,孙悟空回到贞观大学,这儿似乎什么都没变过,夜市还是那个夜市,小商小贩和学生组成的一道夜景,就连烤肉拌饭,酸辣粉,麻辣烫和烧烤摊上的啤酒罐都没多大变化。

  但孙悟空总感觉又有些不同,可能就像他迎着黄昏的晚霞在校园逛了一圈,最后来到凤凰花树下的石凳前。他突然很想抽烟,习惯性的摸了摸衣兜,最后发现自己戒烟很久了。

  六年前的贞观大学校门外,各地的学子在这阳关灿烂的日子里熙攘而来,又到了一年的新生开学季,有点像佛学系给学生讲解的内容:众生本是一个轮回。而大学四年的来来去去似乎一直也在应征这句佛理名言,校内吃了四年包子的老生在两月前最后回望贞观大学一眼,转身之际拉着行李箱惆怅一声离去,两月后,又有一批准备吃四年食堂包子的新生来到,激动而又向往的拉着行李走进校园。

  有人来,有人走,凤凰花树还是那棵凤凰花树。

  不远处有一家酒吧,紫檀色的招牌上苍劲而有力的雕刻着“菩提酒吧”四字。菩提调整了一下银框眼睛的角度,继续用一块白色的毛巾擦拭酒杯。金蝉子撑起身喝完余留杯底的最后一口酒,随手将杯子推到菩提面前,之后又醉醺醺的趴在吧台上。菩提放下手中的活计,取出吧台下的一瓶酒,倒满金蝉子推过来的空酒杯。

  “开学了……”金蝉子趴在桌上,将酒杯转一圈后放在眼前,透过杯里的酒体看着模糊而又无限夸大的杯外。

  菩提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金蝉子。

  金蝉子直起身,将酒杯移到酒吧外,透过杯子看着外界迎来送往的人们,深有感叹的说:“大学是个好地方啊!”顿了片刻,他又继续说道:“我在想,要是有一天我被校董会那群人踢出学校,我来你这儿当个酒保,你看行不?”

  “我这儿不招酒桶。”菩提依旧面无表情。

  “哈哈,”金蝉子大笑,对着酒杯一饮而尽,“啪”的一声将酒杯遁在吧台上,“去看看这届学生有没有比较有趣的家伙。”

  金蝉子走后,菩提独自一人守在酒吧台前,没人的时候他就喜欢对着店外发呆,蓝天照见白云,阳光投射金匾,太宗李世民御笔亲写的“贞观大学”四字此刻耀耀生辉。

  白云拂过蓝天,鸟儿途径天空,凤凰花树下是迎来送往的人,食堂的包子每天都一个样,每次去吃的人却都不一样,谁又是谁的谁呢?四年后在离开的大学校门前才恍然若梦,梦醒才知身是客,谁都不是谁的谁,不过是正好途径你最美的年华。

  孙悟空斜跨着他那黑色的双肩包站在贞观大学的门口,旁边是正将他从火车站接来的师兄牛魔王。为了接他这个六点半到火车站的兄弟,牛魔王五点就从学校的后墙翻出去接他,因为他不确定这个路痴会不会跑到其他大学去报到。

  也不知道是牛魔王点背,还是谁缺德,平时翻墙出去都没事,但就在今天黎明诞生前夕,他潇洒的一个纵跃从墙上消失在还留有余光的月色中......

  学校外的后墙处传来一声低鸣而又不解的“卧槽”,黑夜从惊呼中醒来,牛魔王从坑里爬起来,瘸着腿,瞪着这个其实并不大也不深,只是刚好可以将墙上跳下来的“越狱者”在黑夜中摔倒的坑,悠悠的骂道:“妈的,那个王八蛋这么缺德,小时候断奶断早了吧。”

  无奈,牛魔王只好高一下低一下的穿过草丛,来到外面的公路上四下张望,不大一会,熟悉的“哒哒哒”声音从不远处钻进牛魔王的耳朵,只见远处的黑点由小渐大,转眼来到牛魔王的面前。

  牛魔王坐上传说中当地的交通神器“三脚猫”直奔火车站,留下身后的一阵黑烟滚滚,消失于暮色。

  (三脚猫:东胜岛著名交通工具,由三个轮子一个铁硼构成,行动时常伴随“哒哒哒”声响,尾后喷出长长黑烟,一次可载多人,自带摇滚属性,行驶安全性高,实乃该岛居家旅行常备神器。)

  贞观时间早上七点十五分,火车抵达终点站——东胜岛。

  牛魔王望着从检票口出来的孙悟空,他想这小子是来旅游度假的。同他一起走出来的新生很容易辨认,背上背着大包,手里或拎或拉,甚至胸前还要再垮一个小包,三三两两父母兄长相伴。

  而孙悟空只有一个斜跨在右肩的黑色背包,一个至少还可以再塞一箱啤酒的黑色背包。

  牛魔王寻思着,这小子是够潇洒的,就这么点行李,不会是半路让人给劫了吧?

