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重生之暖温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97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一章但愿我是你的夏季

第二十章

第二十二章我不怕鬼

第二十三章独家供货

第二十四章裴湛来访

第二十五章等你成年

第二十六章我的小孩

第二十七发烧

第二十八章突遇意外

第二十九章不要陪

第三十章不能吃糖

第三十一章失声

第三十二章得到消息

第三十三章无眠

第三十四章再见王盼

第三十五章遇见存孤

第三十六章三七落网

第三十七章蝶曲枯萎

第三十八章爬山

第三十九章落日与晨辉

第四十章悬崖异常

第四十一章进入山谷

第四十二章山谷小虫上

第四十三章山谷小虫下

第四十四章小流浪儿

第四十五章燕恒进山

第四十六章带回家

第四十七章离开

第四十八章偷拍

第四十九章发怒

第五十章期中考试

第五十一章胖胖失踪

第五十二章邀请函

第五十三章抱大腿

第五十四章冷淡期

第五十五章赣省之行

第五十六章偶遇郑宏

第五十七章降雪

第五十八章高速公路

第五十九章抢搭大棚

第六十章寒潮来临

第六十一章挖个墙脚

第六十二章两人一人

第六十三章净化草和黑尾草

第六十四章同学会(上)

第六十五章同学会(下)

第六十六章入学邀请函

第六十七章入学邀请函(二)

第六十八章备考

第六十九章高考

第七十章醉酒

第七十一章雨夜游乐场

第七十二章雨夜游乐场(二)

第七十三章青青培植基地的实力

第七十四章评估被改

第七十五章背后原因

第七十六章早晨的谈判

第七十七章早晨的谈判(二)

第七十八章你个蠢货

第七十九章再见存孤

第八十章评估大会

第八十一章评估大会(二)

第八十二章评估大会(三)

第八十三章评估大会(四)

第八十四章改报告的人被开除

第八十五章魔鬼的花宴

第八十六章雨夜搭车

第八十七 章高考成绩

第八十八章严重后果

第八十九章世界的光

第九十章红岩草

第九十一章孟帆要求

第九十二章临床试验

第九十三章Q1其名

第九十四章身在局中

第九十五章梦里事

第九十六章你活成喜欢人的模样(完)

第九十七章番外之奇思妙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重生之暖温-连载网

重生之暖温

木河旧卒 著

  • 耽美

    类型

  • 2018.05.14

    上架

  • 29.9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重生之暖温 木河旧卒 3,108 2018.05.11 12:10

  天边的火烧云烧得正旺,红彤彤地把整个巷子染成一片金红色。严谟背靠着墙,双手插兜闭着眼睛。

  放学后学生都走得差不多了,学校里空荡荡地没有几个人。

  “喂,哥们,身上有钱没有,借点给我们呀!”巷尾处传来声音。三个高壮的男生把身材瘦小的方温围在中间。

  “我没钱。”方温低垂着头,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微弱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来。

  “哼,没钱,我们可不信。快把钱交出来,否则我们就要揍你了。”高壮的男生不相信,扬了扬手中的拳头。他们三人专门围在小巷口,打劫勒索放学晚回家的人。

  方温看起来小弱鸡一只,是最好的打劫对象。他们拿了他的钱,他是不敢告诉家长和老师的。

  方温没说话,他被三个人逼着靠在墙壁。有人动手扯掉他的书包,把里面的东西倒着到处都是,作业本,书,笔,水杯......

  背包里没翻出什么东西,三人上前拉扯着方温的口袋。

  “哎,谁打我?”一个高壮男生捂着自己的手臂,上面一条鲜红的棍印。

  严谟不知何时走到他们的身边,他的手中拿着一根木棍。

  “严谟,不要多管闲事。”三个男生被严谟的棍子逼离在不远处,看着他。

  他们认识严谟,完水中学的校草级别人物,背景大,成绩又好,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传言他一直冷漠寡言,实在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管这闲事。

  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严谟,不敢上来。

  严谟这样的人物,他们惹不起。

  “滚。”冰冷的声音从嘴里传出来,暮色也被冷着一颤。严谟从包里摸出了一大把钞票,全部扔在了他们面前。

  三人看到钱,蹲在地上捡起钱直接跑远了。

  看着他们走远,把手中的棍子丢在一边,蹲下收起地上散落的东西。

  他把东西装进书包里拉上拉链。书包的背带被扯断了,他把两根背带合在一起打了个结,提在手中。

  “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严谟蹲在方温面前。他的声音柔和,为冰冷的暮色染了一层暖意。他的手往前伸了伸,想触摸方温的头发,最终又收了回来。

  “我没事,谢谢。”方温摇了摇头,站起身来。

  严谟看不清他的脸色,把手中的背包递给了他。

  “天太晚了,没有公交车。我送你回家。”看见方温接过书包就想走,严谟站在身后说道。

  方温摇摇头,刚想开口拒绝,就被严谟的话打断了,“走吧,我送你。我车就在前面。”

  方温捏紧手中的书包袋子,沉默地跟在严谟身后。

  严谟的车是一辆纯黑色的轿车,两人一起上车。华灯初上,车窗上映着外面的街景。方温低头坐在副驾驶上。

  红绿灯路口停车,严谟在车箱里到处摸,摸出了一盒饼干。

  他修长的手指捏着饼干伸到方温面前,“还没吃晚饭,吃点饼干垫垫肚子。”

  厚重的镜片下,一双漆黑的眼睛飞快地瞟了严谟一眼。看见严谟常年冷漠的脸上露出浅笑,方温赶紧垂下眼睛,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饼干。

  两只手一触即分,刹那间的触碰让严谟心里一动。

  方温捏紧了饼干盒子,低低地说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严谟低沉地说了一句。他转头看着方温的头发旋,眼里闪着温柔的光。

  送方温到楼下,严谟看着方温一步步走进漆黑的楼道里。他想从身上摸根烟出来,才发现他现在还没抽烟。

  谁能想到,他被病毒感染,本以为就这样死去,一转眼间既然重生到初三的时候。

  当严谟从床上醒来,在镜子里看着自己陌生又熟悉的容颜和身体,心中的掀起多么大的惊涛骇浪。

  镜子里的这张容颜,他从初中一直看到高中,看了整整六年呀!

