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春眠味觉晓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02章

第一章 贫家

第二章 困境

第三章 主意

第四章 讨债

第五章 结果

第六章 办法

第七章 福星

第八章 王八

第九章 金龟

第十章 好事

第十一章 发粮

第十二章 草市

第十三章 捡钱

第十四章 捞虾

第十五章 缘由

第十六章 真香

第十七章 救人

第十八章 生意

第十九章 恩人

第二十章 消息

第二十一章 交钱

第二十二章 鱼汤

第二十三章 跟踪

第二十四章 财迷

第二十五章 遇到

第二十六章 冬至

第二十七章 腊八

第二十八章 生意

第二十九章 拜访

第三十章 决定

第三十一章 下套

第三十二章 诬陷

第三十三章 报应

第三十四章 除夕

第三十五章 新年

第三十六章 有变

第三十七章 提议

第三十八章 学堂

第三十九章 打听

第四十章 春笋

第四十一章 端倪

第四十二章 蹴鞠

第四十三章 上门

第四十四章 争抢

第四十五章 准备

第四十六章 狗爷

第四十七章 文老

第四十八章 是他!

第四十九章 大怒

第五十章 羹汤

第五十一章 头选

第五十二章 掐架

第五十三章 冲突

第五十四章 结果

第五十五章 绝美

第五十六章 收人

第五十七章 交易

第五十八章 败露

第五十九章 筹划

第六十章 现实

第六十一章 打鸟

第六十二章 引开

第六十三章 忽悠

第六十四章 闲话

第六十五章 抢食

第六十六章 拜访

第六十七章 出门

第六十八章 遇到

第六十九章 发现

第七十章 抢食

第七十一章 发愁

第七十二章 失踪

第七十三章 缘由

第七十四章 忽悠

第七十五章 对话

第七十六章 消息

第七十七章 暧昧

第七十八章 猜疑

第七十九章 暗号

第八十章 满足

第八十一章 大猫

第八十二章 不见

第八十三章 找到

第八十四章 巧遇

第八十五章 碰面

第八十六章 砍价

第八十七章 决定

第八十八章 后来

第八十九章 螃蟹

第九十章 筹划

第九十一章 春卷

第九十二章 准备

第九十三章 吃哭

第九十四章 生意

第九十五章 离别

第九十六章 马驹

第九十七章 缘由

第九十八章 打理

第九十九章 童童

第一百章 官道

章末

感言

第二卷 共3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春眠味觉晓-连载网

春眠味觉晓

余爱君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7.11

    上架

  • 30.5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贫家

春眠味觉晓 余爱君 2,892 2019.07.12 00:05

  段玉是含着怨念死的!

  死的时候没有目击者,没有黄泉同路人,甚至尸骨无存。

  所以段玉在死后第二日凌晨成功上了某市热搜,最繁华的东道街鸿兴大厦深夜煤气爆炸,死者一人:国手段玉。

  惹上一阵唏嘘。

  段玉不禁觉得讽刺,自己拼命二十几年成为第一国手的时候,谁不是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没有人知道她的手艺,他们只知道这里有个厨师手艺惊人,一手厨艺出神入化。谁知这一死竟成了茶余饭后闲话笑谈。

  笑谈,是真的。

  笑的不是别人,定是那将她视为敌人的那个他。竟使用这种卑劣手段……呵。

  段玉笑了,不过笑中都是苦涩。她才二十五岁,正想要展开自己一生宏伟计划,如今却成为一缕冤魂。

  只不过她的苦涩还没有弥漫被杀的悲伤,“吖!!!”一声惊叫的鸟鸣不知何处来,刀剑一般穿透段玉的脑袋,“轰隆”的灵光随着这一声迸发,原本混沌的头脑疼痛砸过来。

  一下,两下,三下…段玉皱着眉冷汗如瀑流下。

  脑袋里画面恍恍惚惚,脑海混沌不堪。

  什么情况?

