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金玉其外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金玉其外-连载网

金玉其外

Monster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9.10.08

    上架

  • 5.0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世界上真的有完美的人吗

金玉其外 Monster 3,038 2019.10.08 19:18

  今天,路由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南兮。

  众人口中的完美女孩,无论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一袭黑色如瀑般的长发柔顺的散落在肩膀上,似黑曜石的瞳孔澄净清澈,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眸中蕴藏着一片璀璨的星河,穿着的白色纱裙使她的腰肢越发纤细,仿佛大手一握就其掌握。

  无论是形象,亦或是气质,都绝佳。

  也难怪表弟会喜欢她。

  只是,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人是完美的吗?

  不见得吧。

  路由嘴角微微勾起,露出的坏笑痞气十足,两个酒窝若隐若现,像是漫画里的吸血鬼一样的小虎牙尖锐洁白,在阳光下闪着寒光,他挑了挑眉,走向南兮。

  “你好,我手机不见了,可以借你的手机给我的手机打个电话吗?”路由问。

  南兮很乖的点了点头,嘴角噙着一丝温柔的笑:“当然可以。”

  于是,路由这就要到了南兮的电话号码。

  南兮是这一片儿的名人,路由每次跟公园的老人们聊天的时候总能听到她们用十分慈爱的语气夸赞南兮,比如南兮善良,经常喂附近的流浪猫狗;比如南兮热情,会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比如南兮懂事,知道空巢老人的孤独总会定期来陪大家说话,诸如此类。

  南兮像是个面面俱到皆为艳丽的琉璃,让人挑不出一丝错误,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三岁的小孩,都很喜欢南兮。

  于是,越是如此,路由就越想要把南兮的面具给扯下来。

  两天后,路由换了个手机号在深夜里给南兮发了一条短信。

  ‘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翌日清晨,南兮才回复。

  ‘?’

  路由收到消息的时候眉梢挂着笑意,虽然就是一个小小的问号,但是路由知道,南兮现在的心肯定慌了。坐在一旁正吃早餐的表弟乐枫一看路由大清早儿就笑的这么荡漾,随口问道:“哥,你最近有啥好事儿吗?笑的这么龌龊。”

  “……”路由把手机一收,正了正色:“没有。”

  路由的零食店开在乐枫的学校旁边,每天下课都会有很多学生在这儿买东西,乐枫下课的时候也会过来充当一下收银员,只是最近这几天,乐枫来零食店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有的时候人太多,路由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

  “你最近要考试?”路由问。

  “没有啊……”乐枫有点懵,不明白路由为什么这么问:“怎么了?”

  “那你最近怎么不来我的零食店了?”路由往嘴里塞进了一个草莓味儿的棒棒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在舌尖绽放,让心情美好了不少。

  “我得去兮姐的蛋糕店帮忙。”乐枫担心路由多想,临了他又解释了一句:“我之前一直都是帮兮姐的,只是前不久你的零食店刚开,我寻思着你一个人整一家店,一开始肯定很忙,所以才来帮你的,现在你的零食店不是已经步入正轨了嘛,既然如此,我……”

  乐枫的话还没说完,嘴里就被粗鲁的塞进了一个面包。

  乐枫不满,抬起头刚要埋怨,就看到路由的目光变得十分阴冷,他一怂,默默地把面包从嘴里拿了出来,然后低头喝他的汤。

  “近几日,临海市的连环杀手案又出现了一名新的女受害者,经警方勘验,其受害者颈部被利器割断,腹部脏器被掏空,生前遭受到了侵犯……”

  电视上,正报道此新闻的女主播声音冰冷,语调平淡不紧不慢的诉说着案件,她身后的高清显示屏出现了打了码的现场照片,鲜血被特效处理了,红红的让人看不清。路由抬眸看了一眼电视机,转过身对乐枫说了一句:“你最近小心一点吧。”

  “那杀手不是只杀女人嘛~”乐枫嘟囔了一句,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睛亮亮的:“对啊,我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保护兮姐,让她见识到我的男子汉气概。”

  路由冷嗤一声,满是不屑:“毛儿都没长全,还男子汉。”

  乐枫瞥了路由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老流氓,你又没看过。”

  乐枫走了之后,路由就去了南兮的蛋糕店,他先是在店外转了两圈,然后才进去,此时差不多上午九点,店里没什么人,南兮正捧着一本书坐在窗边的位置看,温暖的阳光洒在南兮的身上,很好看的不止是书,还有南兮。

  “啊,你来了!”听到声音,南兮抬起头,眼睛亮亮的。

  “你还记得我?”路由有点惊讶。

  “当然。”南兮合上书:“你是小枫的哥哥。”也是在零食店里问我借手机的人。

  那次去零食店,就是因为听乐枫念叨了好多次他哥哥来了,南兮想着去认认人,以后见面的话也不会太尴尬突兀。

  “你有想吃的吗?今天我推荐原味小蛋糕和奶茶,怎么样,要尝尝吗?”南兮很热情,她在推荐之后还递给了路由一张菜单,菜单很精致,能看出是精心设置的,封面是正在伸懒腰的黄色胖橘猫,很可爱。坐在路由的对面,南兮的眼睛黑的发亮:“糖果是草莓味儿的可以吗?”

