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之魔法书传奇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都市异能之魔法书传奇-连载网

都市异能之魔法书传奇

EnderYkirt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04.12

    上架

  • 1.1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1.你tm就是那个法师?!

都市异能之魔法书传奇 EnderYkirt 3,527 2018.04.12 13:38

  ……

  “……罗林!…罗林!”

  罗林惊醒过来,睁眼就是黑暗的桌面。他抬起头,远处的讲台上,蔡老师怒目圆瞪。

  见罗林醒来了,这位年轻的女老师只是再次瞪了罗林一眼,毕竟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无精打采地托着腮,扶了扶桌上被之前昏睡的他不自觉推到边缘的笔,然后又盯着未动的课本,发起呆来。

  又是那个梦……身穿白色公主裙、精灵般的女孩,抱着一本卷边的古书,操纵着神秘的魔法,与无数的怪物战斗着……

  这种感觉,罗林说不出来……

  梦中情人?

  “罗林!”

  似乎整个班级都振动了,罗林于是感觉不妙。

  稍稍与蔡老师的目光接触,罗林便知道是自己刚才发呆的缘故……

  风波一过,下课铃响,罗林又趴桌子上了,险些迷糊间,有人戳了戳罗林的手臂。

  罗林又抬头一看,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

  这个软软的短发妹子似乎永远睡不醒,她用细腻慵懒的声音传达了蔡老师的怒意:“语文老师……叫你去办公室……”

  “哦。”

  罗林双手插袋,不情愿地蹭到了办公室。刚进门,他就感觉到了空气中闷闷的火药味。

  蔡老师端坐在书桌后,她的目光越过一堆作业和试卷,直盯着罗林。

  一时无言后,蔡老师打破了沉静:“把试卷搬到讲台。”

  说完,她盯着罗林看了一会儿,又低头批改了。

  罗林犹豫着抱起试卷。

  有些重。

  “……”

  “愣着干嘛,快去。”蔡老师头也不抬的说。

  就当是被原谅了。

  罗林抱着试卷,回了教室。

  第二堂课开始了,还是蔡老师的课,这回罗林可不敢睡了,怎么说也要装个样子,然而刚打开课本,他就发起了呆,发着发着,竟又不知不觉睡着了……

  ……炫目的魔法在那女孩的葱白手指间转动,古书悬浮在女孩胸前,写满玄奥文字的暗黄书页簌簌翻动,外侧的黑暗怪物虎视眈眈,而女孩只是眼眸回转,轻轻一笑……

  “罗林……”她唤道。

  “…罗林……!罗!林!”她唤道。

  罗林连忙绷直了肌肉,站了起来。他快速看了眼教室,同学们都噤声低头,努力学习着。

  又搓了搓眼,就见蔡老师又在瞪他了。罗林被盯得心里发毛,就等老师的发落。

  “刚刚我讲了什么?说不出来就出去站着!”如罗林所愿,老师给罗林安排上了。

  他支支吾吾,翻着书,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他却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拉了拉,他只好稍稍侧头,以自觉没有被老师发现的动作,朝那里看去。

  是那个妹子,坐在另一组挨着他位置的语文课代表。她微微倾身,圆眼镜下迷糊的眼望着罗林,她小嘴微张:“刚刚老师讲……”

  罗林听了点了点头,他抿抿嘴,然后偷偷看了老师一眼——她好像没有发现。于是他胸有成竹地翻到那一页,把标题读了出来。

  站在讲台上的蔡老师早就把这些小动作一览无余了,但她没有当场戳破,只是再次放过了。

  “坐下吧。”她说。

  罗林一屁股坐了回去,他松了口气,又悄悄看了眼那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妹子,她认真听着课,并没有注意到罗林。

  ……

  叮铃铃铃——下课铃一响,死党陈鑫就勾上了罗林的肩膀,微胖的他笑着,脸上的肥肉都挤到了眼边。这胖子压的罗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今晚又去通宵吗——喂!书虫!”他说着,忽然朝教室门外喊道:“去网吧吗?”

  带着眼镜的戚拉背着书包驼着背,头也不回,只是招了招手:“不去了,今晚要复习。”

  “切,又是这样。就我们去吧——欸,你看了新版本公告吗,那个改动真的是……”陈鑫仍然说着,勾着罗林的肩膀,两人一起走向校门口。

  然而罗林却好像失魂落魄似的,他梦中的那个女孩、那个身影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罗林……!罗林!”

  罗林回过神来,一抬头就见一个汉子走到了自己眼前,他推了一下罗林,嘴里叼着一支牙签。

  “好小子,叫你不应,怎么了?睡懵了?”

  “我看那,他这是喜欢上哪个妹子了!”旁边的瘦子笑着应和着说。

  “不会吧罗林?你不是说‘连处子之身都守护不住的男人,还能守护住什么’吗?”

  “……”

  陈鑫本来还这么笑着打趣,却见好基友表情都没动一下,也不得不发自内心地担心了起来。

  “你怎么了?要不要去校医那看看?”

