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昼颜花开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昼颜花开-连载网

昼颜花开

知秋芦苇6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2.23

    上架

  • 1.3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 相府初遇

昼颜花开 知秋芦苇6 3,270 2019.02.23 09:03

  墨灰的天,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偶有几缕烟云与明月擦肩而过,不甚留恋,徒留月色凄凄,将丞相府的亭台楼榭笼罩在昏黄中,一片静谧。不甘寂寞的夜虫,试探性的鸣叫,不知是怕惊了自己,还是不愿惊了在树下发呆的花昼颜,唧唧唧唧......

  花昼颜乃瀚海王朝丞相嫡女。丞相姓花,名建业,膝下三女,长女花昼颜为已故原配夫人所出,二女儿和三女儿均为现任丞相夫人所出。京城人人皆知花府二千金和三千金为君子好逑之淑女,才学卓然,花容月貌,却对嫡女花昼颜知之甚少。凡有允许女眷出席的场合,亦或每年一度的京城选美,都未曾见到相府嫡女的身影。世人皆传花昼颜相貌丑陋,为人狠厉,据传是相府三千金在一次京城大家闺秀的闺阁聚会上失口透露,但又以“开个玩笑”打断了大家意图刨根问底的蠢蠢欲动,徒留一众面面相觑。但由此之后“貌丑毒辣“就成了人们提起相府嫡女的说辞,尽管他们从未见过花昼颜哪怕一眼。

  深秋的风甚是清冷,百年枫树褪去白日里让众人迷醉的黄妆,隐入夜的黑暗,不复阳光照耀下的美丽,徒留这个可怜的人儿在黑夜中相伴。少女搓了搓手,把自己抱得更结实些,紧紧地依偎在枫树上:“难道今晚又要在这挨冻了吗?已经是第三次了......”浓黑的叶幕后,一双清亮的眸子紧紧地锁在少女身上,一开始是怕她发现,后来是安静地听她自言自语,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已经第三次了吗?”这句话在黑衣少年的心里有阵阵回响,声声追问着自己,好像自己也曾细数过被人欺负过几次,那时他告诉自己,只有数清楚了,才能一次一次地还回去!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

  当大皇子风头正胜之时,被发现私藏龙袍,皇帝怒不可遏,将其终身幽禁,自此与太子之位再无缘分;二皇子在太子之位呼声正高时,一纸诉状被告抢占有夫之妇,已然失去角逐储君之位的资格;四皇子以清廉之姿深受皇帝宠爱,但皇帝的一次微服私访被拦轿伸冤,四皇子包庇外戚欺压良民的行径昭然若揭,皇帝失望不已。三皇子还在逍遥是因为他尚未拿到他贪污受贿的证据,待证据确凿,三皇子失势,昔日在人后欺凌他的四个哥哥,这辈子休想坐在庆元殿那把龙椅上。这就是他们应付出的代价,不取他们的性命已是顾念手足之情,想当初,他们把母妃误推下水的时候,可曾想过母妃因此得伤寒而过世。他沉浸在悲愤之中正无法释怀,少女的喃喃自语再次响起。

  "好冷啊!如果有人能陪我说说话就好了....."正当花昼颜自怨自怜的时候,一只小老鼠蹦到了她的脚下:“吱吱吱......”花昼颜眼睛顿时亮了,伸手就将小老鼠托在了手心里。皇甫瑞琪呆了一呆,原本他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帮她把小老鼠赶走的,谁知,她竟然没有世家小姐们看到老鼠时花容失色的反应。“有意思!”皇甫瑞琪想着。像找到了好友般,少女亲热地与小老鼠攀谈着:“小家伙,这么晚了你自己出来干嘛呢?晚上出来很危险的!”说着,她点了点小老鼠的小鼻子。吱吱吱,小老鼠的爪子抓着少女的一根手指,很是亲昵。“”哦,原来你是出来找吃的呀,可惜我现在也没有东西吃,要不然可以分你一些。”吱吱吱,小老鼠蹭了蹭少女的手掌,惹得她笑出声来:“好了,好了,好痒啊!今天晚上咱们俩相依为命吧。”黑衣少年看着一人一鼠煞有其事地在对话,感觉有些好笑,但漆黑的眸子里却闪着比月光还要亮堂的光彩。

  “进去搜一下!”纷繁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少年已经握紧了腰上的佩剑,眼睛冷冷地盯着这片荒园子的入口。“统领,这个园子是已故夫人的院子,自先夫人过世后就荒废了,老爷吩咐,任何人不许踏入半步!你看,院门还锁着。”花府护卫统领看了看门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锁,沉吟片刻,下令道:“所有人跟我去前面追!”少年松开了佩剑,转而望着树下的少女,疑惑不解:刚刚听到护卫的声音,她明明站起身来想呼救的,但是却迟疑了,自始至终她都未发出一点儿声响。“唉,小家伙,今天晚上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说着,把小老鼠抱到了怀里,还用自己的衣袖为它遮了遮:“这样,你就不冷了吧”。少年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心里却涌上一股暖意。曾几何时,他也如小老鼠这般在黑衣中挨饿受冻,孤独而无助......