  桌子上摆放的是一簇各种颜色混在一起的满天星,空气中弥漫着甜甜的糖果香,浅黄色的壁纸上有各种可爱的小涂鸦,悠扬的音乐在店内响起,仔细一听是张国荣的春夏秋冬。

  南兮应该很爱这里吧,狭窄的空间里摆放着几张桌椅的店,被南兮装扮的像家一样温馨。

  “好。”路由点点头。

  蛋糕松软,黄油的味道被开发到了极致,甜而不腻,奶茶清香味十足,但路由最喜欢的还是草莓味儿的糖果,正好是合适的味道。

  “你的胳膊怎么了?”路由问。

  “啊?”南兮一愣。

  “你的左胳膊不是受伤了嘛。”路由喝了一口奶茶:“刚才给我做奶茶的时候,伤口又裂开了吧~给我看看,我小时候皮的很,总是受伤,所以对包扎很有一套呢。”

  话音刚落,路由就要将南兮的长袖挽起来,看看伤势如何。

  路由突然的举动令南兮惊慌了,她像是个受惊的小兽一样站起身连连后退,刚才还红扑扑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将左臂藏到身后,做完这一切之后,南兮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夸张了,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我可以自己处理的。”

  路由刚才在店外的垃圾箱里看到了沾了血的纱布,他嗅觉灵敏,南兮的一番动作后,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儿。

  很古怪呢。

  南兮整个人,都很奇怪。

  待路由走后,南兮就将蛋糕店关了,她从里面把门锁上,确定不会有人进来之后,她进入房间里,将外套脱下,露出的手臂上满是斑驳的痕迹,如同树皮被恶意的用刀划上一道又一道,丑陋的疤痕代表着南兮耻辱的曾经。

  那双清亮的眼里,满是绝望的死气,她的嘴角向下,毫无一丝生气。

  静谧的房间里,只有挂在墙壁上的钟表秒针走动的声音,嘀嗒,嘀嗒,南兮靠着椅背,视线平静的望着狰狞的伤口,似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如木偶一样,许久后,她眼眶红了,动作熟练的开始重新包扎,清风透过窗户吹进屋内,拂过了床头柜上摆放的一张合照,风转了个圈,就离开了。

  那张合照里,小豆丁似的瘦弱女孩面无表情,被一个有些胖的女人搂在了怀里,违和感十足。

  此时,电话响了,又是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短信。

  ‘我知道你所有的秘密。’

  这几个字映入南兮的眼帘,她并没有路由想象中的慌乱,毫无血色的唇瓣紧抿,三秒钟之后,她回了一句话。

  ‘我杀过人,你知道吗?’

  无论是不是恶作剧,南兮都觉得糟糕透了,回完之后,她就把这个号码给拉黑了。

  直到下午五点之后,看到了乐枫,南兮的心情才好一点。

  “怎么脸色这么差劲?”乐枫放下书包,问。

  “有点感冒,但是吃了药,感觉好很多了。”南兮递给乐枫一杯巧克力味奶茶,岔开了这个话题:“今天学校有什么趣事,给我讲讲,我一个人好无聊。”

  一提到学校,乐枫不禁开始咬牙切齿,目露凶光,像极了凶猛的小狼狗。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转学生,可傻逼了,我每次回头都发现他瞅我,还冷着一张脸跟我欠他似的,我问他是不是有病,他还骂我蠢货,然后我这爆脾气一上来,就跟他打了一架。”乐枫话音还未落,南兮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乐枫立刻GET到,连忙解释:“也就是小打小闹,你看我现在不也没事儿嘛。”

  “别欺负同学,也别被欺负……”南兮说。

  “哎呀,兮姐你放心吧,你说的话我都记得呢。”乐枫咧嘴一笑,露出的牙齿洁白整齐,元气满满的少年如同初生的太阳,总是会带给人希望。南兮看乐枫笑了,也跟着露出个浅浅的微笑,她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乐枫软软的头发。

  “真好。”

  有你陪着我,真好。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