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无梦之梦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无梦之梦-连载网

无梦之梦

蛇女 著

  • 都市

    类型

  • 2019.05.20

    上架

  • 1.8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001 再相见

无梦之梦 蛇女 3,842 2019.05.19 10:51

  从未关密的印花窗帘间,有一束阳光投射在她眼皮上,让她从混乱不堪的梦境中慢慢睁开眼,困倦的她欲要继续沉睡,但费力挪了个位置,也未能躲过那束阳光,所以她只好苏醒。

  手握成拳头在床面上一砸,她猛地从床上爬起,揉了揉杂乱的绿色长发,戴上眼镜,皱着眉四处瞟了几眼……装潢颇是可爱的房间,空气中却弥漫着酒味,再加上遍地倒着的空酒瓶子。看这酒瓶子的量,昨晚大概喝了不少酒吧,她咂摸着嘴,又扯着嘴角笑起来——等等。

  这是那个人的房间,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明明我早把钥匙扔掉了,我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她咬着嘴唇,颇是认真的思考一番,最后只有将目光转移到门口。

  打碎了,很明显的事实。和这小女生的房间所不符合的场景,带着卡通图案的白色木门被简洁明了一拳打烂。木头渣滓混着几丝鲜血沾在地上,与地上的空酒瓶交相辉映,有着一种异样的和谐感。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背,手上的老伤口上显然添了新成员,看到它们的同时,她才感受到疼痛。她不禁抽了口气,兀自苦笑起来。

  她对此颇感意外,因为在平时,她从不会打开这道房门——用钥匙也绝不可能。

  然后她抿了抿嘴,停下来,房间里空无一人,安静的能听到回声。

  手机响了,是“老板”的来电。

  打开翻盖手机,熟悉的青年女性声音传入耳朵,她忽视了手上伤口传来的丝微疼痛,这对她来说不值一提。

  “你很久没有和我联系了,Z,”手机那头,青年女性用有些委屈的声音说着,“我可会寂寞呢。”

  Z皱了皱眉头:“得了,你充实得很吧。”

  青年女性在那头吃吃的笑了几声。

  “什么事?”她踢开木门残块,任它敲击在墙角发出一声闷响,然后走出房间,回首又近似虔诚的将门上的帘子拉上,“渡边家的大小姐可不会浪费时间,对吧?”

  “神奇的女人,”渡边小姐收回调笑一般的语气,“单子,接吗?”

  在从那个房间探出头的同时,她并没有被阳光刺到睁不开眼。因为窗帘一直都是关上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客厅里一直都没有被照亮过。

  “发短信就行了。”Z懒得废话。

  “来吧,老地方,不过我要给你介绍一个人。”

  对方挂了电话。

  Z把手机丢入牛仔裤的兜中,又仓促的扎起头发。抓起沙发上那件洗的有些褪色的黑色卫衣,披上。

  她对着门边的柜子顿了一下,摸出一把利器藏入衣服中,才快速地出了门。

  ——

  奴隶市场。

  顾名思义,买卖人口的地方,如果有足够的钱,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类都可以弄来。而这样的一个市场,在这个几乎法如虚设的城市,不过是冰山一角。

  此时,Z正缓步走入市场,她用唯一帽子遮上扎起的绿色头发,低着头,用镜片下的红色眸子静静地扫视四周。

  和市场外的清晨阳光所不同的,这个市场是一个大楼林立的街区。光线几近穿透不过。办公楼下,门口边,墙上,漆着一些看似没有意义的图像,但熟知此处的Z才明白,这些图案各有各的含义。偶尔能从那些紧紧拉上窗帘的楼房中听见细碎的声音,但这声音小到几不可闻,只有Z那敏锐的听觉才能多少捕捉得到……尽管她对这些声音没有什么兴趣。

