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余仙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末世余仙-连载网

末世余仙

知命不知天 著

  • 科幻

    类型

  • 2018.05.03

    上架

  • 9.1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李大帅

末世余仙 知命不知天 4,176 2018.05.02 11:24

  2020年7月15日,星期天,晴。

  今天是新纪元的第五天。

  因为南极冰川的大面积融化,大量冰封其内,导致世界大乱的东西陆续出现,当天中午到夜间凌晨,全球多地接二连三出现异象。

  首先是诡异的号角声,当天中午一点,全球多地都听到了来至天空的怪响,就像机械的号角声,沉闷刺耳,让人心里发慌。

  现在想来,那就是末日的号角,从那一刻起,新的纪元,开始了。

  其次是不明飞行物的频繁出现,数以亿计的帖子报出各地拍摄到的不明飞行物体,虽然有专家辟谣,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更何况是全球各地同一时间接连爆出,目击者更是不计其数,大家都猜测,有大事要发生了。

  第三是勘察人员从南极发回来的拍摄视频,一时间,网上大量神秘通道,巨型不明生物,诡异天光等火热话题及少数视频都指向了南极,这回没有人站出来解释这些现象,网友还发现,所有此类视频和帖子正被大量删除,只不过新出的帖子速度太快,这一现象让大家开始恐慌,议论纷纷。

  当天下午三点三十五分,网上突然爆出大量全球各地丧尸出现的帖子,有人说与电视里的行尸走肉类似,到处咬人,有地方辟谣那是吸食了新型毒品所致,不过根据流出的视频来看,确实是丧尸症状无疑,加上多国卫生组织和军队频繁活动的新闻,让人不得不信。

  外面出现了骚乱,先写到这里吧,我出去看看。

  日记内容到此结束,本子还是打开状态,就这么平放在书桌上,纸上粘有喷散的血迹,现在已经傍晚,整个房间显得昏暗,书桌旁边的窗户正半开着,风声呼啸,窗帘伴随着不小的呜呜声晃动。

  “咔嚓!”一道闪电掠过,惊雷炸起,透过雷光隐约可见,房间内电脑桌对面的床上,正躺着个人,一个相貌硬朗,二十来岁的男人。脸色发青,双眼翻白,嘴唇发黑,身体偶尔的抽搐证明,此人还没死去,他的左手手肘上有个很深的咬痕,肉都翻了起来,发黑溃烂。

  “咔嚓!轰隆隆……”

  屋外的雷电变得更加频繁响彻,整个县城上空都被黑云笼罩,电闪雷鸣加磅礴大雨,街道多处线路碰电,火花四起,大半区域都没了电,乌漆嘛黑,整个一副末日景象。

  “呲呲!!”

  天空传来诡异的电流声,云层内隐隐浮现出大约五米宽的紫色光圈,由虚到实,呈逆时针旋转,速度不快,当它完全实显那刻,整个县城区域温度骤降,空气压抑。

  “呲!呲呲!!”随着声音越来越大,光圈旋转速度正在加快,“咔嚓!”原本四处乱窜的雷电突然全部劈向光圈,光圈的旋转速度瞬间暴增,“喑!!”一声音爆炸开,电圈中央,肉眼可见道道黑色裂缝凭空产生,“砰!”一声炸响,光圈内突然冲出一团两米大小的紫色光球,直奔下方房屋而去,其后紧跟着一只怪兽巨爪,刚好能从光圈内穿过,向着光球抓去,不过才露出半掌,便无法继续落下,似乎被卡住了一般,剧烈挣扎多次后,依然无果,只能缓缓收了回去,紧接着光圈轰然炸开,好似漫天烟火,绚丽消散,那跑出的光球砸穿下方的某栋楼房,留下一道同等大小的深坑。

  画面回到日记的房间。

  窗外天雷滚滚,轰声历历,床上的男子几乎没了动静。突然,天空巨响不断,紧接着紫光映帘,屋内也被渲染,没过多久,随着一声砰响,一团紫色光球从天而降,击穿房顶,正中男子,同时消失于地底,只剩一道对穿的圆形通道,往上看,被击穿的地方,边缘非常平整,散发出惊人的高温,像是被烫穿一样,往下看去,深不见底,加上又没有光线,一片漆黑。

