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如此而已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如此而已-连载网

如此而已

二月鸟 著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4.17

    上架

  • 4.8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离婚当日又邂逅

如此而已 二月鸟 3,280 2018.04.17 09:37

  第一章离婚当日又邂逅

  2月14日,结婚不到3个月的爱人给我送了由99朵玫瑰组成的花束,在同事羡慕的目光中,我取出了夹在花束中间的信笺。

  “念出来,念出来!”柳亦芳故意大声地打趣我。

  曾潇潇也过来凑热闹。“你家那个大教授,肯定写的像如梦令,平仄对韵,美的不要不要的。”

  廉此不屑地扭捏着身体朝我翻着白眼。“你不会是自己买的吧,故意给我们单身狗来撒狗粮!!!”

  “不是我自己买的,我哪有这么无聊呀。”我笑着解释,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的酸气。

  “就是,感觉你们就是不配!他那么浪漫多情,你这么呆板。我们才是登对的璧人。”廉此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故意说给我听。

  “嘿嘿,是的,我们俩是性格互补型的!你们要是在一起应该是天雷勾地火,一定会彼此烧死的!”我开玩笑地说,但言语之间并没有谦让。

  “快念出来吧,让我感受一下大教授的浪漫。”,一边看热闹的同事都等的不耐烦了,看我手里握着的信笺迟迟没有打开。

  这时候,廉此扭捏着身体蜗牛一般地要撤了,但却回头看着我,似乎也要听我念的内容。

  突然廉此身后掉出了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正好落在我的面前,我不经意间瞄了一眼,竟然是我新婚的丈夫余江和廉此裸身的床照。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感觉冰冷冰冷的,像是处在了一座冰窖里,我颤抖地拿出手机,像发疯一样给余江打电话:“余江,我们离婚吧,结婚仪式不用举行了。协议书我会寄给你!”

  没有来得及听到对方的回话,我就像幽灵一样逃也似的离开了单位。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单位对面的湖馨公园,一个多次和他漫步的地方。我晃荡着,像醉酒一样无力地缩在还没发芽的庞大的凌霄花树下。春寒料峭,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头脑也跟着渐渐清晰。

  “这种无耻小人,真是会作!!!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会吟诗作画的教授吗!!!廉此,这个真是不知廉耻的女人!!!”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无助地将头伏在膝盖上,放肆地、委屈地大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停止了哭泣。睁开哭肿的双眼,阳光从臂弯透过来,干枯的草地上一抹新绿初露。

  “裴如,穿上衣服,当心着凉!”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过来,我感觉有件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我一个激灵。

  “辛主任,您怎么会在这里?”他是我们单位新调过来的副主任,北京医科大学博士毕业,也是最年轻的领导班子成员之一,人长得风流倜傥,气宇轩昂。

  “嗯,刚好去你们科室查岗,看到你夺门而出,我简单了解一下情况就跟你过来了。”他伸出手,欲拉我,“起来走走吧,我现在分管的是单位职工的心理教育工作,看来检验我能力的时候到了。”

  听到他是尾随我而来,我刚才却那么任性的哭泣,突然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很丢人。我头也不抬地说,“辛主任,您走吧,我没事了。”

  “裴如,我虽然是你的领导,可我和你年龄差不多,说不定我们同病相怜呢,和我一起聊聊吧!”我今年28岁,私下里听别人说辛主任也不到30岁。反正他是领导,平时很少和我见面,我现在确实痛心疾首,不如就和他聊聊。

  想到这里我就自己站了起来,并迅速用手理了理散乱的头发,故作轻松地说:“辛主任,让您见笑了。”

  “裴如,你别一句一个辛主任了,在公园里,别人听见还以为你是我犯了错的下属呢哈哈,我马上30岁了,比你大,你就叫我辛鑫哥吧!”辛主任寥寥两句就将彼此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嗯,好吧,辛鑫哥。”我用力咬了一下嘴唇,感觉内心还是有些许的尴尬。

  “裴如,你知道我为什么放着县级单位不去任职,却偏偏来到这个科级单位吗?”我很认真地望着他,我尊重每一个信任我的人,在情感上我也是一个投桃报李的人。

  “不知道,难道是为情?”我疑惑地问,“同事私下说你没有结婚,甚至好事者打听出你没有女朋友,是真的?”

