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连载网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会飞的蜗牛 著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6.25

    上架

  • 6,426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会飞的蜗牛 6,426 2018.06.25 10:16

  01

  乔芷渐渐醒转过来,偌大的暖阁空无一人。

  半个时辰之前,轻烟阁中。

  鸨母将一摞银票置于乔芷面前,眼波流转,道不尽的媚态。

  “如今摆在你眼前的可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乔芷皱了皱眉头,执一面美人扇,沉默无言。

  阁内的香炉香气缭绕,幽幽的烛火映在乔芷精致的面庞上,格外清丽动人。

  鸨母叹了口气,随即轻抿一口清茶,声音很轻。

  “即便你心性再高傲,也要顾及到这次要你作陪的不是旁人…”

  乔芷知道此次指明要自己作陪的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调任到山城的司令官。

  乔芷眸子低垂,轻轻摩挲着罗扇上的图案,依旧缄口不言。

  鸨母皱了皱眉头,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若有似无地掩住面容。

  “你再好好想想…”

  乔芷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一阵眩晕之后便昏了过去。

  不远处的香炉,烟雾缭绕,香气浓郁。

  02

  乔芷直直地盯着头顶上的轻纱罗帐,警惕地留意着门外的动静。

  不多久,门外便传来鸨母阵阵娇笑声。

  乔芷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身子软绵绵的,想要起身却是半分力气都没有。

  突然,门吱呀一声开了,隔着屏风,乔芷依稀间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向自己走来。

  “站住!”

  乔芷警惕地看向屏风外立住的身影,随即飞快地取下头上的发簪。

  “你别过来!”

  乔芷攥紧衣角,额间渗出细密的汗珠,声音有些颤抖。

  “你知道我是谁吗?”

  屏风外的男人声音压得很低,语气中不掺杂半分情感。

  “若是你再敢靠近一步,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乔芷故意抬高了声音,语气有些急促。

  良久,屏风外都没有回应。

  乔芷放下簪子,扶着床榻撑住身子,勉强站了起来。

  乔芷环顾四周,一眼瞥见了侧边虚掩着的窗户,心下惊喜不已。

  谁知迷幻药的效力并未完全消退,乔芷刚抬起脚便重重摔倒在地上。

  意识消失之前,乔芷望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看不清面上的表情。

  剧烈的颠簸使得昏昏沉沉的乔芷再次醒转过来。

  乔芷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皮,不敢相信地看着身上的喜服,只感觉胸口沉闷,有些透不过气来。

  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乔芷随即反应过来,用尽全身力气撞击轿子。

  终于,一双手将轿帘掀开,乔芷抬起眸,正好对上一张俏丽的脸蛋。

  “夫人,您别急,马上就到了。”

  乔芷愣了愣,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凤仙居才对,怎么会被绑了过来做了夫人呢。

  不等乔芷开口,沁儿将轿帘放了下来,乔芷看向手上的绳索,只好作罢。

  为今之计,只好见机行事。

  终于,软轿在一处僻静之地落了下来,乔芷在丫鬟沁儿的搀扶下下了软轿。

  此时,一位体态丰腴的粗使婆子迎面走了过来。

  婆子冲着乔芷福了福身子,低眉顺眼,柔声道。

  “奴婢奉命迎接夫人入府。”

  乔芷暗暗思忖了许久,眼前的阵仗容不得自己有其他想法。

  “慢着!先给我解开绳子!”

  乔芷伸出手,婆子皱了皱眉头,面露为难之色。

  “事已至此,难道我还会跑了不成?”

  婆子犹豫了会儿,冲着身边的沁儿使了一个眼色,沁儿立即心领神会,上前解开了乔芷手上的绳索。

  乔芷揉了揉吃痛的手腕,皱了皱眉头,语气冰冷异常。

  03

  夜色如水。

  乔芷不安地在房内来回踱步,门外直直地站着两个男人,穿着一身军装,不苟言笑。

  房间内大大小小的窗户紧闭着,密不透风,如此一来,乔芷宛若笼中之鸟,插翅难逃。

  乔芷颓然地瘫坐在软榻上,不经意间瞥见了挂在墙上的画像。

  奇怪的是只有一个背影,看不见面容。

  突然,门开了,乔芷心下一惊,待到见到是端着饭菜进来的沁儿,瞬间放下心来。

  “这画上是谁?”

