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青春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青春-连载网

青春

小天才阿阔 著

  • 短篇

    类型

  • 2018.06.01

    上架

  • 8.0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逆转

青春 小天才阿阔 3,463 2018.06.01 13:59

  跟局长到的时候大约是十点十分,我虽是个时间观念极其淡薄之人,却还是记住了当时的时间。当然,记忆出现偏差也未尝不可。

  那是间传统的办公室,换句话说,就是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一律没有。温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男人身上,勾出一道道金黄的轮廓。男人正一手转着黑色金属钢笔,一边叼着雪茄。双脚则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晃个不停。看到我跟局长的到来,他也丝毫没有站起来接待的意思,只是抽雪茄,抖擞腿。

  “陈局长来了。”男人终于把头转了过来,轻声道,“坐吧。”

  局长微微一笑,坐了下来。说来奇怪,像局长平日里那般重视礼节之人,这次受到怠慢,脸上竟没有一丝不悦。虽然不至于跳起来跟人对骂,但至少在往日,不悦与尴尬还是会有的。不要跟我谈伪装之类的话,按我多年来对局长的了解,他不是那样的人。不过话说回来,眼前的这个男人竟能将局长如此轻而易举的邀至而来,也表明了其地位的特殊。是的,他就是我们内内古市赤红料酒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伍很强。

  “都查清楚了吧。”男人睥睨一眼局长道。

  “是的。“局长说,”据我们的调查,那篇文章是由红星中学高二三班的李东东所写。“

  “学生啊。“男人微微一笑,自认倾城,”你说,现在的学生是不是都吃饱撑的,啊?好好的学不上,天天琢磨写这东西。有用吗?啊?一群精英联合起来都玩不过我伍很强呢,这孙子跟我杠上了。你说好不好笑。“说完,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局长轻轻一笑,看上去泰然自若,云淡风轻。

  “哎。”男人朝我摆摆手,“坐吧。”

  “谢谢。”我说。

  听完这话,男人笑的更开心了,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端详一件失败的工艺品。我心中虽有愤懑,但也不好表露什么。他说:“不过,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孩子的呢,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都写些什么,情情爱爱,动不动就是男人不爱你的几条法则,怎样辨别渣男,还有那什么来,啊,全世界最好的xxx。全世界最好的当然是他老母啦,对不对,嘿嘿嘿。”

  局长依旧面带微笑,一言不发。我则被眼前男人的行为搞的不知所以,总觉得这样的人能做上老板,实在不可思议。就像一条兔子跑过来对我说,它能一个喷嚏把大象击飞一般不可思议。

  “年轻气盛,本是好事。”男人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貌道,“可热血撒对了地方叫热血,撒错了地方,那可就是鸡血了。”

  时间慢慢流逝,太阳也愈发升高,原本男人身上的金边,此刻已褪落到窗台下。手中的雪茄也已吸干殆尽,男人噗通一声,将其扔进旁边的垃圾筒内。

  “那么。“男人将头倚在座背上,闭起眼睛道,”什么时候行动呢?“

  “要是您愿意。“局长说,”现在就可以了,毕竟我们已掌握了证据。“说着,局长掏出了新买的vivoX9,”话说,很强啊。“

  “啊。“男人道。

  “那文章我也看了。“局长说,”那您公司这料酒,到底有没有掺加苏丹红呢?“

  “哈哈哈。“男人倏地笑了起来,不知是故意,还是他的笑本就如此,总能给人一种被鄙视的感觉,”有怎么了,没有又怎么,我说老陈啊,这做生意的哪个不奸。表面上斯斯文文,人模狗样,背地里竟干些见不得人的事也不得而知啊。“

  “那就是有喽?“局长打趣道。

  男人的脸突然变的严肃起来,他把脚从桌上拿了下来。转正身体,睁开眼,接着以一种狡黠的口气道:“老陈啊,我怎么感觉你在套我话呢?”

  “没有,没有。”局长摆摆手道,“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是那种人嘛。”

  “哈哈哈。”男人又发出令人讨厌的笑声,“也是,这么多年,很多事也是你替我拦下的嘛。不过呢,物是人非,人总是会变的,对不对?”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眼神突地锐利起来,朝局长望了两眼。

  “啊……”局长显得有几分窘迫,“对,对。”

  “哈哈哈。”男人再次发出讨厌的笑声,“我逗你呢,你看看你,一点都经不住开玩笑,哈哈哈。”

  局长脸涨的通红,一个劲的尬笑。我则被两人的对话,搞的内心焦躁不安,实在无聊至极,只想赶快离开这满屋子净是烟味的办公室。

  “苏丹红当然是有的,不过那又何妨呢,又吃不死人,这群屁民就会整天挑我们的毛病。”男人说,“好了,还是赶快行动的好,我倒是迫不及待想见见那孩子呢。”

  “要是您有空,可以一起来的。”局长恭敬道。

  “今天啊。”男人若有所思一会,“我今天下午三点有个会,这样,三点以前能把那孩子抓回来吧。”

  “完全可以。”局长道,“从这到红星中学不过40分钟的路程。”

