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天元纪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天元纪-连载网

天元纪

兴趣使然 著

  • 武侠

    类型

  • 2019.09.04

    上架

  • 4.4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青龙镇

天元纪 兴趣使然 2,622 2019.09.06 09:41

  青龙镇。

  本来是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因村中央有百年老井,井底偶尔发出野兽嘶嚎,传言有人见一条百米青龙进入进出,有一算命先生声称这地下有青龙居住,是块难得的福地,人们可修建庙宇,常有善男信女祭拜求雨添寿,传言本是玄之又玄,当地高寿之人颇多,村民依言求雨也是常常如愿,后来,大家也就信了这个说法。

  "青龙村里有青龙,求雨祈愿必定灵"。

  传的多了,也就有很多富商文人墨客慕名而来,沾一沾福源,添一添寿数。来的人多了,小村子也就成了大村子,大村子也就成了镇,也就是现在青龙镇。

  醉兴楼,坐落在青龙镇镇南大街,在本镇算不上是规模最大,其酒却是鲜爽醇厚,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凡是买醉爱酒之人,无不对醉兴楼的“竹叶青”竖起大拇指。今天,醉兴楼依旧座无虚席,推杯换盏之声不绝。

  正值晚秋,天色已过晌午,微风徐徐,太阳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说不出的舒爽,两个少年坐在石板路,身子斜躺在醉兴楼的一侧,闭着眼枕着双臂,正享受着日光浴,舒服的正哼哼着。一人十六七岁模样,身穿灰色粗布衣,略显陈旧,洗的有些发白,脚下踩着布鞋,眉宇间稚气未脱,面色白净,长的颇为清秀,呼吸沉稳,似入睡了一般。另一个方块脸头上顶着两个癞痢,瘦的皮肉附着骨头,像个瘪掉的猴子,时不时用手背擦擦脸上大鼻涕,鼻涕擦的脸上西一道北一道,也浑不在意,自顾自颠着腿,嘴里哼着小调。

  “老……老大,点子……来……来……来了,生……生生……生……”来人通体黝黑,约莫十五六岁,嘴上结结巴巴,手上连连比划,话到嘴边,可就是说不出来,直急的满头大汗。

  “黑皮,你死结巴,生生生你个大头鬼,慢点说。”癞痢头擦了一把鼻涕起身叫骂。

  “瘪猴,老子是让你俩一起盯梢,黑皮妈妈的,你知道黑皮结巴,还让他一个人去,今天不准你吃晚饭。”面色白净的少年脸上颇为不爽,似乎有些起床气,起身一脚踢在癞痢头的屁股上,一脸怒容。

  “老大,我知道错了。”这癞痢头原来叫瘪猴,身形瘦脱,站起身微微有点驼背,活像个瘦猴子,这称呼倒也十分形象。

  “别……别……别吵了,点子……点子来了,生……生……生面孔,看……样……样子喝了……不……不少。”黑皮好容易说出来。

  “还是用老方法,都去准备吧。”领头的少年略微思考,一挥手,三人分三个方向走出巷子。

  瘪猴一路绕行,从怀里取出一个彩色风车举在手里,嘿嘿坏笑着往前奔跑,黑皮大哭着跑出巷子,嘴里吆喝着,你……你……还给我,你……还给我,这结巴带着哭腔,倒显得和谐。俩人一跑一追,像是瘪猴抢了黑皮的风车,这俩半大孩子在大街上追来追去,瘪猴回头看黑皮时,身子一下撞在一个醉汉身上,那醉汉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这俩孩子一个追一个跑,围着那醉汉绕圈圈,那醉汉也是喝了不少,双眼朦胧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手上胡乱推搡着俩半大孩子,正在三人闹作一团的时候,领头的少年不慌不忙的绕到醉汉身后,右手一把抓住瘪猴,边口中叫道,别打了别打了,边用左手灵活的从醉汉的腰间摸出一个钱袋,那醉汉正在与两人纠缠,对身后的小动作也是不觉,那领头的少年装作拉架的模样,脸上带着怒容,颇为恼怒一般,一把推在黑皮胸口,黑皮双手一并,掌中正捏着少年刚取出的那醉汉的钱袋,瘪猴借着领头少年的推力伏在地上,靠身体遮掩,把钱袋揣入怀中,嘴上微微带着哭声,暗中对领头的少年挤了挤眼,二人配合之际,黑皮哭得更凶,双手抓着那醉汉不断摇晃,那醉汉心里也是烦躁,骂骂咧咧的撕扯黑皮的双手,瘪猴趁机站了起来,手里举着风车跑进对角的巷子之中没了身影,黑皮见已得手,戏也要演全,口里带着哭声追了过去。

