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连载网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最美金融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10.30

    上架

  • 2.1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高考成绩一落千丈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最美金融 2,005 2018.10.30 15:19

  “你这些年的书都白读了,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妈妈生气的对姐姐说,以前从没看到妈妈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我知道妈妈恨铁不成钢,天下没有父母不是疼爱自己的孩子的。

  从小到大,我都不经常看到妈妈流泪。可就在今天,我的眼睛向妈妈的脸看去时,我惊呆了,几乎从不流泪的妈妈今天竟然流泪了。我很心疼,心如刀割,控制不住的难过。

  偏偏高考发烧,晕晕乎乎,稀里糊涂的进了考场。结果成绩一出来,果不其然,那个分数跟平常的成绩相比来讲就是一落千丈。我意外落榜了,高考分数刚过本科线。

  高考结束后,因为姐姐毕业以后找不到工作,爸妈说,姐姐找不到工作根本原因是选错专业了。爸给我说:“李伟,不管上哪儿读书,你去学设计吧,以后好就业,不然毕业以后像你姐一样。”

  高考成绩一落千丈;姐姐没找到工作;父亲让我去学设计;一切的一切,最后我没有去梦寐以求的四川师范大学里的金融系,而是把所有的志愿都填了设计。就这样阴差阳错的收到了云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简称机电学院)的通知书,是个大专院校,设计系,产品设计专业,学校在昆明。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我没有一丝激动和兴奋,相反整日郁郁寡欢,愁眉苦脸,想到以往的成绩和遥远的理想,看着儿时的梦想离我远去,我心有不甘,我的心凉凉的,感觉自己都快疯了,心想,“完蛋了。”命运就这么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除了和女朋友分手我从没这么伤心过。

  我爸说:“你要是真想去复读就去复读吧,家里还有钱,但复读你有把握么?听爸爸一句话,再好的学校也有差学生,再差的学校也有好学生啊。”听了老爸的话,我久久的愣在了那里。不知不觉就到了开学的日子!我得去大学报名了,怕我不去,父亲几天来一直在为我打气。

  这些时间以来,爸妈老了很多,憔悴了,是因为我的事情吧。控制不住的难过,委屈,歉意。想想因为我的事让他们担心,觉得很自责。

  开学的前几天,妈妈到沃尔玛给我买了新的被子、席子、蚊帐、行李箱、衣架等等,

  无论是生活用品还是学习用品,只要她想得到的都给我准备好了。

  事实都这样了,逃避现实和发牢骚能有什么用,已经发生的事改变不了了,我能做的只有接受。

  中国有句古话:上帝为一个人把一扇窗关了,会为他开一扇门。因此,我安慰自己说:“没有失败,怎能成长?没有什么不可能,好孩子,你可以的。”

  开学上昆明的那天,早早起床洗漱,整理行囊,和我妈每人都拎了个大包,一起去了重庆西站。到了西站,碰上开学季,人很多,我动作慢,拉着行李,提前在进站口排着队。

  我以为我妈回去了,过了一会,我妈喊了一声:“李伟。”我妈手里拎着一袋重庆小面,对我傻笑并嘱咐我:“昆明卖的没这儿的好吃,到了学校,有啥难处,给家里说,照顾好自己。”我使劲地点着头说:“好的。”

  那一刻,我觉得母亲像个孩子。我的心一下子温暖到了,心里很暖很感动。

  在跨越安检门之前,回过头冲母亲笑了笑,笑得很苦涩,挥了挥小手,然后扭过头去,一直走到路的尽头。不再回头望,害怕一回头便泪水雨下,看着母亲那落寞的眼神,回家的路她一定很难过。

  我到了昆明,刚出站口,火车站好热闹,整个车站广场都要被各校接待点包圆了。我拉着行李,走几步就碰到了机电学院的接待点。一个学姐过来帮我拿行李。而我和学姐和几个新生做上了校车。

  我刚上车,学姐就跟我说:“李伟,这男的是你们班的,叫林洲鹰,外号老鹰,湖北武汉人。”这小伙给我的感觉还不错,人长得也可以,不丑。

  “wow,长得好年轻啊!你好,我是李伟,重庆过来的。”我介绍道。

  从重庆到昆明把我搞累了,我坐在校车里眯着就睡着了。在睡梦中,仿佛听到有人在喊我,“李伟,你的U盘掉了。”老鹰说。

  老鹰把U盘捡了起来,旁边的学姐说:“李伟,这U盘漂亮啊,哪里买的?”我说:“别人送的,你们先帮我收着,我眯会。”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不觉,车子颠簸了一下,我以为撞车了,我睁开疲倦的双眼。开车师傅说:“不好意思,我是新司机,没能平稳停车,你们没伤到吧。”

  我下了车,开始拿行李,其他人也陆续下了车,我听到东西掉落的声音,我偏头一看,我U盘碎了一地,老鹰正准备弯腰去捡。我扔下行李,把老鹰推倒在地,开始打了起来。司机和学姐把我拉住了。

  学姐疑惑的说:“李伟,好好的,你干嘛打老鹰,你们以后都是同一班级,同一宿舍的人”

  这时一个女的,二十八九岁,过来说了一句:“一个U盘真的那么金贵吗?你看把人家打得鼻青脸肿的,这位同学洗手间在旁边,去洗一下。”这女的把老鹰扶起来,说了一句:“你呀,一个大男人,心胸这么狭隘。”

  “你谁啊,凭什么管我?”我斥责道。

  “我是你的班主任,我要对你们负责。”她说到。

  老鹰从洗手间出来,把U盘的部件给了我,说了一句:“李伟,对不起,不知道U盘还能用不?”我说:“没事,刚才情绪失控,下手狠了一点,我并不想这么做,太让我生气了。”

  此刻我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什么时候到,到哪了……”

  学姐喊了一声,“李伟老鹰你们都过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陈雨老师以后是你们的班主任。旁边帮忙的这位是周婷婷,是你们班的同学。”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