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乞帝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烟雨江宁最多情 共58章

第一章 雪下的乞丐

第二章 臭乞丐,你长得真好看!

第三章 酿酒与《三字经》

第四章 背后那突如其来的一棍

第五章 以后,这些事情交给我吧!

第六章 神算子

第七章 此字需要...十两!

第八章 一字十两的传说!

第九章 流萤的决定

第十章 你这是要抢劫吗?

第十一章 你这么牛叉,你爹娘知道吗?

第十二章 我把知府的儿子揍成了猪头!

第十三章 我发誓一定会杀了你!

第十四章 无路可逃

第十五章 脱困

第十六章 情迷除夕

第十七章 东城

第十八章 我愿意出...五千两!

第十九章 千苒微

第二十章 这字,我不签!

第二十一章 我这辈子谁也不嫁!

第二十二章 这是在开批斗会吗?

第二十三章 千苒微的考验

第二十四章 酿酒前的准备

第二十五章 针对沈凡的阴谋

第二十六章 千苒微的好意

第二十七章 千苒微的烦恼

第二十八章 千书阁、老者和人性

第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第三十章 马车上的意外

第三十一章 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第三十二章 尴尬的沈凡

第三十三章 你是来找死的吗?

第三十四章 接下来,轮到你了!

第三十五章 大船一层

第三十六章 关关雎鸠

第三十七章 不走寻常路

第三十八章 秦淮河水凉又凉

第三十九章 诗会后效应

第四十章 一月百态

第四十一章 千天豹的计划

第四十二章 酿酒术失窃

第四十三章 商讨

第四十四章 杀心起

第四十五章 流萤失踪

第四十六章 刺杀

第四十七章 生死时速

第四十八章 不眠之夜

第四十九章 千家老祖宗

第五十章 再临大船

第五十一章 飞向秦淮河的酒

第五十二章 质询

第五十三章 辉煌的未来

第五十四章 由希望到绝望

第五十五章 孙家来访

第五十六章 三个条件

第五十七章 你会遭天谴的!

第五十八章 辉煌与没落

第二卷 惊世才华震京城 共87章

第五十九章 时光流逝

第六十章 御酒被劫

第六十一章 噩耗传来

第六十二章 应对之策

第六十三章 去与留的抉择

第六十四章 烈日炎炎,春光无限

第六十六章 一吻定情

第六十五章 最后的晚宴

第六十七章 逼迫

第六十八章 启程之前

第六十九章 西城之乱

第七十章 点醒之言

第七十一章 上钩

第七十二章 安全离开

第七十三章 沈凡的大礼

第七十四章 噩耗传梁山

第七十五章 梁山夜话

第七十六章 抵达京城

第七十七章 进入外城

第七十八章 红颜祸水

第七十九章 小女贼

第八十章 再见李老

第八十一章 忌惮的李老

第八十二章 六十年前的隐秘

第八十三章 千苒微的身世

第八十四章 再见文佑安

第八十五章 戏耍

第八十六章 从天而降的麻烦

第八十七章 相遇

第八十八章 你所说的那个沈凡就是我!

第八十九章 意想不到的转变

第九十章 阴谋失败

第九十一章 一两银子的优势

第九十二章 熟悉的惨叫声

第九十三章 出手相救

第九十四章 寻找小乞丐

第九十五章 我只要一样东西

第九十六章 黑白颠倒

第九十七章 周老的条件

第九十八章 野利擎宇的选择

第九十九章 赵青儿的选择

第一百章 沈凡的计划

第一百零一章 拜访蒋家

第一百零二章 我想要你们千家的酿酒术!

第一百零三章 作茧自缚

第一百零四章 再次见面

第一百零五章 各怀鬼胎

第一百零六章 戏耍与被耍

第一百零七章 赌约

第一百零八章 沈凡的担忧

第一百零九章 李老相邀

第一百一十章 大势

第一百一十一章 谋划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迎仙楼偶遇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两位皇子的冲突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李师师的条件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一百一十六章 真相大白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就是个流氓!

第一百一十八章 酒商会开始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反常

第一百二十章 李师师的邀请

第一百二十一章 简单的请求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还是答应你那个条件吧!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首歌带来的改变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后知后觉

第一百二十五章 遭遇刺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回到千家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死之间

第一百二十八章 千面杀手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中秋诗会之前

第一百三十章 沈凡的打算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有孕在身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来自京城的消息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染千家 一

第一百三十四章 血染千家 二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染千家 三

第一百三十六章 血染千家(四)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染千家(五)

第一百三十八章 血染千家(六)

第一百三十九章 挑战

第一百四十章 一挑四

第一百四十一章 对决

第一百四十二章 内力爆炸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苏醒

第一百四十四章 晴天霹雳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天算!人算!

