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飘荡的荷尔蒙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飘荡的荷尔蒙-连载网

飘荡的荷尔蒙

哈哈镜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11.06

    上架

  • 4.38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飘荡的荷尔蒙 哈哈镜 3,275 2018.11.06 00:04

  用文字来记录我们这代人的人生轨迹,多年以来一直是我的一个梦。

  而今,终于有时间闲暇下来,于是,我便想用讲故事的方式追忆那个激情燃烧的时代,这里,有着你我的成长轨迹,有着你我的迷惘痛苦奋斗追求爱恋!

  但,要真切真实的展现这代人,为这代人画像的确是个难度极大的事情。但我不擅长讲故事的脑部构成要达成这个任务实在是力有不逮不自量力。

  当我手握手机在美篇上码字决定讲故事的时候,时令是深秋,窗外的树渐渐的失了绿意,地上黄叶杂乱,空气中已透着丝丝寒意。

  第一章夏雪

  1979年7月,群山之中的小山村,一封高中录取通知书飞到我的手中,那年我14岁,瞬间便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对象,在足不出户的山里人心中,高中,无异于中了举人,而百里之外翻山越岭要走二天的县城,更无异于是村人心目中的圣殿。

  背负村人的厚望父母的期盼,我到了县城那所颇出了不少人才的百年老校。

  世界蓦然在少年的眼前宽阔了,宽阔的柏油路飞驰的汽车鳞次栉比的水泥楼房,轰隆隆的向我压来直到喘不过气。尤其是同学们,他们虽与我同龄,但眼中却分明透出几分不屑以居高临下的目光审视着这个山里来的孩子。

  我自然明白这一切的根由,穷,因为穷因为我出生在贫困的山村,自然低人一等。羞愤自责怨恨各种莫名的情绪揉杂在一起,但更多的是一股倔劲:有什么了不起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就不信天生低人一等,是虫是龙两年后高考见。

  开学第一堂课,编排座位,老师念名字,一男一女混编共坐一桌。

  “夏雪”,老师念出一个名字,一个婷婷玉立的长发女孩坐在了我的身边。

  偷瞥一眼,细长的睫毛扑闪着半遮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五官精致,黑发如瀑披散在肩部,好美好漂亮的女孩!不禁心中一动。

  座位排定,不料身侧的女孩举手:“老师,我要换桌”。

  “什么理由?”漂亮的女班主任说着标准的普通话,老师不过30来岁,白嫩脸皮架付眼镜。

  “我不愿意,他……”夏雪欲言又止。

  我倏地明白了,脸忽的羞红,她鄙视我瞧不起我,我深深地埋下头。

  “理由不充分,不允许!”老师看着她,轻声而坚决。这一刻我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老师谢谢你,你的行动维护了我的尊严!

  生平第一次偿到了被伤害的滋味,我暗地发誓,凭什么你瞧不起我,凭什么你……为什么你那天使的容颜却有着一颗俗不可耐的心。山里的狼受伤后总是躲在狼群之外的地方,用舌舔伤口直到复原。我想我就是那狼。

  那个住校的第一个夜晚,我独自一人跑到校后的河边,注视着潺潺流水,泪无声的滑落,给自己说:今夜泪流个够流个尽,自此后不再落泪,直到寒气袭人星空万籁俱静。

  夏雪名如其人,冰冷高傲,从来独来独往,不与其它同学拉帮结派,无形中竟然成了学校的校花。而我则与四十来个从边远乡镇来的住校生吃住生活在一起。虽是同学你们这帮住校生与县城的同学并不水乳交融,相互之间总有那么层薄膜,使之成为两个不同的世界。

  好在这帮住校生成绩出奇的好,逐渐地大家从自卑自怨自艾中走了出来。夏雪虽与我在一桌,但我们彼此并不说话,在那个年代男女生之间都是互不交往的。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临近毕业的日子,那时我己16岁了。

  直到这时,我才从其它同学口中知道了夏雪骄傲高傲的理由,她是本县夏县长的独女,加之天生丽质再配以聪明的大脑学习成绩也非常地好,在此背景下,她就如出尘的仙女高高在上。

  也许她曾经的伤害刺痛了敏感的我,无形之中我便将她作为竞争对手,踩扁她超过她便成为了我学习的全部目标。大多数的期中期末我都以微弱的优势超过她,当然偶尔也有例外,倘她哪次成绩超过我时,我便会发现她嘴角微翘的欣喜。我与她的竞争居然达成了谁也不说破的默契。

  进校一年半后,16岁的我已长高,像个大人了,而她愈发出落得风姿卓然,俨然一个引人注目的超级无故美少女!事实上那时我们之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更说不上眼神的交流了。

  经过一年多的观察,对她的观感在我心中已经悄然的发生了变化,不再认为她天使的容颜包裹的是一颗俗不可耐的心,那心已经是高贵的优秀的卓然的了。这观感是不以我意志为转移的占据了我的头脑。

