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 仗剑天涯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仗剑天涯-连载网

仗剑天涯

高冷的冯女侠 著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8.05.07

    上架

  • 2.92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缘起于缘城

仗剑天涯 高冷的冯女侠 2,604 2018.05.06 23:18

  缘城,一个不受朝廷管辖,位于东朝阳国、西焕莞国、南祁越国、北沧海国之中,虽名为城,却丝毫不输于四国的地方。

  六月六,缘城比武大会,每到这个时间段缘城总是人来人往,到了夜晚,更为恐怖,几乎随处可见背剑的侠客。

  而他们的缘分,便起于此……

  “呵呵~好有趣哦。”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长发白衣女子站在一小摊前,将一个花色小筒子放在眼前,一只眼睛闭着,往里看。

  那小贩见她喜欢,便连忙说:“姑娘这万花筒可有趣了,你不停地转可以看见不同形状的花呢。”

  “真的吗?”女子有些吃惊,连忙按照小贩说的做,果然如小贩所说一般,便兴奋地问,“这个多少钱?我要两个!”一个给我自己,一个给哥哥。

  “一两银子一个,两个两两银子,”小贩说着拿出两个精美的盒子,说,“姑娘你挑两个自己喜欢的,我给你装上。”

  “好,”女子看了看摆在面前的万花筒,挑了许久,选了一黑一白两色的万花筒,便递给小贩。

  小贩见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姑娘这两个都是别人不要的,说是黑白不吉利,这样吧,居然姑娘喜欢,我……”小贩看了看自己摊子上的东西,指着面具堆说,“我送姑娘一条红绳怎么样?这条红绳名为‘缘’,带着它可以早日找到你的如意郎君。”

  女主拿着红绳,好奇地看了看,说:“谢谢叔叔。”

  小贩摆摆手,将装好的盒子递给女子,说:“给,姑娘这是你的万花筒。”

  “嗯,”女子接过,微笑着说,“谢谢。”

  女子抱着两个盒子,一边走,一边好奇地看着那条为“缘”的红绳。

  “嗯?”女子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迎面走来的墨发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一愣,呆呆地看着,脑海里响起小贩说的话来。

  那男子感觉到有人看他,便寻着目光看去,见是一陌生女子,友好地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女子看着男子离开的背影,又看看自己手中的红绳,有些垂头丧气。

  “买糖葫芦咯,又甜又酸的糖葫芦……”

  听到这,女子两眼放光,立马将刚刚的事抛于脑后,向那买糖葫芦的老人跑去。

  早上还是艳阳天,一到下午便突然下起来倾盆大雨,街道上的行人来去匆匆,小贩也开始收摊。

  “掌柜的,一间客房!”

  “叔叔,一间客房!”

  一男一女的声音突然想起,那正在算账的掌柜抬头看去,便见一男一女正在柜台前,男子冷若冰霜,女子可爱活泼,看起来很是般配。

  “一天一两,茶水免费,饭菜另结,你们要住多久?”

  “先半个月。”

  “先半个月。”

  两人异口同声,默契十足,这让掌柜的也是一愣,“好,稍等!”

  掌柜的找着正找着客房钥匙,突然楼上传来小二的叫喊声:“掌柜的,这个客房漏水,你快来看看!”

  “来了,来了!”掌柜的一边答应着,一边翻箱倒柜找着钥匙,终于从柜子底下找到了一把钥匙,放在柜台上,说:“这是钥匙,三楼五号房!”

  “掌……”

  “叔……”

  两人还没说完,便见那掌柜脚底抹油般,直接跑去三楼了。

  四目相对,两人又一次异口同声地说:“给你吧……”两人皆愣,谁也没再开口。

  “我这有多的房间,不如让出一间给二位?”楼上突然传来一男子的声音,两人忘却,便见一脸带面具的绿衣男子站在楼梯口,他的身旁还站着四个面无表情的随从,看起来身份不一般。

  “不了,我们两口子住一间够啦!”女子拿起钥匙,拉着男子便往楼上跑,从那戴面具的男子身边经过时,她朝对方吐了吐舌头,轻哼一声。

  “呼,吓死我了。”女子关上门,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分析道,“刚刚那个戴面具的一看就是个坏人,我们都不认识他,他居然要给我们让一间房出来,一看就没安好心!哼!”

