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的美国历史不可能这么奇葩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我的美国历史不可能这么奇葩-连载网

我的美国历史不可能这么奇葩

比阿特利斯 著

  • 历史

    类型

  • 2019.09.27

    上架

  • 9,584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大家请叫我坑弟狂魔

我的美国历史不可能这么奇葩 比阿特利斯 3,822 2019.09.27 23:16

  莱夫·埃里克松(LeifEricson)最近很烦恼,因为他弟弟天天追着他屁股后问他发现“新陆地”的事。

  这实在是说来话长。总的来说,莱夫自己也不知道他发现的是个啥地方。不过呢,他还是为这个新发现感到很骄傲的。如果他现在还活着,你跟他说第一个发现新大陆的是哥伦布,是郑和,是比雅尼·何尔约夫森,他估计当场气到两眼翻白口吐白沫。

  莱夫这种爱坐船在海上漂来漂去的作死精神其实继承了他父亲埃里克·瑟瓦尔德森(ErikThorvaldsson)。可能这个名字并不能对大家造成什么冲击力,但他还有一个外号——“红发埃里克”,维京时代名头响当当的探险家一哥。公元982年,他从冰岛起航去往未知的海域,结果还真发现了座超级无敌巨无霸的岛。他自己搁那儿住了三年,觉得这地方不错不错很牛逼,于是回冰岛召集了一群吃瓜群众,移居到这里。这批吃瓜群众就是“斯堪的纳维亚”(Scandinavia)殖民地居民,这座新发现的岛屿就是“格陵兰”(Greenland)。

  吃瓜群众们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被坑了,因为当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从冰岛来到了格陵兰时,发现这地方冷到爆炸。红发埃里克还跟他们说,这里四季宜人,到处充满着春天的气息~现在想想,真是信他个鬼,糟老头子坏的很。

  当大家都在叫苦连天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还在帮着埃里克尬吹格陵兰岛有多么多么好,他叫何尔约夫,格陵兰岛第二大富豪。本沙雕作者查阅了很多历史资料文献,最终得出个结论:此人是埃里克的好基友+超级迷弟,埃里克说啥他就干啥,绝无二心。以前明明在冰岛住的好好的,埃里克就问了他句:“老弟跟不跟我去格陵兰玩玩儿?”他立马回答:“那必须的啊!”

  何尔约夫走得太快甚至没带走天边的一片云彩,所以当他的儿子,比雅尼·何尔约夫森(BjarniHerjolfsson)回到冰岛准备看望他时,满脸都写着懵逼。

  “诶,大妈你好啊,我想问一下……我爹跑哪儿去啦?”比雅尼紧张兮兮地问邻居大妈。毕竟他每年都来冰岛看望父亲,怎么这人还凭空消失了。

  “呀,这不是何尔约夫森大宝贝嘛!在挪威生意做的怎么样啊?”

  “挺好的……那个,我爸他……”

  “哦~你爸啊,跟红发埃里克跑了。”

  “啥!??”

  “呃……埃里克不是之前发现了个格陵兰岛吗,他们都去那边住啦。你要找你爸只能去那边哩!”

  “格陵兰?……好,谢谢。”

  大妈,你说说很容易,可是格陵兰是哪儿啊!在下没见过啊!

  比雅尼很自闭。尽管他拉了很多冰岛人问他们格陵兰怎么去,可是这些人都只是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意味深长地吐出两个字:向西。

  好言简意赅哦,地图也么有,指南针也么有,就跟我说向西。我能航到格陵兰我当场把这个船给啃了。

  但是没有办法呀,一场“爸爸去哪儿了”的旅行说走还是要走。比雅尼拉上几个可怜巴巴的船员就出发了。

  据《格陵兰传说》记载:“接着好几天,比雅尼等人茫然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很正常,海上天气那么多变,再加上四周浓雾笼罩,他们能顺利到达格陵兰岛那才是见了鬼了。