  现在居住在这个叫严谟躯壳里的灵魂,他的名字叫方温。15年后30岁的方温。

  方温从初一开始第一次看见严谟,就整个人都沦陷了。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

  初中三年,他一直默默地在暗处看着严谟。高中,他努力和严谟考到同一所高中,继续他的暗恋。

  然而上了大学,严谟出国了,他就完全断了严谟的消息。严谟就成了他埋藏在心底少年时的梦。

  方温高考勉强考了一个二本的大学,离开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家。他大学勤工俭学,没朝家里要过一分钱。毕业后留在一个鲜花培植基地做了一名培植师。

  在染上病毒的时候,他已经是这家培植基地的老总了。因为自身对花草的了解,鲜花培植基地规模不断扩大。

  谁能想到一朝回到少年时候,方温竟然会重生到了自己暗恋的人身上。

  六年煎熬地暗恋,十二年的了无音讯。重生后方温的心情是复杂的。

  他终于能够接近严谟了,没想到却是以这种方式。

  这具身体里的严谟去哪里了,是在15年后方温的身体里吗?还是去了另外的什么地方?方温不知道。

  但他竟然来到了这具身体里,从现在开始,他就不是方温而是严谟了。新的生命,他会好好珍惜的。

  重生了解了周围的基本情况,严谟第一个想到了就是十五年前的自己,如今和他读同一所初中,30班的方温。

  十五年前的方温是个扔在人堆里绝对找不到的普通人。

  他随母改嫁来到现在继父的家里。母亲因意外去世后,继父重新娶了继母。继母和继父生了一儿一女,一家人如今恩爱和谐,他就是家里那个多余的人。

  他身材因长期营养不良而身体弱小。浑身穿着洗着发旧的衣服。没人和他玩耍,整个人缺乏交流而沉默胆怯。

  在学校里成绩一般,像个透明人儿,从不说话。所有人包括老师都忽视他。长期生活在家庭和学校的冷暴力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严谟就是他生命中唯一的亮光。当他在高考之后失去严谟的音讯,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他生命中唯一的亮光也消失了。

  这样的方温,和十五年后在社会摸打滚爬受了许多伤成长为一家著名的花草培植基地的老总是完全不一样的。

  十五年后的方温,虽然依旧内心柔软,却已经学会了勇敢,会用外在的强大包装自己。在周围人的眼中,俨然是一位成功人士。

  没摸到烟,严谟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抬头看着上面的房间。即使拉住了窗帘,严谟也能一眼从黑暗中辨出自己住了六年的地方。

  这么晚回去,家里不会给方温留饭。好在他刚才从车子里摸出了一盒饼干,可以给方温填填肚子。

  严谟低下头,内心柔然而刺痛。他的脸上浮出一抹温柔的笑。竟然没人来疼爱,那就自己来疼爱自己好了。

  这个世界,只有他们是最亲密的!

  方温用钥匙开了门。继父王浩在教高中,如今在学校还没有回来。五岁的王博与四岁的王慧已经睡觉了。客厅里就只有继母李芳一个人在看电视。看见方温回来,看也没看一眼。

  方温去厨房看了看,果真什么也没有。

  他沉默地去浴室洗了澡,进了卧室。

  继父王浩其实对他挺好的。他有自己的卧室,即使成绩不好,王浩也依然供他上初中。

  只是母亲改嫁过来没满一年就意外去世了。方温和王浩的关系还没有亲密起来,王浩就娶了现在的李芳,不久生下一儿一女。本就不亲密的关系,加上王浩教高中,一直很忙,方温和他的关系就渐渐冷了下来。

  方温越来越沉默,两人之间的交流少得可怜。方温如今在家里过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他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穿着睡衣,方温倒了一杯开水。坐在桌前看着眼前的饼干。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中。

  他的脑海里闪过之前经历的一幕幕,因为放学值日。和他一起的值日生不打招呼就走了。方温只得自己一个人扫完整个大教室,擦了玻璃,倒了垃圾。

  离开学校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没几个人了。

  李芳给的午餐钱只够他吃学校最便宜的菜,他根本没有钱给巷口拦截他的人。

  本来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谁知道会看见严谟。

  看见严谟的那一刻,方温整个人都陷入了一阵迷幻中。日思夜想暗恋的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方温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他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确认严谟真的站在他面前。

  和严谟站在同一条街道上,严谟甚至就在他的面前。方温没有惊喜,激动。整个人更是把自己缩到了内心深处,内心涌起慌张,胆怯。他抓过严谟递给自己的书包就想跑。

  然而听到严谟说的话,他却鬼使神差地上了严谟的车,让严谟把他送到了家。

  想到这里,方温这才回过神来。他因为紧张与胆怯,路上一直没有和严谟说过话。

  严谟怎么知道他家的地址?

  方温用手轻轻摸着饼盒,像是在感受严谟留在上面的温度。他的嘴角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即使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他也不忍心拆掉它。

  他把饼干盒轻轻地包好,藏在隐秘的地方。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白水,算是止住了暂时的饥饿。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