第三卷 怒气冲天满杀意 共111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拦路

第一百四十七章 心魔附体

第一百四十八章 沈凡的决心

第一百四十九章 遇劫

第一百五十章 现在的沈凡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回到江宁

第一百五十二章 漫步千家

第一百五十三章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啊!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迁移杭州的决定

第一百五十五章 教训厉天闰

第一百五十六章 沈凡的条件

第一百五十七章 赌局

第一百五十八章 战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圣上的旨意

第一百六十章 取胜

第一百六十一章 收买人心

第一百六十二章 拜访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两个女人的交谈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中毒事件

第一百六十五章 李师师的决定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上天的使者

第一百六十七章 再回迎仙楼

第一百六十八章 被困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七皇子的表白

第一百七十章 出现

第一百七十一章 解困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三回迎仙楼

第一百七十三章 赎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堂审

第一百四十五章 陷害

第一百七十六章 反转

第一百七十七章 尘埃落定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中毒事件之后

第一百七十九章 沈凡的野心

第一百八十章 七皇子的要求

第一百八十一章 流萤的烦恼

第一百八十二章 离别之前

第一百八十三章 再见孙宁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兵权之争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话孙宁

第一百八十六章 交手孙宁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出征大典开始

第一百八十八章 李老的交待

第一百八十九章 李师师的告白

第一百九十章 三皇子的刁难

第一百九十一章 监视者刘祥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冲突

第一百九十三章 质疑

第一百九十四章 因为,你太过张狂!

第一百九十五章 十万大军之统领

第一百九十六章 赵康的计划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七皇子的改变

第一百九十八章 共同的目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对质

第二百章 七皇子驾临

第二百零一章 两位皇子的碰面

第二百零二章 危机解除

第二百零三章 启程之前

第二百零四章 启程

第二百零五章 大祭司的条件

第二百零六章 离开皇宫的准备

第二百零七章 困境

第二百零八章 化险为夷

第二百零九章 沈凡的担心

第二百一十章 斥候被杀

第二百一十一章 欲擒故纵

第二百一十二章 梁山众人的商讨

第二百一十三章 梁山的助力

第二百一十四章 补偿金

第二百一十五章 山贼头领

第二百一十六章 燕山寨的情况

第二百一十七章 计划

第二百一十八章 袁瞎子与燕山寨六位当家

第二百一十九章 前往燕山寨

第二百二十章 进入燕山

第二百二十一章 到达燕山寨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两位寨主的对话

第二百二十三章 接风洗尘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动手

第二百二十五章 击杀

第二百二十六章 燕山寨沦陷

第二百二十七章 沈凡的机会

第二百二十八章 沈凡的赌局

第二百二十九章 禁军与山贼的交手

第二百三十章 谋引赵康

第二百三十一章 对话

第二百三十二章 山贼的条件

第二百三十三章 对刘祥出手

第二百三十四章 教训刘祥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南宫问心的建议

第二百三十六章 偷袭的决定

第二百三十七章 埋伏

第二百三十八章 偷袭得手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该来的总会来!

第二百四十章 应战的决定

第二百四十一章 打赌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不好的预感

第二百四十三章 路遇野兽

第二百四十四章 脱险

第二百四十五章 粮草问题

第二百四十六章 误会

第二百四十七章 老乡

第二百四十八章 行动之前

第二百四十九章 应对之法

第二百五十章 张仪函的阴谋

第二百五十一章 攻打

第二百五十二章 溃败

第二百五十三章 行动

第二百五十四章 赵康的决定

第二百五十五章 禁军与梁山的交手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兵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乞帝-连载网

乞帝

潇洒的榴莲君 著

  • 历史

    类型

  • 2018.04.04

    上架

  • 75.45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雪下的乞丐

乞帝 潇洒的榴莲君 3,228 2018.04.04 08:31

  腊月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时间,古人诗中说“寒冬十二月,晨起践严霜。”江宁县地处长江之南,为江宁府衙所在地,远近闻名的秦淮河也流经此地。往年的腊月虽然也会感到寒冷,人们挨挨也就过去了。但今年腊月却是异常寒冷,而且刚刚下过一场没过脚踝的大雪,此时虽已经接近晌午时分,江宁县城街上却只有寥寥几人。

