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创世神魔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创世神魔传-连载网

创世神魔传

哈哈镜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11.08

    上架

  • 13.00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卷刑天抗帝 引子

创世神魔传 哈哈镜 2,761 2018.11.08 00:05

  昆仑山,自古就是黄河流域中各氏部族心目中的神山。

  山势连绵不绝,雄奇险峻,山中道路又陡又狭,深沟巨壑,随处可见。其惊险之处,令飞鸟难度,猿猴停步。其时正是深秋时节,山花似火,黄叶如蝶,其景美不胜收,却可惜山花无人欣赏,只是自开自败,藏于幽谷。

  此刻一阵细密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空山的寂静,足音在山林幽静中显得格外清晰。只见一位青衣短装打扮的少女沿着陡直的山坡,迤逦而来。汗水顺着她秀丽的脸庞不住往下滴,在她的脸上流成一条小小的河流,但在少女清矍的脸上,那对明眸依旧闪烁着倔强的光芒,疲惫似乎根本不能摧垮她的精神。

  少女已深入昆仑山数十里。四周均是参天大树,穷尽目力,也无法看到人烟。少女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每走一步都仿佛要倒下来,但她体内似有一股精气,一直在支持着她。那少女咬着牙,奋力攀升,手掌已被磨烂,血洒了一路,可她紧紧咬住下唇,脸上显出坚毅的神情来,默念着:“阿爹,我一定会求到仙药。阿爹,你千万要等着我回来啊!”

  这少女名叫花蕾儿,本是泾部落中的人,家中素来贫困,三个月前父亲不幸得了怪病,腹中生一硬块,无法消除,疼痛难忍,整个部落的大小巫医,都束手无策。这些大夫治了一阵,其父的病情却越来越严重。后来,花蕾儿听到一巫师说昆仑山曾有仙踪出没,于是甘冒奇险,孤身一人前往昆仑山。

  花蕾儿擦去满头的汗水,看着面前的高山,深吸一口气,纤手抓住一些树干,准备再次攀登。半日下来,十指已被磨损得隐约见骨。不知什么时候起,乌云凝聚起来,天色迅速变暗,太阳被遮蔽起来,山风也很快转冷,一阵阵刮来,竟颇有寒意。

  花蕾儿觉得天色有些不对,但心里挂念父亲的病,不敢停留,再次向昆仑山最高的山峰前进。雷声开始隆隆地响起来,乌云涌动,覆盖了整个天空。顷刻间,天色已经暗如黑夜,偶尔一道雪亮的闪电将天地映得雪白。云层压得如此之低,仿佛就在花蕾儿身边翻滚消散。花蕾儿被这景色吓呆了,不敢再动。

  短促低沉的声音从乌云中传出来,花蕾儿心胆皆寒,凝目望去,黑暗中什么也无法看到,而声音还在不断地轰响过来。花蕾儿的心被恐惧紧紧地控制着,紧缩成一团。一道闪电像剑一般划开了天空的黑暗,映得天地一片雪白。一只长达四丈余的黑色人形怪兽破云而出,突然展开双翼,巨大的双翼刹那间张至五丈余宽,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圆弧。而那与身体相比小得不成比例的头部,却跟着花蕾儿的举动慢慢转动着,红色的小眼射出锐利的寒光,“嘿嘿”笑道:“想不到有食物自动送上门来,我可要大吃一顿了。”

  花蕾儿的心跳几乎停止,将自己紧紧贴在山壁上,希望变得不存在,再也不要体会这种极度的恐惧。

  怪兽看着栗然不动的花蕾儿,将头凑近,喷出一口气,笑道:“快跑啊!”

  花蕾儿差点被怪兽那带着腐臭味的气味熏昏,不过这一下,可让她清醒过来了。她惊叫一声,手足并用,快速地向山顶爬去。她胸口似乎燃烧着一团烈火,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但她还是忘我地跑、跑、跑……突然,紧贴着她的头发,一根巨大的手指刺入石块中,挡住她的去路,坚硬的石头在怪兽的蛮力下,变得如同豆腐般松软。

  怪兽道:“真可惜,跑得太慢了,嘿嘿。”

  怪兽猫玩老鼠般地捉弄了花蕾儿半天,用两根手指捏住花蕾儿的头,慢慢提了起来。花蕾儿拼命地挣扎,怪兽只是大笑:“哭喊吧,恐惧吧,你们这些下贱的人类,只是我们魔兽的食物。”

  花蕾儿被提到半空中,看着怪兽越来越近的牙齿,双肩抖动,心脏被惊恐撑得几乎爆炸!正在这危急时分,一个清朗的声音响了起来:“黑翼魔兽,休得伤人!”

