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起源—原种战争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起源—原种战争-连载网

起源—原种战争

仕安山 著

  • 科幻

    类型

  • 2018.04.23

    上架

  • 16.5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硝烟深处

起源—原种战争 仕安山 3,909 2018.04.23 11:34

  话说天下大事,战久必和,和久必战。只要存在矛盾,人与人就会发生冲突甚至是斗争,何况作为人群集合体的国家呢!矛盾可能消除吗?大概不可能,因为没有了矛盾,也就失去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内生动力。也正因为有战争的时刻相随,和平相处才显得难能可贵,战争中展现的人性与反思才能一直在人类的历史上散发光芒。

  我们的故事发生在虽不遥远却也难以触手可及的未来,要问究竟距今多么远,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说遥远,是因为那是未来发生的事;说不远,是因为人始终不就如此吗?

  我们的时间界定在第三次世界大战末期,那天——

  “队长,援兵什么时候能到?”一位全副武装、满脸涂着迷彩的年轻人,端着一把冲锋枪,在一块断壁残垣后边躲着呼啸而来的弹雨,他的箭头和膝盖处的护甲都已经破损。

  一位年近三十的上尉,借着墙壁上烧着的一团小火焰,点燃藏在上衣兜里的烟头,左手的自动步枪很自然的下垂,右手迫不及待地夹住烟头,狠狠地抽了两口,一位老烟民竟然被呛咳嗽了,吐了两口唾沫,说到:“呛死老子了,那个死鬼不知道留根好烟!”

  抽烟的这位,叫龙少卿,也就是年轻人口中的队长,一位纯正的军人,城市巷战能力出色。今天他们面对的敌人一样熟悉巷战法则,可谓是棋逢对手。在这座被导弹击的支离破碎的城市中你来我往地交了几次手,谁都没占到谁的便宜。顺便提一句,龙少卿的烟头是从一个死去的敌军身上摸出来的,当时他真像寻到一顿大餐那样高兴。

  对战双方分属核阵营与反核阵营,显而易见,是因为对核武的分歧而形成的两大对立阵营,至于这两方怎么打起来的,已经不重要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由当时的一个超级大国——鹰之国四处对一些不听话的国家施加政治压力甚至是军事压迫引发的,那些被制裁的国家组成了联盟,拉拢了欧洲几个强国做后盾,要使用核武器改变他们的国际地位,就这样形成了核战略同盟国,俗称核阵营。而那位爱惹是生非的超级大国也不得不负担起这份责任,联合其他爱好和平的国家组成了反核战略国家同盟,俗称反核阵营。在战争中后期,一个从古至今都以铁腕称著的军事强国——熊之国也从核阵营倒戈过来,一个豪华的精英国家同盟就形成了。反核阵营凭借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对核阵营开展了碾压式的反击。

  龙少卿部的战斗就是在碾压式反击大获成效的背景下打响的,他们要在这座废墟城市找到“核灭世”的地下基地,并在敌人引爆之前让这些核弹哑掉。他们于上周五的夜里空降下来,原本计划的很顺利,却不想在这片随时有可能人间蒸发的地面上遇到了顽强的阻击。

  “通讯器都坏了,根本联系不上大部队啊,天棓四中士!现在是中午十一点二十,肚子饿了,大伙儿找个空档吃午饭吧!”龙少卿被那口烟呛得现在还有些沙哑。

  “可是队长,我们损失不小啊!要是没有援兵,一直跟这伙敌人耗下去,恐怕会完不成任务啊!世界的存亡,可都在咱们手里握着呢!”十七岁的小兵蛋子天棓四略带埋怨的口气,虽说在打仗上他挺佩服龙少卿的,但是这次棋逢对手,碰了个硬茬,只怕是龙少卿现在是毫无对策。

  龙少卿在弹雨中迈着四方步走到天棓四旁边,拍着天棓四的肩膀,嘴一撇,说:“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啊?世界完蛋了,咱们也就解放了,因为敌人也完蛋了!”