  江宁县城以西四五里地有一片竹林,虽然已经进了腊月,但竹子却不像其他树木一样,早早就将自己变成了光杆司令,叶子不但还在,而且颜色也没有多少改变,只是因为厚厚的积雪,竹子被狠狠的压弯,像是绷紧的弓一样。竹林南边不远处就是秦淮河,此时的秦淮河面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几乎可以站立一个成年人而不碎。

  而在竹林以东不远处有几间屋子,屋子都是由竹子搭建而成。竹屋的前面是由竹子围城的院子,此时的院子中的一切都被大雪所覆盖,除了能够看到一个木桶,一个竹凳的轮廓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这一切就像是一幅水墨画,细细品来别有一番韵味。但这样的和谐的景象,因为一个小脑袋的出现而被破坏。竹屋本来紧闭的房门被缓缓地打开,一个小脑袋从门缝里露了出来。

  “颖儿,你要去哪儿?”

  “娘亲,我想看看雪是什么样子。我都六岁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雪。”

  “颖儿,再穿上一件衣服娘亲就让你出去。”

  “我等不了了。”

  只见一个小女孩从门缝里蹦出来,在院子飞奔起来。或许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小姑娘身上穿了很多的衣服,此时的她跑起来显得格外臃肿。不一会,小姑娘的脸蛋儿跟鼻尖就变得通红。

  “颖儿,你真是不听话。这么冷的天,生病了怎么办?”

  房门此时完全打开,一个女人从屋内走出来。迎面吹来的风将她身后及腰的长发吹起,就像是极薄的绸缎在风中飘荡。身上的衣服表明她的生活并不富裕,都是一些粗布麻衣,手里拿着一件同样材质的衣服。

  “娘亲,你快来呀!陪我打雪仗吧!”

  “颖儿,快过来将这件衣服穿上。”

  “我不要。娘亲,我现在一点都不冷。”

  说着,小女孩打开院子门向外跑去。

  “颖儿!”

  这个女人急忙向前追去。

  或许是小女孩跑的太快了,没有注意到脚下已经被雪掩盖的障碍物,没跑多远小女孩突然一下子扑倒在地上,等她爬起来的时候。脸上粘的都是雪花,再加上身上雪,不仔细看真的像一个雪人。

  “颖儿,没事吧?”

  “娘亲,门前什么时候有东西了?”

  “东西?什么东西?”

  “刚才我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小女孩转身在雪地上找了起来,她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摔倒了。因为雪下得太大,地上的一切都被掩盖,从远处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发现不了什么。

  那个女人看着小姑娘认真的样子,只是感觉有些想笑。在她看来,根本就不是有什么东西将她绊倒,而是小姑娘自己不小心摔倒了,或许是顾及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所以才会说有东西将她绊倒了。

  “颖儿,我们回去吧。外面还是有些太冷了。”

  “娘亲,你看!我就说有什么东西在这里。”

  小姑娘用冻得通红的小手扒开厚厚的雪,发现了一块灰色的布。女人来到小姑娘的身边,看到从雪下面露出来的一块布,顿时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在她的印象中院外不可能有什么东西。仔细看了看周围雪的轮廓,女人忍不住用手捂住自己冻得有些发白的嘴唇。

  “颖儿,你先回屋好不好?”

  “不要!娘亲,我要看看雪下面到底是什么。”

  “颖儿,听话!你先回屋,娘亲给你挖出来好不好?”

  “娘亲,不要嘛!”

  女人知道雪下面是什么,但是在小姑娘的面前她却有些犹豫,毕竟这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如果雪下面的人已经死了,恐怖的样子可能会吓到小女孩。女人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将雪下面的人挖出来。

  女人知道,在这样的世道发现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是今年冬天更加寒冷,有很多乞丐和难民会被冻死或者饿死。想到自己至少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躲避风寒,而更多的人则是连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女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颖儿,娘亲知道这雪下面是什么,但是想要将他挖出来,需要一把铲子。”

  “娘亲,我去给你拿。”

  小女孩转身向屋内跑去,女人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将小女孩支开。女人在小姑娘离开后,迅速用手将雪推开,露出雪下面的人。女人首先要确定这个人是否还活着。如果是一个死人,就不能让小姑娘看见,只能去县衙报官。如果还活着,就先把他弄到屋里才行,也不用担心会吓着小女孩。

