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佣兵童话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佣兵童话-连载网

佣兵童话

大西瓜爆裂 著

  • 奇幻

    类型

  • 2018.04.27

    上架

  • 18.7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楔子

佣兵童话 大西瓜爆裂 1,553 2018.04.27 11:50

  《阿飞传•自述童年:老师与我(节选)》

  我的记忆开始于七岁。人生头七年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头上万里碧空的天幕,我可以在上面肆意地捏出我喜欢的云朵形状。

  于是,在我长大后的某一天,我终于忍不住问我老师:“老师,在我七岁前是不是有过天外来客入侵事件,然后我浴血奋战,拼死搏斗才将他们赶跑,最后我身受重伤,才导致记忆全失?”

  老师慈祥地看着我,回答道:“以前以为你是个傻子,现在我才发现,原来你是个疯子。”

  我又一次当场表达出了不满,正如这十来年间所做的一样——伸手就把桌子掀了。换来的结果也是十来年如出一辙,一顿毒打,加扫一个月厕所。

  其实我并不讨厌扫厕所。厕所成为我“势力范围”的历史已经久远到,门口的小树那时还只是粒种子。而且每次的一顿揍加一个月,累加起来已经超过十年。这事,让我觉得似乎天生就是属于我的。只是有时午夜梦回,隐隐觉得是不是被这老家伙算计了。

  关于老家伙,他的样子看起来就三十来岁,手掌粗糙得像把刷子,手劲还特别大,光看手,别人肯定会说他是种地的。可他却是个炼金术士。

  而他不喜欢别人叫自己“炼金术士”,他喜欢称自己“科学家”。这是不知道什么书上出现过的名称,与当今瑞艾利大陆的用词确实很不一样。

  我曾经一直以为他让我称呼他为“老师”而不是“师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身为孤儿的我,始终觉得“师父”这词更符合我的心意。

  在又一次忍不住,提出了这想法后,他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猫一样,蹦哒起来戳着我的鼻子说道:“老子六十几年的处男,做什么‘父’!”

  我的鼻尖感受到他手指的粗糙,心中暗叹一声:“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不过出乎意料,那次我并没有挨揍,只是领了两个月的厕所任务。也正是那次起,我才开始背地里称他老家伙。

  老家伙其实是真的很厉害。

  他曾经问我:“你是谁?”

  我:“翔飞。”

  老家伙:“你从哪里来?”

  我:“你说我是买米的时候送的。”

  老家伙:“你要到哪里去?”

  我:“……”

  记忆里第一次出现这三个问题时,我才八岁。我不知道当时我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现在想来,应该是以一种看傻波的眼神看着他,心想老师真可怜,年纪轻轻就痴呆了(那时还不知道他年纪),我明明就坐在他眼前,哪里也不想去啊。

  后来我逐渐长大,也明白了更多,当老家伙又一次问我第三个问题时,我脱口而出:“我要当科学家!”

  我至今仍然记得老家伙听到这个答案时的眼神——一种看傻波的眼神。

  老家伙,真记仇!

  我和他的战争,与我的厕所生涯,就是那时开始的。

  再后来,我换了许多个答案来回答第三个问题,但是到最后,我却又回到了最初的沉默。

  直到有一天,我在老家伙的床底下找出一堆一尘不染的破书。在琳琅满目的没穿衣服的女人封面中,看到了一本关于佣兵王圣•艾德的故事书……

  你们肯定认为我会因此大受激励,从此踏上义无反顾的追梦之旅。

  当然不是!

  这样动不动热血直冲脑门,是十三四岁的小孩子才做的事。

  而我,当时已经十五了。

  随手将那边故事书丢开,从那堆令人小心脏噗通噗通直跳的封面里拿起一本,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美丽的世界就这样在我眼前展现……

  那一刻起,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书的美好,以及“科学家要读很多书”的意思。

  不知不觉,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一本的最后一页。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看书看久了还是有点疲惫。

  这时手上传来一种湿答答粘糊糊的感觉。翻过书本,书的背面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上了一条白色的液体。我此时才发现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石楠花的味道。

  随手抓起老师的床单想要擦手,却带出了一个不足五公分长的小石头瓶子。瓶口被软木塞塞死,但是瓶底却挂着一滴剩余的白色。

  我不明就里地将它扔一边,一心只想将手弄干净,可手却依旧停在了半空。

  因为老师来了,带着断子绝孙似的愤怒,看着我尚未全干的手,仿佛这手上沾染了亿万生灵的鲜血。

  在一顿鬼哭神嚎地暴揍后,他告诉我,如果想要活超过十年,就去世界之极找奇迹吧。

  老家伙,干!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