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职场江湖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职场江湖-连载网

职场江湖

菲菲教主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05.14

    上架

  • 4.97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这是网吧吗?

职场江湖 菲菲教主 5,444 2018.05.14 14:19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号凌晨六点,肖元开起来了,一年多到现在,他就数这日起身最先,前一晚,他跟他的好友孔狗剩谈到了半夜,睡了4小时。他起来惯例性的冲了一个澡,换了了件崭新的衬衫和一套昨日他刚才自己烫熨的黑西服,又打上了条紫色带花的领结,皮靴子擦拭得灼亮。打领结的时候,肖元开有些手生,终究一年多没有打过了。肖元开对梳妆镜笑得很勉强,又给自己喷了点花露水。呵,这香味一吸入,肖元开霎时精神大振。这花露水是什么味儿?这是工作的味儿。人有时记忆之中的影象会变的迷糊,可是记忆却总易被味儿所唤出,这好奇怪。

  在沉湎了一年多之后,肖元开又嗅到了这个味儿,又踏上过去了的轨迹。不同的是,之前他为了挣钱养家,现在他为了挣钱还账。一年多以前肖开元创业失败,欠了一屁股债,今天他又要重返职场。

  肖元开的屋子在金江乐土一旁,离闹市区区有些距离,崭新的单位又在明珠广场周围,故而肖元开必需要搭乘那罪恶昭彰的地下铁一号线。

  曾经有人讲过,在基隆,只要在上班下班顶峰的时候搭乘过地下铁一号线的女人,就切莫在说自己有多单纯、多羞涩,因为只要搭乘过一回,在人肉堆中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挤上几次往返,单纯、羞涩笃定就全没有了,那人心的距离,笃定比她跟她夫君或男友在大床上折腾的时候还近,碾压感还强。上次地下铁,不晓得要给挤得多少个男人的怀中。实在是:肉海中飘浮,流转却是梦。

  今日的肖元开很喜欢那样,自然这也不因为肖元开是电力车痴男,而因为肖元开瞅着车箱之中那些匆匆忙忙的众人,找着了紧张和繁忙的感觉。是挤了点,可是有生气,比他过去一年多里那活死人的生活强了忒多。并且,肖元开还多少找着了点优越感,自己1米8的高度,在这空气污浊的空气中,他呼吸到的是上边的空气,上边的空气总也比下面的空气怡人些。他垂头瞧了瞧被挤在自己前胸的俩菇凉,高度都在1米65左右,他有些小怜悯:这两菇凉呼吸到的空气,笃定比较污浊。他在低了一下头,又看见了个有坐位的成年女人,那成年女人也抬头看见了肖元开,两人眼神一接触,肖元开感到她那眼光有些蹊跷,她那眼光展露出的是怜悯还是得意?肖元开有一些愤愤然:不就是有一个位置么,牛什么?家在起点站周围就牛啦?

  地下铁过了徐家汇,“豁”地下去了一大票人之后又过来了一大票人,挤的水平与日俱增。在人肉海洋里己随大流从地大铁门口挤得了地下铁车箱之中部的肖元开发觉,自己前胸那两菇凉也随他一块儿挤过来了,并且自己后面好象也挤着个菇凉,自然他还都不能够笃定就是菇凉,只能够依仗自己的肉质感觉。人忒多,无法扭身,转头也费力。看来这几个菇凉是被挤出来经验来了,横竖毕竟要和男人0距离,与其被猬琐男挤都不如跟一个年青靓仔挤作一团,与其被下流男捡便宜,都不如临着个满口仁义道德看上去文静的小伙。

  但是肖元开在想其他的事情,在溜走。他不是被身前身后几个菇凉挤的思潮激荡联想翩翩,而是想到了五年之前的某天,他就是乘坐这班地下铁波澜起伏地穿着便宜西服打着一条二十块的领结去自己所在的头一个公司实习,那个公司在肇嘉浜路,那个时候的他,真的是生机勃勃……今日他又走上了一样的一条路,尽头不同,境界也己经不同。

  明珠广场终於到了。虽说这不是终点,但是却是人下的最多的一站。这车箱犹如战败了的雄鸡似地人从车箱之中喷出,肖元开也随着人流喷发出去了,根本还来不及思讲究竟然该向哪里走就又随着人流踏上了升降机。这个时候,他掉头一瞧,刚刚挤在他一旁的有个菇凉竟然还同他乘坐同一个阶梯的升降机:怎么样?还挤出来感情来啦?

