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长风镖局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长风镖局-连载网

长风镖局

墨钧 著

  • 武侠

    类型

  • 2018.05.11

    上架

  • 3.73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云来客栈

长风镖局 墨钧 4,548 2018.05.11 10:13

  风卷千层落叶,马踏万里黄沙。

  走出这片林子,往北就是通往成都府的官道。

  一匹白马正在官道上骑行,马上少女身着绿衣,面美如玉,如寒星般的双眼透露着敏锐的光芒。

  此时天刚亮,成都府附近村庄的农户大多已开始进城,挑菜的,卖鸡鸭的,赶羊的,人都挤在道路上,绿衣少女自然不能策马急行,只得按住缰绳跟着人群慢慢的走。

  突听身后有人唱道:

  太阳出来喜洋洋,城里阿妹思情郎。

  情郎哥哥上山岗,弯起弓箭射虎狼。

  阿妹待嫁心欢喜,头戴凤冠穿霞帔。

  待得情郎归家来,八人花轿把我娶。

  声音苍老而沙哑,跟这歌词极不相称。绿衣少女转过头,只见一年约六十的老人坐在一辆牛车上慢悠悠的往城门方向走。

  她冲老人微微一笑,道:“老人家,你好。”

  那老人家急忙摆手,尴尬的笑了笑,道:“姑娘,你别误会,老朽一把年纪,不是登徒浪子......”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道:“这歌是车后面这位杨公子教我唱的。天刚亮,我装好菜准备进城,杨公子不知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把菜卸下,拉他的人进城,十两银子啊,我卖菜卖一年也赚不了这么多,当然答应啦。”

  他讲到“十两银子”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着喜悦的光。

  躺在平板车上枕臂而睡的少年,仪容清秀,身材均匀。绿衣少女正细细打量这少年,突听身后一声催促:“前面的老头,骑马的姑娘,快快走,快快走,眼前就是城门,进城再说话。”

  城门距此,不过百步之遥,道路人多,行程缓慢。

  绿衣少女听得催促,不胜心烦,转头对那人大声道:“你这人,牛拉着一车牛粪,能走多快,路上人多,走路自然慢,你赶着投胎?”

  拉牛粪的中年汉子被绿衣少女这么一骂,心中恼火,骂道:“你这泼妇,我是怕这牛粪臭着你们,才叫你们快快走,你倒骂起人来。赏你一块干牛粪。”说完用手抓起一块干牛粪向绿衣少女脸上扔了过去。

  听到“泼妇”两个字,绿衣少女脸上已经是气的变成红色,握住马鞭的手微微发抖,正要向这中年汉子抽去,突然见到一块牛粪朝自己脸上飞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脸上由红变白,再由白变绿。她急挥马鞭往眼前一挡,那块干牛粪不偏不倚的朝睡在平板车上的少年脸上弹去。

  女人怕的东西很多,武林高手也不例外,怕臭大粪,怕老鼠,怕蛇,说是怕,其实是恶心。

  城门已在眼前,绿衣少女不想跟这拉牛粪的蛮汉再纠缠下去,双腿一夹马肚,右手一抬,一鞭抽在马屁股上,白马瞬时跑出了七八丈远。

  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叹道:“这个距离,那蛮汉也扔不到,若是他双手都使出来,非得砸中我一两块不可,那样岂不是要臭死。京城那些小毛贼见了我,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燕大人’,不是惠王差使,我又怎么会从京城跑到千里之外的成都来。刚进城门,就差点被牛粪砸脸上,出师不利。”

  杨如风的酒量最多只能喝二十斤,昨天晚上他竟然喝了二十三斤。

  所以他醉了。

  当他摇摇晃晃的从小酒馆走出来时,天已经亮了,他正好看见一辆载满青菜的平板车,于是拦住了拉车的老头,把身上所有银子都拿出来给那老头。

  “把你这车菜卸了,拉我进城。”

  这买卖划算,老头就拉着杨如风进城。

  当杨如风半醉半醒睁开眼的时候,一块干牛粪从天而降,砸到他的眼睛上。

  被水泼醒的人有,被老婆扯住耳朵从被窝里拉出来的人也有,被牛粪砸醒的人除了杨如风,天下也不再有第二个。

  当时他侧身而睡,面朝绿衣少女,睁开半只眼睛的时候,只见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在她的马鞭挥动下朝自己脸上飞来,“啪”的一声打在眼睛上,瞬间清醒。

  误会就这样产生了。

  杨如风从车上一跃而下,几个起落跳跃到白马前面,他伸手拉着马头缰绳,脚底生风,一路向街尾跑去。

  徐行的白马突然被人拉着缰绳,只能跟着前面的人跑,只是这两条腿的人跑起来比四条腿的马还快,白马被拖的鼻孔直冒粗气,绿衣少女大声道;“停下,快停下,你吓坏我的马儿了。”

  杨如风停下脚步,他只想吓吓这姑娘,并不是真的想弄伤她的白马。

  她一跃而下,先是轻轻的抚摸着马头,柔声道:“追风,没事,没事。”

  杨如风哈哈大笑,道;“追风?这马叫追风,跑的比我还慢,叫追风?”