  待他从往事中回神的时候,发现少女已经睡着了。娇小的身体紧紧依偎在树上,瑟瑟发抖,柔和的月光抚摸着她恬静的睡颜,他甚至能听到少女轻柔的呼吸声。吱吱吱,小老鼠从衣袖下探出头来,仿佛看到了树上的黑衣少年,作势又要吱吱叫唤。少年瞪了它一眼,做了个嘘声的手势,小老鼠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又缩进了衣袖里。此时,一阵风平地而起,被大风吹动的落叶犹如一群集体向前飘跃的精灵,向着少女的方向刮来。少年手指一动,少女周身顿时流光溢彩,树叶在少女身前形成了一个弧形屏障,不再前进......

  清秋的第一缕晨光洒落树枝的时候,花昼颜睁开惺忪的眼睛,一夜无梦,好像也没有感觉太冷。吱吱吱,小老鼠从她的袖子钻出来,讨好似的蹭蹭她的指头。“原来你一晚都在啊......”花昼颜笑着点了点它的小鼻子。突然,她抬头看向树冠。此时,一阵风吹过,树枝摇曳,片片枫叶如蝴蝶般悄然落下,少女的面容在落叶中若隐若现。正当少年担心她是否会发现他时,一声轻松悦耳的声音响起:“谢谢!”少年微愣:“原来她一直知道我在。”只见少女的眼睛亮晶晶地望向自己的方向,脸上凝出两个软软的小酒窝。“小老鼠,跟我走吧,该喊人来救我们了。”说完,花昼颜起身拍拍身上的落叶,轻快地走了。少年看着她瘦弱的背影,若有所思......

  翌日,煞血门突然收到对这一届新生子的考核题目:调查瀚海王朝丞相府的所有情报,根据详细程度进行排名。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哗然。煞血门是一个暗杀组织,历届的考核皆是暗杀一位地位举足轻重的穷恶之徒,虽然他们练武的同时也会学习情报之术,但是这次......不管这次的考核结果是否真的会作为他们这届新生子的排名,但是每个人决对会使出浑身解数,全力以赴,但是这“所有情报”的范围也太广了些吧,众人皆陷入了不知从何着手的困境中。

  世人皆不知煞血门的另一个身份“谍云阁”,煞血门的每一个人既是武功高强的杀手也是优秀的谍报人员。关于煞血门和谍云阁是死对头的传闻,江湖上众人皆知,但世人却不知两个门派的主子竟是同一人。一想到有人曾出高价让谍云阁查煞血门的消息,花昼颜就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暗道某人真心阴险,收了重金不说,还给了半真半假的消息。这是后话。

  陆续有新生子的谍报被呈上少年的书案,事无巨细,甚至连花府哪个小厮与哪房的丫鬟有私情都查得一清二楚。看着每天一摞摞的情报,暗夜都惊叹这届新生子的谍报能力,就是不知这么多的情报是不是少主所期望了解的。看着少主一页页地飞速瞟过,暗夜叹了口气,看来他们是白忙乎了。突然,翻页的哗哗声戛然而止,暗夜猛然抬头,只见少主拿着一份情报,剑眉紧蹙,若有所思......暗夜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届新生子的头魁板上钉钉了,其他人也不用因为没完成任务而回炉深造了,一想到他们那一届被修整的惨状就心有余悸。“今年新生子的头魁就是他了,下令让他继续查!”暗夜接过情报,疑惑了:“花昼颜......”世人皆称花家嫡女花昼颜“貌丑毒辣”,少主怎么会关注起她来......

  接下来几天,关于花昼颜的情报陆续呈上,暗夜每每看到少主看情报的时候眼神晦暗又明澈,明澈又晦暗,自己的心都跟着一揪一揪的,大气都不敢出。终于,少主放下情报,向门外望去,书房门对面,昼颜花爬满了整张墙面,恣意怒放,一阵风吹过,墙上掀起一片涟漪,悠悠荡漾开去。暗夜瞅着少主看得出神,小声说道:“少主,昼颜花的藤不算坚韧,一拉就断,但是妙在一断即再生。只可惜,花期太短,一朵花卯时开放,申时就败了。”“卯时开,申时败......”少主沉吟着,不再言语,眼睛仍然注视着对墙的昼颜花,仿佛看到少女明媚的笑颜,眸光深沉不见底,她的花期不应如此!“派人暗中保护花昼颜,不能有丝毫闪失!”暗夜一愣,惊诧之余,一颗八卦的心蠢蠢欲动:“少主对这花昼颜......”突然,一道锐光冷冷扫来,暗夜赶忙低头应下,匆匆执行命令去了。

  想着情报上的内容,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本是嫡女的高贵身份,三岁时生母早逝,一年后继母入门,小小年纪就尝尽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八岁时被人从假山上推下,从此落得癫疯之症,更被自己的亲爹厌弃。“癫疯之症......”他喃喃着,嘴角轻轻勾起,眼睛笑意盎然:“不管癫疯是真是假,此生我定保你无恙......”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