  肖元开虽说有一些得瑟,但是他害羞,菇凉长的非常漂亮,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跟人家搭赸。虽说他可以看出,那菇凉有可能真滴希望他搭赸。自然了,他也没有心思去搭赸,因为,今日是入职的头一天,有忒多的事情在等他。

  肖元开又冒失地紧随着人流迈向了个出口,此刻刚刚身旁那菇凉早已经不晓得到哪里去了,肖元开也不晓得从这个出口出去到底是哪里,明珠广场的出口忒多,即便是肖元开那样的基隆人进了之后也感到跟迷宫似地,终究他之前从来没有在这工作过。

  阳光有些扎眼,出了地铁站的肖元开拽了一下自己那被挤的有一些皱的西装又抻了一下被挤歪的领结,他仔细一瞧:嚯,原本自己该一直福士大广场出嘴出来最近,结果却伫在了距离来富士大广场最遥远的出口。

  他挺恼恨,嘱咐了下自己:那样的错误真不应该在犯,当方向不明的时候,该停下仔细想一想瞧瞧问一下,明白了在前进。己冒失失去了一年多的时间和如此多的钱,切莫在犯一样的错误了。

  肖元开用了大致二十分钟慢吞吞地闲逛到了公司所在的大楼下面,一瞧表,八点四十五,呃,有些早。按照肖元开的经验,这个时间,平常只有前台到了,倘若进去的早,得坐在前台那等着。那样就易被一拥而入的同僚一个人瞅上一下,那感觉就跟动植物园里让人欣赏的生物似地,非常不好。肖元开绕着大楼兜了两个圈儿,到了八点五十五才走上了升降机。这是肖元开的首任老板教他的东西:提早忒早不好,晚啦更加不好,最好提早五分钟时间。

  肖元开一直都懂得那样的小细节和方法,这对他的帮助极大。

  八点五十九,一分钟时间都不差,肖元开迈进了新公司的正门。

  迈进的一瞬间,被负债压得满腹心事的肖元开并没有基情四射,他是真的真的不晓得,他正在开启一段儿汹涌澎湃的人生。这一段人生之此伏彼起,普通人绝难想象。

  在前台,肖元开等到录取他的老板儿,骆家郎。这人在基隆咨询本行业稍有声名,但是稍有声名的原因并非他每一回接过的项目做的有多么的好或工作成绩有多优秀,在于这人在本行业混的时间简直太久,混过的公司又不少,并且属下对他的声誉向来非常好。在肖元开入职以前曾跟他在同一个公司,但是互相也不熟谙。

  骆家郎是个和蔼可亲白皙皙稍胖的成年男人,每日面庞都展露着叫人感到暖和的浅笑却又从来不长笑,好像未曾对任何属下发过性子,肯定的职场绅士。他笃定算不上帅,可是看上去总是叫人感觉非常舒坦、十分干净。

  N年之前,肖开元的朋友刚毕业还是鲁莽青年的狗剩曾经跟这人握过一回手。自然了,狗剩并非要显摆曾和这人手握过,而是要讲讲相握的感觉、那一天挥汗如雨的狗剩匆匆忙忙奔到骆家郎那时所在的公司去要一份稳固样板组的花名册,遇到他握紧他那肉嘟嘟的蒲手时,突然感到心中非常沉稳,刚刚的心浮气躁和匆促,全没有了。他的那一只肉嘟嘟的手,好像真滴能够传送镇静和自信地力量,这一种感觉十分特别。

  骆家郎不是Dimor的老职工,他也是刚才入职两月,在过去的两月中,还有个新年。听说他是Dimor公司复兴计划中的一个重要棋子儿,是Dimor从肖元开之前的公司挖过来的。而肖元开,也是通过之前的同僚推介介绍到骆家郎手下的。在基隆做市场钻研的,总是互相跳过来跳过去,圈儿不大。

