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三村传说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三村传说-连载网

三村传说

离火寻人 著

  • 奇幻

    类型

  • 2018.06.11

    上架

  • 4.90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1章:楔子

三村传说 离火寻人 2,026 2018.06.11 00:50

  “在我们村,吃屎是可以得到神仙保佑的。”

  袁海合上课桌上的书本,看着晗霈,语气平淡地说出这句话。

  晗霈顿了顿,他看着袁海平静的脸色,本想笑的却停住了,他看到了袁海眼神中的凝重。

  …………

  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哦呸,一年前。

  某晚,夜很黑,唯有月是这片天地中唯一的光芒,静谧地挂在天空,洒落着月华。

  工农河中央,静静地漂浮着一只小船,船蓬之内有烛光,船头前站着一位白衣男子。

  寒风吹过,白衣男子衣袂飘飘,他悄悄地抬起了手,然后只听见“啪”的一声,拍死了一只趴在他脸上的蚊子。

  弹了一下小拇指,蚊子尸体以一道极其优美的弧线飞过,落入工农河。显然,这个弹小拇指的动作,他已无比熟悉,做起来行如流水,非常流畅。

  月光洒落他身,他身上的白衣,反射出了和工农河上漂浮着的白色塑料垃圾袋一样的光芒。

  “鲍支书,进来吧,”船蓬内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觉得此事……可以商量。”

  听了此话,站在船头的白衣男子,也就是鲍支书,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低身钻进了船蓬内。

  船蓬内一张小桌之上燃烧着一根蜡烛,黑衣男子和白衣男子相对而坐,就好比一对黑白无常在商量什么事儿似的。

  白衣男子开口:“隔壁委书记意下如何?”

  白衣男子是鲍家村的村支书,黑衣男子是隔壁村的村委书记。

  隔壁委书记叹了口气道:“我们两个村,鲍家村,隔壁村,自从六十年前分离后,你占工农河这边,我占工农河那边,老死不相往来,已经很久没有……”

  隔壁委书记顿了顿,想到了他曾经在他那去城里读书的女儿带回来的课本,一本生物书上的一句话,继续道:“很久没有进行基因交流了,地理隔离太久,要是出现了生殖隔离就不好了。”

  鲍支书有模有样地点头:“隔壁委书记所言极是。”

  “我那犬女,在城里读书,好像也是个什么第八中学。”隔壁委书记突然道。

  鲍支书笑道:“那太好了,这也是缘分啊!没想到我那犬子和你那犬女居然还是同学。”

  隔壁委书记总感觉他这句话有些别扭,不过没去想那么多,点头道:“这门定亲,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吧,一年后让他们俩成亲。从他们开始,两村联姻,工农河上的桥,可以重建了……”

  鲍支书从身后掏出了一个小礼盒,递给了隔壁委书记,道:“定亲的一点小彩礼,还请笑纳。”

  隔壁委书记笑眯眯地接过,一边拆盒子一边说:“定亲是双方的事,还送礼,多生分啊……”他又想起了女儿带回来的语文资料里的一句话,“不过既然你这么诚恳,那老夫就笑纳了。”

  礼盒被拆开,一只玫瑰金色的iPhoneX叹在里面,隔壁委书记一见,脸上霎时笑开了花。

  “好镜子啊……”

  “哈哈哈……”

  黑白两男子发出的笑声,在这寂静的夜晚里,显得格外阴森。

  …………

  工农河流域,有着两大千年古村,袁家村与鲍家村。

  六十年前,鲍家村内部发生矛盾,村子分裂,很多鲍家村的人迁去了工农河对面,建了村,改了姓。

  也不知当时第一任村长是脑子抽了还是咋了,说村子搬到了隔壁,于是就把村子起名为隔壁村,村里所有的人把鲍姓改为隔壁姓。从此便是工农河三村。

  只不过,袁家村十二年前被神秘覆灭,里面所有人都死了,唯有一个袁家村最后的遗孤,当时六岁的袁火山,没被找到尸体,失踪了……

  鲍家村与隔壁村之间有矛盾,几十年一直没有任何交流。但时间久了,上一代的恩怨早已被淡忘,于是两村后人便想要再次交流。

  交流,从联姻开始。于是鲍家村村支书和隔壁村村委书记,在这个夜晚,工农河的小船上,为他们的一对二女定了亲……

  工农河上本来是有桥的,走过去的人多了,桥也就没了……

  …………

  夜深,天黑。

  鲍支书连夜赶回鲍家村,经过崎岖的石泥烂路,终于看到了远处广阔山林间月光照耀下零星点缀的房屋。

  除了一栋屋子外,其余都没有开灯,在黑夜中显得极其静逸。

  而那栋屋子,鲍支书一眼扫过,就知道那是他家。

  “仔翔那满崽,肯定又在那玩手机!”鲍支书叹了口气,内心无比感慨。自从手机这东西开始普及,外面世界越来越多的青少年沉迷其中,他儿子鲍仔翔也是受害者之一,为了玩手机可是忽略了很多很多重要的东西。

  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把他送到城里去读书的,就在村里耕耕田、砍砍材什么的,也好过被手机所控制。

  鲍支书进了村,一路朝家的方向走去,趁着月色,还算看得清路,避开了一条又一条的臭水沟,灵活的身躯矫捷地跃动着。

  很快便来到了鲍支书家门前。

  家门前有一条大臭水沟,这是全村里最大的臭水沟了,就连村长家门前的臭水沟都没这么大。

  清脆的水声宛若小溪流淌般,潺潺之声,悦耳动听。

  只是有些不同的是那漆黑的水质和在空气中散发着的一股子馊臭味。其实这也并不是坏事,想想,早晨起床迷迷糊糊,一出门就闻到此气味,是不是会立马精神气爽、干活有力、工作效率加快?

  鲍支书伸手放在门上,门没锁,轻轻地就推开了。屋内灯火通明,与外面的月色黑夜相比,着实有些耀眼。

  一张豪华的沙发上,一个少年正手拿着一只iPhoneX,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着外面,没看到走进来的鲍支书。

  “杀啊!中路、中路啊!干他!你特么干饭的啊!气死我了……”

  “咳咳……”

  突然的两声咳嗽,把鲍仔翔吓了一大跳,手机往下移了移,看到了正站在沙发边,捂着鼻子的鲍支书。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