  罗林勉强挤出一丝笑,拍了拍陈鑫的背脊:“不用,我没事。”

  “是吧,没事就好,要是去那看没病都能给你弄出病来!”汉子大笑起来。

  这笑稍稍把罗林拉了回来,他也想起来校医处是个唠叨的老太婆,她同时是教导主任——

  ——那里整天都煲着中药,要是去那呆上半小时,鼻子都给你熏没了。更可怕的是,在看病的时候老太婆还会经常给你唠叨上那么“两句”。

  想着,罗林也感觉好了些。

  “走吧。”他说。

  于是四人出了校门,往网吧去了。

  ……

  橙黄灯光里的网吧,乌烟瘴气,安静得很。开了四台机子的四人已经在这玩了几个小时,他们往嘴里塞着外卖送来的宵夜,边继续打着游戏。

  在游戏中,面对着对面的野队,虽然这边的四人小队少了一个开黑好友,但自然还是轻松自如,他们配合默契,交流畅通无阻,三下两下就把对面打的丢盔弃甲了。

  然而在这局快要结束之时,在四人的后排处却突然骂起一声国骂,这骂声响彻整个网吧。声出突然且大,把在场的人都震了一震。

  四人赶紧往那看去。只见一个染了黄色头发的混混正站着,他摔了耳机和鼠标,电脑椅倒在一旁。怒气正旺的他正想搬起椅子往一体机上砸去,与罗林一行的汉子却忽然站了起来,抓住了混混的手。

  “兄弟,这是公共财产。”汉子警告道。

  罗林感觉有些不妙,因为那混混罗林经常在这见到,他总是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平日也是放荡不羁,经常打砸外设、赖下账款。听说还跟黑社会有点关系。

  而混混听了汉子的话,举起的椅子就扔到了地上,然而不仅没有收敛举止,反而靠着一股怒气睁大了眼睛,这一睁不要紧,可把通宵几天的眼睛给撑大了许多,这一撑大,混混就见着了四人所玩的游戏,是跟他一样的——

  混混当即砸桌骂道:“你他妈就是那个法师?!”

  这骂骂得罗林心中一惊,也看见了混混的那屏幕,他不就是刚刚被罗林用法师的控制技能逗得找不着北的那个战士吗!

  冤家路窄啊!

  看清了仇人就在眼前,混混的怒火再次爆燃,他大叫:“兄弟们!抄家伙!给我打死这个傻逼!”

  这一声呼号,网吧各个角落居然都站起了好些个混混的兄弟,他们跟混混一样凶神恶煞,翻越几个机区就要来干架了!

  四人见状不约而同,暗叫了声我操!

  一看罗林他们要溜了,混混立马抄起刚刚扔在地上的椅子,使尽全身力气往他们砸去!

  十几二十斤的电脑椅飞在天花板上,一下就砸到了反应不过来的瘦子身上!伴随着椅子的接触,几声清脆的响声在瘦子身体里爆出来,他被砸的倒地,当即就连声都叫不出,看是要昏过去了。

  而汉子听见响声,回头一看才发现,竟是他的兄弟受了伤,这下血气就涌了满头,他回过身来,不管不顾对着混混就是一拳头!沙包大的拳头砸在那混混的侧脸上,力道带着他就甩了三圈,顿时鼻子流了血,翻起了白眼,倒地不起了。

  这一见了红,在场的就都急了眼,几个快跑两步,抓着钝器就朝这边挥了过来!幸而三人身法灵敏,纷纷躲过了这一轮袭击,连脚踹翻旁边的歹徒,随即就忙扛起瘦子,连跑带跳地逃出了网吧。

  他们只刚出门口,却又碰上了另一波人,这下可热闹,一问才知道,他们竟是来砸场子的!

  追出来的混混们还以为这群人罗林叫的援兵,就着激情就冲上去与他们扭打在一起。

  乱战之中,陈鑫不慎遭受攻击倒地,被人群淹没之时还不忘大喊出声,让罗林赶紧逃跑。

  短短几十秒间,双方伤亡数十,几兄弟与其他人一样,纷纷倒落在地,不知生死。

  处在边缘的罗林进退两难,这时的一人刚砍倒了一个,失去目标的他见罗林独自呆站着,早已被肾上腺素冲昏了头脑的他,居然挥着砍刀冲上来甩了罗林两下!

  这一刀深及臂骨,那一划又划出十几厘米的伤口!

  锐痛袭来,瞬间就刺激到了罗林的大脑,他哪还记得什么兄弟,本能地捂住伤口连爬带跑地夺命狂奔起来!

  ……

  血簌簌的流了一地,被昏黄的路灯照成诡异的橙色。缓过来的罗林嘴里骂着娘。他咋能碰上这等破事?

  冷风吹拂在脸上,他逃脱现场了。几近凌晨的街上没有一个人,罗林瘫坐在路牙上,他用力地按住手臂内侧。

  心脏嘣嘣的几乎要撞破胸腔,罗林的肺因为过度的剧烈呼吸而开始火辣辣的疼起来。

  胸前的伤口还浅,可这手臂上的这血像止不住一样,他身上的衣物已经全被血浸红了。

  锐痛逐渐转变成钝痛,断裂的肌肉使得右臂根本使不上劲儿。

  蒸发带走了热量使他的体温逐渐下降,罗林想伸手去拿手机报警,一松开按压点,赤红的鲜血就再次潺潺流出!

  他咬着牙尽量不去看,左手伸进上衣口袋——另一只——裤袋!?

  操!忘在网吧了!!

  他的呼吸颤抖着,腿跟手都颤抖着,下巴与脸也颤抖着。左手垂落在腿间,他懒得去按了——他也什么力气去按了。

  好像……就这么要死了……?

  身体越来越无力,他渐渐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倒下去,倒在路旁柔软的草坪上,上面的黑麦草就欣喜地吸收着这突然的养分。

  罗林侧着头,努力撑着苍白的眼,望着这条苍凉的街。

  倒下的平躺姿势使血液回流,他的意识又清醒了一点,可不一会儿就再次麻木起来。

  肌肉渐渐松弛,那世界失去了色彩,越来越明亮。

  他似乎看见了一位白衣女子正朝他走来……

  罗林张着嘴唇,舌头和喉结微微动了动……

  姐……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