  刚下火车的悟空能深深的感受到这座小岛对他的极大热情,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差点又背着包转回火车上去,潮湿而略带咸味的空气紧贴在裸露的皮肤上,悟空有种错觉,在这儿呆久了身子会不会变得像条蛇一样又湿又滑?

  不过比起即将迎来寒冬的花果山,选择在东胜岛过冬无疑是正确的选择,想到往年花果山的冬天,此时身处在湿热空气中的孙悟空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悟空见到牛魔王的时候,他正倚在走廊的石柱上抽着烟。很多时候牛魔王都会在想,再次见到这个一年多没见的兄弟会是怎样的一个场景呢?是两人在挤满人流的车站门口放肆的拥抱,还是默默无言的望着彼此,然后会心一笑,又或者......太多感人场面滑过牛魔王脑海。

  然而事实好像并非如他想象的那般......感人。

  还没等牛魔王开口,悟空一脸兴奋的对他说道:“卧槽,太牛X了,火车居然是用轮船运过来的,这大唐的科技咋这么高端?哎,你咋了,才一年多不见怎么就黑成这样了,哈哈......”

  牛魔王突然理解了那句“相见不如不见,再见不如怀念”,身边的逗逼永远比猴子多。没理会孙悟空,牛魔王瘸着腿朝公交车站走去。

  “哎,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腿咋了?”

  “被野狗坑了。”

  “坑的这么有节奏感,一高一低的。”

  停步,转身,回头,牛魔王一脸温和的对孙悟空说道:“你要是再有一句废话,我就把你打包寄回花果山去种桃。”

  刚在兴头上的悟空就这样愣在原地,眨巴眨巴眼睛表示自己明白了,悟空知道自己要是再不闭嘴,打包回花果山种桃是假的,揍自己一顿这是真的,他很明白这个从中学时期就一直走到现在的兄弟。对于悟空来说,许久未见的老友与其来点煽情的,不如来点逗乐的,人生嘛,及时行乐的好。当然,面对悟空的口无遮拦牛魔王也早已习惯,他也就会在熟悉的人面前这样,换成其他人他就只会安静的待在一旁看看。

  一直到坐上公交车,悟空都默不作声的跟在牛魔王后面。安装了空调的公交车让他有一种在夏天时躺在花果山的感觉,于是悠闲的他就在公交车的后座上开始打盹。

  “对了,你怎么就只有这点行李?”坐在一旁的牛魔王扭过头问正准备打盹的悟空。

  悟空眼睛都没有张开的回答道“难道我要把满月时剪下的头发,七岁那年掉下的上牙,小学时的红领巾,家里的阿猫阿狗像搬家一样带来?”

  牛魔王顿时语塞,无言以对。

  悟空靠在后座上望着车窗外,这座城市很干净,空旷街道上少有行人,就连车辆都很少,可能是太热的原因,这个天气很多人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都愿意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待着。阳关照射着街道,路旁绿化树下是一片少得可伶的阴荫,有风经过,看不到漫天的灰尘肆虐,更别说塑料袋之类的东西乱飞。

  这儿的椰子树很多,每棵椰子树都是那么高,花果山没有椰子,也没有路边满是不知名花儿的绿化带,红的红一片,黄的黄一片,要不就五彩的绚烂一片。

  悟空打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城市很舒服,虽然他此刻的“觉得”是坐在空调车里,不过至少一年到头都能穿自己喜欢的白衬衫,这点让悟空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下车的时候牛魔王买了两个椰子,纯天然去外壳的椰子,内壳厚的用牛魔王的话来说就是可以拿去做防弹头盔。直到现在悟空才明白,小时候喝过的罐装椰汁其实是加工过的,不是工人直接砸开椰子装进去的,他以为椰汁是甜的,其实一点都不甜,喝了没几口悟空就把手里的椰子扔进了垃圾桶,他突然觉得他更喜欢吃桃子,而不是喝椰子。

  站在校门口的悟空望着闪闪发光的“贞观大学”四字啧啧感叹:“玉帝老儿还真是有眼光,把新校区迁到这座有山有海的小岛上,是块宝地啊!”