  沁儿慌忙跪在地上,声音有些颤抖。

  “沁儿不知!”

  乔芷仔细端详着画像中的背影,突然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沁儿,这里以前可是住着什么人?”

  沁儿拼命摇了摇头,咬紧嘴唇,依旧闭口不言。

  乔芷蹲下身,刚想将沁儿扶起来,忽然发觉从门外走进一个高大身影。

  乔芷抬起眸,光线刺眼,有些看不清男人的面庞。

  身边的沁儿慌忙伏身跪地,无比恭敬。

  “爷~”

  “沁儿犯了什么错,夫人要这样吓唬她?”

  乔芷猛然回过神来,随即站起身来,想要辨认出来人的面容。

  下一秒,乔芷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随即眼泪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她以为他此生再也见不到他了,她以为那一日竹林一别已经成为最后的诀别。

  “玄清…”

  她与林玄清已经八年未见。

  最后一次相见,还是在离安府不足十里的一片竹林之中。

  04

  偌大的竹林,只听得林间轻风,寂静非常。

  满身伤痕的林玄清跪在地上,不可思议地捧着已然碎成两半的玉镯。

  乔芷裹紧了披风,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

  “你我之间,到此为止。”

  乔芷的声音冰冷异常,不带有丝毫温度。

  “等等!”

  林玄清叫住了转身想要离开的乔芷,声音有些颤抖。

  “那日在安府花园,你说的那些话…”

  “都不作数!”

  乔芷始终背对着林玄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林玄清起身走到乔芷身后,声音有些沙哑。

  “若是真的,我要你看着我,亲口告诉我,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我自会放开手,必然不会继续纠缠于你。”

  良久,乔芷回过头看向林玄清,轻笑出声,语气中满是轻蔑与嘲讽。

  “林玄清,于我来说,你与府中的那些下人并无区别。”

  突然,林玄清紧紧抓住乔芷的肩膀,近乎癫狂。

  “不会的!你在骗我对不对!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走!去哪里都好,只要可以离开这里!”

  乔芷拼尽全力挣开束缚,眼神冰冷,决绝非常。

  “你别傻了,我不想再见到你,最好永生不再相见!”

  林玄清颓然瘫坐在地上,目送着乔芷清瘦的背影消失在竹林深处。

  竹叶飘然落下,清风穿过竹林,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一人。

  05

  暖阁之中,只剩下她与他。

  乔芷怔在原地,一行清泪滑落脸庞,一切恍然若梦。

  林玄清缓缓走到乔芷面前,伸出手拭去乔芷脸庞上的泪水,冷笑出声。

  “八年未见,夫人骗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

  “玄清,你听我说……”

  乔芷心知,无论如何,也弥合不了他与她之间的裂痕。

  他终究还是不能原谅自己。

  突然,未等乔芷反应过来,林玄清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玄清…”

  “夫人莫慌,本司令只是履行丈夫的职责!”

  乔芷一脸惊愕地看着面前陌生无比的林玄清,下一秒便被重重地扔在床榻上。

  乔芷惶恐不安地看着林玄清,林玄清俯下身,粗暴地吻着她,毫无怜惜之意。

  正当林玄清准备解开乔芷身上的钮扣时,乔芷猛然回过神,死死地攥紧自己的衣领。

  啪地一声,乔芷的脸上立即红肿一片。

  乔芷捂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林玄清,林玄清起身,不耐地皱了皱眉头。

  “别跟老子在这里装什么纯情,你别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乔芷眼圈发红,苦涩一笑,眼前的林玄清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翩翩少年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说!什么事?”

  “张副官有急事求见!”