  事情的改变发生在高二上学期期末考试,如果说我们成绩相当的话,但有一门数学我绝对的超过她,天生对数字的敏感使我的数学出类拔萃。那天上午考数学,我飞快的迅速的毫不费力的答完了所有卷子,然后无聊的反复检查,这时我发现了不对劲,同桌的她居然半天不闻沙沙落笔声,瞧她一眼,她无助的眼神也恰巧瞄向我。

  遇到难题了,愁眉苦脸地。我心领神会:帮她。于是我悄悄地把答好的题慢慢地向她那边推,一边装模作样地在草稿纸上演算,故意将演算过程用大字写出来。她自然明白了我的意图,一只手扶额作沉思状,眼神却落在了我的卷子上。原来,如此,明白了,旁边又传来沙沙的流畅的钢笔声。

  投桃自当报李,英语考试,我由于初中未学过英语,加之当时高考占比10%,自是完全放弃,考试只有咬钢笔杆了。她自然明白,故意将答好的卷子向我这边推。考不好就算了,我故意不看她的答案,胡乱猜答一番,经常连格都及不了。

  转眼间已是四月初夏了,知了在窗外不知疲倦地叫着,我们在上课,老师讲着历史,充满激情。我全神贯注,突地,我的手肘被她碰撞了,是那种有节奏的手肘与手肘的轻微碰撞,三次。于是我目光扫向她,她对我努了努嘴,眼神不再冰冷,她将桌上的书推了推,我发现书推动着一个小纸团,难道……不容多想,本能地用笔将纸团划拉到面前:晚饭后,学校后门,河边见!

  她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终于主动约会我了。我迅速地提笔在纸上写上:晚六点半!

  16岁的我此时已经对男女之间的事儿己经非常向往了。就在春节后返校的这学期,同为住校生的阿力神秘地拉着我:

  “看手抄本不?”

  “《少女之心》,又叫曼娜回忆录”

  “看!怎么不看!”

  那时,《少女之心》作为禁书早已耳闻己久,今天,能看到岂能放过?

  躲在被窝里,手抄本不厚,二万多字,一口气读完,看得热血澎湃鼻血大流,原来,男女之间还能发生这么富有想像力的趣事。

  应当说,《少女之心》挑开了我对于男女之间情感欲望的那层面纱,自然对于女人有着我的想象和期盼,相应地在内心深处形成了情感模型或者称之为情感心理结构,而与之对应的则是身边的这位完美无暇的夏雪,她如春风般潜移默化地补充着丰富着我的遐想或者意淫。

  时常,我会不自觉地将她置换入曼娜的角色中,而我成了她的表哥,不断地在脑海中上演我和她的激情故事。

  傍晚,晚霞满天,独自一人到了校后的河边,杨柳依依垂挂水面,河中心一条小船正在捕鱼,晚霞映照水面波光鳞鳞构成一幅极美的风景画。我一路心事重重、忐忑不安,无心也无意欣赏这极美的风景。她约我是什么目的?莫非她爱上了我,脑中被各种绮想占据。

  无声地,她出现在面前,白裙白衣衬托得她愈发清丽脱俗,不沾一丝人间尘埃!

  你们彼此无言,互相凝望,她将长发拉了一绺在手里绞着,她低眉垂眼:

  “我约你的目的,是向你道歉,我知道,进校那天我的行为伤害了你。”

  不知说什么好,的确,当初你伤害了我,但这一年多来整个的你己经使我重新认识了你,而现在的你己成了我心中至高的女神。我喃喃地:

  “我……我……”半天不知从何说起。

  夏雪见我的窘态,不禁脸红,难道他不原谅我:

  “你骂我打我我都认,经过这一年多的相处,我深知自己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很久以前,我就想请你原谅,可我没有勇气不敢碰你的目光,更不敢约你,我曾想写封信,我写了撕撕了写,总觉得缺乏真诚……”

  听不下去了,我陡地发觉自己情感如火山般喷涌而出,此时我不仅不记恨她,而情感迅速地转化为一股势不可挡的激情,那股从内心深处奔涌而来的激情来势之猛,直接摧毁了正常的理性和思考,出于本能,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想拥她在怀里,而她也仿佛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那么自然地扑入了我的怀里,手环绕住我的脖子,头伏在我胸口嘤嘤地哭泣,不知是激动还是委屈。

  一切都那么自然,河边,一株巨大的杨柳树下,我们相拥。此时此刻,任何的语言交流都是多余的了,蚊虫的叮咬流水的声响包括悄然升起的皎洁的明月都不能让我们惊醒,这是一种激情的最高体验,我们融为一体水乳交融灵魂在颤栗,天地与我们合一。不由自主的,我们的嘴唇凑到了一起,我敢打赌,这是你们的第一次初吻,嘴里散发的是清草的味道,直到夜深人静,我才慢慢地携手送她回家。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