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还梦书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还梦书-连载网

还梦书

还梦书 著

  • 短篇

    类型

  • 2018.10.08

    上架

  • 1.7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死在20岁的梦想

还梦书 还梦书 2,739 2018.09.28 23:35

  毕业一年后,阿超对我说:梦想是会饿死人的。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养不活我的梦想,我的梦想也养不活我。

  高中毕业那年,阿超说他的理想是做一个旅行者,一台单反,一个背包,走遍世界各地。

  高二那会,阿超在网吧看完“墨镜王”的《春光乍泄》,他说:等以后有钱了,超哥带你去布宜诺斯艾利斯,开着车,去看看世界上最宽的“七九大道”,还有世上最美最大的瀑布。

  那时候的阿超嘴角挂着笑,就像他真的到了布宜诺斯,他看着远处,不知道他是看到了未来,还是看到了前方的早点摊。

  我买了四个包子两杯豆浆,十月,早上七点的昭通冷的可以看见嘴里哈出的白色雾气。

  我问阿超,布宜诺斯冷吗?

  阿超吃着肉包子说,不知道,看电影里比昭通冷。

  我说,那还去个屁。

  阿超不止一次和我谈过以后去布宜诺斯的事,被他说的心动,于是我独自看了一遍《春光乍泄》。

  在这之后,我慎重的拒绝了以后陪阿超去布宜诺斯的事。

  我对阿超说,我坚决不会和你这个死基佬去,谁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做出菊花不保的事。

  阿超用充满十二分不屑的眼神,扫视我一遍后说道:就你,还菊花不保?晚上经过红灯区都不会有小姐来拉的人,你说你那脸长得是有多寒碜。

  我长得寒碜我认,但不和基佬出去旅游是我的原则。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阿超似乎下定决心,不过我还是一副“爱咋,咋地”表清,阿超继续说,来回的费用我一人报销。

  开玩笑,我是那么会被物质诱惑的人吗?

  我很肯定的回答,不去!

  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再不去就算了。

  哼,一个女朋友就像收买我,我是那样的人吗……

  超哥,我们什么时候走,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

  我想我是那样的人……

  阿超:……

  阿超答应给我介绍女朋友的事,他做到了一半。他的确是把一个叫阿莉的女孩介绍给我了,不过在大一时,阿莉成了他的女朋友。

  原因是高考结束后,阿莉和阿超去了昆明的同一所大学,而我远走他乡,去了三千多公里外的海南。

  后来的一次,我在和阿超跨越三千公里的电话聊天中知道,那时他们大学里老乡聚会,阿莉和阿超很有缘的再次相遇。

  阿超对阿莉说他的理想,对她说蓝色光芒海岸的北海道,通往富士山的樱花路,莱茵河畔的花圃,沉睡在风沙中的敦煌……

  阿莉也是个旅行爱好者,两人在一起大概就像歌词里说的:你是风儿我是沙。你陪我去天涯,我随你到海角的缠缠绵绵。

  大二时,阿超真的去弄了一台二手的单反。他在qq上狂发他那台相机的照片给我,说:以后咋哥俩去布宜诺斯就可以自己拍照了。

  我说,我两去?阿莉呢?

  阿莉怕冷,她想去的是哈勃岛,看世界上最性感的沙滩——粉色沙滩

  我实在忍不住骂他:我去你大爷,我也怕冷啊!我还想去夏威夷看比基尼呢!

  后来,某次春节回家,在烧烤摊上我问阿超大学里过得咋样,小子很得意的说,还不错,除了上课、陪陪阿莉,就是去做一点兼职,存一点假期出去旅游的资金。

  我就好了那个奇了,你小子还会去做兼职了,说说,你小两口都去哪浪了。

  阿超一脸得意的贱样,就像吃了喜鹊屎一样,眉飞色舞的和我说,他带着阿莉和他的单反相机逛完昆明后,觉得昆明没啥好玩的了,就去了下一站。

  然后开始巴拉巴拉,丽江古城里的小酒吧又怎么的有怀旧感,去迪庆看了传说中的香格里拉,之后又去了腾冲和保山。

  那时,我想到是那句经典的广告台词: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想想人家的大学,又是女朋友,又是风花雪月的。自己只能跟一群老光棍在校门口的烧烤摊上撸啤酒烧烤。

  忽然,阿超声音降低,把他那笑得很贱的脸凑近我说:我最喜欢的还是洱海边的情侣套房,半夜抱着阿莉坐在窗前看洱海。兄弟,我跟你说,真的太梦幻了,你以后有女朋友一定要带她去享受享受。

  我忍着将啤酒瓶砸在他头上的冲头,妈的,老子女朋友不是被你挖墙脚挖去到处浪了吗!