  林玄清皱了皱眉头,简单整理了下衣服,转身离开之际深深地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乔芷。

  目送着林玄清离去的背影,乔芷凄然一笑,她以为再见到他,一切都会不同,到头来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06

  乔芷还记得初见林玄清的那天。

  乔芷陪着娘亲祈福回府的路上,在一个胡同深处,恰好看见了跪在地上衣衫褴褛的少年林玄清。

  四目相对之际,林玄清眸子清亮,倔强的脸庞上显露出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轿子落下,乔芷小心翼翼地走向林玄清。

  “你为什么跪在这里呀?”

  乔芷眨了眨眼睛,声音清脆。

  林玄清低下头,没有答话。

  乔芷眼波流转,蹲下身来,声音很轻。

  “你家在哪里?我让小夏子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

  林玄清埋着头,看不见脸上的表情,声如蚊呓。

  “乔儿…”

  轿中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乔芷慌忙起身,冲着软轿规规矩矩地福了福身子。

  “娘,乔儿想要求您一件事。”

  “找个人陪陪你也好,我会和你爹说清楚的。”

  软轿中的安夫人声音温柔,得到允许,乔芷欢快地跑到林玄清年前,眸子清亮。

  “你跟我一起回家好不好?”

  望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脸,林玄清怔了怔,蜷缩在角落里,犹疑不决。

  “你不要怕~”

  乔芷伸出手,一脸期待地看着眼前有些胆怯的少年。

  少年抬起眸,恰好对上乔芷那张明媚灿烂的笑颜。

  07

  自那日起,乔芷再也没有见过林玄清。

  乔芷伏在案上,无意间突然瞥见了挂在墙上的那幅美人画像。

  画像上的美人,身材窈窕纤细,唯有一个背影,于风林中茕茕孑立。

  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乔芷猛然起身,快步上前,伸出手轻轻抚了抚画像。

  脑海中突然闪现出那日她与他在竹林中分别的画面。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使得乔芷猛然回过神来。

  “进来。”

  沁儿推开门,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的军官,神色慌张。

  乔芷认得那军官,正是时时刻刻跟在林玄清身后的张副官。

  “夫人,司令派我将您即刻送出府!您快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乔芷一脸惊讶地看着副官和几乎要哭出来的沁儿,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司令呢?”

  此时此刻,她只想知道林玄清究竟在什么地方。

  “夫人,我先将您送出城,司令会在那里与我们回合。”

  乔芷犹疑了会儿,别过脸看了看墙上的那幅画像,随即将墙上的画像取了下来。

  “走吧。”

  乔芷神情平静,她隐隐觉得这次出城很有可能是…逃难。

  城外某处破庙之中,乔芷扶着有些掉了漆皮的朱门,有些出神。

  “夫人,吃点东西吧。”

  沁儿捧着一张干饼,一脸担忧地看着憔悴不堪的乔芷。

  乔芷轻轻摇了摇头,声音很轻。

  “沁儿,我吃不下。”

  事到如今,她是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的。

  他们出城已经整整三日了,却迟迟没有见到林玄清,一点音讯都没有。

  “张副官~”

  乔芷转过身,缓缓走向始终埋着头沉默不语的张副官。

  张副官猛然站起身,紧皱着眉头看向眼前的乔芷。

  “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张副官犹疑了会儿,面露难色,声音有些沙哑。

  “夫人…”

  “我要进城!”

  乔芷目光坚定,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张副官叫住了她。

  原来那日新婚之夜,司令部发来紧急电报,林玄清连夜赶了过去。

  有人匿名举报,林玄清接受调查。

  返程火车上,林玄清遭到暗杀,一片混战中,林玄清身负重伤,被捕入狱。

  乔芷勉强支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几乎要摔倒。

  沁儿慌忙上前扶住了乔芷瘦弱的身子。

  乔芷暗暗攥紧了拳头,眼眸坚定。

  无论如何,她也要救他。

  08

  司令府外,乔芷身形单薄立于门外,身边的沁儿有些紧张地盯着紧闭的朱门。

  昔日,自己便是从这里进入司令府的,只是这偌大的府宅早已易主,物是人非。

  突然,门开了。一个精瘦的男人推门出来,满脸堆笑地看着乔芷。

  “乔小姐,司令特地派我来接您的。”

  乔芷裹紧了身上的披风,顿了顿,在沁儿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进去。

  大厅内,陈亦德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随身的配枪,静静地看向跪在地上的乔芷。

  “还望陈司令看在昔日的情分上...”