  绿衣少女白了他一眼,道:“风追的上,鬼追不上。”

  杨如风也不答话,还是哈哈大笑。

  绿衣少女道:“你为什么拉着我的马跑的这么快?”

  杨如风不笑了,他指着自己的眼睛,道:“为什么?你用拳头大的一块干牛粪砸向我的眼睛,还骑马跑了。我就想跟你的马比一比,是我跑的快,还是你的马跑的快。”

  绿衣少女见他眉毛,头发上都有些碎屑,忍不住笑出声,道:“你这眼睛没多大事,我的马也被你吓着了。我们互不相欠。”

  杨如风道:“不行,不行,我把身上的银子都给了那卖菜的老头,早饭还没吃,你得请我吃早饭,请我喝酒。”

  绿衣少女正欲开口说话,一个甜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两位要吃早饭,里面请,小店有包子,馒头,瘦肉粥,抄手,饺子,素面条。本店常备竹叶青五十坛,女儿红八十坛,桃花酿五坛。”

  两人寻声而望,只见眼前女子白衣素裙,眉如新月倾国色,眼似双星动人心,朱唇轻启一点红,吐气如兰若春风。白衣女子微微一笑,道:“小女子是这云来客栈的老板,贱名白秋霜,姑娘请,公子请。”

  很巧,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云来客栈的门口。

  白秋霜道:“小店每天这个时候都是我开的门,两位是小店今天最先来的客人,我给你们平时一半的价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如风跟那绿衣少女也不好意思不进去云来客栈吃早饭。

  杨如风道:“白老板,为什么你这店里竹叶青备有五十坛,女儿红八十坛,桃花酿却只有五坛?”

  白秋霜推开了最后的一扇窗,走到一张四方桌前有抹布里里外外的擦拭干净,“桃花酿是我自己酿的,酒不多,卖的快。竹叶青,女儿红是酒庄送货过来。两位请坐,这桌椅我擦拭干净了。”

  杨如风的眼睛突然闪出了兴奋的光,道:“五坛桃花酿,先拿过来,竹叶青拿两坛,女儿红拿两坛。再来二十个包子,两碗素面条。这位姑娘有的是银子。”

  他对着绿衣少女笑了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请问姑娘芳名?”

  绿衣少女冷冷道:“燕丹。你怎么知道我有的是银子,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请你喝酒?”

  杨如风笑道:“你那匹追风马,是万里挑一的好马,千金难买。能骑这样的好马,银子肯定少不了。你不请我喝酒也没关系,我就在这里吃霸王餐,吃完就跑,我跑的比你的马还快,这白老板也抓不住我。”

  白秋霜笑了,柳眉一扬,道:“我请你喝酒。”

  燕丹一拍桌子,道:“我有的是银子,不用你请。”

  白秋霜朝身后正在擦拭桌子的店伙计招了招手,道:“徐福,你把燕姑娘的马牵到马槽,给些上好的草料。再到厨房让李厨娘上二十个包子,两碗素面条。”

  徐福答应了一声,走出客栈门口牵马。

  拍开一坛桃花酿的泥封,杨如风只觉芳香扑鼻,他倒了两杯,一杯递过去给燕丹,一杯自己拿在手上。

  “燕姑娘,请,请喝酒。”

  燕丹冷冷道:“不喝。”

  杨如风尴尬的笑了笑,道:“那我自己喝。”

  “也不能喝。”燕丹道:“白老板,拿两个大碗来!”

  喝酒要用大碗喝,她喝起酒来实在不像个女人,一口一碗,一碗接一碗。

  杨如风怔住,手中的酒杯还没放下,五坛桃花酿已经被她喝光了一坛。

  燕丹用衣角一抹嘴,道:“要我请你喝酒,就得这样用碗喝。”

  杨如风的声音突然变的小了许多:“我先吃几个包子。”

  清晨的阳光照在行人的脸上,行人的脚步走在长街的青石板上,秋风吹过,令人神爽。

  每天到云来客栈吃饭的人很多,李厨娘的厨艺远近闻名,今天到这里吃午饭的人除了品尝李厨娘的饭菜,他们还看到了用碗喝酒的一男一女。用碗喝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这两人从早晨喝到中午,已经快把店里的酒都喝光了。

  “你认不认输?”燕丹喝完最后一碗酒,指着杨如风大声问道。

  杨如风伸出五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道:“你比我喝多这么多。”然后趴在桌子上眯起了眼睛。

