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一错再错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一错再错-连载网

一错再错

闲鱼本咸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05.10

    上架

  • 2,249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不期而遇

一错再错 闲鱼本咸 2,249 2019.05.10 00:43

  宏远大厦一楼,窗明几净,弦乐悠扬。此时正值初夏,阳光暖而不烈,懒懒地照在身上,令人恰意斐然。

  顾诗霖抿一口咖啡,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又不自觉地抬头望向玻璃窗外。突然,他听到一阵高跟鞋声,“哒哒”地响着,由远及近,最后停在了身后。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顾诗霖回身看去,果见自己猜测正确。

  来者是位年轻的女性,棕黄色的卷发中夹杂着一绺蓝绿挑染,一袭酒红衣的连衣裙格外亮眼。

  “顾律师好有雅兴,一个人在这里喝咖啡。”

  “陆小姐误会了,我是在等我的客户。”

  “我也可以做你的客户呀。”陆琪娇笑着,拎着她的LV棕色棋格手包,自顾自地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她用右手托着腮,小拇指一下一下轻巧地点着脸颊。一双眼睛勾了浓黑眼线,涂着紫色系渐变眼影,细细看去,确是开过眼角、割了双眼皮的。

  陆琪直勾勾地盯着顾诗霖,然而得不到对方的一丝回应。她不禁感叹道:“你真是个大忙人。每次我去你们公司找你,前台都说你不在。”说完,又摸了摸耳垂,向对方展示她的新款结型镶钻耳钉和玫瑰金色天鹅手镯。

  顾诗霖注视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只当她不存在。他不懂陆琪为何自我感觉如此良好,一而再再而三地自荐枕席,要求成为他的顾太太。

  事情源于一个月前,顾诗霖代表律师事务所出席一场商业活动。经人介绍,他结识了陆琪父亲的秘书,一名省政府的公务人员。当时陆琪也在,而他同样只是礼节性地闲聊了几句。

  不想请神容易送神难。比起他对陆琪的关注,明显是陆琪对他更感兴趣。不知哪一点入了陆小姐的法眼,自此之后,陆琪频繁地出现在他周围,并且毫不遮掩对他的爱意。

  可惜妾有情而郎无意。顾诗霖对她的自来熟十分反感,明确地表示了拒绝。但是陆琪依旧斗志不减,几近死缠烂打。

  察觉顾诗霖沉默以对,陆琪正了正左手食指上的18K金排钻戒指,继续问道:“你几点结束?我们一起去吃饭呀。楼上新开了一家餐厅,本来约了朋友,不过晚点儿也没关系,我可以让他们等着你。”

  “我没有时间,你去找别人吧。”顾诗霖冷冷地回绝,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陆琪眉头微蹙:“你总要吃饭吧?”

  “对不起,我要回家陪父母。”

  “哦。”陆琪恍然大悟:“瞧我这记性,我想起来了,听说你母亲被车撞到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听她提及自己母亲,顾诗霖瞳孔骤缩,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关心你呀。”陆琪注意到他面色不悦,言语间小心了几分:“你是不是在怪我?我应该早点带礼物上门拜访的,咱俩的事情也应该和伯父伯母谈一谈。”

  “不必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不希望陆小姐打扰到我的家人。”

  “好吧。”陆琪低下头,转了转眼珠,正要再说些什么,却瞧见一个人影在俩人面前停住。

  那人没有出声,陆琪心知不是咖啡厅服务员,怕是预约的客户到了。她十分不情愿,还想多赖一会儿,于是在心底酝酿了一下拖延时间的台词。声音要温婉动听,表情要楚楚可怜,最好梨花带雨,显尽弱者的幽怨无助。她缓缓抬起头,欲使用嫣然一笑博同情。不料,待她看清客户的那张脸,笑容便僵住了。不必再开口,准备的一切已然全无用武之地。

  “严皓?”陆琪自认为被骗,不觉带了几分怒气,她迅速站起身,向顾诗霖质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客户?他不是你同事吗?”

  在此处遇到陆琪,严皓也颇感意外。他见陆琪恼怒,情势危急,慌忙拍了拍公文包,替顾诗霖解围:“陆琪小姐,我们确实约了客户。”

  陆琪将信将疑,重新坐回沙发上。未待再追问,顾诗霖已然对不请自来的她下了逐客令。

  “陆小姐,在客户到来之前,我们需要时间核对一下资料。请回避一下,不要耽误我们的工作,好吗?”

  自知理亏,陆琪无奈起身离开:“好吧。工作,工作,工作有什么好玩的呢?为什么你就不能答应我呢?”

  顾诗霖再次婉言谢绝:“陆小姐……”

  岂料陆琪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顾诗霖,为了你,我是可以多一点耐心的。”

  目送着志在必得的陆小姐离开,严皓唏嘘不已。他放下公文包,压低声音问道:“怎么又碰到她了?她不是在跟踪你吧?”

  “不像。她约了人,要去楼上新开的那家法国餐厅。”

  等到陆琪进了电梯,顾诗霖终于松了口气,像是完成了一场身心俱疲的负重越野,又像是赢得了一场旷日经久的艰难诉讼。

  作为顾诗霖的好友兼同事,严皓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轻叹一声,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顾诗霖捏了捏眉心,神情凝重,面露难色。回想这二十六年来,尽管少不了磕磕碰碰,但有着父母的庇护,他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挫折。学业有成,工作更是一帆风顺,目前来看,最大的难题似乎只有陆琪。这个莫名女子的无端闯入,对于他来讲,犹如一场始料不及的灾难。

  陆琪的父亲是省政府高官,顾诗霖无意高攀,又不想开罪,只得用一“拖”字解决。他日夜盼着陆琪能够对其失去兴趣,谁知事与愿违,眼瞅着对方竟要上门提亲。

  面对陆琪的纠缠,他本打算听从公司前辈的建议,去外地出差躲避一阵子。不曾想几天前母亲出门买菜被撞,好在伤得不重,在家休养一些时日即可。祸不单行,父亲因此事分心,在公司犯了错被董事会停职。父母接连出事,令他万分担忧,顾诗霖生怕再发生其他变故,不敢在此时申请驻外。

  刚才严皓的一句“跟踪”,倒给他提了醒,难不成真的得罪了什么人?难道说,最近种种并非意外,而是陆琪在背后捣鬼?如果陆琪只针对自己,他尚能忍受,可如果波及到他的家人……

  严皓重新给二人点了咖啡,看他心事重重,便问起顾父的情况:“你爸的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

  顾诗霖心不在焉地回道:“还在等公司的通知。没多大事,正好可以在家陪陪我妈。”

  听他如此回答,严皓几次欲言又止,终是没再问下去。他转了转手中的青釉骨瓷杯,沉吟半响,问道:“下周六有时间吗?我这儿有张酒庄的邀请函,要不要一起去?在盘龙山,就当是去散散心。”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