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念薇薇安月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念薇薇安月-连载网

念薇薇安月

EnderYkirt 著

  • 奇幻

    类型

  • 2018.04.20

    上架

  • 2,071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1.愚笨弱小的人类

念薇薇安月 EnderYkirt 2,071 2018.04.19 16:54

  清幽的喀果峡谷深处,坐落着大陆最……偏僻的法术学院——喀果魔法术学院。

  凌晨五点,夏日的峡谷早已把晨雾消散。当钟声响起,又一届新生的招募开始了。此次招生持续整整三天。

  为什么呢?

  因为满怀兴奋的新生们首先要面对的并不是脾气怪异的招募官,而是足足有二十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级的巨tm长的大阶梯。那数量多得数不清的阶梯从喀果谷底顺着东面的峭壁就这样排列到云端。

  那些新生们当中天生资质好的,为了入学,自然早就学习了漂浮术,于是在众人崩溃的目光中一脚飞上几百阶;资质不好但是家里有米的,自然也依靠着各种道具轻松开始。而我们的主角念月……

  资质好倒是好……只是……

  拖着一“众”行李,到达学院阶梯脚下的念月,在几个隐藏成看热闹人士的学院教师眼皮底下,施放起了转移术。

  学院五星教师杰克斯制止了学院四星教师洛法克,他表示要是区区入学新生能使用成功的话,那就让他入学也没问题。

  于是……

  七颗白色的魔法节点在地面浮现,气流在念月身旁暴涨,便服被气流吹得啪啪作响……

  在西面峭壁学院楼阳台师生的注视下,紧闭双眼的念月明显感觉到了压力,虽然她努力控制,但是——

  “啵。”

  一颗魔法节点轻轻地、如吹涨的泡泡般的破开了,念月紧张起来,魔力水平顿时波动起来……

  它们从念月白白的指尖涌出,流到念月的那双皮革靴的旁边……然后,它们瞬间没入法阵,连带着念月一起消失不见。

  “检查她的位置!”教师杰克斯在感测到波动时就开始担心……

  “没…没有……她消失了……”教师洛法克脸色苍白地说。节点破裂……!就代表着魔法能级上升,也就代表着空间转移术的范围增大……

  若是传到山里……起码还能找回全尸,但是这消失……

  “全院五级戒备!”

  警戒的魔法波动传遍整个校园,因为他们不能保证那消失的女孩还会不会回来……若是回来了——从异空间回来的生物通常都很不友好……非常不友好!

  ……

  魔法的河流,在玛卓大陆上流淌,它们以巨量魔能的形式,奔腾于或是地下……或是高空——之处。

  西北部,贫瘠之地与暗影之地的交汇处,那盘圆月的照耀下。

  同样浑圆的魔脉支点祭坛上,忽的,闪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照亮荒野。

  一名天神般的少女,穿着粗布便服的少女,身边环绕着白光的她,降临到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她的双眼微微睁开了,棕色的双眸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佰,刚刚是…什么情况啊……”

  少女扶着额,抵挡着魔力反噬的不适感。她对着空气问道。

  一道温柔的声音在少女脑内,以只有她能理解的思维语言,轻轻告诉了少女:

  “喀果峡谷下也存在着一条魔脉——有人在魔脉之上同时使用了转移术,导致你的转移术被空间波动干扰了……”

  “…我好像懂了……”

  淡紫发色的少女挠了挠头发。“这是哪儿啊……”

  她回身往背后看去……

  那一“众”行李已经被能级提高而有效范围缩小的转移术给切成了两半……那地面上的魔法阵节点仍飘着白烟。

  好在身上背的背包没事……

  少女在背包里拿出来一张老旧黄色的羊皮纸,郑重地持着它,走下祭坛,将它放在了祭坛的外围地面上。

  微弱的魔能从少女的指尖沫出,滴落到那羊皮纸上。

  地下的魔脉震颤起来,能量纷纷灌注到这羊皮纸中。

  淡淡的荧光在地间缝隙中渗透,少女站起身微微后退了。

  那羊皮纸发着光芒,用魔法复刻的地图上浮现出一个闪光的小点,上面附着着一行文字:

  [地点错误,请重新放置]

  “哎呀。”

  少女弯下腰,将羊皮纸捡起,而后闭上眼……

  一阵波动从她脚下放出,魔脉即刻以回波反应与她。

  少女这回找准了。

  羊皮纸上显现出一行荧光的白色线条,那线条随着从羊皮纸上升起的能量,渐渐凝聚成了文字:

  卡扎盆地。

  少女怔住了,脸顿时变得煞白。

  ——卡扎盆地,大陆倒数第二险恶之地,时常出没四星以上魔物。

  简短的介绍,让少女彻底绝望。

  “佰……”

  “怎么了?”

  “很高兴…认识你……很抱歉……”

  “怎么了?……别哭啊,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不是么?”

  “佰…你好傻啊,凭我自己,是走不出卡扎盆地的,我这么弱……连一星魔物都打不过的……”

  “月,我们总会有办法的。”

  “对不起……我…我……”

  “月,请不要丧气……”

  “我…帮不了佰了……对不起……”

  “别这么说……”

  “佰!你还不懂吗!”

  少女以乘不及地抹着眼泪,呜咽声在昏暗的荒野回荡着。

  “我…要死了呀——”

  ……

  月以乌云盖,数十血红的眼在暗影中浮现。

  稍后,一头通体灰色毛发的狰狞大狼走出阴影,沐浴于月光下。

  这是中北最常见的魔物:

  [三星-暗影狼]

  它们成群出现,在魔法能量波动的一瞬间就已往此处赴来。

  肮脏的唾沫在它们嘴边渗出,又从暗色的毛发上滑落到地面。

  念月裹紧外套,大脑一片空白。

  在对猎物获取足够的信息后,黑暗的怪物们一跃而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

  ……

  如少女发色般的幽幽的紫,于众间闪烁。

  鲜血喷注而出。

  脑袋与身体分离的黑色雾薄间,溯然闪现出一道身影,TA抱起瘫坐在地上的少女,一跃而起。

  月光下,是可怖的场面,错过喷涌的赤色,他们落在红色与黑色之中。

  黑雾收缩,凝聚成一个年龄比少女还要小、个子比少女还要矮上那么几厘米的女孩。

  她的额角上长着两只小小的绵羊角,背部的肩胛骨旁漂浮着一对黑色的蝙蝠翼手。

  她似乎无视了卡扎盆地的寒冷气候,小小的身子上穿着一件只遮盖了重要部位,花纹奥秘的皮衣似的衣物。

  (未完待续)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