  “perfect!”男人说着用左手打出一记响指,“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好了,这人一高兴啊,连肚子都不饿了。”说着又自顾自的笑了起来。我想这人直接去申请吉尼斯好了,挑战项目就定为无意间笑声的次数,虽然这个项目难以实施。毕竟,我们以为的无意,恰恰可能是别人的有意。

  趁男人去厕所的空当,局长拨了一通电话。我第一次见到那般毕恭毕敬的局长,他的脊背稍弯,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就好像对方站在了面前一样,还一口一个刚哥叫着,我想该是给哪位领导打的吧。在我的认知领域内,作为局长的领导,且名字中带刚字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我们内内古市警察局正局长,李刚局长。

  局长又叫来了小刘(我的同事),我,小刘,局长,男人四人驱车朝红星中学开去,由小刘代驾,局长坐副驾驶,而我跟那满嘴烟臭味的男人坐后面。他倒是很活跃,在车上喋喋的说个不停,还时不时把手机上拍的漂亮女孩的裸体照拿给我看。我摆手拒绝,他就一边嘀咕着咒骂我装什么装,一边又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我中学就是在红星中学念的,对眼前的这条路再熟悉不过。不过,在过一个弯的时候,小刘竟把车开向了相反的方向。透过后视镜,我隐约感受到了局长眼中夹杂的乐意。看到这,我的心不禁疑惑起来,总感觉局长在谋划着一场大事。遂,我也没敢多嘴。

  汽车最终停在了一家百货商场的地下停车场中,男人看图看的不亦乐乎,似乎都没察觉出我们已然静止。

  “很强啊。”局长头也不回的说,“我们到了。”

  我依旧通过后视镜,观察局长的神色,虽然只能看到眼睛,但也已足够。这次,局长的眼中依旧夹带笑意,但也多了一份定然与自信。

  “怎么把车听这了。”男人不解道,“害怕开到学校门口,把那孩子吓跑吗?你们可真是老油条呢,这么细腻。”说完又笑了几声。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局长说着,下了车。

  停车不到1分钟,一辆黑色的梅赛德斯顺着破面缓缓而下。在离我们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嗨,刚哥。“局长热情的打着招呼,一边还不忘回头用手招呼我们几下,示意我们赶紧过去。

  两人紧紧握手,有说有笑。果不其然,是李刚,即便戴着墨镜,我也认得出。他身边还带着两位人高马大的,穿着黑色制服的,类似保镖的壮汉。

  “人我给带来了。”局长转过头,脸上划过一丝成分复杂的微笑。

  李局长把眼镜向下轻轻一拉,旋即又提了上去。

  “大凯,小刘。”局长说着,“把他给我铐起来!”说着指了指我俩身后的伍很强,我一时不知所措,小刘倒是反应迅速,一记扫堂腿加反剪手,瞬间将男人制服倒地。

  “干什么!”男人咆哮着,“陈治国,你疯啦!快叫他放开我!”

  “哼!”局长轻蔑道,“我非但没疯,还清楚着哩。你弄虚作假,往料酒中掺杂苏丹红,罪有应得!”

  “哼!”男人叫嚣道,“好你个陈治国,摆我一道是吧,不过到法庭上,可是讲证据的,你有证据吗?”

  局长微微一笑,自信掏出玫瑰金色的全新vivoX9,“全新双摄摄像头,1600万后置摄像,没有什么是拍不到,拍不清的。”

  “难道你……”男人变的有些惶恐不安。

  “哈哈哈。”局长笑着,灵跃的手指在屏幕上划出一个正方形,伴随着“biu“的一声,手机解锁成功。

  “苏丹红当然是有的,不过那又何妨呢,又吃不死人,这群屁民就会整天挑我们的毛病……“

  看着眼前的视频,男人惊的目瞪口呆,同样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不禁为局长的手段感到惊讶,也为这款手机的拍摄清晰度感到震惊。我想,要是我也能有一部vivoX9就好了。

  男人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言语。

  我们跟李局长告别,押送犯人回总局。

  但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照之前的谈话,局长跟那男人该是老相识了。且看男人的话,局长之前还帮了他不少忙,这种互利互惠的事情,局长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按理说,他那么一个媚俗又贪财的人,怎会说不给男人干就不干了呢?难不成是有了什么矛盾或是隔阂?似乎这是最得宜的理由。当然,浪子回头也不是不可能,虽然几率不大。

  正这么想着,一只厚重的手落在了肩膀上。

  “想什么呢?”局长笑眯眯道,“有心事?”

  “嗯呢。”我壮着胆子道,“我想知道,您为什么突然就……就不追加那孩子的责任了呢?”

  “嘿嘿。”局长说,“你这问题问的不错,因为下个月,我,就要转正了。”

  “转正?”我喃喃道,心想这跟追不追加那孩子的责任有何相干。

  “下个月李刚就退下了,而我,将会是新的局长。”

  “可为什么?”我想还是一吐为快的好,“这跟追不追加那孩子的责任有联系吗?”

  “当然有。”局长道,“因为……”

  因为?我想着。

  “他爸是李刚。”局长悠悠道。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