  “那要不要提前给你物色块墓地。”牛魔王淡淡的接口道。

  “有这个想法,最好选在美女比较集中的地方,风水这些不是问题。”

  “红灯区怎么样?”

  “留着自个用吧,那种地方兄弟我是无福消受啊!”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走进学校,悟空会不时的看着从身边经过的新生或者老生,空着手出去,提着大包小包生活用品回来的新生;空着手出去,空着手吃饭回来的老生。女孩子都很漂亮,不知是不是天气太热,穿的太少的缘故,夏天就是好,孙悟空喜欢夏天和夏天的女孩子,东胜岛只有夏天。

  路过凤凰花树的时悟空没有继续往前走,这棵树很美,几乎见不到一片绿叶,花开的火红满枝头,像是在燃烧。经过树下的路人似乎都会凝神几秒望上一眼,也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女生的拍照与凤凰花一起的合照。

  牛魔王随意的看了一眼凤凰花,久久停留在树下拍照观望的大多是新生,就像自己刚来一样,至于升级成为老生的他们早已司空见光,对于停下脚步的孙悟空他丝毫没有觉得奇怪,带着一丝老生特有的自豪对悟空说道:“怎么样,好看吧?”心里暗暗地道:这棵树老子一天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也就你们这些新生会这样。

  悟空带着丝丝欣赏的语气回答着:“好看。”

  “那是,凤凰花一年开两次,六月毕业开一次,九月开学开一次。”牛魔王开始给悟空得意的科普。

  “不是,我是说树下拍照的女孩子好看,如火的花色配上蓝色的短裙,要是这会儿再起阵风就更好看了!”

  听完悟空的回答,牛魔王无奈了,嘴里轻轻的吐出一个“艹”字,接着说道:“你来这儿不会是真的因为这所学校女孩子多吧?”

  “想听真话吗?”

  “你还是说假话吧。”

  悟空哈哈大笑,但并没有说什么。

  牛魔王懒得理会他,他不愿说,自己也不愿多问。

  悟空望着朝他俩走来的两个女生打趣道:“这两个女生一定没有男朋友。”

  牛魔王看着走来的两个女生,又转头惊奇的问还在盯着人家看的悟空问道:“你怎么知道?”

  悟空没回答他,只是问牛魔王“赌不赌?”

  “赌什么?”

  “一瓶老干妈。”

  “......”

  牛魔王鄙视的憋了一眼孙悟空,说道:“左边那个是国贸系的玉面,我们是一个班的,不过那是以前了,右边那个是跟你一个系的,国语系的紫兰。”

  牛魔王刚对悟空介绍完两个师姐,两个女生就走了过来,玉面惊喜的望着牛魔王说道:“真的是你,你上学期去哪了?”

  牛魔王打个哈哈说道:“没去哪,就在外面待了半年。你们怎么会在这?”

  “还以为你退学不来了呢,这不,接新生呢。”玉面拿起手中学生会的挂牌在牛魔王面前得意的摇了摇,“现在做师姐了。”

  “休学半年没见,这么快做师姐了。”牛魔王无奈的耸耸肩。

  “那你不是只能跟着这届重新休学分咯?”紫兰接口问道。

  “是啊,”牛魔王指着悟空向两人介绍道:“孙悟空,国语系新生。”

  “紫兰,跟你一个系的哦,两个小师弟。”

  “好吧,我亲爱的玉面师姐,那接下来这个小师弟就交给你俩了,我回宿舍擦点药去。”接着又对孙悟空说道:“晚点我去找你。”

  说完,牛魔王和三人告别了一声便一瘸一拐的向着男寝走去。

  牛魔王的晚点似乎就是一个电话告诉悟空说句“有事,以后联系”便没了后续,以至于悟空现在百无聊赖的待在宿舍的床上,呆呆的望着头顶的风扇一圈转过一圈......

  白天和牛魔王分别后紫兰师姐带着孙悟空去报到,而玉面学姐则以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去了男寝,理由是“师姐应该照顾受伤的师弟”,自然这免不了紫兰的一番嘲笑和鄙视。

  望着白羽飘飘,秀发也在风中飘飘的玉面师姐走远,孙悟空内心由衷的感慨:多好的女生,多幸福的牛哥!

