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咸鱼的人生绝不轻易狗带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咸鱼的人生绝不轻易狗带-连载网

咸鱼的人生绝不轻易狗带

夜半踏月来 著

  • 都市

    类型

  • 2018.07.16

    上架

  • 1,799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咸鱼的人生绝不轻易狗带 夜半踏月来 1,799 2018.07.14 19:33

  “没想到,一眨眼就到十六年了!”

  在一栋别墅内,一个十六岁的年轻男孩看着身前的酒席面露感慨。

  少年叫燕飞,是京都名门燕家的第三子。同时也是一条出了名的咸鱼。

  当然,说他咸,不是没理由的。明明有着震惊整个圈子的商业才华。但他对自家产业毫无兴趣。明明只要走入官途就能一帆风顺的走上高位,但燕飞改只是每天宅在家里过着猪一样的人生。

  当然,这只是对外界的说法。

  实际上是,燕飞也很绝望啊!他只是跟长辈提了几个前世的商业计划,他就被当做商业奇才,想让他来完成这几个计划。

  但完成个鬼啊!虽然他已经穿越来了十六年。他对商业什么都不会的好吗?叫他完成商业策划确定不是坑他吗?

  还有官途平步青云,平步个鬼啊!自从燕飞知道这个世界是个有着大量鬼怪的灵异世界,他除了每月抽奖以外,根本没法使用金手指以后,他就决定自己从心一点,不要作死,不要乱跑。安心苟在家里。受着金手指给他的钟馗画像保护,安心的当个平平常常的富(官)二代的了。

  而,今天正是燕飞摆宴敬谢钟馗保护他十六周念的日子。

  只见燕飞端着一杯酒,来到一幅钟馗吃鬼图前,说道:“钟大哥,我来到此界已经十六年了,期间一直受你的庇护,今天我摆了桌酒。如果钟大哥有时间还不介意的话,不如你我一起来喝一杯,如何啊!”

  话音未落,一个面色粗犷,穿着红袍,腰跨宝剑的中年大汉已经坐到了酒席上:“燕小弟,我说多少次了,握不是钟馗,我只是他的一丝用来功法传承的残念。”

  “没区别的。钟大哥,再来和一杯。”

  要得说完和钟馗碰了下酒杯但很快钟馗就放下酒杯叹了口气:“燕老弟啊!话虽是这样,但不同的,终究是不同的。不过,燕老弟,咱们也认识这么久了,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没事,钟大哥,你只管说好了!”

  “那我就直说了。燕老弟啊!作为好友我很感谢你十多年的供奉,让我意识不灭。但作为兄长,我真想说你两句,虽然你有我保护,但在这个人鬼交锋的世界里,你竟然不学几手保命。你真当我一直能在你身边啊!诶,真是浪费你这身根骨了。”

  听到钟馗的话,燕飞幽怨的看了钟馗一眼。他能说他的根骨只在这些系统出品的传承者眼中是好根骨吗?

  燕飞微微一叹,他总不能直说,在八年前,他曾上武当山一趟,结果被人以根骨不足之名,送下来吧!

  想到这,燕飞再次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诶,钟大哥。在这世道我也想学手本领傍身。但,真没我能学的啊!”

  燕飞说着,又拿眼睛瞥了眼自己系统空间里陈列了数百米的兵器,不由心生感慨。

  这都是燕飞从穿越以后在系统抽奖处抽到的兵器传承,但可惜,没一个搭理他的。

  “诶!是我说错了。不过燕老弟,你别着急。你肯定能找到适合你的传承的。再说,就算你找不到传承也不要紧,只要我不消散,我肯定护你一世平安。”

  钟馗说完这句话,直接端起酒碗美美的喝了口酒。但燕飞却显得有些失落:“钟大哥的话,我是信的。但从明天开始,我就要去外地上学了。虽然我信得过钟大哥的实力,但万一我到时候真遇到了麻烦,恐怕钟大哥也来不及救我啊!”

  钟馗听到燕飞的话,不由放下酒杯撇了他一眼,刚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顺水推舟的说道:“罢了!燕老弟啊!我这身本领来自鬼道!阴气极盛,所以生人修之难免被阴气腐蚀气血,运道。最终,落个恶病缠身,不得善终的下场。但是,现在的世道太过危险,我便在你体内留道真元,并传你一招保命的术法。只要修为不超过我的,你都能将其一口吞之。但你要慎记,此招极耗气血,所以你气血不足的时候,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用这招,否则,你以后就只能转鬼修了。”

  “那!多谢钟大哥了!”

  “先别着急谢,你竟然明天要走。那你走之前来我这取点香炉灰。这里的香炉灰包含了我的一丝神道意志。若是,鬼怪不强,你只需用一把香炉灰便能将其镇压。同时你还可以用香炉灰帮你开眼,请神。去除鬼怪伤害上的阴气,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物多用。”

  “钟大哥……”

  看着还在饮酒的钟馗,燕飞泪流满面。刚想说些贴己的话,就被钟馗一挥手,拦在了嘴边:“燕老弟啊!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但最后这句话千万要切记,神通术法皆是外道,只有本体修为才是根本。你,不要走了我的老路。另外,你这次去上学,多练练胆子。如果遇到打不过的敌人,不要怂,要抱着莽穿一切的念头抽过去。只要你意志足够,你一定会赢的。”

  钟馗说到这,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装作喝多的样子似有所指:“诶!人老了,话就是容易多了。再说下去,就该让别人不满了。老弟,吾走了。”

  话音未落,钟馗以消失无踪,但没有人知道,在此时的燕飞体内,一颗赤红石子颤抖了两下。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