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失落城主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失落城主-连载网

失落城主

红尘孤灯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06.26

    上架

  • 1.6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神秘古堡

失落城主 红尘孤灯 3,338 2018.06.26 17:08

  宇宙是个空间名词,它象征着无限无边无际无缘,那么宇宙之外呢?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既然无边无际,又怎么会有之外呢?

  宇宙本就是一个空泛的概念,是没有具体定义的。而世界则不同,世界有界,有区域性,比如海洋世界,我们通常也说海洋是无边无际的,这只是我们感观上的局限造成的直观印象。

  随着人类认识能力的提高,科技生产水平的上升,我们终于可以给海洋划分界限了,但求知的欲望把我们的视野投向更广阔的空间,迈向那无边无垠的广袤星空。

  可宇宙依然神秘如故,浩瀚如亘古,苍穹深处,星云潦潦,陨石飘遥,还有更多未知盘亘在我们思海之外……

  这是一个神秘的古堡,说它是古堡,是因为从遥远到跨越无数星河的距离依然可以看到那属于古堡的轮廓,但它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陈剑心遥望着星空深处的古堡,眼里一片茫然,作为史上最年轻的天体学博士,他有着属于他的那份骄傲。

  尽管见识过无数奇异的天象,此时古堡所传达的真实感让他也不确定,那极远处的古堡是否真实存在?

  即使按照光的传播速度,此时的投影也只是极为遥远的时代留下的产物,可在此之前,也从未听人提到过关于它一星半点的传说。

  陈剑心住在中国天体研究院直属住宅大楼北斗新村,B栋28楼8号,天气晴好的夜晚,他便在这宽敞的露天阳台,一边工作,一边仰望太空。

  这样可以令他抓住更多的灵感,因为天生有着超强的感知力,以至于他有着相比于其它同事太多的优势,他甚至可可以仅仅通过感知区分磁场的强弱。

  而此时,他就发现那神秘的古堡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力量,是不同于光子或者电磁波,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频率,像是一个古老而优美的音符。

  它甚至柔和得恍如根本不存在一般,又有一种无可阻挡的势,仿佛可以穿透任何事物,这种感觉是那么矛盾,但陈剑心从来都不怀疑自己的感知力。

  可是,这种神秘力量到底是什么?

  一双白晰如玉而又充满生命质感的小手递过一杯绿茶,杯口还冒着热气,“亲爱的,喝杯热茶吧,夜里清凉,要注意身体!”

  晓柔是陈剑心的未婚妻,也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还是北京大学曾经的校花。之所以说是曾经的,是因为她今天暑假前已经毕业了。

  她还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纳兰家族族长的千金,所以曾经有太多的才子俊杰想要争当护花使者,都因为这些光环的照耀而不得不止之于礼。

  即便有些胆大的怀揣“厚黑”护心镜,也因为她眼界过高而坠鞍落马。和陈剑心走在一起却不得不说缘分这两字的奇妙之处了。

  陈剑心看着眼前美丽的让人窒息的大女孩,眼神从深邃里渐渐荡起阵阵柔波,面对如此体贴入微的俏佳人,钢铁也能化为绕指柔啊,何况陈剑心也根本就不是什么钢铁。

  小心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淡淡的茶香让他感到一阵熨帖的温暖,不由得想起了当初的那场偶遇……

  那天陈剑心刚刚开过一个研讨会,回去时本来是有专车接送的,因为有一些私事要处理,就自己开的车。

  开会的内容是需要消化的,以至于陈剑心在开车的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这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一个骑着电瓶车的老人,让他忙于应付。

  急切之下只好急转方向盘,另一个方向等着他的却是一条狗,一条有着一个漂亮女主人的泰迪狗,紧接着,那条泰迪狗就和自己的女主人永别了。

  陈剑心下车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张呆滞的脸,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女主人当场懵了,陈剑心准备好的说辞被硬生生憋了回去,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她的身旁,直到十分钟以后。

  纳兰晓柔看着眼前这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从那清澈而真挚的眼神中读到了浓浓的歉意,本来一腔悲愤准备一股脑儿地发泄在他身上却莫名的平静了下来。

  她竟然不忍心去责怪,似乎这场事故的肇事者倒成了受害者一般,这种感觉很奇妙,难道就是因为那双无害的眼睛,还是因为那张虽然英俊却又有点黑黑的脸?

  可是刚刚小罗纳就是被这个人活活辗压死了,现在已经成了一堆模糊的血肉,想起陪伴了自己两年的小伙伴,不由得又悲从中来,泪如决堤……

  陈剑心见她从呆滞中缓了过来,刚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上前道歉,那女孩又突然哭的稀里哗啦的,只好欲言又止,上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宽慰。

  纳兰晓柔正哭的伤心,突然一只大手搭载自己的肩旁上,这只手像是具有灵魂一般,似乎可以和自己心灵对话,传达了一种温暖和宽慰的意念。

  纳兰晓柔出生世家,自幼便谨守礼教,从未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近距离接触过,换做平时,恐怕早就开始“正当防卫”了!