  还没有等段玉想清楚为什么一个死鬼还有疼痛感的时候,面前出现一个手掌般大小的可爱童子,只穿着一件大红小肚兜,两股朝天辫随着她走过来一颤一颤的。

  段玉惊奇的看着她。

  “真是没见过天仙的土包子,本仙女是尔等能盯着看的吗?”傲娇萌亮的娃娃音传来,故作威严让段玉忍俊不禁。

  段玉正想询问,那巴掌大的童子飘飘然在段玉脸上,只扭头眼尾瞥了一眼段玉,双手叉腰道:“要不是汝几世积德行善,何德何能有此遇,念你心善,快快去吧。”

  段玉只见那童子摆摆手让他走,自己便不受控制,无声的离她越来越远。这时忽的一道白光袭来,段玉眼前发晕。

  段玉曾经听人说过,被冤死的人在地狱里会被送到枉死城中,要是尸骨无存或掩埋便无法归魂,只能在枉死城中度过余生,直至大限将至,才喝了孟婆汤投胎转世。

  此刻的她躺在床上,更加不愿意睁开眼了。

  她宁愿喝了孟婆汤,这一世单单纯纯做个六岁的小孩子,生老病死也就罢了。可是…可是这穷苦的家庭和男女不平等的世界是怎么回事?家徒四壁不说,一家无父无母五个兄弟姐妹,怎么养?想到前世她家产,要是放在这里,够他们衣食无忧一辈子了吧!段玉真不甘心啊!

  段玉紧闭双眼,任由着身边所谓的姐姐和哥哥们在耳边说话,关怀备至,段玉也无动于衷。

  她自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愿意接受这些有着身体血缘的陌生人,要她现在就接受这些人,她根本做不到,也不会演戏。要是自己饿死在这里,重新让那个小娃娃给自己投胎一次,哪怕是个至少能解决温饱的人家也好,怎么也好过这里吧!

  即使她有着一个六岁孩童稀少的记忆,可她也知道这个家穷得连锅都没有,几个孩子就乞丐一般的生活,靠着村里面的人接济。

  段玉又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个屋子的时候那种震惊!那个漏着北风的大洞,那个被老鼠啃了半边桌角的木桌子,还有身上这铁板硬的补丁棉被。她真的想要就这样晕死过去,永远不要醒来也就罢了。

  这到底是哪个山旮旯里,怎么会有这么穷的地方,这几个小孩子在父母死后三年里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只是等到一天。

  段玉身体有了饥饿的知觉后,肚子的饥饿和发晕的头脑让段玉重新感觉到自己是活的,生理冲动使她想要自己撑着身子起来,只有六岁的段玉却没有力气,心中唉叹,她从来没有向现在这般渴望食物。

  ………………

  乾安十五年冬。

  江南北道东水郡下起百年一遇的皑皑大雪,绵绵密密下了三旬,天地间在大雪交织的被褥下,葱绿的山头盖着白帽。

  黑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这是冬晚的北河村,在寒风呼啸中寂静荒芜。一二点火光炊烟风雪中差点吹灭,才不被人误解杳无人烟。

  不知谁家的狗远远吠了两声,寂落的脚步被白雪掩盖,冬昏中一个衣着单薄的男子逆风而行,刀割的冷风肆虐狂啸,银灰的雪尘扑面而来,那瘦小的身影如风筝要随风飘走一般,摇摆无助。

  只见他挪进了村尾最破的茅草屋。

  “大哥”

  清脆一声回应,开门的是一个和男子面容几分相似的小姑子。

  如今男子清秀的五官已被寒风冻得僵硬,嘴唇哆嗦的灰紫,不合身的脏薄袄子兜里被他护得死死的,好似有什么宝贝。

  关了院门,隔绝一分狂风。

  段清小心翼翼护着手里的东西进了侧边一间小茅屋。火光向段清冲过来,茅屋里显然暖和不少,一盆暖火,两个男孩“蹭”的起身:“大哥”

  “大哥!”

