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黑衣战神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黑衣战神-连载网

黑衣战神

独饮江湖意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05.25

    上架

  • 5.2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天降神血

黑衣战神 独饮江湖意 4,905 2018.05.25 08:32

  下午五点,空气炎热,某宿舍楼的后山上。

  “呃!”一个身穿灰色薄款小西装,年纪在十七八左右的高个男生被人踹倒在地,捂着肚子蜷缩一团。

  三个身高不均,一脸凶相的小混混围过来继续群殴他,其中一个身高体胖的平头男,用沾满泥土的右脚踩在男生护头的左手上。

  “小逼崽子,叫莫安易是吧?早跟你说过少管闲事,不听招呼是吧?呸!”说着一口浓痰吐到男生头上,“你以为下了车我们就找不到你了?咱不光能找到你,连你八辈祖宗都打听清楚了!”

  “啊哈哈哈!”其余二人放肆嘲笑并将鞋子在他身上蹭,使其衣服脏的不行。

  莫安易拼命护住自己,牙关紧咬,他认识这三人,正是昨天在公交车上准备偷钱包的人,只不过被他发现了,这人用确实有小声警告过他,但是那又怎么,偷东西还理直气壮了?当场他就大喊有小偷,三人急急忙忙就跑下了车,没想到他们竟然找到了这里。

  “怂蛋,你倒是还手啊!”平头男挑衅道,右脚用力在他脸上摩擦,见其还是一副逼样,大感无趣,“有人生没人要的废物!”

  莫安易瞬间双目血红,“嗷!”暴怒地抓住平头男的右脚一口咬去。

  “啊!!”平头男惨叫出声,“卧槽尼玛!”弯腰一顿乱拳砸向莫安易的脑袋。

  两个帮手这才反应过来,立刻猛踹其腹背。

  “唔!”莫安易鼓着充血的双眼,死咬着不放。

  殴打还在继续,此刻的莫安易已经七孔流血,鼻塌脸花,眼神渐渐涣散,嘴巴缓缓松开,没了动静……

  “伍哥伍哥!停下!快停下!人好像没气儿了!”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眼见情况不对,赶紧拉住打红了眼的平头男道。

  “什么!”伍哥身体一滞,瞬间清醒,看着满脸是血,面目全非的莫安易,伸出颤抖的手往对方鼻孔伸去,“……”等了一分钟,感觉不到丝毫气息。

  “完了……”伍哥心中一慌,退后两步,另外两人也慌忙退开。

  “咱……杀人了……”矮个子嘴巴哆嗦道。

  最后那个瘦高个惊慌失措地望着伍哥,“怎……怎么办?”

  伍哥咽了咽喉,冒着冷汗,声音干哑道:“我不知道……”

  “要不……趁现在没人,把他埋了吧?”瘦高个左右看看,试探道。

  伍哥一呆,看着蜷缩的莫安易,脸色变换,最后眼神一狠,“埋!”

  矮个子心急如焚地在外放哨,伍哥与那瘦高个拿着棍子拼命刨坑。

  “差不多了……呼!”伍哥抹了把汗道,然后转身将莫安易的身子翻平,“啊!”伍哥吓得坐到地上,只见莫安易双目圆睁,死不瞑目,伍哥面色苍白,嘴唇颤抖,最后壮着胆子去抓住对方的双手。

  见瘦高个还在边上发呆,伍哥瞬间大火,“赶紧啊!草!”

  瘦高个吓了一跳,“哦……哦。”这才急忙笨手笨脚地抓住莫安易的双脚。

  二人合力将莫安易丢到坑中,然后迅速掩埋。

  矮个子也跑来帮忙,没一会儿就将坑填平,然后三人又找来树枝树叶铺在上面,这才急急忙忙的往山下跑去,这个位置正好处于山槽内,又有树木遮挡,所以对面的宿舍楼可看不到这里的情景,此山也就成了此地有名的炮山。