  可是他们漂着漂着居然真看见了一块儿陆地,那里林木茂密,山丘起伏。船员们发出惊喜的尖叫,疯狂摇晃着比雅尼说:“我们到了!我们到了!”比雅尼转过头,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大哥,格陵兰那么冷,可能有这么大面积的森林吗?啊?可能吗??”船员们失望透顶,乖乖坐回去了。比雅尼站在甲板上,开始仔细观察这片陆地上的景致。

  小船沿着左面海岸北上。过了不知多久,陆地上的森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高山和河川,以及扁平的巨石。这种景象让比雅尼更加确认这不是他想了三天三夜三更半夜的格陵兰岛,于是当东风过境时,他毅然决然地顺着风航走了。4天后,成功到达了格陵兰。

  比雅尼不知道的是,如果当时他不急着找爸爸,而是好奇地踏上那片从未见过的陆地,他的名字将作为发现美洲新大陆的第一人,被永远载入史册。

  代替他被载入史册的,是莱夫·埃里克松,我开头提到的那位爷。1964年,美国的林登·约翰逊总统在国会的一致支持下宣布莱夫为踏上北美领土的第一位欧洲人,并把每年的10月9号定为“莱夫·埃里克松日”。

  莱夫的母亲肖希尔德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但是他的父亲,红发埃里克,是个异教徒,于是这俩一言不合就吵架。莱夫受不了这种日渐恶化的家庭矛盾,总是想着法子让屋里的氛围缓和一些,虽然并没有卵用。他坐在家门口愁眉苦脸,被刚刚来到格陵兰的比雅尼看见了。

  “兄弟,瞧你这眉头皱的,发生了什么?”比雅尼坐下来,对他表示关切。

  “还能是什么。父亲母亲日常吵架咯。”莱夫垂着头,唉声叹气。

  比雅尼笑了:“嗨,这算什么。我还在海上找不着格陵兰岛呢!我跟你说,你差点就见不到你兄弟我了。”他顿了顿,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说道,“对了,我在海上看到了个以前从没听说过的陆地。”

  比雅尼很后悔说出了这句话,因为在之后的10年里,莱夫一直两眼放光地缠着他,问他关于那片陆地的地理位置。莱夫说,他想探索探索未知的领域,也想带着父亲一起去,帮父亲散散心(虽然红发埃里克最后身体越来越不好,导致莱夫的这个愿望泡汤了)。

  公元1000年,比雅尼继承了父亲何尔约夫的遗产,在格陵兰改行种地。同时,他在10年前看到新陆地的事被格陵兰当地的人传得沸沸扬扬。大家也知道,格陵兰这地儿冷得一批,没啥树给他们砍,于是大家开始觊觎起了那片未知的陆地。如果比雅尼所说的是真的,那么那片陆地上有大量原材料能供他们采集。

  莱夫终于下定决心,来到比雅尼的住处,问他买了探险用的船。紧接着,比雅尼又善心大发找了很多当时跟他一起航行的船员给莱夫带路。虽然莱夫一度想要邀请他跟自己一起探险,比雅尼却只是笑笑,说:“我是个商人,脑子里只有货物和利润;而你是个探险家,比我更适合去寻找原材料,建立殖民地。”

  比雅尼说的确实是实话,但他有些高估莱夫此行的目的了。人家毕竟是北欧海盗出身,能想到的顶多是去探险玩一玩再搜刮搜刮当地宝藏,而不是去建新的殖民地,采集材料造福社会。现在,如果你随便从大街上抓过来一个人问他知不知道哥伦布,他肯定疯狂点头;但你要问他知不知道莱夫,他估计会把头摇得像拨浪鼓。问题就出在这儿。

