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君生我亦生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君生我亦生-连载网

君生我亦生

爱梦灵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4.11

    上架

  • 1.2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被人欺压

君生我亦生 爱梦灵 2,034 2018.04.11 12:12

  冬天之季,大雪纷飞,万物也随之冰霜,烈将军府的院子里也抵不过干冷的寒风,吹得哗哗响。

  屋子上堆积的一块块散落的冰雪,落在深厚的雪地里是那么的毫无违和感。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阵嘈杂的人声,在这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的落寞和诡异。

  在那院子里,有着一位跪在雪地上的少女,少女看起来约摸十五六岁,眉眼如画,面容倾城绝色,肤若院子里的雪,长修的手指,漆黑的长发散在双肩,她有着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丽的眼睛,却穿着一身单薄的素衣,跪在地上,她任凭飘洒的雪花,落在她头上,衣上。

  她身体虽早已冰凉,早已麻木,纵使万般寒冷,也未见她起身离去。

  烈如烟虽百般不甘千般不愿,可又能怎样?从小她亦是如此,她的命运从她祖母离世的那一刻起,就已彻底的改变。

  那些熟悉的声音离烈如烟越近,烈如烟就越是不安,那些熟悉的声音越大,烈如烟就越不由自主的迷茫,她本想着这么冷的天,跪了这么久,家族的人应该会放过她,可事情总不是想象之中那么的美好,可惜上天总是不让人如愿。

  “求求你们,天那么冷,不要让我跪了”

  烈如烟说起这些话语时,似乎在颤抖,似乎在哭泣,尽管如此,也没得到家族兄弟姐妹的怜悯,反倒成了它们的一种乐趣,成了它们的一种习惯。

  就在烈如烟,万般感叹自己的命运,和计划如何生存之时,远处传来了一位嬉笑的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那位少年看起来摸约十八九岁,身穿一件藏蓝色衣,腰间绑 着一根 蓝色绅带 ,一头 一丝不乱 的长发 ,有着一双 黑色的 凤眼 , 身躯 挺 拔 ,可谓是风度翩翩,五官端正,可在烈风眼里她虽是他的妹妹,但在心底烈如烟却不及一个外人,他对外人百般的好,心里却容不下一个妹妹。

  烈风看着跪在雪地里的妹妹带着一丝丝兴奋:“妹妹,我们可都是为你好啊!你身体不好就要这样练练,你怎得还不识好人心了?”

  “就是就是,嫡姐,你看看你平时身体那么的差,不练练怎么行呢?而且你不是要练武功吗?就从这个开始咯!”

  说话的不是别人,这正是烈如烟的妹妹烈如心(庶女),莫约十四五岁,长发及腰,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着一袭绿色的长裙委地,上锈蝴蝶花纹,青丝用蝴蝶流苏浅浅倌起一半,额间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散出淡淡光芒,峨眉淡扫,面上施多粉黛,也止不住她那张可恶的脸。

  “是呀!妹妹,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

  一个义正言辞的男声也跟着道,顿时后面也跟着响起一阵阵附和声,为自己的无耻行径开脱。

  这位少年是烈如烟的二哥,烈炎,(庶子)莫约十七八岁,黑色长发被松松的绾起,冰蓝色的眼眸冷漠无情,高挺的鼻梁,一身蓝色的衣,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折扇,腰间一根紫色腰带,大雪不经意的缭绕在他的周围,不时的落在他的发簪上……

  只见一个大概才有十四五的少年站在门口不说话,眼睛凶残的盯着,围住烈如烟的那些人,他想说,但他不敢说……

  顿时,烈风笑嘻嘻的走向那位少年,只手直搭少年的肩上“子顾弟弟你说,我们说的对吗?”

  烈子顾正是烈如烟的同胞弟弟,他想站出来帮助自己的姐姐,他恨不得,把欺负烈如烟的那些人臭揍一顿,但是他忍了,这也算是一种对姐姐的保护。

  子顾眉目如画,衣冠胜雪,眸如辰星

  祸国殃民一袭白衣胜雪,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薄薄得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更显得男子风流无拘。

  “嗯”

  烈子顾咬着牙,紧握手无奈的回应了一声。

  烈子顾只能看着烈如烟被自家的兄弟姐妹禁压跪在雪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他多想帮忙,却也是多么的无能为力,他很绝望,烈如烟更是如此。

  烈如烟,眉眼如画,面容倾城绝色,一双水灵灵大眼的她,此时已经含满了泪水,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双手双脚尽被人踩踏,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离死忙越来越近。

  “我求求你们了,这里太冷了……我我…………”她哑着嗓子,双眼祈求的扫过一个个冷漠的人,但是,得不到任何回应。

  只有烈子顾一个人紧握着手,皮都快抓破了,但是又能怎么办,他们没了娘亲,爹爹又不疼。

  “嫡姐姐,你怎么不知好歹呢?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又不会把你怎么样!”烈如心说道。

  烈炎正一脸不争气的看着烈如烟,当然,如果忽略他眼底的戏虐,那就更好了。

  冬风还在刮,雪儿还在下,一群人都穿着一件件厚厚的外袍,只有烈如烟穿着一件破旧狐裘,冷得嘴唇发紫。

  “如烟妹妹,要是你真的被练出了强生美肌,到时可要好好感激我们。”

  烈风微微勾唇说完,不顾烈如烟那惊恐疼痛的目光 ,烈风用力的踩着她的手,此时她的手指和落下来的雪花已被鲜血染红。

  他们看见烈如烟快奄奄一息,这才满意的笑着离去……烈子顾忍着红红的眼把眼中的泪吸了回去,便被其他人硬生生的给拉走。

  冬风刮过,不知过了多久,烈如烟缓缓睁开了眼席,她眼底透着一股干净果断的神采。她微微动了动麻木的脚,她不舒服的,于是坐了下来。

  她模糊的双眸,看不清楚雪看着院子里白茫茫的大雪,还夹杂着自己红色的鲜血……

  此时她眼底透出一丝不解,她皱起娇眉闭上眼睛不禁扶住了额头。她失去了应有的感应,失去了应有知觉。

  过了许久,她身体完全冻僵,身体的热量也渐渐褪去,她也许离死忙不远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