  轻车熟路地找到渡边小姐所在的那幢楼,内里并没有经过很特别的装修,倒不如说这一楼就像毛坯房一样,阴暗的房间深处,传来从高处滴落的液体之声,她和角落的摄像头稍作对视,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就被一轮轮点亮,伴着闪烁的灯光。她坐上老旧的扶梯,上了二楼。

  二楼的光线暗了许多,但她仍然能看见里面的光景。

  这里是交易区,当然是最低级的那种。贩卖的乃是“快销品”,也就是那些街边的流浪儿,或者是不知名的孩子,之类。可以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卖,当然,如果一批单子购买的价格够高,也可以作为赠品而奉送。

  现在,这些“商品”正在被铁栏杆划分而出的笼子里,露出形色各异,却同样无神的面容。Z慢慢的在两侧笼子中的过道上行走,和那商品们的目光一掠而过,神情淡漠。

  直到她在那之中,对上一双熟悉的目光。

  黑暗的狭小空间中,一位小小的少女坐在角落,及肩的灰发垂在那单薄的肩膀上,她裹着破旧的布料——不能被称作衣服。此时,她的目光正和Z相对,Z能看见女孩澄澈的蓝色眼睛中所传来的,令她感到亲切又熟悉的信号。她惊觉一切在这女孩身上的因素,都与她无数个日日夜夜在梦里相遇的故人如此相似。

  “……是你啊。”

  她低低地在内心呢喃,这在略有嘈杂的市场中不值一提。她念叨着,就像一个小孩子找到失而复得的心爱玩具。但她不动声色,她一向十分自控,尽管这冲动近乎要将她的内心震撼到无以复加,这是职业杀手的素养。

  她走向管理那块区域的人员面前,那是一个稍有些肌肉的中年男性,Z无意和他争斗,只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用钱解决问题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是那个渡边小姐的地盘。

  她看向那中年男性,用手指对着那女孩的方向示意,又比出一个合乎市场的价格,那人转转眼珠,掐灭手上的烟,先低低说声“稍等”,便从兜中摸出沾着油污的钥匙,转身丢给门边的看守。Z便抱臂在一边看着,用眼神看着那女孩。

  女孩似乎已经知道自己被Z所选中,她一面用带着畏惧的眼神回应Z的注视,一面瑟缩着被看守于脖颈上戴上小巧的项圈,又被交到Z的手中。

  Z低着头,看着手上的那一截铁链子。这条铁链子的另一头,便连着那曾经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孩子……是的,她就是团子,再确定不过了。她想着,今天她再也逃不开我了。

  “真是……意外收获,”Z和团子踏上直通顶楼的电梯,又过了一次摄像头确认,既然过了二楼的确认,就没必要去那些地方了,这么想着,Z又看向那女孩:“你……还好吗?”

  女孩愣了一下,又低着头不说话,这让她皱了皱眉头:“不认识我了吗?我们不相见也没几年吧?团子。”加重几分的声音终于让团子畏畏缩缩的开口。

  “团子……知道了。”

  电梯到了楼顶,门静静打开。

  Z和团子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回荡,这里的环境和二楼截然不同,现代式的正统办公装潢,走廊尽头有一扇门,而在其边上的,则又是一个摄像头。

  “真是够烦的。"Z这么想着,给那机器回了个标准的白眼。

  “欢迎光临,小傻子。”

  无起伏的机械音却冒出这样的话,不禁让Z一阵气结。

  制怒,制怒。

  Z深吸一口气,拉着团子的手走进房间。

  房间内部颇像个总裁室,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位黑发红眸的青年女性,正是渡边小姐——渡边琴。而此时她正带着一抹玩味的笑容,眼神在Z和团子二人身上留连,Z不禁一阵恶寒——当然这不是因为对方的相貌原因,事实上,渡边琴这样子不知道会是多少男人(或者女人)的梦中女神,只是她意识到这之后一定会是那女人的调笑。

  “噢?这个小朋友看上去很眼熟,像是二楼小孩中的一员啊?“听见渡边琴的话,团子只是畏缩着看向墙角,“Z,你的恋童癖程度已经到了要真的买个奴隶来满足了?”一脸的坏笑,这看得Z也面带不满。

  渡边琴见了,只微微挑眉:“可这是事实,Z,你前几年才和一个初中女生纠缠不清吧?”

