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亿万剑仙斩天劫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亿万剑仙斩天劫-连载网

亿万剑仙斩天劫

姑苏吴道衍 著

  • 仙侠

    类型

  • 2019.04.01

    上架

  • 6.9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宿命

亿万剑仙斩天劫 姑苏吴道衍 3,384 2019.03.31 08:51

  “师兄……”

  女人手握剑柄,痴痴望着剑光流转的两仪分光剑台,言语艰涩道:“燕国分界石到了。”

  阴阳两色剑气如流水般融到玄色的衣袖当中,端坐在剑台上的男人缓缓露出身形。待剑光散去,只见他体健神清,面方白净,眉高眼深,不怒自威。

  “阿瑶,自从三百年前师父沉沦封土之后,你便对我直呼姓名,从未再喊过一声‘师兄’。”男人的目光幽深似海,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柔,他反问道:“今日却为何重拾小女儿态?”

  女人垂下目光,她不想回答这难堪的问题,便压着声音再次提醒道:“师兄,燕国分界石到了。”

  “唉……”

  男人暗叹一声,闭上双目,玄色的剑室顿时散发出千重光华。短短三个呼吸之后,一道凌厉的剑光便从剑台上直冲九霄,而后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变成八……

  成千上万道剑光从剑台上螺旋展开,看似灿烂美丽,实则阴极生阳,阳极生阴,无时无刻不在阴阳转化,随时随地都能爆发出毁城灭国般的可怕威力。

  这便是逍遥山凌霄剑仙的镇山绝学——两仪分光剑!

  此剑一出,三十里外严阵以待的神兵神将们,便立即知晓了来者的身份。盖因观遍万仙宫十方仙府,三十六仙山,七十二仙岛,能一人一剑成军灭国者,唯逍遥仙山一脉而已。

  自从三百年前凌霄剑仙练成两仪分光剑,他的师父,上一代两仪剑仙陆玄机便被一枚万仙令,送到了封土中去永世镇压地煞劫气,再也无脱身之日。

  如今三百年过去了,剑仙凌霄一人一剑坐镇逍遥仙山,耗费百年光阴打造两仪分光剑台,威压四方更甚其师父何止一点半点。只可惜圣人之下,皆为蝼蚁。

  一脉仙山之主三百年大限已至,区区万仙宫圣人门下圈养的骑鹤仙童,都能携万仙令而驱其奔赴千里之遥的神庭燕国,入到封土中去镇压新近爆发的地煞劫气,完成一脉仙山之主的可悲宿命。

  燕国分界石外,两仪分光剑乍起还收,举重若轻,犹如飞天的神女惊鸿一现。

  待九霄之上的万千剑光全都敛去,一艘迅捷如雨燕般的飞舟方才敢离开军阵,默默向两仪剑台驶去。

  这飞舟通体金碧辉煌,长约百米,宽三十三米,高九米。其上设有亭台塔楼,诸般法器,又有神鸟祥云雕琢于外,远远瞧着就好似一座浮于空中的天神宫殿。

  如此庞然大物悄无声息地穿过燕国分界石,缓速滑行至两仪分光剑台的三里处,亮出它原本被遮掩起来的军旗番号。

  “神罗天庭北方玄武神君麾下第五元帅危月燕部属,雨燕军血爪营校尉屠山海,见过逍遥山两仪剑仙!”

  来者虽然名号凶戾非常,其本人样貌却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书卷君子。凌霄随手施展了一个小法术,于两仪分光剑台上幻化出屠山海的身形,而他本人的幻影,亦轻松穿过雨燕飞舟的防护法阵,在屠山海的面前三尺处显现了出来。

  “我见过你,屠山海,”凌霄叙旧道:“三百年前,我师父亦是在此处,进入你燕国济阳郡镇压封土。当时你尚且只是危月燕身边的亲兵小卒,怎么,三百年之后成了个校尉,就有胆量替代危月燕,来接我逍遥山的两仪分光剑了?”

  “上仙误会了,我三百年前是个无名小卒,三百年后依然是无名小卒,怎敢逾越本分做那怠慢贵客之事。”屠山海叉手讪笑道:“还请上仙勿要生气,且先容我解释一二。”

  “这次爆发的地煞劫气远不同于往昔,其手段之阴毒,杀伐之酷烈真真是前所未见。仅仅不到半月的时间,云中城便已陷落。而后又是七日,云中八县竟又相继失守。”

  “就在此时此刻,神庭九曜星君已经到了三位,危月燕大人身为驻国元帅更是责无旁贷。她一直坚守在战场上,指挥各军各营苦苦抵挡地煞劫气的一波又一波冲击……”

  血爪校尉屠山海将燕国云中郡的情况细细叙说了一遍,言辞之间很是悲痛。毕竟一郡之地,百余万人口,在短短不足一月的时间里就被地煞吞噬殆尽,这等人间惨剧已经堪比两千六百年前的血魔天灾了,那可是三千年才会有一次的大劫难!