  龙少卿断定核阵营的那些高层也都是贪生怕死之辈,不会轻易摁下起爆按钮,同归于尽,毕竟是只有他们这些下层军人才会狠下心来做出的决定。

  龙少卿扯着嗓子向着对面的敌人喊着:“对面的兄弟们!到中午了!咱们各自回营吃午饭吧!吃饱了咱们再来厮杀!”

  这一句可真是龙少卿拼了命喊出来的,如虎啸龙吟一般,盖过了啪啪的子弹。话音刚略,对面的射击就停止了,约摸过了三分钟的功夫,对面也传来一句震天响地的回应:“好!我们就此停火!一个小时后再此决战!不过有一点,别想从后面偷袭我们!”

  龙少卿回应:“我们还担心你们会不会掏我们屁股呢!我们立个君子协定,互不掏屁股!”

  敌人鸣放一枪以示同意。

  “不掏才怪!”龙少卿露出一丝诡笑,就在刚刚停火的三分钟里,他已经用手语传达了命令。

  由部分战士佯装后撤,然后天棓四与战友们分成两组,分别由龙少卿和副队长米歇尔带队,开始行动,干什么去了?用龙少卿的话说,那就是掏敌人屁股去了呗!但是龙少卿同时也制定了敌人将计就计埋伏起来搞突然袭击的预案。

  天棓四执行命令还是很坚决的,战场上也敢拼命,谈不上有多大的战功,却是从好几场绞肉机活着站起来的。

  “隐蔽!”副队长米歇尔嗅到了敌人的气味,几名敌兵正在后撤,但是以他的经验,总觉得这几名敌兵后撤的动作跟己方摆出的样子类似。

  天棓四看到副队长一脸愁容,心想,面前的情形肯定没表面上那么安静,他往外露了露头,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可是又不敢妄动,就把头缩了回来,等待米歇尔的指令。

  天棓四感到空气稍稍震动了一下,随后只见米歇尔被一颗子弹从望远镜穿透过后脑勺,一股鲜血喷在墙上……

  战士们没有被这突然的一击震住,毕竟这种情形他们是天天看见,都已经麻木了!第一反应就是敌人潜伏了狙击手,从米歇尔伤口分析出弹道,大体上知道了狙击手的位置。还好行动之前,龙少卿告诉他们遇到遇到潜伏的敌人就用“暴雨弹”攻击。他们熟练地从后腰处拿出“暴雨弹”,冲着预设区域的上空就扔了出去,十几颗暴雨弹就在那片区域上空炸出了云彩,无数颗小钢珠像下雨一样冲击着地面,竟然腾起了一小股血雾。那个狙击手连同几名敌兵,不明不白地被天上掉落的钢珠打成了筛子。

  与此同时,龙少卿那边也交上了火,听枪声,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天棓四承担起米歇尔的职责,带领战友们与因暴露而跳出来敌人开战。

  战场上的惨烈,暂且不说,总之是血肉横飞、枪弹交加。最应该疑问的是,这“核灭世”的基地到底在哪儿?为什么从天棓四他们到了这里这么多天,除了与那股敌人交火,基本上没有其他的动静。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核基地,而且战争在昨天就已经结束了。

  核阵营的高层躲在北欧的一座无名小岛上建立了坚固的堡垒,他们带着精英部队归所在这里,手里掌握者一个引爆建设在中东地下核基地的遥控器。他们把反核阵营的大部分有生兵力牵制在这一带,只要摁下那个红色按钮,至少整个中东、东欧、西亚就会彻底从地球上消失,而且因为连锁反应和事先设定的程序,由核阵营间谍秘密埋藏在各州大陆地下的上百枚核导弹会在引爆的一瞬间炸飞地皮上的国家。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屠杀!其实这些高层至今不敢贸然摁下按钮,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引爆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届时会不会连他们一并消失?

