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造化灵祖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造化灵祖-连载网

造化灵祖

努力学会笑 著

  • 玄幻

    类型

  • 2018.05.15

    上架

  • 2.0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帝君重生

造化灵祖 努力学会笑 2,680 2018.05.15 13:59

  东洲界,葬神渊。

  天色阴沉无光,忽有着灭世雷霆划破黑暗,照亮夜空。

  暴雨倾盆而下,冲刷着泥泞小路,大量泥土混杂雨水疯狂朝着山下堆积而去。

  狂风怒吼,阴风阵阵,沙石漫天,透过磅礴雨幕依稀可以见到一名少年安然躺在葬神渊山脚下。

  雨点啪啪落在他脸上,将少年脸颊两侧污垢冲刷了去,露出光洁白芷的脸庞,棱角分明中透着丝丝冷峻。

  刺啦。

  又是一道惊世雷霆撕裂天幕,紫金夺目光芒点亮了整片葬神渊,雷光携带着无可匹敌之势,封锁了四周空间轰然落下,那坠落的方向恰巧是少年躺着的地方。

  眼看着紫金神雷将要接近少年,下一秒就要将之劈的粉身碎骨、灰飞烟灭。

  此刻,少年那紧闭的双目,悠然睁开了来。

  他明净澄澈如星辰的眸子仿若穿越了时空,横跨了万古纪年,降临于此,两道实质化利芒迸射而出,悍然迎接上那道紫金灭世神雷。

  两者于半空相撞。

  随着一声轻微细响,方才不可一世的紫金神雷就像寒冰遇见岩浆一般,顷刻间消逝的无影无踪。

  “这是...哪?”少年展现出迷惘之色。

  目光环视四周,挣扎着从泥沙里爬出来,不顾头顶淅沥沥的大雨,浑浑噩噩踉跄走着...

  啊!!!

  少年刚走了没几步,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旋即他整个人倒在了滂沱雨幕中,昏死过去。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大雨早已停下,七色彩虹横跨天际,绽放着仙境之桥的感觉,映射出一副山水墨画。

  雨后天晴。

  青翠欲滴的树叶上,几滴甘露碰在一起,逐渐汇聚成一颗大露珠,但树叶似乎是承受不住露珠整体重力,随着树叶一下轻微抖动,露珠随之飘飘然落了下来。

  啪嗒。

  水珠准确无误滴在少年眉心,啪嗒一下碎裂开来。

  “这不是真的...!”少年一声惊呼,他只觉得眉间一阵冰冷,下意识的猛的从地面坐起来,伸手就往腰间抓去,但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片刻后,他眼中的慌乱方才渐渐隐匿下去。

  “我还是忘不了你,纵然是你亲手葬送了我的一切,呵呵。”

  伸出手摸了摸眉头处,感受着眉心仅存的一丝凉意,少年自嘲笑了笑,空洞的眼睛失神了片刻,他怔怔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脑海思绪仿佛飘荡回了从前...

  云雾缭绕,霞光吞吐,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坐落于天擎山脉,巍峨耸立,大殿整体雕兰玉砌,内部金碧辉煌,上空一道道人影凌空飞驰,好不逍遥自在。

  一处古色古香房间内,一名男子正目不转睛的观赏着一件玉玺,深邃淡雅的眸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不时的闪过惊叹、震惊等神色。

  在男子后面,一名不属于这个世间的绝色佳人清雅而立,一头细致乌黑的长发,常常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洁白粉嫩的皮肤吹弹可破,诱人的红唇轻轻蠕动了番,琉璃般圣洁的眼睛闪过一丝不忍,但也仅仅是片刻,旋即再次恢复了原先的清冷。

  “三生大帝君临天,永别了!”一道声音响彻这小小的房间,似水如歌清澈动听。

  随着声音落下,一道劲气毫不客气贯穿了君临天心脉,几乎封锁了他所有逃生路线,体内各大经脉寸寸断裂,哪怕神仙来也没任何办法了。

  君临天目光依旧停留在玉玺上,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深爱一生的女人为何会对自己出手,而且是这么的突然,没有一点预兆,他可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啊!

  鲜血顺着君临天的嘴角不停流下,猩红血液有不少都落在了玉玺上,微微低头,凝视着穿透左胸而出的剑尖,君临天笑了:“洛神剑,没想到我三生大帝纵横一生,竟然死在自己炼制的剑上,呵呵,真是造化弄人,可笑奕可悲!”