  段清做了一个“嘘”的手势,而眼神却迫不及待看向病床上的小女童。

  女童看起来不过五六岁,脸色的灰青一看便知是病重,如今还在沉沉睡着。

  “小玉儿,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

  段清声音很轻,深怕吓到了小女孩,可又怕小女孩没有听见。

  那种轻似手中飘着幼鸡的稚羽,松了怕飞走,他又不敢靠太近,深怕自己的冷气冻坏了女童。

  屋子里的人都没说话,红艳艳的火光是唯一的明亮。段玉是听见了段清呼唤的,她在吃力的动了动眼皮,可是微微睁眼都要了她很大的力气。

  “大…哥…咳咳……”

  段玉从唇缝里的咳出来一声,蹲在床边的段清和几个小毛孩却听得清。

  段清激动欣喜:“哎,大哥在这呢,玉儿不怕,看大哥给你带了什么。”

  段清轻手轻脚的将兜里的东西拿出来,被怀里的布衣层层包裹,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鸟蛋耶…”

  最小的那个小男孩兴奋不已,忍不住想摸一摸。

  “铭儿莫动,这是给你二姐补身子的。”大姐段月一把拍掉段铭的手。

  段铭也不委屈,枯黄瘦小的脸扯着皮明媚笑着:“嗯嗯,二姐吃了快快好起来哦!”

  还有模有样的给段玉扯紧被子。

  食物…是段玉渴望的。

  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喉咙干涸的胀痛,一阵饥饿感让段玉头晕眼花,知觉慢慢沉迷,不一会儿就昏睡过去。段清心痛的抚摸段玉的小脑袋,转身开门淹没在冰冷风中。

  一会儿,蛋羹好了。

  “玉儿。”一声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呼唤将段玉叫醒,段玉只觉得自己身体从幻境中抽出去,再睁开眼便是一个放大的面孔和温柔似水的眸子

  “咳咳…………”

  段清制止她说话,一边端着一碗鸡蛋羹说道:“玉儿生病了,说话会很累的,来…把鸡蛋吃了,病就会好的。”段月撑起段玉,段清小心翼翼的挖了半勺,轻轻吹了吹,又在嘴边碰了碰,不烫口,便送到段玉嘴边。

  食物的味道让饿得发晕的段玉挣扎的张开嘴巴。

  那热滚滚却不烫喉咙的鸡蛋羹带着香甜鲜嫩滑下胃里,带着新鲜的热汤,仿佛熨烫了段玉的整个身体,突然放松下来,喉咙里咳嗽的不适也缓解不少。

  段玉睡了。

  翌日段玉醒来时已经是午时,外边明亮艳阳,屋内的段玉却感受到阳光的微冷,真真是冬日啊。

  困倦袭来,段玉眯了眯眼。

  大姐段月推门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热汤。

  “玉儿,你醒了?”段月谨慎的将碗放在旁边断了脚的小桌子上,将虚弱的段玉扶起来靠在墙上。

  “玉儿饿了罢,来吃口蛋羹。”段月看着妹妹脸上明显的精神,一抹欣喜立在眉梢。

  舀起一勺蛋羹,吹了递到段玉嘴边。

  段玉这才看清这羹汤,因为放多了水蛋花漂浮,一碗水,这蛋也只有一颗鸟蛋的分量。可他们却像宝贝一般给了病中的段玉。

  段玉顿了顿沉默,似下定决心般吃了满满一口。

  “要是大哥二弟他们看到玉儿好这么快,定会欣喜万分。”

  段玉半靠在墙边,听话便问道:“他们……去哪了?咳咳……”说罢又喘了喘气,忍不住咳起来。

  段月慈母般抚摸段玉的背,笑道:“他们去上山了,想着能不能再摸到鸟蛋,摘点野菜。”

  段玉看了看门缝外的天,之前下了这么大的雪,哪来什么野菜,都是被冻死的。鸟蛋也不是什么好弄的,不然昨天大哥出去一天才弄了几颗回来。

  这一趟估计是一无所获的。

  段玉却觉得奇怪,屋子外面太过于清冷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