  “你俩还闹,我去告诉你娘去,她铁定要打你的屁股。”领头的少年装作回家打小报告,一边叫嚷着折转向另一个路口。

  “这群小兔崽子,嗝。”那醉汉骂了一声,打了个酒嗝,拍拍了屁股下的尘土,摇摇晃晃的回客栈去了。

  三人手法、合作娴熟,显然不是第一次作案,那领头的少年绕了两圈,远远的见瘪猴和黑皮在路口笑吟吟的等他。

  “老大,我们表现怎么样。”瘪猴手里掂着钱袋一脸的得意。“这次收获不少,够咱兄弟逍遥一段时间了。”

  “主……主……主要……靠……靠我,踩点……和……和……掩……掩护……”

  “放……放……放……放屁,你要是演我的角色,等你喊完台词,人家酒都醒了,再说,我的演技那绝对是科班出身,神色、台词、表演那堪称是角儿,侬晓得伐。”

  “你……你……你再学……学我说……话,我……我……我就……就……就揍你。”

  “行了行了,瘪猴,快收起来,不要得意忘形,剩下几日咱尽量不要出现了,一切吃食让馨馨去采购,我可不想因为你俩出去得瑟,再被抓住打个半死。”领头少年对瘪猴的行为颇为不满。

  三人正聊着,忽然不远处传来喝骂之声,瘪猴将钱袋装进衣服里,三人紧走两步,发现镇南民房附近,几个大汉围着一个瘦弱的村民正打,一旁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坐在地上掩面哭泣。

  “刘老头,你欠我们赌坊的赌债可不少,今天找你没别的事,要钱。”为首的人是个光头,看年纪倒也不大,脸上从眉毛到嘴角有一刀疤,跟条大蜈蚣盘在脸上似的,让人觉得颇为凶恶,说话语气慢条斯理,显得有些城府。

  “刀疤爷爷,现在我实是没钱还你,等结了工钱,我一定还你。”那村民四五十岁年纪,瘦的皮包骨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显然是刚刚吃了不少苦头。

  “哼,你有钱就赌,怕是还没还账,先输了个底朝天,疤爷我这里可不好交差啊。”

  “老头,没钱就拿你女儿抵债,这小模样挺水灵啊,定能卖个好价钱。”刀疤一旁的小弟鼓噪着。刀疤狠狠瞪了他一眼,那小弟有些心虚,闭上嘴躲在一旁不敢再说话。

  “那如何使得,我求求你们了,放我一马吧。”

  “喂,你们有点过分了,要账就要账,顶多要他去筹钱,何必卖人妻女,那可是会断子绝孙的。”那领头少年站在那少女身旁,伸手将她扶了起来,少女眼泛泪花,看到是扶她的人的模样,脸上泛起一丝红晕,只见这小女面皮白嫩,出如水芙蓉,倒不似穷人家生养的孩子。

  “我道是谁,原来是山神庙的陆离啊,怎么?现不敬东方朔,改行管闲事了。”刀疤咧着嘴笑了起来,声如老牛,这一笑,那脸上的‘蜈蚣’就像活了,随着刀疤脸上的肌肉开始蠕动,让人看了既恐怖又恶心,说道东方朔,传说东方朔偷王母娘娘的仙桃,被视为窃贼之祖,意在讽刺陆离是个窃贼。

  “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我这不是管闲事,我是在替你积阴德。”陆离显然也不想搭茬,一阵没好气。

  “那我得好好谢谢你了。”刀疤沉下脸来。

  “你的确得好好谢谢我。”陆离针锋相对。

  瘪猴和黑皮二人倒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仿佛丝毫不放在心上,那少女嘴巴微微颤抖,双手紧握,很是紧张陆离。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