  女人将雪推开,露出那人的脑袋。糟乱的头发上有些枯草,脸上脖子上黑一块白一块,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破洞,而且很是单薄,在这样的天气下根本就不能御寒。女人知道,这个人八成是个乞丐。

  那人的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不像是死人的脸色,女人试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发现那人还活着,女人长出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担心会吓到小女孩。此时,小女孩拿着一把小铲子跑了回来。

  “娘亲,给你铲子。”

  “颖儿,娘亲现在不需要铲子了。你看,这就是把你绊倒的东西。”

  “啊!怎么是个人?”

  “就是一个人。”

  “娘亲,他为什么藏在雪下面?”

  “颖儿,他也不想藏在雪下面,因为没有多余的衣服穿,他被冻晕了,然后被雪盖在了下面。”

  “娘亲,他没有衣服穿真的好可怜。我们能救救他吗?”

  “颖儿,要是娘亲救了他,就多一个人吃饭,就没有钱给你买好吃的了。”

  “没有关系,颖儿不吃就是了。”

  “颖儿真懂事。娘亲将他弄到屋里去。”

  女人艰难的拖着昏迷的乞丐向竹屋走去。因为生活的艰难,女人的身体也很瘦弱,拖着这个乞丐显得异常吃力。几十步的距离,女人停下来休息了两次,才将这个乞丐拖到竹屋内,再搬到一张空闲的床上,而女人则是累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休息了一下后,女人接了一碗热水来到乞丐的床边,用勺子小心翼翼的将水喂到乞丐的嘴里。虽然女人救了乞丐,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有着隐隐的担忧。她不知道这个乞丐本性如何,如果是个好人还好,倘若自己救了一个恶人,岂不是将自己连同颖儿也害了。

  但是让她见死不救她又做不到,谁让这个乞丐偏偏在这里晕倒呢?喂了一些水,女人又打来一盆热水用毛巾帮乞丐擦了一下脸,然后给乞丐盖上被子,便离开回到自己的屋内。

  “娘亲,这个人是不是乞丐?”

  “颖儿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穿的衣服很破。娘亲带我去县城的时候看到过乞丐,知道他们都是那个样子。”

  “颖儿,其实谁也不想当乞丐,只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去做乞丐。”

  “娘亲,什么是走投无路?”

  “颖儿现在还小,这些事情你还不懂。等你大了就知道了。”

  --------------------------------------------------------------------------

  沈凡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只是感到周围冷的要命。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从三十六层楼上掉下来,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沈凡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竞争对手竟然会对他下毒手,而且是在他生日当天。

  沈凡之前是一家跨国公司大华夏区的执行副总裁,刚刚三十岁的他有机会成为执行总裁,前提是只要打败自己的竞争对手。在自己生日当天,沈凡邀请了很多人参加自己的生日Party,也包括自己的竞争对手,聚会的地点选在了帝国大厦的三十六层。

  在Party开始没多久,沈凡的竞争对手就想约他单独谈谈,沈凡也没多想,就跟他离开了人群。一向心思缜密的沈凡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遭到暗算,被自己的竞争对手从三十六楼上推了下来。沈凡在坠楼的瞬间,本能的转身看向把自己推下去的人,那人脸上挂着的笑容,沈凡就算死恐怕都忘不掉。

  而现在的沈凡,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地方,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一眼望不到边际。在这个世界中沈凡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刺骨的寒冷,沈凡想要离开这里,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无论怎么用力,沈凡抬不动自己双手,挪不动自己的双脚。

  刺骨的寒冷让沈凡渐渐地失去知觉,或许这就是死亡慢慢降临的感觉。沈凡知道,人在失血过多的时候会感觉到寒冷,从三十六楼坠下,身体肯定摔成一堆肉泥了,也不会感觉到寒冷才对。慢慢的,沈凡彻底失去了对周围的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沈凡感觉到一股温热顺着嘴、食道进入自己的体内,紧接着一股又一股,自己失去知觉的身体在慢慢恢复。沈凡又感觉到一种热热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来回移动,沈凡很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努力了多次却还是以失败告终。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沈凡再次感觉到那股温热。这一次,沈凡终于有力气艰难的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只是看到一个人的轮廓,此时也终于有力气说话。

  “这里是...阴曹地府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