  转眼过去半小时。

  一对男女走了过来,离莫安易被埋之处只有不到一米远的时候,男的一把搂住女的就开始亲。

  “讨厌啦!不是看风景的嘛……”女的娇声道。

  “我就是你的风景……”男的猴急道,然后二人就开始了真人秀。

  这时,一阵风刮来。

  女的打了个寒颤。

  “咱们走吧,我感觉这里阴森森的……”女的四处观望,害怕道。

  “怕球!又不是第一次来了。”男的专心致志。

  “呜!呜!”大风呼啸,树木摇曳,那掩盖在莫安易泥土之上的树枝树叶皆被吹散,露出被翻过的泥土。

  “轰隆隆!”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阵阵雷鸣。

  “啊!”女的吓到了,也不管男的,提上裤子就往山下跑。

  “卧槽!”男的气得大骂,看了看天,“真他妈扫兴,呸!”朝着莫安易被埋的地方吐了一口唾沫,一脸不爽的追了下去。

  “轰隆隆!!”雷声越来越密集,原本晴朗的天空渐渐聚起了乌云。

  到了傍晚七点,天色已然暗淡,雷云翻滚。

  “哗啦啦!”飘扑大雨径直而下,冲刷着泥土,周遭雨声回荡。

  渐渐地,翻新的泥土被雨水冲开,“咔嚓!”雷光一闪,照耀出半截被雨水冲开的人脸来,破皮染血的额头,不闭的双眼,好不渗人。

  “轰隆隆!擦咔!擦咔!”天雷暴动,电闪如蛇。

  突然!一颗拇指大小的红光穿破云层,直冲而下,拉出长长的尾巴,在闪电的掩护中显得毫不起眼。

  “嗒!”红光正中莫安易的眉心,却并未击穿,而是成了一滴血液附着,亮着血红色的光,既不滑落,又无法被雨水冲散,很是诡异。

  接着,血液缓缓渗透进莫安易的眉心,直至不见。

  往内看,这滴神奇的血液进来之后,就像落入清水中的染料,将莫安易体内的血液同化发光,最后进入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内。

  “擦咔!”一道紫色闪电划破长空,正巧命中莫安易的身体,瞬间将他烧焦,冒出青烟,接着又被雨水扑灭。

  “咚…咚!”正是因为那道雷击,此刻莫安易那发光的心脏竟然缓慢地跳了一下,“咚…咚!”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越来越快,直至恢复正常的速率,心脏运转之后,他全身的血液才开始循环起来。

  他体内的细胞也跟着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异常活跃,再生能力成倍增长,还在上升,只见他那受损的表皮正快速恢复,体内的暗伤淤血也顷刻消失,五脏六腑存在的病根也同样不见。

  时间一分分过去,好在闪电没有再次劈来,只在空中乱串,震耳轰鸣声中,转眼又是两个小时,终于,雷声渐隐,大雨渐小,乌云散去,明月当空。

  此时再看坑中的莫安易,全身依旧焦黑,原本被打得充血的眼睛却已恢复如常,有了神彩。

  “咔……”一声微弱的轻响,在此刻寂静的山中显得很是清晰。

  “咔嚓!”声音再次出现,只见莫安易那焦黑的体表上,道道裂缝产生,没一会儿就遍布全身。

  “呼……”这时,微弱的呼吸声传来,越来越重。

  “呃啊!”一声惊叫,莫安易瞬间坐起,身上的黑皮脱落一半,露出粉嫩的皮肤,在这月光下散发淡淡荧光,好不神奇。

  “呼哧!呼哧!……”莫安易就这么坐着喘气,好似溺水之人上了岸。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双手,看着掌心,接着翻到手背,细细打量,一路往下,观察自己的左右臂。

  “我没死?”他疑惑道,声音充满磁性,很好听。

  他只记得自己被三人打得失去知觉后,到了一个黑暗的地方,孤独一人,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死了,他待在呆在原地,回想自己的过往。

  生来被弃,在孤儿院长大,因性格孤僻,拒绝收养,好在还有院长对他关怀备至,让他感受到人情温暖,不至于成为行尸走肉,他想过改变,所以努力学习,一方面是为了不让院长失望,一方面也是为了出人头地,让那无情的父母看看,我能过得很好。

  所以他努力读书,凭着优异的成绩一路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犹记得两个月前,本已神志不清的老爷子突然记起自己,然后说的一番话,“安易……我时日不多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要记住……好好读书……做一个有用的人……不要憎恨你的父母……他们肯定有他们的苦衷……记住……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切勿为恶……”

  老爷子说完这些就走了,莫安易牢记教诲,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他都会伸把手,就像昨天发生的事,那个平头男已经露出匕首威胁自己少管闲事,自己依然大声喊了,既然遇到了,当然要管,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呵呵呵……哈哈哈!!!”莫安易开始疯狂大笑。

  笑声回荡山间,山下宿舍楼的同学都隐隐听到了后山传来的诡异笑声,顿时把大家吓得不行,一时间后山闹鬼的传言传遍学校,挡住了不少上山疯狂的人,当然,这是后话。

  莫安易停了笑,心中发誓,“既然老天给了我再活一次的机会,今后遇到恶事,我依然会挺身而出!”

  看着周遭的黑暗,莫安易没有一丝害怕,“嗯?”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朝密林内看去,确实很清楚,仿佛自己有了夜视的能力,还是自带放大的那种。

  地上盘成一圈的菜花蛇,叶子上爬行的七星瓢虫,空中飞舞的蚊子、树上栖息的小动物。

  “不是做梦吧?”他站起身来,将身上的泥土和焦黑的皮层拍掉,看着自己的身体,“好像变壮了,也变结实了……”接着,他发现一件很尴尬的事,“我衣服呢……”

  没错,此刻的他不着一缕,衣物早在被雷劈的时候就烧成灰了,如有外人在场,定会被他此时的身材所吸引,原本浑身紫青又偏瘦的身子此刻竟然光滑如玉,肌肉分明,加上那一米七八的个子和帅气的脸庞,简直不要太迷人,当然,若穿上一身得体的衣服,稍微打扮一下,肯定会更加引人注目。要知道,他在今天以前,虽说也帅,却帅得不起眼,本身瘦瘦的,既没气质,也不会打扮,加上性格孤僻又没背景,所以会被大家自动忽略。

  “这群混蛋!”莫安易突然咬牙切齿,他没想到,自己死都死了,对方还如此羞辱他,将自己剥光,他双拳紧握,手上青筋暴涨,“别让我再遇到你们,否则,我定会亲手将你们送到局子里去!”

