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清否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清否-连载网

清否

次序回音 著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8.02

    上架

  • 4,114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重逢

清否 次序回音 2,020 2018.08.02 00:17

  宋清真正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她敏锐的嗅觉扑捉到一丝恶臭,她不堪忍受的摆了摆头,脸却被扎的生疼。这草可真硬啊,宋芊这么想着,缓缓睁开了眼,却对上了一个饱含恨意的目光。

  ……

  她还是把头摆回去吧。正这么想着,头皮却忽的一紧,那人竟然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的半坐起来,宋清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先快一步,求饶道:“住……住手!放开我!啊啊啊啊啊!疼!!”

  那人听了这话动作一顿,宋清似乎听到他轻笑一声,接着温润的声音就钻进她的耳朵。“你竟然还会对我喊疼?宋清,你可真是转了性了。”

  宋清非常奇怪,这声音虽然好听,却是她没听过的,她抬头望去,只见那人身穿黑色道袍,脚踩绸缎宝靴,黑发如瀑,薄唇紧抿,一双桃花眼……呃,正恶狠狠的盯着她瞧。

  那人好似被她的痴呆傻样吓了一跳,撇了撇嘴,说道:“装什么傻,闹够了就同我回去罢,我不许你计较许多。”

  宋清一句脏话差点就要喷薄而出,你不计较倒是先把手从她的头发上放下来再说呀!呸呸!这人看上去一表人才,实际上却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真是浪费了那副貌美皮囊。何况她根本就不认识他,更别说跟他回去了。

  “你若要同我搭讪,好好说话便是,兴许我还能请你一壶酒,可你上来便动手动脚,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便欺凌我这弱女子!我虽不知你如何知晓我的名字,但我确实认你不识,你把手放下!我们再好生说话!”

  宋清一番话说完,只觉得口干舌燥,再看那人,好似脸色又黑了三分,但也依言放手。“这种把戏你已经耍了两次了!你不就是仗着我……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莫要闹了!”

  天地良心!宋清摸着刚被自己救下来的头发发誓,“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呀!虽然你仪表堂堂,可我宋芊也不是那么随便人!”

  她顿了顿,却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人。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呀?”

  “李澜河!”

  宋清听得那人手握的嘎吱作响,吓得一哆嗦,忙道:“李……李公子!想你也是风流倜傥仪表堂堂!何苦为难我呢!莫不是……莫不是……”莫不是她无意中欠下的情债?

  “是什么?”李澜河一个眼刀过来,劈的宋清眼冒金星。

  “是……莫不是我无意中与阁下结了仇!还望阁下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高抬贵手呀!”宋清一脸真挚,差点跪下痛哭流涕。

  却没想到李澜河整个人都柔和了下来,“你在讲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又顿了顿,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色又变了几番,宋清正想着这厮翻脸比翻书还快,却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那是一种不同以往的严肃表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宋清总觉得那里面似乎流露出一丝哀伤。

  “看来你是真的忘了。”

  宋清点头如小鸡啄米。

  “你同我的恩怨纠葛……你从不曾轻易提起……却也不是一句大人不计小人过能解决的了的。”

  宋清只觉得晴天霹雳,我滴个乖乖,还真的是仇家呀,这是她什么时候结下的忘年仇,她真的片刻都想不起来了。无论如何,眼下得寻个法子,尽快脱身才行。

  “这、这……李公子,古来便推崇忘年之交,你我怎么着都占了前两个字,再者,今天我们相遇都是缘分,何不把酒言欢,握手言和呢!”

  “缘分?”李澜河又是微不可闻的一嗤,“我寻了你一夜,若要说缘分,这都是我强求来的缘分。从前是,以后也会是。把酒言欢可以,握手言和也不是不行,但你今天必须同我回去。”

  宋清听完恨不得倒地不起,这人也太难对付了,关键是她对李澜河的底细丝毫不知,可他却好似对自己了如指掌似的,要是这么跟他回去,岂不是敌在暗我在明,被人牵着鼻子走?可她又实在没有办法,用屁股想都知道她肯定打不过这个凶狠可怕的李澜河!

  李澜河见她一脸吃瘪的表情,缓了缓语气,问道:“你现在还记得些什么?难道只是独独把我忘了?”

  宋清在此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当下陷入沉思,片刻没有说话。

  李澜河却有些急躁,催促道:“怎么?难道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宋清一惊,急忙否认:“当然不是!”

  “哦?”

  宋清憋的面色通红,最终吼出一句:“我记得!我!是宋清!”

  果不其然又引得李澜河一声嗤笑,可他这次笑容却越变越大,整个脸都生动了起来。宋清才知道原来李澜河是有虎牙的,原来李澜河还可以好看的这么多姿多样……

  “宋清。”这语气不似之前的凶恶,带着几分温柔意味。宋清一惊,不知是喊进了她的心里,还是让她清醒了过来。

  “你什么都忘了,又身无分文,你不同我回去,还能去哪呢。我若要杀你,何必等到现在。”李澜河莫名顿了顿,“你难道不想吃肉喝酒吗?你好好想想罢,我不催你,我听到你肚子叫了。”

  宋清简直想找棵歪脖子树一命呜呼算了。

  她的确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有她宋清的大名还刻在她的心中。而且她悲愤的发现,她对李澜河竟然没有刚刚那么抗拒了。宋清啊宋清,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竟然还会被美色所诱惑!

  “你若同我回去,我有法子让你想起来之前的事,你难道不好奇吗?”

  李澜河乘胜追击,宋芊溃不成军。

  常言道,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她的记忆,她必须找回来才行。与其在外面饿死冻死,倒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兵来将到水来土掩就是。于是宋清正式决定,为了她的记忆,深入虎穴!斗智斗勇!跟吃酒喝肉绝对无甚关系!

  于是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李澜河的身后,多了一个屁颠屁颠的宋清。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