  不过,我很奇怪的是,为啥我就没在他的空间和朋友圈里看到他们去旅游的照片。

  阿超点了支烟,向后靠去,淡淡的说:我把你屏蔽了,怕你看到受不了刺激。

  我:@#¥%&……

  去年毕业的时候我去了昆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系阿超了。那天,阿超找我喝酒,他说他要离开了,去北方。

  我问,阿莉呢?

  他憋了很久,最后说:我也想带她一起去,可是有时候想想又不得不放弃。我能看到他眼眶里打转的泪花,他喝了口酒接着说:我连我去了之后能不能生活好都不知道,怎么敢带她一起走。带她一起去陪我吃苦吗?

  阿超最后的那声嘲笑我听来真不是滋味,我试探着问阿超:那你和阿莉分了?

  他摇摇头,说:舍不得。我想去那边试试,如果能拼到一个好生活,我就接她一起去。

  阿超说道这儿的时候还是笑了,笑的有点让我这个单身狗嫉妒,笑的很温暖,就像几年前他对我说,以后带我去布宜诺斯旅行一样。

  那晚,阿超醉了,他说了很多很多很多,我只记得最后他说:快毕业的那时候,他最怕的就是阿莉问他们的以后,他们的未来,他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给阿莉的……

  后来,我陪他压马路,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很憧憬的看着远方,很木讷无声的往前走。

  我看气氛太过沉闷,于是调侃他说,怎么这次出来没看到你带着相机。

  他顿了顿,很无力的说:卖了。

  可能阿超真的醉了,可能是他骗我的。

  去年冬天的时候,阿超最后还是和阿莉分手了,那时候的阿超在北方的某个廉价租房里,靠喝着二锅头取暖。他说,我有点想念家里的杨梅酒了

  我始终觉得他和阿莉好可惜,我试着劝他:你可以让阿莉等你的,她肯定会的。

  她又能等得了多久呢?

  我不知道怎样回答他,因为最后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当我再次问起阿超以前理想的时候,阿超沉默了很久,他说他有时真的会感到害怕,半夜睡不着的时候都会去幻想以后,幻想和阿莉一起去很多很多的地方,然后全身就像打满了鸡血一样,兴奋的就到了第二天早上。

  可是,每天疲倦的下班,每次发到工资,交了房租水电费后,那一刻,这心凉的就像放在冰箱里一周的馒头一样。

  阿超说他知道有一天自己会背上背包,带上相机去旅行,可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了,他更不知道的是,那时候陪在自己身边的会是谁,又或者只有自己。

  前几天,我在写《客途韶华》时,写到大一那年,全班去海边郊游的故事。突然有点很想念以前无忧无虑的日子,我想那大概是我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只是,现在真不知道该找谁聊聊以前,后来我找了阿超。

  阿超说,还是接受一点现实吧,这个世界很忙,所有的人都在忙着生,要么忙着死,过去也好,梦想也好,没有人会愿意停下匆忙的脚步,听你一人在那絮絮叨叨。

  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我知道阿超还是会愿意听我絮絮叨叨的,因为他也会和我说他今天在公交车上听着赵雷的《理想》做过车站,回到公司时已经迟到,扣了他一上午的工资。

  阿超说他前几天又看了一遍《五亿探长雷洛》,他说以前的时候很崇拜里面的雷洛,看完就有一种热血沸腾,想自己打一片天下的冲动。可是前几天再看时,他说他突然很在意雷洛最后说的一句话,以前一直没觉得什么,但那天晚上他看着这句台词想了很多,

  雷洛晚年问身边的人:你知不知道做人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

  雷洛说:是为了吃放。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