  纵使君临天有着帝气淬炼的不朽之身,但他的妻子洛神泪同样有着武帝一星的实力,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君临天在心中狂啸无数遍,他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不相信自己的女人会背叛自己,更不相信自己身为一代帝君会死。

  “噗嗤!”

  怒火攻心之下,君临天一口心血掺杂着内脏一齐喷出,整个人气息瞬间萎靡下来,他颤抖着双手,缓慢的抬起来,想要再次触摸一下那带着自己心血的剑,毕竟这是他君临天送给妻子的礼物啊!

  那一颗鲜红的心已经裂成了无数瓣,他只感到心中一片冰凉,那股撕心裂肺的痛似乎也没有那么强烈了。

  君临天血唇蠕动,用尽了毕生最后一点力气,他那磁性的嗓音念叨着:

  “谁,可与我行扁舟,赏翠柳,一世风流?

  谁,可与我醉花涧,枕月眠,一世无忧?

  谁,可与我临诗酒,笔墨酬,一世白头?

  谁,可与我长相守,共千秋,一世逍遥游...”

  君临天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愈来愈重,他此刻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就当这一切是个梦吧...

  也许,梦醒了,一切也就恢复如初了...

  心神弥留之际,君临天隐约看到那件玉玺闪过晶莹的光辉,而后化作一抹流光朝他飞来,再然后他气息断绝,神识陷入了无穷无尽黑暗中...

  他的双手依然托空举着,离洛神剑只有一指之遥,临死也没能碰一下,临死手臂也未能放心落下...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里。

  一代绝世帝君,君临天,天地神榜第二强者三生大帝,陨!

  洛神泪早已泪流满面,那张绝世容颜在这一刻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几岁,她几乎是泣不成声,玉藕般雪白的手臂仅仅抱住眼前这没有生机的男子,哽咽道:“临天,不要怪我,为了我们的孩子...你必须死啊啊啊啊...”

  ......

  洛神泪的苦衷君临天并不知道,他的意识仅仅停在那抹流光之前,之后脑海就一片黑暗了...

  还是那片泥泞小路,君临天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起身,顿时一股浩瀚无边的讯息疯狂涌入了脑海。

  君临天眼睛呆滞的看着前方,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灵台才渐渐恢复过来。

  “东洲界?葬神渊?叶家废物大少爷,叶青玄?”一连串的问好浮现君临天脑海,这什么鬼情况?

  难不成自己穿越了?

  虽说他被世人称为三生大帝,但这种荒谬之事,却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君临天强行提起一口真气,跌跌撞撞走到一处溪流旁。

  将头伸进水中,冰凉的感觉袭遍全身,君临天忍不住打个哆嗦。

  下一秒,他目光死死的盯着水面,视线再也没有移开,眼睛瞪得老大呆呆看着水中的倒影。

  这是自己吗?

  一头乌黑长发齐肩,凌乱且不失潇洒,深邃如墨的眼眸,泛着层层涟漪,浓密的剑眉入鬓,薄薄的嘴巴抿着,再加上前世君临天的狂放不羁,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桀骜。

  君临天下意识捏了捏手臂,顿时龇牙咧嘴喊道:“嘶~真疼...”

  由痛楚再到麻木再转到不可置信,君临天嘴巴张的老大,惊声道:“难不成...老子重生了?”

  “哈哈哈哈,老子不想死就算是这天也带不走。”君临天失态的狂笑,他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变得犹如寒冬般凛冽:“洛神泪,臭婆娘,总有一天老子会杀回神都,重回三生阁,亲自找你问个明白!”

  死得实在是忒憋屈了,连原因都不知是什么。

  “风云突变,世态炎凉,元历2018年,我君临天已经死了十年了吗?”君临天自嘲道,随后飒然一笑:“也罢,也罢,纵使粉身碎骨,我君临天也从不失从头再来的勇气。”

  “这一世,我君临天照样可以君临天地榜,神都舞风云。”叶青玄撑起这副羸弱身体,目光凝望远方,望向那天界外某一处,双目中惊天战意喷薄而出,刺破苍穹,风云色变。

  一朝天地动,君临天下寒。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