  她朝白秋霜招呼道:“再拿酒来。”

  白秋霜摇了摇头,道:“被你们喝完了。”

  突然这时一个人被人从门口扔了进来,眼看就要砸到燕丹身上,只见杨如风后脑仿佛长了眼睛,他没回头,伸出手往那人腰上一托,手臂一转,那人竟稳稳的被接住。

  被人从门口扔进来的是店小二徐福。

  徐福拍拍胸口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一个身高七尺,双耳戴银环的光头大汉站在门口,他慢慢的向杨如风走去。徐福见他走来,如兔子见了狼,慌忙跑开。

  光头大汉道:“小子,你武功不错,能接住这小二。我银环帮郭通,你什么来头,哪条道上的。”

  杨如风也不看他,只觉酒喝多了口渴,伸手提起桌上的茶壶往杯子里倒茶。

  郭通见杨如风不理他,大喝一声,道:“老子让你没得喝。”说完一拳向茶壶打去。

  茶壶未碎,茶壶提在左手,杯子拿在右手,杨如风连人带椅子已经在三尺外。

  郭通见一拳打不到他,心想碰到个硬钉子,但银环帮堂主的身份不能让自己没了面子。他脸上由怒转笑,道:“你们两个把这里的酒都喝完了,我买不到酒喝,拿这店小二出出气。你让这小娘们陪老子喝一杯,这事就这么算了。”

  杨如风摇了摇头道:“光头,我劝你最好离这位姑娘远一点,她脾气不好。你惹了她,她会打死你。我师父在我这次出门前就告诫我,敢独身一人行走江湖的大多身怀绝技,尤其是和尚,乞丐,道士还有女人。”

  燕丹见郭通拿店小二当球一样朝自己身上扔,已经是满脸怒气,现在听他这样放屁,更是怒火中烧。

  她淡淡道:“你耳朵上的银环有些分量,正好换壶酒喝。”

  血,从郭通耳垂留下,两个大银环已经到了燕丹手里,他还没有感觉到疼痛,耳垂上的银环就已经被扯下来了。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出手。

  燕丹冷冷道:“现在,我要打你了,你看好。”

  话一说完,郭通已经往墙上飞出去,“啪”的一声贴在墙上再慢慢滑下来。

  十几个人耳戴银环的人迅速从门口冲进来向郭通围过去。

  “郭堂主?”

  “郭堂主晕死过去了。”

  众人抽出佩刀,将燕丹,杨如风两人围起来。

  “兄弟们,把这两人人给砍了!”

  燕丹道:“我们有两个人,你们有几个人?”

  “十五个人,我们是不会跟你们单打独斗的,你别做梦了。”

  燕丹道:“十五个人,这桌子上刚好有十五双筷子。”

  “十五双筷子,难道你以为我们会跟你们一起吃饭吗?”

  “上,砍了他们三个!\"

  筷子,可以用来夹菜,也可以用来杀人,像飞刀一样杀人。

  燕丹手一扬,十五双筷子分别射入了这十五个人的耳垂。

  “戴银环不好看,戴筷子好看些。\"

  十五个耳垂插着筷子的人抬起晕倒的郭通,快速的撤离了云来客栈。

  \"好,好,好,姑娘好厉害的手法。”白秋霜从楼上悠悠然的走下来,拍手道:“两位这酒,我请了。”

  杨如风笑了笑,道:“我喜欢喝好喝的酒,也喜欢看好看的女人,有好看的女人请我喝好喝的酒,我通常不会拒绝。老板娘再准备上好的客房,我留宿一夜,明早就走。”

  白秋霜脸色突然一变,冷冷道:“我也喜欢喝好喝的酒,也喜欢请好看的男人喝我的酒。不过死人却是喝不了我的酒,两位还是请离开。”

  杨如风道:“哦?为何?”

  白秋霜道:“姑娘刚刚打跑的那十六个是银环帮的人,银环帮是这成都府里第二大帮派,除了长风镖局,没人会想去招惹他们。你们刚刚打伤他们的人,不往外跑还要留在我的客栈过夜?”

  “哈哈哈......老板娘多虑了,这两位位现在还是活人,是活人都能喝酒,白老板要是不想请这两位喝酒,这酒钱算我的。”说话的人年约五十,古铜色的脸,浓眉大眼。

  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老人。

  “原来是长风镖局柳总镖头,失敬。”白秋霜双膝微弯,向柳长风施礼道:“酒钱小事,只是杨公子要在小店留宿,这银环帮的人今夜必定会来此报复.”

  柳长风道:“郭通只是银环帮的一个堂主,就算他们帮主陆安杰来了,也弄不出什么风浪。白老板只管安排客房住宿,银环帮来多少人,我打发多少人。”

  “是,我这就安排。”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