  刚刚还雷雨交加的天气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县城又恢复了平静,被黑夜笼罩。

  次日十点,阳光透过雾霾散下,空气略显干燥。

  从上俯视,这座名为金砂县的地方,面积约有两千五百多平方公里,被众多山脉合围,道路弯曲起伏,县城内浓烟四起,好似经历了战争,整个区域一片死寂,没有叫卖、没有广播,没有飞禽。

  县城西面的一处街道,空无一人,许多人家户大门敞开,人却不知去了哪儿,街道中央,有栋七层小楼,正是昨夜被紫色光球击穿的楼房,同样大门敞开,击穿的位置位于门面方向的正中,直至地下。

  “吼!”深坑下突然传出一声男性怒吼,似在发泄,在这死寂的气氛中很是明显。

  “咯咯……呵呵……嚯嚯……哈哈……”怒吼过后便是大笑,不过似乎不会笑,切换着几种笑法一样,“******”这次直接是说话了,只不过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卧槽!”这句倒是听懂了,“嗷!”对方再次怒吼,声音由小变大,似乎正在接近。

  “咻!”只见一道人影自坑底冲出,似乎是有些用力过猛,头撞进了一楼的顶板内,卡在了里面,露出的身体扭去扭来,右手还捏拳向前挥了一下,明显不耐烦了,“******”他气愤的说着什么,然后双手往上一顶,“唔!”头倒是抽出来了,“咚!”结果整个人又砸倒在了地上,“艹!”他躺在地上,灰头土脸的举手大骂。

  短袖带血迹的衬衣,青裤,二十来岁,虽然左手的咬痕不见了,不过此人正是昨夜床上那将死之人没错,只是现在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很是让人不解。

  “呼!”他坐立起来,双腿盘起,然后右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满头灰尘乱飘。眼睛左右晃动,似乎在回忆什么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嗯?”突然,他眼神一定,然后抬起左手,捏出一个奇特的手印,右手握拳,大拇指立起,瞬间点向自己的眉心,“叮!”一声异响,自他的头顶处浮起一团拳头大小的紫光,“哈……”他手舞足蹈的大笑起来,之后右手化掌,猛力对着紫光一拍,“咚!”紫光往下炸成蛋形,包裹住他的全身,一股波动自他身上外散开去,卷起一圈灰尘。

  “收!”突然一声大喝,光蛋砰的一下炸成光点,然后猛地一收,消失在他的丹田处。

  男子伸展了一下上身,脑袋左右扭动,“咔嚓!咔嚓!”

  男子双手平举,闭眼仰头一叹,“终于……老子自由了!”语气充满了喜悦与激动,“咦?”突然,他表情一凝,双手放在地上,目不转睛,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脸色一垮,“完了……这个世界没有灵气……”他有些不死心,“呼!”吸了一口气,进入打坐状态。一分,两分……足足过了十分钟才睁开眼睛,哭丧着脸,“我去!玩笑大了,没有灵气吸收,灵力岂不是用一点少一点……”从先前的大呼小叫到现在的一脸沮丧,男子表现得有些神经质了。

  “呼!”他平复了一下心情,“看来得节约用灵了,从这幅身体的记忆来看,最近这个世界出了大乱,好像出现了不少奇怪的东西,不清楚危险程度的情况下得小心行事了。”想到此处,他终于起身,准备找个人多的地方,看看情况。

  中午十二点。

  “哎,好不容易逃过追杀,现在又落入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也不知是福是祸了。”男子一路叽叽歪歪,罗里吧嗦,嘴巴从醒来就没停过。

  “王早?你这都起的什么倒霉名字,王早,王早,你不早亡才怪,我是绝对不会再用这个名字的。”男子继续翻看着身体的记忆,还一脸嫌弃的自说自话,他正根据记忆往县城中心方向走去,一路上不见一人,一兽。

  “得起个新名字,既要低调,又要有水平,叫什么好呢……”

  “赵日天?什么鬼哦。”

  “留一手,不行,太低调了。“

  “狂霸天,太高调。”

  “孙悟空……“

  “西门庆……”

  “我说你这满脑子装的都是些什么货色哦。”

