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剑斩青云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剑斩青云-连载网

剑斩青云

大红豆不是东西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12.21

    上架

  • 5.3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一见折扇误终生

剑斩青云 大红豆不是东西 2,725 2018.12.21 11:09

  昆仑山,坐中州之巅。

  山峦层峰深处,有一府道邸,邸中九层塔,塔顶有一人。

  黑衣猎猎,蒙面染血。

  霍尘的手指,纤细白皙,修长如女子,轻轻摩挲着还在滴血的匕首,自语道:“不修道法,一介老妖僧也敢独坐昆仑?”

  这是霍尘入杀道的第十二个年头。

  六岁那年,他入轻楼。

  十六岁,登顶杀皇。

  他是人间的一柄屠刀。

  他杀过小国首脑,戮过雇佣兵王,卸过武装老大的四肢,也灭过隐世家族的满门。

  如今,这昆仑老妖僧,传闻是人间仅存的极限力量,也倒在了他的身前。

  “你信轮回么?”

  老妖僧临死前的一句话,还在霍尘的耳边回响。

  “狗屁的轮回。”

  霍尘嗤笑一声,自九层塔顶一跃而下,重重落在这昆仑厚土之上。

  正欲离去,霍尘突然眼睛一眯,目光看向道邸深处。

  “这股气息……”

  霍尘心中一动,缩地成寸,两步来到十数丈之外的一间柴房前。

  打开废旧木门,扑面而来一股年久失修的腐朽气息。

  霍尘目光一凝,一股无形的气浪自身前炸开,无数堆积的柴木轰然退散。

  而在角落里,一截类似小木棍的泛白物映入眼帘。

  隔空一抓,入手微凉。

  原来是一柄折扇。

  自踏入地玄境,人间早已无敌,能令他心感奇特而摸不透的东西,已经极少了。

  可这皱巴巴的折扇,偏偏如此。

  手指一捻,折扇便开。

  灰尘抖落,洋洋洒洒,歪扭七八的篆体小字,浮现扇面。

  “凡道万古,长如夜。”

  翻转扇面,背后乃是一幅画。

  不是山水,是青云。

  霍尘心神一荡,突觉有些困了。

  他来不及回想自己为何能困倦,就已意识全无,昏昏睡去。

  轰……

  比在数百丈的断天瀑下锤炼外功的声响都大,比在喜马拉雅雪原上极寒的温度更低,比苗疆巫门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九毒散更让人目眩神迷。

  霍尘睡了。

  这人间,再无霍尘。

  ……

  青阳镇,坐落于大秦帝国的一隅,背靠兽山,农作不兴,镇民以猎为生。

  西响村的孩子们,都在盛传一件奇事。

  田洼子里的枯井,三天前突发涨水,喷出来一个人。

  将死之人。

  破旧不堪的土木房里,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正一手握着一本泛黄的书卷,另一手用毛巾蘸了蘸温水,小心翼翼地擦拭床上躺着的人。

  霍尘还没醒。

  “阿哥,这个大哥哥是不是死了?”

  一个小脸上满是灰尘,吃力地擦着破木桌子的小女娃,抬头问道。

  “没,还活着。”

  少年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又看了一眼手里的书本。

  “可他就像当时的阿爹一样……”

  女娃话还没说完,两人都沉默了。

  “再等等。”

  半晌,少年松开咬紧的牙关,憋出这几个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少年探手摸了摸霍尘的脖颈,感知到那一股微弱的跳动,心中稍定,拉过来一个小板凳坐下,专心致志地看起书。

  “不好了,不好了!乌鸦们来了!”

  门外,隔着很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痛呼!

  “啪!”

  女娃整个人都愣在那,小脸煞白,手里缺角的瓷碗也摔了个碎,喃喃道:“阿,阿哥……”

  少年牙关紧咬,指节用力攥着书,书页都要被扯下来了,他赶紧起身抱住女娃,“小囡,没事,别怕……”

  “可这是咱家最后的一个碗了,咱……咱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哇……囡囡不想离开阿哥!”

  说到最后,小囡已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少年牙都要咬碎了,手里的书脱落在地,他恨恨地看着封面上蒙尘的“仙法”二字,痛心出声:“如果,如果我陈凡能有那一丝丝的灵根,阿娘也不会风寒而死,阿爹也不会受贼人凌辱而去,小囡、小囡也不会跟着我担惊受怕,我……我……”

  少年说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慢慢跪在了书页前,浑身颤抖。

  乌鸦们来了。

  外面小院的篱笆,被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几砍刀就拆了个稀碎,浑身匪气的壮汉们,一脚踹开了这个破破烂烂的木门。

  “哟,还没饿死呢?”