  “团子早和我认识了,这只是‘物归原主’而已……看什么看。”Z不满地喝止渡边琴的眼神,“那个女生不过是我的手下而已。”

  “啊,那要是你的手下和你关系那么好,那你以前的那些暴走团成员岂不是个后宫团了?”

  “按你这么说,你妈和食堂大妈都是女的,食堂大妈还能是你妈?”Z终于忍不住回敬了一句。

  渡边琴尴尬的笑笑,得到了Z的一个白眼。

  “你还记得我说‘向你介绍一个人’吗?”

  “记得,不过我以为你玩得都忘了。”

  渡边琴吐了吐舌头,转身拍拍手。

  房间的一面墙慢慢转开,从一片黑暗中,一位年龄稍小的少女坐在轮椅上的身影慢慢显现。随着轮子的转动,她停止在渡边琴身边。这少女有一头黑色的中分长发,红眸,和渡边琴别无二致,只是其中藏着近乎冷漠的神情,此时,她正静静地扫视着Z。

  “我的妹妹,也是这里真正的主人,渡边梨。”渡边琴的语调中带着点自豪,渡边梨伴着渡边琴的介绍轻轻点头,“她听说了你的能力,有一个单子交给你,可以吗?”

  Z看着渡边梨的眼睛,在那之中她看不到什么东西,又点了点头。

  渡边家族的人,渡边琴的妹妹,她信得过。

  “张焕,对吧。”那少女第一次开口,就让Z皱起眉头。

  “请叫我Z,我并不想和他们有瓜葛。”

  “真是神奇的女人……从经历而言,”渡边梨稍显冷淡地弯了弯嘴角,“和你的‘故交’相见吧,有事电联。”

  “也就你们渡边家一个个阴阳怪气的。”

  Z也不和她们计较,带着团子就要出门,和别人斗嘴可不是她的风格。

  “Z,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渡边琴的声音。

  Z没有说话,只是停下了脚步。

  “好·久·不·见,真正的Z。”

  渡边琴又笑了笑。

  “这次就我帮你埋单吧,你用钱买这些多少不方便。”

  “本来就是物归原主,团子,走了。”

  她们一起走出了门。

  ——

  一出了街区,Z便以一种快得足以把团子吓到呆滞的速度,为她解开了挂在脖子上的项圈,然后,蹲下,将她抱入怀中。一时间,这个手上沾染无数人鲜血的杀手却因为复杂的情绪近乎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Z忘了,自从团子在那幸福的时间中逃走,她痛苦了多久。她从不掉眼泪,此时只是咬着自己的嘴唇,定定地看着团子那干净的眼神,真的,太熟悉了。她就这样看着,直到薄薄的嘴唇都被咬出一丝血星。

  团子呆呆地看着Z,尽管她多少被这个女人吓到了,但最后她还是伸出手,用自己的方法回应了Z——拍拍她的背。至少,此时的Z,没有给她实质上的危险感,团子从Z的眼睛里,多少看出了悲伤。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Z低声地询问着,稍稍嘶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落寞,她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话音一落,她只是又擦了擦团子粘上脏污的小脸,才站起来。

  “我们回家。”Z拉起团子的手。

  团子看着Z的背影,此时已经是落日时分,她眼前的世界,顷刻和橙色的光影融合,冲散先前混合着不悦气息的黑白。她手中那只带着老茧的手,苍白,却带着伤口的手。冰凉,却让她像是被救起的溺水者一般,安定下来。

  落日在街道上洒下它最后的光和热,照映着二人隐入黑暗之中。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