  倘若在基隆的某一个行当混上一个三年还需死皮赖脸地去投履历寻同行工作的人,狗剩觉得一定是之下3类之一:一,品行太逊,在公司中没有交到任何好友。二,在之前的公司能力太逊或者忒懒。三,想让自己的工资或者职务飙升。

  倘若以上三点也不是,多数的工作还是需要同僚间的互相推介,肖元开明显不是以上的3类中的任何一类,他往常做事认真发奋,在公司中人缘儿不错。故而,他跟骆家郎是一见如故,只面试了一回就被录取了。

  在Dimor的前台,肖元开再一次握到了那只能够叫人感到沉稳的肉嘟嘟的蒲手。

  “热烈欢迎你来Dimor。”骆家郎笑容满面的拍了一下肖元开的肩。

  在肖元开用了约一刻钟走流程办了一连串就职手续之后,被骆家郎带至了工位上。他的工位在最旮旯处,只需站起身子一瞧便可以看到自己的同僚在做啥事儿,而他人却十分难看见他在做啥事儿。这好象是基隆公司中的一个非成文的规定:职务愈高工位就愈荒僻。骆家郎自然不用坐得更荒僻,因为,他是独.立的办公厅,虽说也在这工作区里,但是他是被一个大玻璃护罩罩着的,全公司能够享受这大玻璃护罩待遇的,就是五六人。在基隆的办公厅中,有独.立的玻璃护罩罩着那肯定是地位的标志,就算不是合作者那是公司中的基层领导。一般而言,想拼搏进那玻璃护罩,至少得十年。狗剩己工作了六年,到了现在还没有拼搏进那护罩呐,“咫尺天涯”花在职场人和玻璃护罩的关系上,在适合不过了。估摸象狗剩那样整天不用心工作工作写小说书的,这一生也没有办法进罩了,只能够向往一下明日自己的工势能荒僻些、在荒僻些,工作时间写小说书能够不胆战心惊一些。

  “就坐在这,子机号清楚了么?”骆家郎不仅长的和蔼可亲,并且讲话声音也很悦耳。

  “清楚了,多谢。”怀中抱着堆刚领的毫光笔、订书器等文学用具的肖元开屡屡跟同僚颔首,不晓得手该向哪里放。

  “放下吧,而后我们开一个会,相互认识认识。”骆家郎善解人意着呐。

  “……呀,好。”肖元开仰视环视,发觉整个工作区空无所有,二十多个工位,只疏疏落落的坐着七八人,其余的工位,明显都没有人坐。

  议会厅里面,坐着五人,骆家郎、肖元开跟他的三个同僚。这三个同僚,都将是肖元开的手下。肖元开的职务是老资格项目经理,按常轨来讲,该管理四五人,直接向骆家郎做汇报。而骆家郎,该管理十五到二十个人,他的直接上司就是基隆地域的最高领导。

  “介绍介绍,肖元开,大家之后可以叫他阿尔弗雷德,他是我之前的同僚,虽说之前很陌生,可是对他的能力和做事态度我是已有听闻。之前在咱们公司,他是最最年青的项目经理,做事认真能力非常强,特别精擅定额项目的钻研……”骆家郎用他那充满磁性的低落腔调不慌不忙地介绍着肖元开,不惜褒扬之词。

  “也帮你介绍介绍,何月华,你们单位的老资格研究人员,工作快三年了,之前一直在某4A广告策划公司负责市场钻研工作,精擅定论钻研……”

  何月华朝肖元开礼节性地笑一下。何月华面目长的还真的不错,若是在唐朝,她真得讲是一个美眉。

  “张雨碧,昨年刚结业,英吉利……在英吉利读的大学,在你们单位负责一些协助的工作。”骆家郎看来是一时没有想起这叫张雨碧的菇凉到底是在英吉利哪一个大学结业的。肖元开那时就认定:面前这画着烟薰妆的张雨碧,一定是叫人没办法想起来的某三流大学结业的,否则,曾经也在英吉利留洋的骆家郎,还能够没办法想起来?

