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咒逐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咒逐-连载网

咒逐

黎明挽歌 著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8.07.30

    上架

  • 2.71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奇怪的死亡

咒逐 黎明挽歌 3,306 2018.07.28 18:25

  HB大学位于B市市北的郊区,在一流学府遍地的B市,虽然算不上太出名,但也勉强排得上号。

  这是所专业性很强的大学,课程很难,学业压力也大,但相应的,学校管理比较松散,所以其他学校常见的大学生自杀事件,在这里倒是很见。

  只是由于地处偏僻,近些年来意外死亡和谋杀时有发生。

  此时正值盛夏7月,学校里又发生了一件死亡案。

  一个大三的女生,被人发现睡死在宿舍的床上。

  警方初始以为只是普通的猝死,生活毫无节制的年轻人猝死的事件并不少见。

  但在例行询问死者寝室同学时,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不要说谎!”张明德不耐烦的拍着桌子。

  他是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做这一行已经十二年了。

  面前的女生有着一头偏亚麻色的长直发,低着头,脸色苍白清秀。

  档案上的名字是夏青幽,二十一岁,HB大学生物工程系大三学生。

  “我没有说谎。”

  “死者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十六小时!”张明德大吼着站了起来,他的耐心已经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你跟我说她昨晚回的寝室?难不成是她的尸体自己走回去了?”

  夏青幽打了个冷战,仍旧没抬头。

  张明德烦躁的在室内转了两圈。

  现在的大学生是怎么回事?

  “你是大学生,你应该知道,作伪证是犯法的!所以到底怎么回事!”

  “我没说谎。”

  夏青幽仍旧是这句话。

  “还不说?那就做好准备!作为嫌疑人跟我们回警局吧!自己好好想想!”

  张明德用力摔上了门。

  夏青幽盯着自己的手,指甲已经把手心掐出了深深的红痕。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呢?

  五天前,HB大学女生寝室507。

  “啊!完了完了,我挂了两科!”

  “还好,我就挂了一科,可惜奖学金没了!”

  “青幽,你呢?”

  “……两科……”

  夏青幽蹙着眉,也很苦恼。

  HB大学的专业课是真的难,别的学校只要稍微用功一些,就不至于挂科,但这个学校,能保持不挂科的只有金字塔尖的1/4。

  “一科三百呢!唉唉,愁死我了……”

  这个唉声叹气的女孩叫肖雪,青幽的室友,个子不高,身材很丰满。

  在这个大学里,没有补考,挂科只能第二年进行重修。当然,需要费用。

  “幸好我还有点儿存粮,不用管家里要钱,要不我妈得打死我!”

  这个女孩很瘦,化着淡妆,容貌青春靓丽,是507的另外一个女生谭丽丽。

  “我重修费还没着落呢……”

  肖雪的脸愁得快挤成一团了。

  她家境不好,六百的重修费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

  “青幽,你不是一直做家教呢吗?重修费应该没问题吧?”

  肖雪满怀希望的看向青幽,顺手拿起昨天剩下的半袋薯片递给她。

  “暂时没问题而已。”青幽伸手拿了一片薯片。她家境比肖雪好,但情况特殊,类似这种钱,也是没办法伸手跟家里要的。“交了六百之后,就剩下二百了,你要是用可以先拿去。”

  “二百不够啊……”肖雪愁眉不展,“我明明感觉无机化学能过的……居然也挂了……”

  “你不是申请了贫困生奖学金吗?”谭丽丽问,“这学期三分之二的人都挂科了,你应该能排上吧?”

  “没排上,”肖雪的声音中有一丝怨恨,“我是非农户,优先度低,排完农村户口的,才能轮到我。”

  “说起这个……孙小妮能拿贫困生奖学金吧?”

  “对,”提起这个肖雪就生气,“不就有个农村户口吗?又是补助,又是奖学金的,她根本就不缺!”

  HB大学专业性很强,学生毕业后大多会直接进入固定岗位工作,虽然该行业有一定危险性,但至少可以保证就业。而且学校学费低廉,福利优厚,所以贫困生的比例很高。

  在这个学校,食堂的垃圾桶里几乎看不到太多剩菜,学校附近最火爆的商店,是二手商店。

  相应的,学校对贫困生的补助也很多。但任何补助都不可能覆盖到所有人,而补助的优先条件,就是农村户口和成绩。

  吱——

  宿舍门被推开了,一个黑黑的女孩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哎呀,你们还没去吃饭啊!

  女孩说话带着一点方言口音,脸颊很红,皮肤很黑,长得不太尽如人意。

  谭丽丽瞥了她一眼,不屑的转过了头,不理她。

  这女孩正是刚刚提过的孙小妮。

  “没呢。”肖雪见半天没人出声有些尴尬,不得不应了一声。

  孙小妮倒是毫不介意,见有人理她立刻凑了过来,盯着肖雪手里的薯片。

  “哎呀,吃薯片呢!”

  肖雪心里百般不情愿,却不得不把薯片递了过去。

  “谢谢!”