  “走!”不再耽搁,他就这么光着屁股朝山下走去,反正已经很晚了,只要自己小心点,应该不会被人看到。

  悄悄来到挨着山脚的宿舍楼背后,毕竟正门人太多,他可不想这么大摇大摆的出去给人当猴看。

  往上看去,楼高九层,他的房间就在这个方向的第七层,他准备顺着墙面的管道爬上去。

  “呼……”他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双手抓住管子,小心翼翼地往上爬,“嗯?”原以为会很费劲,没想到爬得很轻松啊,仿佛不是自己在爬,而是管子在朝下滑落一般,一点不觉得累,“不可思议……”他感觉此刻的自己不光耳聪目明,身轻体健,还力大无穷……

  轻松爬到七楼,他慢慢移向窗台边站稳,见里面灯还开着,却没人,窗也没锁,“还好……”他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们三个应该是去吃宵夜了……”他知道室友们的习惯,集体不见人的时候,不是去夜市宵夜,就是去网吧包夜,既然灯开着人不在,只可能是第一种了。

  进到洗漱间后,径直走到前门后边的储物柜前,翻出自己的短裤,回到洗漱间的厕所内就开始冲冷水澡。

  洗完之后,莫安易看着镜中的自己,白白嫩嫩,身体健硕,若不是长相没变,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附身到别人身上了。

  他摸摸脸,又摸摸手臂肌肉,然后是腹肌,“真是不可思议……今天都经历了什么……”

  “不管了,目前来说,变化至少都是好的……”莫安易如是想到,转身朝着洗漱间大门的左角的床位走去,然后躺了下去,拉起夏凉被半遮,想着事情。

  周围传来嘈杂的声音,放歌的、聊天的、打游戏的、嬉哈打闹的,不一而足。

  “啪嗒!”寝室门突然被打开。

  “哎呀!刚吃完东西就爬七楼,感觉都消化了,呼……”一个卷发青年地走了进来,夸张地道,黑色短袖T恤搭牛仔马裤,踩着拖鞋,一米六几的个子,脸还算耐看,他拔出钥匙,丢到中间的长桌上,坐到靠门的床位上就躺了下去,喘着粗气,实在是刚刚爬楼爬得有点喘。

  “就是……噢呼!好歹是数一数二的今明二中,宿舍竟然没有电梯,扣就是扣,还美其名曰让大家锻炼身体。”接话之人戴着副眼镜,个头不高,微胖,肚子有点大,穿了身棕色短装加拖鞋,短发稍乱,长相普通,手里提了瓶饮料,他的床位在卷发对面,也是直接就躺下。

  “早叫你们多运动运动了,我还没感觉呢,你俩就喘成这样了。”最后进来的平头青年嘲笑道,一米八个,身体健壮,穿着红色球服,长相阳刚,皮肤黝黑,进来之后径直往厕所走去。

  躺着的二人鄙视地竖起了中指。

  “咦?安易回来了!”平头青年停下来招呼道,大家的床位都是单独的,加上蚊帐遮挡,不注意看可看不到床上的人。

  莫安易坐起身来,拉开蚊帐,看着这位爱打篮球的室友——闻宇达,微笑着道:“刚回来洗完澡。”

  卷发走了过来,“今天下午的课和晚自习你都没去,老班问了我,我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然后疑惑地问:“你去哪了?”

  莫安易看向卷发边宏逸先道了声谢,然后道:“去了趟医院而已,已经好了。”

  “发生了什么吗?”坐起身来的眼镜蒋安平问道。

  莫安易想了想,嘴角一翘,“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昨天坐公交的时候遇到车上有小偷,我就喊了一句,那三个小偷就跑了,结果今天他们找上门来,准备找我麻烦,我三拳两脚!”边说还边比划,“就把他们打跑了,哇哈哈哈……”

  三人像看傻子一样斜视他。

  “我说今天怎么见到有牛在飞……”边宏逸轻抚自己的卷发,臭美道。

  “原来是有人在下面吹!”蒋安平和闻宇达同时指着莫安易搞怪道。

  “啊哈哈哈……”四人同时开怀大笑。

  三个室友收拾完毕后,都上了床,玩着手机,莫安易的手机已经跟校服一起化成灰了,可他不知道,以为是被那三个小偷拿走了。

  “卡里只有三百块钱了,得赶紧找份零工赚钱,还要买个手机,不然太不方便了,下学期的开支也还没有着落,好在有贫困补助和奖学金,差不了多少,主要就是生活费和日常开销了,明天去转转吧……”想着想着,莫安易渐渐有了困意,然后睡着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