  “巩玄然,XX戏曲学院结业的……”

  肖元开忍着不显露出惊异来,真的是忍着。怎么啦?XX戏曲学院的学生也进兵问询业啦?之前就听人讲这个学校出过不少明星,咋……

  “哈哈,巩玄然是进修生,钻研方向是英美戏曲,虽说没有在外国生活过,但是他那英语是相当之好,大家写的英语汇报,只要过了他的手多少润饰下,笃定让很多英吉利人都感到自惭形秽,虽说他进入我们公司就是半载,可是……”巩玄然是一个金边眼镜小帅锅,长的和肖元开有的一拼。可是这两人格调有点不一样,肖元开是明显的烟雨江南靓仔,高鼻子大眼肌肤白润,身上明显有“愈族”血脉。巩玄然的外貌更接近北人,宽额粗眉。基隆是一个移居城市,江浙、江苏省、山西哪里的移居都有,肖元开属于土著的后裔,巩玄然则明显是移居的后裔。

  尽管骆家郎对肖元开的这三个将来的手下都择其长处夸赞了一下,可是肖元开还是清楚了,就这三人,不论从其职业简历还是所负责的工作来看,能够在工作上真正的帮到他的可能也只有何月华一个人。

  这个团体,真的是散兵游勇。不对,得说是残兵败将。倘若讲肖元开是一个小将军,准备带军战斗,那他的手下的那些人有百分之三十三是伙夫,有百分之三十三是文公队员,只有百分之三十三是能上阵战斗的,但是就这可以战斗的百分之三十三,实际上战能力还有待检测。肖元开有些搔头。

  接着骆家郎的话,更佐证了肖元开的分析。骆家郎的话大致可以归纳成之下几点:

  第一,骆家郎的上任,去冬带着近乎全套班子和用户资源,自己出去开办公司去啦!自立门户啦!

  第二,骆家郎现在麾下有俩套班子,一套班子的头领是肖元开,带着三人。另外一套班子的头领虽说和肖元开负责的事差不多,但是职务比肖元开还要高一些,是项目监制,可是手下更是很少,就两人。

  第三,现在虽说项目需要不少,可是在做的项目却只有一个,并且此项目,尚在另外一套班子的手里。

  第四,马上要大举地开展聘请,所聘请的人品质要求可以减低些,可是一定要先将数目增补过来,现在人员忒欠缺,己欠缺到啥事儿都做不成的境地了。听骆家郎那口气,只要是一个有相干经验的履历差不多的人,就能招入,跟过敏党拉壮丁差不多。要清楚,之前这个公司那聘请要求可是特别的高……

  肖元开愈听心愈沉下去,自己明显是被骆家郎抓了丁壮,但是实际上自己这丁壮也不是非常壮,早就被生活折磨得狼狈不堪。

  并且,明显自己手下这三人是未被骆家郎的上任带走的。为何没有带走呐?因为对公司的忠心程度高?不象,不怎么像,真不怎么像。更可能的还是:这三人能力差,无甚大用,人家压根儿没有想带……

  不能够想了,不能够再想了,无法再想了。再苦涩,再难,亦要挺过去。

  会之后,肖元开去卫生间把脸洗了,镇静了一下,想一想骆家郎那自负又温暖的微笑,有可能,远景还是有丝光明的。

  肖元开伫在自己的工位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需要自动调节。他脑海呈现出了个情景:一个体无完肤的老水牛,拉着一挂破到不能够在破的垃圾车,出发了。这垃圾车,有可能连轱辘也没有,就凭着这老水牛努力地拖着。

  肖元开有心无心地瞧了瞧自己的三个属下到底在做什么:

  何月华在玩泡泡龙,看来她有一点儿无聊。

  张雨碧打开了起码十个MSN窗台谈天,谈得很专注。

  巩玄然好似在工作,因为他在拿个word文件写东西。却又不象,因为工作中全部的东西近乎都是英语的,可是巩玄然在那word上写的那一大坨一大坨的东西明显是华语。

  这是办公厅还是网吧?肖元开之前工作过两公司,每一个同僚都忙得不亦乐乎,这么有闲的工作气氛,肖元开还属首见。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