  最起码也应该保持距离吧,然而此刻,她出奇地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似乎这双手本就有一种魔力,而自己就是着了它的魔了!

  “对不起!”见她终于不再哭了,陈剑心以道歉打破了僵局。

  “这是我的失误,也许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换回这只狗—我不知道怎样称呼它,但它确实是因为我而永远的失去了生命,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我不……”

  纳兰晓柔被他这一提醒,又想起了小罗纳已经永远离去,本想说“我不需要,你走吧”,可转念一想:“这不是太便宜他了吗,不行,不能轻易放过他。”

  眼珠一转顿时有了计较,“我要你为我的小罗纳建一个墓碑,帮我好好的安葬它。”

  为狗狗建墓碑?这却让陈剑心犯难了。

  这要是在山区,随便找个地方也能建个墓碑,可这是城市,而且是寸金都不一定能买到寸土的北京城!

  可是自己是肇事者,对方却是苦主,苦主提出要求,总要尽可能去满足她吧。

  只是自己一心投入到研究之中,比不得混迹官场的老油,要找一块墓地,而且是给一条狗立碑,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没渠道啊!

  可是看那情形,这女孩跟这条狗很明显不是简单的人与狗的关系,而是把它当作了伙伴。

  这宠物都宠得跟自己孩子似的,自己孩子死了,立个墓碑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吧?

  想来想去,说不得只好去麻烦刘院长了,刘院长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应该有些门路。

  想到这里,也有了眉目,便对那女孩说道:“虽然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我本想通过交警来处理,可是这事本就是我的不是,我愿意尽力做些补偿,现在我们分属于事故双方的当事人,互通一下姓名吧,我叫陈剑心,你叫什么名字?”

  纳兰晓柔眼睛闪过一丝狡黠,这家伙倒是个老实人啊,似乎不太懂人情世故,本想整治整治他,可是看他似乎要打电话求人又觉得不太忍心。

  “他应该是一个骄傲的人吧?让一个骄傲的人低头求人,我这样是不是太过分?”纳兰晓柔想道。

  她其实不知道这个人畜无害的家伙是认为她死了儿子才同情心泛滥的,否则怕不会觉得自己过分了吧?

  毕竟她是不知道的,一个女孩子同情心一旦生根,就很容易发芽的,一旦发了芽,那也很容易开花结果的。

  “喂,那个陈剑心,我其实是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啦,你帮我把小罗纳的身体收拾一下,然后开车带我去郊外,我们找个僻静点的地方,亲手把它安葬了,再为它祷告一番就OK啦,那个……呃……我叫纳兰晓柔!”

  “好!”

  此刻纳兰晓柔的话在陈剑心听来简直就是久旱逢甘霖,滋润着那颗忐忑不安的心。

  他最怕纳兰晓柔出个没底线的难题,毕竟是自己亏欠于人,就算是纳兰晓柔提出过份些的要求,哪怕是让他请一帮和尚来给她的小狗念一场“往生咒”,也只能尽量让她满意。

  纳兰晓柔既然有了具体的要求,而且还很合理,在陈剑心看来已是最好不过了,他还真怕为了一只狗的墓地去求刘院长,那老头还指不定会怎样给他宣传呢,说不定会在院里引起一场什么样的轰动效应!

  陈剑心开车,纳兰晓柔指路,在郊外给小罗纳找到一块“风水宝地”,天黑之前总算把所事宜处理停当。

  纳兰晓柔坐在小罗纳的坟前,任凭初秋的晚风拨弄着她的长发,意兴阑珊的似在缅怀着小罗纳这两年带给自己的快乐,那活蹦乱跳的身影似乎还在左右徘徊,可是属于它生命的火种已经熄灭,一切将成过往。

  “也许你的灵魂已经在另一个世界永驻了吧,小罗纳,一定要快乐哦!”

  陈剑心就在旁边默默地守着她,纳兰晓柔的美丽和善良渐渐在他心中定格。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刹那的永恒吧,默默地看着她,便能得到一片安宁,陈剑心觉得自己的心从未如此宁静过,难道她就是自己的宿命?

  纳兰晓柔自从坐在小土堆前开始,就没有再看过他。

  似乎已经忽略了他的存在,似乎她的世界就只有她和小罗纳,可是她心里其实一直都知道他的存在,她能感觉到他的守护,原来被守护的感觉真的很好呢!

  纳兰晓柔摇了摇头,在一个大世家里,从来都不缺保镖,但这种感觉根本是不一样的,至于哪里不一样,她说不出,却体会得到。

  北京的秋夜,风已经有些刺骨,陈剑心看着风中单薄的身影,内心深处突然滋生出某种莫名的情绪,那是心疼与怜惜。

  陈剑心突然觉得,这样守护着一个人原来也很幸福。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