  “……”

  突然,女子像想起什么来,一愣,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男子,小心翼翼地说:“你应该不是坏人吧……”她站起来,指着门外,说,“要不我自己去找一间房?”

  “你都说了刚刚那个人是坏人,对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估计正派人在门外守着,随时等着把你抓了。”

  “……”完了,怎么办?

  在女子不知所措的时候,男子又道:“正好我也要在缘城呆一段时间,不如我们结伴而行?”

  “好,”女子笑着,“我叫南……南茗悦,你呢?”

  “南茗悦,”男子低念,道,“刀锋。”

  “哦,”南茗悦点点头,看了看桌子上,翻了翻,将一个盒子递给他,说,“这个万花筒很有趣的,我送给你!”

  “谢谢。”刀锋突然有些小后悔,后悔自己刚刚不该吓唬对方。

  “啊嘁!啊嘁!”南茗悦的衣服被雨水淋湿,,她抱着手臂,看了看刀锋说,“刀锋,你可以出去下吗?我衣服湿了,我换身衣服。”

  “好。”刀锋说完便出去了,也没管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

  门外,楼梯口,那戴面具的男子突然出现,说:“刚刚那女子和你不认识吧?”

  “认识,她是我夫人。”刀锋面无表情,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哼!你难不成还能跟她一辈子?”那戴面具的男子说完便离开了。

  刀锋继续站在门口,就跟刚刚没看见那戴面具的男子一样,他看着自己手上的盒子,看了一会儿才打开,拿出里面的万花筒,放在眼前看了看,觉得有七分新奇,随后又放回盒子里了。

  许久,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门口站了多久,直到身上的衣服干透了,屋里也没传出什么声像,突然他想起刚刚那戴面具的男子说的话,便立马推门而入,却见南茗悦手捧着脑袋坐在桌子旁想着什么。

  “怎么没换衣服?”刀锋走过去,将盒子放下,暗暗摸了摸南茗悦的衣服,见对方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一样,不免皱了皱眉头说,“穿湿衣服会得风寒的。”

  “我知道啊,”说着,她将手伸到刀锋面前说,“可是她已经干了唉。”

  “……”

  “而且,”她偏着脑袋,继续说,“我从家里溜……额,出来的时候只带了钱,其它的什么也没带,这些东西都是我在缘城买的……”她的声音很小,路带心虚。

  男子见她这般,有些哭笑不得,丢下一句等会儿,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男子又回来了,身上依旧是一身黑衣,但从上面的花纹便能看出他换了一身衣服。他将一个包袱放在桌子上,说:“换好了叫我。”

  “谢谢。”

  等刀锋离开,南茗悦便打开包袱,见里面全是给自己的衣服,便立马换了起来,换完她才发现这身衣服与刀锋身上的很像,不过大小却和自己穿的一样。

  南茗悦整理了下衣服,便朝门外小声喊道:“刀锋你还在吗?我换完了。”

  “在,”刀锋推门而入,手上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说,“都是些粗茶淡饭,不知道姑娘吃不吃得惯。”

  “我不挑的,”南茗悦嘟着嘴,假装生气地说,“说好了结伴而行的,我都叫你名字了,你也应该叫我名!”

  “好,茗儿。”刀锋将饭菜放下,一一摆好。

  “嘻嘻,”南茗悦脸微红地说,“你是第一个叫我茗儿的人。”

  “你也是第一个叫我刀锋的人。”

  “真的?”

  “真的。”

  …………

  屋外的雨虽然没有白天那样大,却依旧没有停下,“沙沙”的雨声在这夜深人静地时候听起来难免有几分悦耳。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