  “李大帅……哦?原来帅就是好看的意思……”男子停住不动,一脸思考,“大帅……既有当官之意,又是赞美之词……”想到这里,“啪!”一拍手,“好!以后就叫李大帅了,哦嚯嚯嚯!”笑得那叫一个猥琐,似乎对自己新取的名字很是满意。

  “啊!!”突然,不知何处传来女子的尖叫声。

  “嗯?”李大帅看了看前方被坡度挡住视线的马路,又看了看左边的房屋,最后看向右前方的一条岔路,“好像是从那传来的,先看看再说。”想着便往那条岔路走去,他不想管闲事,只是,一路上都没遇到一人,着实有些无聊。

  “救命!”呼声更近了。

  李大帅刚进来,发现这里原来是个炼油厂,四个巨大的油罐由下往上间断排列,每个油罐约有十来米高,顶面呈弧形,此刻,一身着白色衬衣,黑色齐膝裙的妹子正抱着顶端扶梯无助哭泣呼救,下方扶梯位置围了十几个行动怪异的人,嘴里发出怪叫声。

  “哟!不得了哦,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姑娘。”李大帅见此情形,忍不住脱口而出。

  “嚇!啊!嚇!啊!……”那十几名丧尸听见声音,瞬间转身,呼哧呼哧的盯着李大帅,面目狰狞,甚至残破不堪,多处地方都咬烂了,到处是血,骨头内脏外露依然能动。

  “日哦……”李大帅被这群怪物盯得有些发毛,实在是太恶心了,别说被咬一口,哪怕是舔一下也能反胃好几天啊。“尼玛,绝壁不能让他们碰到。”他左右看了看,准备找个家伙式,反正是不会用手脚碰他们的,“诶?有了。”这时,他看见门卫室里面有根长铁棍,“砰!”跑过去对着大门就是一脚。

  “呃啊!”十几名丧尸正发狂跑来。

  “别以为我不用灵力就好欺负了,看我不打烂你们,嗷!”李大帅提着铁棍大吼一声,也朝着众丧尸奔去,那场面,也不知道是谁要吃谁。

  “呜~小心!他们打不死的!”油罐上的妹子见此情形,哭着朝李大帅大喊,她可不认为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这十几个丧尸,就怕白白送死,又添一个,那她会更害怕。

  “来吧,喝!”双方接近后,李大帅一记横扫,轮出风声,“咔擦!”跑最前的两名丧尸被砸得倒飞回去,撞倒后方三个,挣扎几下之后再次爬起朝李大帅扑去,只不过被铁棍命中的那两个变成了驼背,后背断骨翘出,依然能跑,很是惊悚。

  “呜~”妹子埋头闭眼,哭个不停,她以为对方死定了,便没有再看。

  “呼!喝!”再次连挑三个丧尸后,李大帅发现了异常,“难怪叫活死人,打成这样都不死。”被他打飞打烂的丧尸依旧紧追不舍,哪怕是爬也要过来咬他两口。

  “既然如此,老子打爆你们的脑壳,看你们往哪爬。”想到此处,他提棍的右手一紧,眼神一凝,“咔!”一点、一甩,一砸,接连击退三名近身的丧尸后,李大帅对着左右攻来的丧尸脑袋一扫,“咚!咚!”伴随血雾,两个丧尸的脑袋一个被砸扁,一个爆掉一半,当场倒地,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很是恶心。

  这一幕刚好被抬头的妹子看到,单手捂嘴,“没想到,他这么厉害。”然后心中一喜,终于有了希望,她体力已经耗尽,全靠求生意志支撑,随时可能晕倒。

  而此时左闪右避的李大帅,每爆掉一个丧尸的脑袋都会暗道晦气,“呸!”只想快点结束,不是因为累,而是太恶心,既要不被他们碰到,又不想动用灵力,只能耽搁时间咯。

  “速战速决,喝!”只见他速度一提,瞬间做出三个连闪,避开包围圈,转至身后,接着四棍连出,只见残影,剩下的八个丧尸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倒了四个,“死!”话刚出口,大帅一个纵身跳跃,往下一砸,爆掉一个,落地反手一戳,再倒一个,剩下的两名丧尸才完成转身,正准备扑来,“哼!”大帅起身正面迎击,重棍连扫,最后两名丧尸同时倒地,至此,十八个丧尸全部阵亡,东倒西歪,地上和棍子一半都是乌黑血迹,加些许碎肉。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