  花蕾儿心里燃起一丝希望,向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身着麻布衣裳,高约两丈,从容自若的男子踏云而来,悠然若仙。那男子双颧高耸,古朴清奇,虽然说不上英俊,看起来却如同一匹犀利无比的野狼,但他的眼中从容的神情淡化了他模样的戾气,自有一派丰神朗俊的风采,身穿的粗布衣裳也无损他神采分毫。

  来人单手一扬,“突”地一道银光,刺中怪兽的左肩。怪兽吃痛巨吼,声音震得花蕾儿耳膜都要裂开。怪兽抓住花蕾儿的手松开,花蕾儿不受控制地向山下跌去。此山高耸入云,从高处跌下,恐怕无人能够保得性命。那人却轻叱一声,手掌一张,发出一个光圈罩住花蕾儿,顿时消了花蕾儿下坠的势头。

  光圈载着花蕾儿浮在半空。

  那男子长袖一挥,黑压压的乌云立时散去,阳光重新洒满整座山谷,天地显出一片苍茫浩渺的景象来。花蕾儿刚脱离险境,心神就立刻被这些美景吸引过去。花蕾儿可是第一次飞在半空欣赏景色,如何不令她惊讶如狂?在花蕾儿沉醉于美景的时候,那头怪兽在空中扭动脖子,斜眼下望,张嘴大吼,一股阴森寒气激射而出,闪电般向那男子冲去。

  那男子左手作势疾弹,一道银芒电射而出,怪兽双翼一合,将银光挡住,怪兽的去势稍减。那男子乘势从它上空越过,右手一伸,一道电光向怪兽头颈斩去。怪兽两翼向上翻起,登时卷起一股狂风,巨尾在空中一个摇摆,带着雷霆之势,向那男子扫去。花蕾儿看到这一幕,失声惊叫。那男子在百忙中,还留意到了花蕾儿的惊呼,向花蕾儿回过头来,微微颔首,示意她不必担心。

  这时怪兽的巨尾已经到了那男子的面前。那男子左手一挡,抓住了怪兽的尾巴,用力一扯,巨大的怪兽竟敌不住那男子的力量,被拉得撞到山崖上,发出一记巨大的响声,如同平地上炸起了个响雷,山崖也被撞出了一个大坑。饶是怪兽外皮坚硬无比,一时之间也难以恢复过来。那男子趁机跃到怪兽身前,右手抵上它的头道:“畜生,退下罢。”怪兽前爪搭上那男子的肩头,待要用力,它的要害又被人所制,踟蹰了半天,终于将前爪松开,尾巴软软垂下,这是它臣服的表示。

  那男子放开抵住怪兽的右手,怪兽在那男子的身旁旋了三圈,长啸几声,向西方飞去。那男子看着离去的怪兽,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未伤性命,便已解决问题,如此甚好。花蕾儿看到男子嘴角的那抹微笑,心中突地一跳。

  那男子转向花蕾儿,问道:“究竟是什么事让你甘冒奇险,独上昆仑?难道你就不怕丢了性命?”

  花蕾儿鼻子一酸,流下泪来,在光圈中就要向那男子跪下来。那男子道袍一挥,一股极柔和的气托住了花蕾儿的双膝,阻止花蕾儿下跪,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花蕾儿忍住悲痛,将父亲得病,无人可医,不得不前来昆仑山寻找仙迹,以求延其父性命等等一一告诉那男子。

  那男子听罢,拇指在食指上轻轻一划,一滴朱红色的血从手指上渗了出来,自动跃到半空,迎风起伏不定,看起来晶莹剔透。过了半刻时光结成一颗红色的珠子,发出淡淡光芒,更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飘来。

  那男子道:“你拿着它,速去救你爹吧。”接着口齿轻动,念出一段咒语,光圈便向山下飘落。

  花蕾儿看着越来越远的那名男子,心中涌起难舍之情,似乎要失去什么极珍贵的东西似的,忍不住大声喊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男子哂然一笑,跃向虚空,倏然不见。他留下的声音——“刑天”却在山谷中久久回荡着。

  花蕾儿一遍一遍地低念着“刑天”这两字,一时间竟是痴了,她知道余生休想再有片刻可以忘掉这名叫刑天的男子。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