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樱桃红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92章

第1章 割麦子

第2章 心疼几勺油

第3章 窝窝头

第4章 吃垮爹

第5章 坚定改革

第6章 不读书没出息

第7章 活着就有盼头

第8章 男尊女卑

第9章 一场雨

第10章 家底子

第11章 熏蚊子

第12章 半夜生娃

第13章 套车

第14章 赶泥路

第15章 发烧

第16章 抢救

第17章 女娃

第18章 翻车

第19章 都没了

第20章 军民一家亲

第21章 为人民服务

第22章 咋过哩

第23章 收养

第24章 交公粮

第25章 粮站

第26章 丰收牌

第27章 供销社

第28章 糖稀几个钱

第29章 打过鬼子

第30章 喝一壶的

第31章 老英雄

第32章 补贴

第33章 磨面

第34章 城乡差距

第35章 白馍

第36章 出人头地

第37章 跟着党走

第38章 学堂

第39章 邮差

第40章 贫瘠

第41章 书信

第42章 喀秋莎

第43章 下海经商

第44章 思想枷锁

第45章 知青

第46章 叮当响

第47章 不一样了

第48章 打火石

第49章 十送红军

第50章 不能忘本

第51章 两手抓

第52章 愚公移山

第53章 幺蛾子

第54章 装糊涂

第55章 村主任

第56章 孬种

第57章 人贩子

第58章 恶毒

第59章 砸门

第60章 明知故问

第61章 买卖人口

第62章 法盲

第63章 女人如衣服

第64章 人质

第65章 劫持

第66章 打埋伏

第67章 狡猾

第68章 贿赂

第69章 男子汉

第70章 见义勇为

第71章 从县里来的

第72章 感动

第73章 师资匮乏

第74章 拉勾

第75章 敢说真话

第76章 民以食为天

第77章 大团结

第78章 煎饼卷大葱

第79章 拉犁

第80章 仨瓜俩枣

第81章 泉水真是甜

第82章 三转一响

第83章 红烧肉

第84章 丫头片子

第85章 烂芝麻

第86章 荷包蛋

第87章 愤怒的大鹅

第88章 放映队

第89章 亲娘哩

第90章 大白兔

第91章 老毛病

第92章 黑白电影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樱桃红-连载网

樱桃红

小鬼上酒 著

  • 现实

    类型

  • 2019.07.20

    上架

  • 11.9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割麦子

樱桃红 小鬼上酒 1,031 2019.07.22 15:19

  1979年,一场改革开放的春风瞬间席卷全国上下,全国各地进入一片热火朝天,改革促生产的干劲当中。

  一夜暴富的人,大有人在。

  石头屯坐落在一片群山遮拦,地方偏僻穷远的大山深处。大山里的山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淳朴善良,老实本分。

  从改革开放到1985年,已经是第七个年头。

  这些年,尽管大山深处的道路崎岖,消息极为闭塞,但改革的春风,依然是眷顾到大山深处的人家,给石头屯里的山民带来一场天降甘露。

  人民公社挣公分吃大锅饭的时代已经结束。大山人家,每家每户都能自由承包土地,开垦更多的荒地,自由种植各种农作物。

  一年四季,可自由种植谷子(小米),蜀黍(高粱,小麦,玉蜀黍(玉米),以及红薯等。

  六月的天气,极为炎热。

  即便是大山深处的石头屯,一样都是处于炎热的热浪当中。

  今年的芒种一到,石头屯的人,都去山上割麦子(北方,叫收麦子,夏忙)。

  山上的麦子,金黄一片,一片连着一片片,像是一片金黄色的麦海,麦子像是带着喜悦的笑声,被一阵阵热风吹的扬起了头,哗啦啦的响!

  山民们大都穿着长袖擦着汗,戴着一顶顶秸秆编织成的草帽,手持一把把镰刀,面向黄土背朝天,低头弯腰,在麦地里哗哗割着一撮撮麦子,割的又直又快,老练娴熟。

  “嗨!山里的麦子大丰收幺……”

  “俺们的日子笑呵呵……”

  今年的小麦,又是一场大丰收,每亩地都能生产出四五百斤。

  最少的也有三百多斤。

  不说别的,去年小麦的产量,就比79年以前,数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改革的春风,让山民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山民们,兴起随意唱山歌,你一句我一句,但凡是石头屯的人,蛮管大人小孩,都能吆喝上一两声。

  山民的喜悦之情,在割麦子的汗水当中流淌挥发。

  尽管天气炎热,累的满头大汗,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但大家一个个都是充满干劲,暗想着打完麦子,回头磨面蒸馍馍(馒头)吃。

  割麦子需要好几天时间。

  麦子割好捆扎成一包包的,然后从麦地里背出去用架子车(排车)和推车推回家。最后进行晾晒和打麦子,用石头碾子将秸秆和麦子分离,最后到磨坊,用磨子(磨盘)推拉和筛选出麸子(小麦的皮)才能磨成面。

  “爹!”

  “憨蛋他爹,憨蛋吃饭哩!”

  憨蛋是一个山里娃,大名叫吴富贵,还是他爷爷给起的,但大家都习惯叫他憨蛋。

  憨蛋今年十五岁,面相黝黑,身体精瘦但有一大把子蛮力。

  俗话说得好,十五的男娃吃垮爹。这个年龄阶段,正是长力气的时候,憨蛋一个人能吃两个半人的饭。

  “娘,俺来喽!”憨蛋扔下手里的镰刀,就飞快的跑去吃娘带来的饭。他实在是太饿了,又累又饿,都快饿虚脱了。

  他脑袋瓜子里头,现在啥都不想,只想着赶紧吃饱肚子。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