  陈亦德起身,声音清冽,眸子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你可知道,若是你为旁人求情嘛,我必定不会拂了你的面子,只是...”

  乔芷面容沉静,直直地盯着桌子上的配枪。

  她又何尝不知,林玄清此次遇难必定与陈亦德脱不了干系,只是现在能救林玄清的只有他了...

  “只有司令答应救他,乔芷从今以后就是您的人了。”

  乔芷低垂着眸子,看不出什么表情。

  陈亦德轻轻扬起嘴角,随即解开身上的狐裘,轻轻地将乔芷搀了起来。

  “地上凉。”

  乔芷秀眉紧蹙,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

  幽深昏暗的牢房内,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乔芷裹紧披风,用一方手帕掩住口鼻,秀眉紧蹙,快步跟上前面的军官。

  一处隐蔽的牢房前,乔芷一眼便望见了蜷缩在角落里的林玄清,满身伤痕,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堪。

  “玄清…”

  乔芷眼圈发红,声音颤抖不已。

  林玄清缓缓抬起头,眉头紧皱,直直地盯着牢房外的乔芷,一脸惊讶。

  此时的乔芷,身着一身剪裁得体的新式旗袍,明艳动人。

  “你怎么来了?”

  “夫人,只有半个时辰。”

  乔芷挥了挥手,军官悄然退下。

  林玄清扬起嘴角,语气中满是轻蔑与嘲讽。

  “看来你已经为自己寻好了退路。”

  乔芷苦涩一笑,环顾四周,小心翼翼地将藏在披风内的画像拿了出来。

  林玄清怔了怔,缓缓起身,伸出手摸了摸画像上的背影。

  “玄清,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林玄清看向目光坚定的乔芷,欲言又止。

  恍惚间,时间仿佛回到了八年前。

  09

  八年前。

  月上柳梢,万籁俱寂。

  林玄清揽过乔芷瘦弱的肩头,伸出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玄清,这样下去你会撑不住的...爹爹他不会放过你的。”

  乔芷伸出手,心疼地抚上林玄清胸口上的伤痕,泪流满面。

  回想起前几日的鞭刑,至今还令她感到毛骨悚然。

  她记得那日,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却是始终无力反抗。

  终于,她缓缓站起身,目光清冽,声音很轻。

  “我嫁。”

  林玄清咬了咬牙,皱了皱眉头,轻轻抚慰怀中的人儿。

  “乔儿,你后悔吗…”

  乔芷点点头,苦涩一笑。

  “从未后悔过!”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林玄清捧着乔芷梨花带雨的脸庞,柔声道。

  “乔儿,明日黄昏,我在城南的竹林等你。”

  无论如何,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嫁给他人,纵使前方是龙潭虎穴,也无妨。

  乔芷顺势依偎在林玄清的怀中,眼眸低垂,轻轻摩挲着腕上的玉镯,若有所思。

  林玄清不知道的是,那一日,他伤痕累累昏倒在地。

  她伏在他身上,泪如决堤。

  安老爷缓缓走到她面前,目光冷厉,用着不可置疑的语气说道。

  “若是你反悔,别怪爹爹心狠。”

  她怔了怔,院子里只剩下她与他两个人。

  她俯下身,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10

  “夫人,司令让您早点回去。”

  林玄清回过神来,欲言又止。

  乔芷将画像收回,神情漠然,转身离开之际看了看牢房内的林玄清,随即凄然一笑,眸子清澈如水。

  “乔儿!”

