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阿玛有个耙耳朵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阿玛有个耙耳朵-连载网

阿玛有个耙耳朵

夜郎西 著

  • 仙侠

    类型

  • 2018.05.22

    上架

  • 1.24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从这里开始

阿玛有个耙耳朵 夜郎西 2,038 2018.05.21 20:42

  “小宝,小...小宝,你这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爷爷都快...快累死了,你还给爷爷捣乱,明天去了私塾,让先生好好教训你......”须发皆白的老者在村口追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听着话语,肯定是调皮捣蛋惹得老人家生气了。

  “爷爷,我就去玩一会,你不用追我,回去吧,回去吧......”叫做小宝的孩童停下来笑着做了个鬼脸,说完撒丫子跑的更快了。

  “哎哟喂......,臭小子你......你不知道爷爷每天都很忙吗?哎...这孩子跑哪里去了...,不追了...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咯......”说着老者一屁股坐在一旁的石桥台阶上,吃力的给自己捶着背。

  老者哎哟哎哟的轻声嘟囔着,这时背后有人轻轻给他敲着背,瞬间感觉这个力道恰到好处,多一分有余少一分不够。“你这小鬼,什么时候把这捶背的事儿拿捏得这么好呢?是不是偷偷跟人学的呀?我的乖孙子,哈?”说着话,老者就要拿起手里的拐棍去敲背后的人,这刚一转过身才发现,这人可不是他那孙子小宝,是一个陌生的男儿,一头乌黑的发丝披散着,若不是那张清秀的脸容易吸引到人,真个是会吓人一跳。

  “你...你是谁?”老者脸色稍变,“新来这里的?”

  那男儿无害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让人提不起想要以为是坏人的念头,看着男儿点了点头。老者轻咳一声,道:“欢迎来我们蒲家村做客,不知有何贵干,小友?”

  男儿扶起老者,老者这才看清男儿打扮,一身白袍打扮,背上背着一把古琴,男儿先给老者拜了一礼,这才开口道:“小子乃是受师门之托,来蒲家村找寻一些奇异蝶,好捕捉回去跟师父交差,不知老丈可否请教?”

  老者捋了捋胡须,笑道:“就冲刚才你给我捶背的那几下,告诉你也无妨,只是你口中的奇异蝶老朽不知是何物,倒是知道哪里有很大只的蝴蝶,总是袭扰村里庄稼,可前去找寻一番,若是你口中的奇异蝶,或许能帮你一些收获。”

  “那可真是感谢。”白衣男儿俯首拜了一礼,眼前一抹红色一飘而过,眼神随着红色慢慢抬起,一双红色踏云鹿耳皮长靴裹住了大半个长腿,显得很纤细,一条内套式红衣搭配,长挽的发髻犹如流水般的瀑布衬在背后,男儿口儿半张,喃喃道:“真个是个仙女儿......”

  话音未落脚边插着一把长刀,从还在颤抖的刀柄来看,是刚被人甩了过来,红衣女子没有回头,站定的身子飘出一句话来,“收好自己的眼睛,下一秒只怕没有了脑袋!”

  白衣男儿脸色变了变,怔怔的眼神收了回来,不知这红衣女子怎么做到的,插在地上的长刀直接拔地而起飞回了她的手中。“不过,还得谢谢老伯告知,哪里有奇异蝶?”

  “那...那村北的桐棉树往右边走走就有,只是.....”老者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毕竟那个地方如今有很大的风险,不过适才红衣女子露的一手着实不凡,话音刚落,女子淡淡说了声“谢谢”,一个起落消失不见了。

  “这......”

  “老丈还是早些回家,小子追上去看看,就此告辞。”白衣男儿对着老者施了一礼,脚下施展云游步追了上去,既然打听的事情也知道去哪里能找到,加上这个神秘女子,好奇的心一下子抓着他想去看看。

  “唉!如今的年轻人都是这样吗?不管了,还是先回村里,别再发生其他的事情.....”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朝村里走回去。

  白衣男儿一路追过去,始终未能看到那红衣女子,想来这村子也是稀奇,师傅差遣他来此处,也是为了查询一些事情,只是师傅的口风很紧,未能透露更多,留了一句多加小心便不再多言。

  按照老丈方才所说的位置,一直往前走着,看着路上郁郁葱葱的花草,给人一种享受的感觉。脚踩在小道上,环顾着四周的景色,顺着道一直走,绕过一条桥,两旁多了农田,农田里还有很多稻草人,该是防虫儿或是鸟儿偷吃。

  没有看到红衣女子,看来走的是远了很多,索性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从门派出发到如今,还米粒未进,肚子已经有些饿了,从怀中取了些干粮,简单的吃了一些。微风不燥,日光正好,从身上取下古琴轻轻抚摸,这把古琴已是跟了五年之久,边角有些磨损。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huán)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一首《秋风词》罢了,余音还在指尖拨弄着。

  白衣男子还在音色之中迷离,缓慢的睁开眼,脸色有些变了,身旁不知何时多了很多蜘蛛,仔细观看下确认了是哪一类——虎头蛛!心下大惊,这虎头蛛可是奇毒无比,放在平时很难碰到一只,如今在他身旁却围着大片,正要起身离开,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别动!”

  闻此声正是他一直想要追的红衣女子声音,难道这些虎头蛛是她带来的?心中安下心思,等待着红衣女子是否有下一句话语,精神崩了起来,等待着下一刻的来临。

  余光时刻注意着四周,一片白色粉末猝不及防的撒了过来,白衣男子抱起古琴跳出几米,眼睛时刻盯着适才白色粉末撒来的地方,红衣女子抱着长刀站在那,一脸不屑的看着白衣男子,只盯着看了几眼,转过眼眸看向地上。白衣男子也随着转过眼神看去,刚才地上的虎头蛛一个个化成了血水,若不是还有白色粉末的印记,真的不好辨认。

  “这药粉真是歹毒.....”

  白衣男子喃喃道,红衣女子不屑的眼神看在白衣男子身上,白衣男子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红衣女子已是转身,几个起落不见了踪影。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