  但是局势的扭转、战事的势力,激起了高层中一位狂热的极端分子的怒火,这位极端分子就是核阵营的首席、大元帅扎马克•古里,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哪怕最后会同归于尽也要将反核阵营消灭干净。于是他抛出了一个假的基地,把反核阵营的精力吸引过去,然后冷不丁地完成旷世巨作。

  古人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扎马克的极端行为甚至引起了核阵营高层内部的恐慌,他们中有人为了生存,说的夸大一点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存,出卖了扎马克。一位议员与领导着幽灵别动队的反核阵营革新党领袖阿斯•奎利亚斯取得了联系,约定与奎利亚斯里应外合铲除扎马克这个恶魔。

  而就在扎马克企图用罪恶的手指摁下红色禁令时,那名“叛徒”突然开枪射中了扎马克,由于当时过于紧张,并没有击中扎马克的要害,只是伤到了他用来引爆的右臂,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就这一枪,世界与灭亡擦肩而过。穿着核阵营士兵服装的幽灵别动队闯入了指挥室,迅速将所有人控制住,也包括那名“叛徒”。

  扎马克想反抗,尽管他身躯魁梧,可是右臂负伤,又被四五名年轻力壮的士兵全力摁着,他是想动一下手指头也难。

  “扎马克,你这个恶魔,现在我们以反人类罪、蓄意发动战争罪将你逮捕!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奎利亚斯一袭长款灰色风衣,带着拉风的墨镜,一抹浓密的胡子下叼着一个冒着烟圈的烟斗。

  “可恶!真是可惜!就差一点!你们都能下地狱了!”扎马克不甘心这样的失败,双眼布满了愤怒的红血丝。

  “实际上,即将下地狱的是你!带走!”奎利亚斯把墨镜别在大衣的兜边上,又拿下了嘴里的烟斗,一脸凛然正气。

  幽灵别动队给扎马克带上了电磁手铐,押着这名世纪罪犯前往装甲车。

  奎利亚斯转身看了看被控制的其他人,语气稍稍缓和了一点:“我想你们也不想看到世界灭亡吧!为自己还活着而喜悦吧!你们都犯有不可饶恕的罪孽,但是我现在给你们一个赎罪的机会,那就是马上宣布投降,命令所有的士兵不要再负隅顽抗!”

  那名“叛徒”也对着自己的同僚说:“咱们该清醒了,扎马克为了自己的野心,要毁掉我们所有人的未来啊!现在奎利亚斯将军给了我们赎罪的机会,我们应该马上宣布投降!”

  “住口,你这个叛徒!出卖了我们,还有脸皮在这里冠冕堂皇的摆说辞!你以为眼前这帮人就会放过我们吗?他们一样会杀掉我们!”一位体态臃肿的秃头,在怒斥“叛徒”,从他的着装来看,是个不小的官,职务应该比扎马克小不了多少。

  奎利亚斯走到胖秃头面前,蹲下来,视线平等地看着一脸横肉中显露的“铁血”气概,说到:“你知道扎马克一旦摁下按钮的后果吗?地球将化成人间地狱,即便你们不会被炸死,但是你们的亲人呢?你能确保他们会相安无事?而且这么大量的核武器爆炸,带来的将会是覆盖全球的核辐射,无论你躲到哪里,都会被辐射侵蚀身体,那时你或许会感慨还不如被炸死了!你觉得那是胜利吗?”

  胖秃头竟然被这句平平淡淡的话噎得说不出半个字,在场的所有高层都沉默不语。

  安静了十分钟后,有一个人站了起来,对着奎利亚斯说:“我现在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请允许我向全军发布投降命令!”这个人名叫阿里•切诺,是副元帅,扎马克之下的最高指挥官,秃秃的头顶,浓浓的络腮胡,一脸横肉,看样子也到了中年。

  奎利亚斯松了口气,他还真担心这帮家伙会不会软硬不吃。

  再回到天棓四的战场,双方已经耗尽弹药了,一场刀刀恐见血、拳拳将到肉的最终一搏即将上演。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