  身后的林玄清目送着乔芷离开的背影,声嘶力竭。

  乔芷顿了顿,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许久,未曾听见有人这样唤自己了。

  “那一日,你说的话...可还作数?”

  一如当年,乔芷轻轻点了点头,粲然一笑。

  “从未后悔过!”

  林玄清释然一笑,终于得到了一直以来想要的答案。

  她爱他如命,他还是太傻了,竟然会将那日竹林的话当真,八年来,一直折磨自己,从未有片刻得到过安宁。

  11

  乔芷踏入玉器店的那一刻便一眼认出了乔装打扮的林玄清。

  林玄清瘦了很多,面色苍白如纸。

  “你们先在门外守着,有事我会叫你们。”

  两个随从面面相觑,犹疑片刻之后还是悄然退了下去。

  “夫人,这镯子通体圆润,晶莹剔透,您看下还满意吗?”

  林玄清故意压低了嗓子,时不时地观察着门外的动静。

  “玉镯不错,只是断了就是断了,还可以恢复如初吗?”

  乔芷声音极轻,强忍住泪水,直直地看着面前的林玄清。

  “破镜重圆,夫人要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林玄清将已然碎成两半的玉镯推到乔芷面前,声音温柔。

  乔芷接过玉镯,顺势将压在玉镯下面的纸条一并收到包中。

  “这镯子确实不错。”

  12

  已是入冬,竹林之中清冷萧瑟。

  皑皑白雪下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凌厉的寒风吹过,林玄清裹紧了衣衫,出神地张望着远处的山坡。

  突然,隐隐约约从山坡另一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紧接着又传来一声枪响。

  林玄清心下一惊,迎面浩浩荡荡地赶来一队人马。

  下一秒,林玄清便被团团围了起来。

  马背上下来一个人,林玄清当即反应过来,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设计陷害自己的陈亦德。

  陈亦德将枪收至腰间,缓缓走到林玄清的面前,一脸挑衅。

  “奉劝林兄一句,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林玄清暗暗攥紧了拳头,一字一顿地。

  “若是你敢伤害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陈亦德扬天大笑,满脸的不屑与鄙夷。

  “凭你?今时不同往日,林兄,你拿什么跟我斗?实话告诉你吧,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的。”

  林玄清皱了皱眉头,声音有些颤抖。

  “不可能!”

  陈亦德拔起腰间的短枪,声音很轻。

  “斩草要除根,林兄尽管安心地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乔芷的。”

  随着一声枪响,林玄清捂住血流不住的胸口,摇摇晃晃地,终于支撑不住昏倒在地,口中不停呢喃着乔芷的名字。

  “玄清!!”

  乔芷跌跌撞撞地向林玄清跑了过来,脸上淤青一片。

  “乔儿,你终于来了...”

  乔芷一把抱住林玄清,伸出手捂住林玄清血流不止的胸口,泪流不止。

  “玄清,你会没事的,我在这儿呢!乔儿在这陪你呢!”

  林玄清缓缓抬起手,轻轻抚上乔芷苍白的脸庞。

  “乔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八年前,我错了...我该像现在这样一直相信你的...答应我,照顾好自己。”

  “我不准你死!我们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说清楚...”

  林玄清放下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乔儿...”

  乔芷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紧闭双目,没了呼吸的林玄清。

  终于,

  “玄清!!”

  乔芷仰起脸,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林玄清的名字。

  皑皑白雪早已经被鲜血染红,红得刺目。

  “把夫人带回去!”

  陈亦德翻身上马,冷冷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痛不欲生的乔芷。

  乔芷缓缓从髻上取下发簪,凄然一笑。

  “玄清,别怕,乔儿来陪你了!”

  鲜血从胸口漾开,乔芷扬起嘴角,伏在林玄清身上,含笑而去。

  天地间,只剩下她与他两人。

  终于,她可以和玄清在一处了。

  再也没有人或者事把他们分开了。

  (完)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