  莱夫告别了比雅尼,说走就走。公元1000年的秋天,他和另外35名壮汉坐着艘只有50英尺长的船,驶向未知大陆。

  如果你经常看好莱坞大片,大概能想象到这样一副场景:船员们穿着毛纺长袖衫和粗布裤子,头戴厚重的铁盔,头发披散下来,一直到肩上。他们的脸棱角分明,留着络腮胡,一副随时准备打人的亚子,和他们那个立在船艏摆着帅气pose的船长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就这么航啊航啊,先是看到了那个有着扁平巨石的地方,莱夫给它命名为“平石之地”(Helluland)(后来的巴芬岛);紧接着,他们便见到了成片的森林和起伏的山峦,于是莱夫十分简单粗暴地叫这地儿“树岛”(Markland)(后来的拉布拉多半岛)。

  平石之地和树岛根本入不了莱夫的法眼,于是他继续往前航了一会儿。没想到这一航还真让他中了大奖。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连比雅尼都没见过的全新土地。这里气候温和,即使到了冬天,草地还是绿色的。比起格陵兰那种一言不合就冻死你的气温,这里简直是天堂!莱夫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孩子,他的手下也都嗖嗖嗖地跃下船来,东瞅瞅西看看,俨然一群好奇宝宝。

  但所有人都只敢在海岸边看看,因为说不定再往里走一点,就会蹦出几个野人把你抓了烤一烤,再放点孜然。莱夫仔细思索了一番,最后把一个名叫泰克的人叫了过来。

  泰克应该算是这群二傻子船员里最牛批的一个了,因为他是红发埃里克的老部下,同时也是莱夫的干爹。

  泰克还算是个爽快人,莱夫没给他做啥思想工作他就答应去侦察了,毕竟不能让自己的干儿子脸上挂不住。他招招手,随便叫了几个人一起,就出发了。

  过了老半天,和泰克同行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泰克自己没回来。

  莱夫气得头上呼呼直冒火,抓起一个人就问:“我干爹呢!?”

  那人吓得抖了三抖:“丢……丢了……”

  “你自己没丢,把我干爹整丢了??”

  “不是,不是……里面太容易迷路了,大家都……”

  莱夫唰地一下把他扔到地上:“你别在这里跟我哔哔赖赖,都给我找!找不着的话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了。”

  大家开始唉声叹气地踏上了寻人之旅。走到半路,队伍最前面的人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黑点在往这里迅速移动。他眯起眼睛,于是就看到了泰克闪着圣光向他们奔来。

  “哦,我的上帝!”莱夫再次见到他干爹后简直不能更开心,“您去哪儿了?叫我好找!”

  泰克比莱夫更兴奋:“快快!前面有很多葡萄藤和葡萄!快过去啊莱夫!”

  ?!

  第二天,泰克领着大家来到了他发现葡萄的地方。所有人来到这里,嘴巴都惊讶地合不上了:这儿的葡萄个个饱满圆润,晶莹剔透,而且数量贼多。你就是躺这儿吃一年也吃不完。

  莱夫和手下们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到冬天结束。他临走的时候给这地方取名为“文兰”(Vinland),意为“遍地葡萄和美酒之地”。

  他离开文兰后,在返程的途中还碰巧救下了一个差点因为船难丧生的挪威人。从此以后,大家都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好运莱夫”(LeiftheLucky)。

  莱夫给他的弟弟索瓦尔德·埃里克松讲了他的英雄征程后,还跟他说文兰这地方绝对安全,因为他住了那么久都没事儿。索瓦尔德一听,第二年就迫不及待地去文兰玩耍了。

  如果现在还能给这个弟弟起个外号的话,我一定会叫他“点儿背的索瓦尔德”。

  因为他在登岸不久就碰到了一群土著,手下的人还把这群土著全给KO了,只有一个逃跑的。索瓦尔德不忍心将土著们赶尽杀绝,就对手下说,别追了,跑了就跑了,反正他一个人成不了啥大气候。

  结果那个成不了气候的土著带着他的同伙回来报仇,把索瓦尔德和他的手下全灭了。

  现在的人送给了索瓦尔德一个”光荣”的头衔:第一个死在北美的欧洲人。

  当哥伦布踏上美洲新大陆的时候,应该根本不会想到,500年前在这片土地上,还发生过这么一场轰轰烈烈的“坑弟传奇”。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