  一个领头的中年男人,脸上还有一道刀疤,嗤笑道。

  “上次拿了你们死老爹留下的玉佩,大爷我戴着有点丑,这次嘛,你们还有什么值钱玩意吗?”

  刀疤撇了撇嘴,抬手亮了亮拴在他手腕上的一块黑玉。

  陈凡浑身一震,眼睛死死盯着这块黑玉,疯了一样就冲了上来。

  可他还没摸到这玉佩的边角,就被刀疤一脚踹了回去,轰的一声砸在了木桌上,把本就破烂不堪的桌子砸成碎渣。

  身体的痛感,远远不如内心的痛苦,来得强烈。

  这黑玉,是阿爹临死前唯一的遗物,如今却被贼人抢了去肆意蹂躏……

  此仇……不共戴天!

  “哟,挺恨我啊,小子,我给你十年,你都不是老子的对手!”

  刀疤看着陈凡那通红充血的眼睛,顿时乐了,嘲讽道。

  “兄弟们,咱们夜枭出马,哪有空手的道理,按照惯例,现在该干什么啦?”刀疤狞笑一声。

  “报告老大,您说过,没有财物的时候,就抢人!”一个瘦猴一样的男人,顿时接话。

  “没错!”

  刀疤斜眼看了一眼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囡,嘿嘿笑道,“我跟你们说,这小女娃子别看脏兮兮的,绝对是个美人胚子,再说镇上的达官贵人,可能就好这一口呢哈哈哈……”

  他这一笑,全都笑了。

  只有三个人没笑。

  刀疤搓了搓手,朝着缩成一团恐惧到极点的小囡走了过去。

  陈凡睚眦欲裂,嘴唇都咬出了血,可刚才那一脚已经让弱不禁风的他浑身麻痹,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

  此刻只能眼看着刀疤走过去,根本阻止不了!

  “小女娃子,等啥啊,还是跟大爷走……”

  刀疤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扎得他心慌。

  多少年了,自从他随当年的武馆老师傅学了几手拳脚,拉帮结派组成这么个“夜枭”寨子,哪还有这个离奇的感觉?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此刻,看着一帮小弟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刀疤的心慌转化成了烦躁,端起了老大的威严,怒斥道。

  “老……老大……你……”尖嘴猴腮儿的男人,眼睛瞪得滚圆,语不成声。

  “我什么我……”刀疤刚想骂两句,却发现自己的视角变得很奇怪,仿佛自己摔倒了一样,看着一众小弟是斜侧着身子一般,他猛地惊醒,却看到自己的身体还立在远处。

  只有头掉了。

  脑袋掉了!

  “噗!”

  一股鲜血,自刀疤被切断的脖颈,喷薄而出!

  他魁梧的身体重重倒地,溅起了重重的灰尘!

  刀疤,死了!

  “会流血,就好。”

  一道轻飘飘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时,群龙无首的土匪们,这才发现,在角落的床边,站着一个穿着破破烂烂还沾着血的黑衣服的人,刚刚收回一个投掷的动作。

  他们都不敢动了,两股战战,甚至有污秽的气味生成。

  “会流血,就会死,杀人,不过如此。”

  霍尘往前挪着步子,旁若无人地自语,看了一眼地上动弹不得却呼吸急促看着他的陈凡,还有角落里仍旧缩成一团,但此刻从指缝里睁大着眼睛看着他的小囡。

  他转头看了看一众土匪,很温和地问了一句:“你们,想死吗?”

  就像一个普通朋友,很安静如常地问着他的普通朋友,今天吃饭了吗。

  可这话到了他们的耳朵里,却成了九幽阎罗的低语,老大那还一脸不可置信瞪大着眼睛地头颅就在眼前……

  大恐怖!

  轰啦啦一群人,全都回过神来,争先恐后地出了门,有跑出去的,也有倒地而起不来,爬出去的,更有滚出去的,不一而足。

  不足十息,屋内重归安静。

  只有刀疤染血的断发头颅,和刺鼻的血腥味,在不断冲击着少年少女的心。

  “你,你醒了……”一向冷静的陈凡,此时也大脑一片空白,半天才开口。

  “嗯。”霍尘点了点头,把他扶起来。

  “大哥哥,你是仙人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