  “走啦,小师弟,还发什么呆。”软绵绵的声音像春天吹过田野的风,紫兰的声音真的好听。

  紫兰领着悟空报名,分宿舍,领取军训服装。随后又带他来到指定宿舍,交代一番后就离开了。

  悟空环视宿舍四周,四人间,标准的大学宿舍分配,规律而又简单的宿舍陈设对你讲诉着一个事实:骚年,你的大学生涯行程即将开启,请还未收拾宿舍的同学麻溜的收拾吧!

  事实上在这个只有夏天的小岛上学,要说收拾也就是简单的搽试床铺后,一张草席,一个枕头便足够应付。随后不久,宿舍的其他成员开始陆续的来临,直到蛟魔王最后一个来到宿舍报到时已是晚上。

  蛟魔王,东胜岛本地人,皮肤黝黑,身材显矮,不过身体很结实。当然最然悟空佩服的则是蛟魔王眨眼之间窜上椰树摘椰子的能力,用老唐后来的话说就是:MD,把椰子树横过来放地上我用走的也没有他爬树的一半速度快!

  蛟魔王一身特有的当地打扮:球裤,人字拖,印着卡通图案的短袖T恤,进门后操着一口浓浓的当地口音说道:“哥几个都到了啊,我是蛟魔王。”

  接下来介绍的是精细鬼和伶俐虫,最后是孙悟空看,很快四人便聊在一起,不过聊着聊着孙悟空突然发现个问题,急忙问道:“等等,刚才你说你是几班的?”

  “1班,国语1班,”蛟魔王问道:“怎么了?”

  孙悟空又接着问精细鬼和伶俐虫,两人异口同声的答道“国语1班”。有那么一瞬间孙悟空开始郁闷,好像是自己走错宿舍了吧......

  孙悟空深吸一口烟后,微笑而又淡定的问道:“这儿不是4班的宿舍吧?”

  三人摇头:“不是。”

  “啧,被师姐带错宿舍了,不好意思三位,我是4班的。”

  “嗨,”蛟魔王听完后摆摆手说道:“我还以为多打点事,悟空,进了这件宿舍大家就是一家人,哪管他1班、4班的。”

  “就是,我刚还以为你怎么了。”精细鬼说道

  而伶俐虫掏出兜里的烟分发给大家说道:“抽烟,抽烟,相聚就是缘,不是上世纪把你领错了我们还聚不在一起。”

  几人正聊着,这时正好两个女生轻轻扣了扣宿舍门,嬉笑着问道:“你们要不要买卫生巾?”

  男生买卫生巾,四人硬生生被问愣住,另一个女生看着发愣中的四人,忙解释道:“是这样的,你们明天不是开始军训嘛,卫生巾垫在鞋底军训时脚可以少受点罪。”

  “啊!”精细鬼一声惊呼,几人回头看去,正见他手忙脚乱的拍打掉在裤子私密部位,还在青烟袅袅的烟头。

  蛟魔王忍住笑,回头对两个也在偷笑的女生说道:“你们是师姐吧,我不用买,就不知道他们三买不买了。”

  蛟魔王似笑非笑的看了悟空三人一眼,孙悟空很快明白过来,说道:“我也不需要,他们俩应该会需要吧。”

  “啊!?”伶俐鬼看着蛟魔王和孙悟空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慌忙摆手道:“我不用,我不用,我打小光脚在山上跑,脚皮比我脸皮还厚。”

  蛟魔王和悟空暗自叹气后又转头盯着刚把烟头从裤子上打落的精细鬼,“我也不需要。”说完,精细鬼继续查看自己刚被烟头亲密接触过的裤子。

  悟空耸耸肩,一脸抱歉的对两个师姐说道:“不好意思,师姐,我们都不需要。”

  两人悻悻的离开后,蛟魔王摇摇头无奈的说道:“多好的机会啊,你们就是不珍惜。”

  悟空哈哈笑着说:“你不也是,算了,他俩还没反应过来。”

  “什么?我真的不需要那东西。”伶俐虫满脸茫然的望着这两个云里雾里的对话。

  “我有女朋友了,”蛟魔王回答完孙悟空,又拍着伶俐鬼肩头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兄弟,没让你买那东西,你看这两个师姐长得也不错,没准也是单身,你去和她俩聊聊啊,或者陪着两位师姐去帮她俩卖点,交流一下感情。说真的,你俩还想在大学继续单身抗战啊?”

  “睡吧,睡吧,明早还要早起军训,”悟空起身回到床上接着说:“可能他两是在等下一届的师妹吧。”

  典型的两只老狐狸忽悠两只小白兔,不过悟空上床睡觉后就只剩一只老狐狸还在下面继续给两只小白兔上他们大学的第一堂课。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