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天灯秘闻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天灯秘闻-连载网

天灯秘闻

无道 著

  • 灵异

    类型

  • 2018.05.19

    上架

  • 6.0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 失踪的爷爷

天灯秘闻 无道 2,074 2018.05.19 15:35

  七月,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山中暑气弥漫,无数裸露的山梁,在烈日的曝晒下,散发着炽热的高温。树木花草耷拉着叶子,一副蔫儿吧唧,无精打采的样子。

  烈日下,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泥路不知通往何方。水泥路只有薄薄的一层水泥浆,由于水泥和沙石的比例失调,经过多年的日晒雨淋,坚硬的路面已经有无数的龟裂,到处坑坑洼洼,依稀可以看到里面浇灌的沙石。

  远方,一位风尘仆仆的男子带着远行的疲惫在烈日下赶路,行色匆匆。

  这是一位年轻男子,年纪应该不大,一身浅色的运动装,清爽简直的头发,白皙的脸蛋。在烈日下照得的通红,仿佛熟透的苹果,紧贴身体的两肩湿漉漉的,显然已经汗流浃背。他的身后背着一个不大的背包,背包稍稍向上,挂在头顶上,勉强可以遮挡着毒辣的阳光。

  “该死的天气!”男子嘴里嘟囔着,很不耐烦的样子。这也难怪,无论换做是谁,在这酷热的天气下赶路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的。

  男子叫张铁柱,小名柱子,今年二十三,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平时打打零工,月薪不定。

  从十八岁开始出来工作后,已经换了不下二十几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做不长,最长的一份是三个月,商场保安,其实就是一打杂的,什么都要做,月薪马马虎虎,最短的那份仅仅只有几分钟,面试时,还没说话就被刷了下来,理由是说什么形象气质不符……

  一说到这个,张铁柱就有些愤愤不平。

  他自认为长得还算可以,五官还算周正,有鼻子有眼,人嘛,不就是这个样子的,脸有点白,大概是不爱运动的关系,小平头,头发很短,很清凉干爽,一米七五的个子,不算太高,但也不算矮,至少是平均水准以上。

  至于他的穿着,很随意,浑身上下都不是什么名牌,也许有,但八成是山寨的,他对这个所谓的牌子不太敏感,也不在意什么颜色款式的搭配,因此穿在身上常常显得有些不协调。当然,这不是重点,穷人嘛,混搭的衣服,穿的整洁一点就不错了,哪里有那么多讲究。

  像许多年轻人一样,由于张铁柱换工作犹如换衣服一般勤快,眼看着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却依然一事无成,工作也稳定不下来,实在是让他的父母亲戚操碎了心。

  不过,张铁柱却不是很在乎,虽然现实常常逼迫他,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比如说找一大堆不喜欢的工作,但是他一直在坚持,心中总是有一种妄想,在不厌其烦的寻找尝试。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有一颗不安定的心,想要乘着年轻,还有一份热血,要去追寻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当然,这是一条曲折的道路,失败在所难免,可能会一事无成,可能会遍体鳞伤,也或是倒在途中,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奋斗过,无愧青春,不是吗?

  扯远了。

  这不,因为意见相左,无法达成共识,刚刚将自己老板炒掉的张铁柱,接到了他的第二十六份工作,也是他认为有史以来份量最重,也最有意义的工作。不过,这次工作的发布人有点特殊,正是张铁柱的父母,至于工作的内容嘛,则是寻找突然离家出走的爷爷。

  张铁柱的爷爷,名叫张全良,今年七十一岁,身体康健,虽然白发苍苍,但老而益壮,没病没灾,壮的跟一个年轻小伙子一般,整天上蹿下跳,很是活跃。有时候,张铁柱甚至觉得爷爷比自己都有年轻活力。

  “爷爷,为什么会离家出走呢?”张铁柱一接到父母的电话,边匆匆往家里赶,只是对爷爷突然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

  张家一家人几乎都在城里打工,由于老家只剩下张爷爷一个人,不放心他的生活起居,所以当家里在城市里安定下来之后,张爷爷便被张铁柱的父母接到城市一起生活,如今算起来也有十个年头了。

  按说一个老人,在城市里生活了十年,早已习惯了城市的生活,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离开,更何况张全良十分喜欢城市的生活,每天乐乐呵呵,与周围的街坊们打成一片,每天早起晨练,或是与认识的老伙计一起下棋,旅游,或是去逛街,图书馆,每天生活的挺充实的。

  这样一个人,怎么说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离家出走。

  “一定有什么原因?”张铁柱默默道。

  直到他赶回家里时,才从父母的口中得知了详情,原来张爷爷并不是真的离家出走,而是留下一份信,回老家去了。

  “回老家去了!”张铁柱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当他看了爷爷留下的那份简短的信件,张铁柱不仅没有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疑惑和担忧了。只因为这封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我回老家了,勿念!”只言片语,笔迹潦草,似乎是匆匆留下,十分着急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张铁柱嘀咕。

  看到这封信,他也明白为何父母会如此着急,十万火急的把他叫回来。

  任谁看到这封信,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一封离家的书信,信中只有只言片语,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不仅无法打消家里人心中的疑虑,反而更添担忧。再说,有什么急事,不能等家人回来说一下,再不济打个电话也可以呀,至于这么行色匆匆吗?

  “爷爷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怎么就这么任性呢?”张铁柱心中纳闷。

  最让张铁柱他们担忧的是,现在根本无法联系到爷爷,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打给村子里的好几个电话,也都说没有发现爷爷的踪迹,这可愁坏了张铁柱父母。

  由于张铁柱的父母在城里的工作很忙的,一时间又脱不开身,因此一直在家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又经常换工作的张铁柱被叫了回来,委以重任。

  一天后,一直没有收到爷爷消息,于是在父母的一再催促下,张铁柱匆匆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和日用品,踏上了回乡的旅程。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