  凌霄静静听完云中郡的情报。他注意到女人眼中的闪烁,知她担心被困于幽湖封土中的父亲,心中便又是一叹。

  “地煞劫气的爆发虽然地南天北,毫无规律可循。然则其相互勾连,彼此影响,又不知在九幽之下积压蓄谋了多少岁月,早已纠缠交融成了一体。就好似那占地十万里的血海魔域,怕是已诞生出如血魔一般的外道圣人……”

  飞舟之内,满面和气的屠山海听得此等秘辛之后,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他不等面前的幻影说出更加要命的机密,便豁然起身,拔剑出鞘。

  只见一道雨燕啼血般的尖锐啸声在飞舟燕首殿内四处翻飞。仅仅一个呼吸之后,十二名等阶最低的普通神兵竟已被刺破上元神府,勾出金灿灿的三寸神魂,而后被屠山海施法封禁,送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盒当中。

  “将他们全部洗白,然后送去重新投胎。”屠山海将玉盒递给身边目瞪口呆的年轻神将,言语间再不复半点温情:“事成之后,你自行去斩神台走一趟,我会另行安排你投胎重归神位的事宜,无需为此事计较担心。”

  面色苍白的年轻神将张嘴欲言,但在屠山海的逼视之下,他终究是没有节外生枝。

  “遵令!”

  玉盒落到了年轻神将的手中,他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神光涣散,背影萧索。

  燕首殿内,自觉职低位卑的神兵神将们纷纷请辞离去。毕竟圣恩如海,圣威如狱,天条严苛,长生难修。若因一时好奇心起,留下来听到不该听的话,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从而毁了千辛万苦修来的不朽神位,那真是太不值当了。

  不多时,燕首殿中便只剩下屠山海一人,独自持剑面对着古井无波的剑仙幻影。

  此情此景一如三百年前,持剑的剑仙孤身一人,无力地望着被“意外”告知封土秘辛的师兄弟姐妹们,在五十万神兵神将的押送下,沉默坠入幽湖封土的前尘往事。

  那时凌霄是一人一剑面对五十万天庭雄兵,如今屠山海仅仅对着凌霄一人,却亦饱尝到了那等无法诉说的痛苦。

  “为什么是我?”屠山海收剑归鞘,咬着牙问道。

  “三百年前,危月燕亲卫三千众,在我师门中人入封土时,只有你一个人笑了。”剑仙幽幽地看着他,反问出了另一个问题:“这次地煞劫气爆发得如此凶猛,云中郡往东是雾泽封土,再往东则是滦(luan,二声)河,过了滦河便是旧时的济阳郡,如今的幽湖封土。偌大一个燕国,为何地煞劫气频频爆发,而且都集中在一处?”

  “我……不知!”屠山海有些恍惚。三百年前?他笑了吗?他记得那是他第一次得见危月燕元帅真容,便被她的风华绝代所深深地吸引……

  “那就去让知道的人,来回答我的问题。”

  屠山海悚然一惊。他下意识地放出临行前,危月燕元帅赐给他的千里幻神符,心中似有所悟,却又愈加的迷惑。

  神符激活后散发出亮金色的光辉。那团独属于神道的灵光眨眼间便勾勒出,一位冷面神女元帅的清晰幻象。

  待法术彻底完成,女元帅于虚空中撩起战袍坐下,燕首殿内一时间满是金色的流光溢彩,好似进入了传说中危月燕的燕巢神殿,美轮美奂半点不似人间。

  屠山海虽说曾担任过神帅危月燕的亲兵,但他却从未见识过女元帅的这等风情,一时间竟又有些迷失了。

  不过好在,他仅仅是个无名小卒。在激活千里幻神符之后,屠山海的使命便已终结,复归无人在意的区区蝼蚁。

  两仪剑台上,剑仙凌霄看了看他的师妹。那个名为陆瑶的女人从小被他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对神佛竟还抱有着天真的幻想。倘若不能让她醒悟过来,那便只能将她带入到封土中去,总也好过成为神佛嘴中的血食资粮。

  思及至此,两仪剑仙凌霄便仔细理了理衣裳。而后他郑而重之地拱起双手,向面前神帅危月燕的幻象行了一个晚辈子侄之礼。

  “逍遥山第十七代两仪剑仙凌霄,拜见九师母,神罗天庭北方玄武神君直属第五元帅危月燕阁下!”

  “咚——”

  飞舟燕首殿内的金色神力瞬间暴走!肃穆而立的屠山海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已被这狂怒的神力风暴三两下磨成了齑(ji三声)粉。

  “你旁边的人,是谁?”危月燕貌似慵懒地斜靠在复归平静的神力当中,只见她左手托腮,风情万种,目光幽暗,深不可测。

  “你刚刚说什么?”默不吭声的陆瑶亦惊呼起来,“我…我的生母竟然是她?!”

  剑仙凌霄结印施法,将陆瑶的幻象送进飞舟燕首殿内。

  两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女人,一个白衣挂剑,面庞稚嫩,柔弱中包裹着不屈的英武;一个战袍在身,高贵神圣,冷漠中看不出喜怒哀乐。

  源自血脉的亲近令她们心有所感,然而仙力与神力的互斥立场,又让她们深知对方底蕴,因此泾渭分明。

  “这就是我的女儿?”

  “这就是我的母亲?”

  女元帅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目。

  女剑仙则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的母亲。她曾经有过很多很多的美妙幻想,此时此刻全然尽皆破碎。

  三个呼吸之后,危月燕主动打破了此间的沉默。她没有去关注自己的亲生骨肉,好似她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女元帅幽幽地看着剑仙凌霄,她开口说道:“极乐佛国的八部天龙已到达云中郡,你们的沿路关防我亦全部解禁,速来。”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