  孙小妮迫不及待的伸手,抓了半天,掏出一大把,一边掏一边往嘴里塞。

  “跟没吃过似的。”谭丽丽就看不惯她这副占小便宜的样子,冷哼一声,出言讥讽。

  孙小妮嘿嘿一笑,也不介意,转头喜滋滋的对青幽说道:“哎呀,昨晚我跟沈旭阳一起去超市啦,他给我买了好多零食呢!”

  青幽冷笑,沈旭阳是英语系的男生,之前一直在追求她,前几天刚被她拒绝,孙小妮立刻就贴了过去。

  “真的,青幽,我觉得沈旭阳人挺好的。”孙小妮摆出一副羞涩的样子:“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追他吗?”

  青幽无语了。

  我有什么可介意的?就跟我介意你就不追了似的。

  还没等她说话,谭丽丽先开炮了:“捡垃圾捡上瘾啦?就喜欢别人不要的是不?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样!”

  孙小妮不乐意了:“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是朋友嘛,毕竟沈旭阳之前跟青幽挺好的,我当然要跟青幽说一声啦!”

  “可别在我面前摆这副脸,跟个癞蛤蟆似的,不知道自己长啥样吗?学人家白莲花!还朋友,拉倒吧你!”

  谭丽丽是典型的东北姑娘,性格泼辣,看不惯的绝对不忍着。

  “你……”孙小妮咬着厚厚的嘴唇,大嘴巴瘪着,嘴角下拉,真有点儿像蛤蟆。

  “行了行了,”青幽摆手叫停,“你不用跟我汇报,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介意,更不关心。”

  孙小妮立刻变了一副笑脸。

  “那谢谢你啦,青幽!”

  没人理她,她转头东摸摸西看看,吃完了手里的薯片,见肖雪没有继续给她吃的意思,转身拿起了寝室电话。

  “喂?旭阳啊,嗯,我在外面呢……还没吃饭。好呀好呀,那一食堂见吧。对了……我没带饭卡……好的好的!”

  挂上电话,孙小妮一溜烟出去了,留下三人瞠目结舌。

  “……她用寝室电话打的呀,告诉人家在外面?没带饭卡?至于嘛!”

  谭丽丽一脸震惊,觉得自己的三观再一次被刷新了。

  “不要脸无极限!一顿饭钱都要蹭人家的!沈旭阳简直智商堪忧!要不是他家里有点儿钱,孙小妮怎么可能死缠着他!”

  谭丽丽简直义愤填膺,怎么能有这么不知廉耻的人!

  “就是!孙小妮那长相……沈旭阳居然也看得上!”

  肖雪更是莫名的愤恨。

  凭什么这种人天天吃香喝辣,还有补助可拿,自己却天天肯馒头喝凉水?

  她年幼的时候父亲就得了肺结核,多年来一直卧病在床,母亲独自一人支撑家庭,还要照顾年迈的祖母,生活十分艰难。

  严苛的生活环境造就了她世故圆滑的个性,她拼命努力,就是想生活得容易一些。

  但不得罪人,也就意味着不会拒绝别人。

  所以整个寝室里,孙小妮只能吃到她的零食。

  “哼,趁着人家失恋伤心,演了一出温柔体贴的好戏呗。”谭丽丽说着,横了青幽一眼。“幸亏你当初没答应沈旭阳!”

  “是呀,幸亏。”青幽面无表情,“现在想起被沈旭阳这种眼光的人追过,我都觉得丢人!”

  “什么世道啊!”肖雪骂道:“她凭什么领补助!天天想方设法花别人的钱,她哪里贫困了!”

  “没办法,”青幽耸了耸肩,“人家有农村户口。”

  “贱人!”谭丽丽气愤难平,“你说怎么能有这么贱的人?上个大学我真是长了见识了!”

  “这世界就是这样。”青幽无奈的说道,“走吧,吃饭去吧,一会儿没菜了。”

  “不去一食堂!万一看到贱人,影响我食欲!”

  这个寝室跟大学里其他的女生寝室没什么不同,住了五个来自天南海北性格各异的女生,为了诸如挂科、吃饭、恋爱之类的小事争执不断,也根据远近亲疏划分着自己的小团体。

  夏青幽内向文静,肖雪圆滑活泼,谭丽丽泼辣直率。三人性格互补,所以从大一开始就一直一起活动。期间虽然有吵闹,也大多是些小事。

  孙小妮则由于独特的价值观和与众不同的言行举止,收到了其他人的一致排挤。

  这种事不算常见,也不算罕见。毕竟学校这么大,什么类型的人都会有。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寝室都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寝室。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也许姚佳佳还勉强算得上。

  首先,她是个学霸,常年霸占年纪第一的位置,所有学科都是满分。这在以课业难度著称的HB大学,简直是数十年都难得一见的事。

  其次,她家里很有钱。有钱到什么程度,青幽不清楚,但无论是常年在最贵的学校餐厅吃饭,还是她低调奢华的随身小物件,都昭示了她与众不同的财力。

  所以青幽一直很奇怪,以她的成绩,为什么要来这所偏僻的大学。

  但她从没有机会问。姚佳佳并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她很礼貌,表面随和,眼神冷厉,有种远超同龄人的成熟和理智。

  这样的人,整个大学没有第二个。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