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天屈刺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天屈刺下-连载网

天屈刺下

神邸执念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5.27

    上架

  • 5.4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出生

天屈刺下 神邸执念 2,061 2019.05.25 22:21

  “哇,哇,”

  “老爷,夫人生了!”一个丫鬟跑出房门大喊

  “真的吗?”老爷很激动。连忙向产房跑去,脚下一个没留神。摔倒在地上。但是他没有停止他的动作,手脚并用的爬向产房。

  床上那个虚弱的女人看到老爷如此丑态,噗嗤一下的笑了出来。

  那老爷也不以为意,上前抱住孩子就不松手。上看看,下瞧瞧喜不自胜。

  “夫人辛苦了。”老爷冷冷说了一句

  “奴家不辛苦。”床上的女人很是激动。因为这个世界女性的地位非常低下,刚才老爷的一句关心的话。让她激动万分,比有了孩子还激动。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变成小孩子?”老爷怀里的孩子心里想到。

  五年后,这小孩长大了。成天不是去集市惹事,就是到处生非。还结识了几个出不多大小的孩子,一天到处鬼混。城里的二流子知道有这么一群孩子,出手阔绰。便都投靠过来,鞍前马后。孩子们也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父,父亲。”这天回家,小孩看到家门口的父亲。结巴的喊道

  “小沫,你现在也长大了。我给你找了的老师,你要认真学习。以后不要出去玩了。”老爷曹尚飞温柔的讲道

  “好的,父亲。孩儿知道了”曹沫也不当回事,应了一声便跑进内房。

  “这孩子。”曹尚飞笑骂一声,摇摇头。

  他拿这孩子是没有办法。他曹尚飞四十得一独子,那是非常宠爱。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府之人对他也是宠爱有加,不敢惹得这小公子不开心。虽然这小公子年少顽皮,但也甚知轻重。

  看他顽皮,但他心里又有度。这也让曹尚飞非常放心,并没有过多的干涉他的事情。

  “娘亲!娘亲。”曹沫还没跑到屋里就大声喊叫起来。

  他跑进房间一瞧,原来是二夫人在和娘亲聊天。

  二人看他进来,也止住话题看向他。

  “你个孩子,又去哪里疯了。你看你,满头大汗的。”娘亲说着,替他将头上的汉擦干。

  “见过二娘。”曹沫懂事的叫道

  “大姐啊,你看小沫多懂事啊。”二夫人笑着对亲娘讲道。眼睛里却满是怨恨和一丝杀机。

  曹沫回头看了二夫人一眼,因为他对杀机特别敏感。

  二夫人见他看过来,也是笑盈盈的。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二妹说笑了,这孩子甚是顽皮。我都不知道怎样管教在好。毕竟是老爷的心头肉啊,话说重点害怕老爷不高兴呢。”娘亲一脸无奈。

  曹沫心里有了防备,毕竟二夫人以前本来是大夫人。谁想到他娘亲突然生了他,将二夫人的从大夫人的位置上挤了下来。

  大夫人一生未有一儿半女,看他们娘俩亲情是火。难免心里嫉妒,做些不可理喻的傻事。

  他跟娘请安之后就出去玩了。

  隔天,娘亲一大早就叫他起床。因为将他学习的老师要来了。他必须在门口迎接,这是对老师的尊重。

  等到半晌午,才看到一辆马车缓缓驶来。

  马车停在门前,父亲从马车里下来。后又反过身去扶一位老人。

  “小沫,快来拜见文爷爷。”父亲上前面喊道

  “文爷爷好。”曹沫乖巧的说道

  “小沫乖啊,我走的时候你爷爷还在呢。没想到现在你都这么大了”文爷爷感叹道

  随后,车上下来一个小女孩。正好奇的四处打量。

  “娉婷,快来见过沫哥哥。”文爷爷对娉婷讲道

  “文娉婷见过小沫哥哥。”小娉婷向曹沫行礼

  “老爷,先请文叔父进家用餐吧。他们舟车劳顿。”娘亲说道

  “请!文叔父,里面请!”父亲引领文爷爷进家门。

  席间,一群人都不曾说话。因为娘亲刚才交代过,文爷爷最注重仪表。最守规矩,讲究。食不言寝不语。

  曹沫最先吃完,坐在凳子上等着,闭目养神。。这期间,小娉婷不停的打量着曹沫。可能是同为小孩的好奇吧。

  不一会儿,文爷爷吃完下桌。

  “小沫啊,你为什么吃那么快啊?不管做什么,要注重仪表啊。”文爷爷教育道

  “文爷爷此言差矣啊。”曹沫水灵灵的小眼睛看着文爷爷

  文爷爷也来了兴趣,问道“难道我说错了吗?你说一下我哪里说错了。”

  “文爷爷,常言道。男子吃饭用武,女子吃饭才数。”曹沫一本正经的讲道

  “那小沫讲一下。什么是武,什么是数?”文爷爷和蔼的问道

  “男子吃饭用武,意思就是。男子汉大丈夫,吃饭要和练武一样。讲究速度取胜,孔武有力!;女子吃饭用数,一声声。女孩子吃饭要注重仪表,不能要别人说没有修养。所以要慢慢数一样幽雅。”曹沫不紧不慢的讲道。

  “看来我一直做得都不对啊,还没有小小稚童理解透彻。”文爷爷自嘲道

  “文爷爷,也不能这样说啊。您是文人,要修心修性。不能让别人指出修养,所以注重自身。而我,励志做开疆拓土的将军,所以别人说我也不会在意,”曹沫讲道

  当说到开疆拓土是,小娉婷眼睛发光。就像看大英雄一样看着曹沫。

  “哈哈!看来小沫儿志向还不小嘛。”文爷爷高兴的讲道

  “大丈夫顶天立地!正该如此!”曹沫很傲然的讲道

  “那你吃完了怎么不先下桌呢?”文爷爷又问道

  “文爷爷,家中自古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客来为大。所以,您先上桌。也应您先下桌。”

  “哈哈,小辉啊。你教导了一个好儿子啊。也为曹兄教导了一个好孙子啊。”文爷爷那爽朗的笑声传来

  “叔父哪里话,小子自小顽皮。小侄并未管教过他。”父亲讲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你们从未教导过?”文爷爷很是惊奇。

  这时,母亲搭话“回文叔父,若是说教导。他三岁时央求我教导过他识习文字。”

  “仅仅是如此?”文爷爷还是不相信

  “确实如此,我们怕请来的先生会误导他。所以就任他玩耍至今。”父亲讲道

  “好!好啊!如此良玉,辛亏没背别人雕琢过。万幸啊万幸!”文爷爷眉开眼笑讲道。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