  “是的,裴如,这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毕竟我们都属于一个卫生系统,大家彼此是很容易了解的,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情结在谁哪里?”这下轮到辛主任疑惑不解了。

  “哦,我明白了,也难怪你不知道,毕竟他们也都是保护着你。”辛主任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几只鸽子正在上空翱翔,春风吹来,竹林响声沙沙。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事去而心随空。”辛主任突然吟出《菜根谭》上的这几句话,我似乎有所感悟。

  “都过去了,我终于可以和你好好谈谈了。我的初恋情人也是我至今唯一爱过的一个女孩子,她是廉此!”辛主任眼神有甜蜜也有忧伤。

  “啊,廉此是你的女朋友?”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是的!她曾经是我的女朋友!我们是高中的同学,在高三的时候相恋。那时候我是她的班长,她学习很不好,经常找我补习功课。我爸妈上班忙,那时候经常让我自己在外面吃午饭,她知道后,坚持让我回家,每天变着花样给我煮面,有时候还偷偷帮我洗衣服。她说她喜欢我,渐渐地,我也开始喜欢她了。再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北京一所著名的医科大学,她却只上了一个专科院校的冷门专业。但这些,并没有阻止我们之间刚刚萌生的爱情。可没想到,我们的爱情经不住距离的考验,我去北京上学还不到半年,她就瞒着我交了新的男朋友,我得知后一怒之下就和她断绝来往了,也正是这样,我就突然失去了爱的愿望和能力。从那以后,我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一直到博士毕业,然后顺利考进了卫生局的副科级招聘,来血站上班是我自己的选择。”

  “十年了,你还是无法忘记她?”我瞪着难以相信的眼睛,惊诧地问。

  “忘记?其实早就不记得这个人了,只是一段往事而已。选择来血站,只是想有机会再和她聊聊,不希望她一直沉溺男女之事,毕竟女人有个属于自己的港湾才是正经事。”辛主任的脸上没有一点忧伤,只是显现少有的担忧。

  “你知道她的事?”我试探着问。

  “嗯,我和她有个共同的好朋友,所以她的事我都会不经意的听到:她的外号是公共汽车;她当过小三;约会过网友;还发誓要抢回她的初恋情人……”辛主任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我。

  “我知道的是不是够多?听说你和她也是小学同学呀?”

  “嗯,我们是小学同学,她小时候在她奶奶家上学,她奶奶和我老家是同一个村子。你说的前几项,都不是秘密,可谓单位人人皆知。反正她是很能作的,吸毒、酗酒都被人传闻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虽是同学兼老乡,没事的时候,她从不找我。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你们俩竟然交往过?!”我客观地附和着。

  辛主任看我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突然就笑了说:“是呀!凡是有过交集,都会有痕,无它!我学习医学心理学的,早就自我排遣了。烦恼人人有,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要自己学会放下!以后有时间再和你聊!”辛主任看了看手表,示意我该回单位了。

  我用手抹了抹酸疼的眼睛,很难为情的对辛主任说:“辛鑫哥,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再呆一会,保证一会就回去,放心吧!”

  “那好吧,保持电话畅通!手机在你外套口袋里。”辛主任说完用手放在耳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我用力点了点头,挤出笑容和他挥手告别。沿着公园中的羊肠小道,我走到了湖边梅林深处的木椅上,阵阵花香沁人心脾,我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禁不住头向后靠,微微闭上了眼睛。

  “你干吗这么着急约我出来?有事晚上一起吃饭说不就可以了吗?”一个熟稔的浑厚男低音从不远处传来。

  “不嘛,人家等不及了。今天中午一定要庆祝,庆祝我这个小三终于成功上位,嘿嘿,亲一个!”仅听娇嗲的笑声我就知道是她!难道我在做梦?我睁开眼睛顺着声音望过去,眼前的一幕让我不是惊呆,而是直接懵倒。

  我刚刚打电话分手的前夫余江正和辛主任的前女友在光天化日之下湿吻!不错,就是大学教授余江和廉此!5年来,一直以严谨、不苟言笑的正人君子形象示人的大学教授,原来是一个披着色皮的老狼。

  我感觉浑身发抖,气愤填膺。很想冲过去用力踹,用手扇,可不知怎么的,大脑却指令我:躲到密匝匝的竹林里。

  我突然没有了眼泪,我很想不透,却又好像明白了一切。我感觉天旋地转,脑子疼的厉害。真想回家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最好永远不要醒来。这时候,电话铃声响起,

  “辛鑫哥,我没事,就是感觉头晕,我想回家休息一下。”

  “好的,你没事就好,回家吧。一会我给你科长替你请个假,多保重!”电话里辛主任并没有听出我的异样。爸妈还没有下班,这件事,我要先瞒着家人,免得年迈的父母为我伤心,我迷迷糊糊的回到家,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